芷冷冷的看著他,面色變得扭曲而猙獰。

「有嗎?你這張難看的臉好像的確有那麼一丁點印象,不過真不記得了。」帝迦搖搖頭。

他到不是輕蔑對方,雖然自己的記憶是三人中最多的一部分,但也並不完整,只是依稀有點印象,而且好像還是仇人來著。

這讓他十分苦惱,畢竟眼前三人可是有著魔尊級別的實力,內心頓時警惕起來。

「當年冰域的聖魔世家,你可還記得?」

芷一把扯下長袍,一股陰冷的寒氣就直透而出。那身軀仿如萬年堅冰,不斷往外冒著寒氣。

「啊?原來是你們!」

帝迦猛地想起來了,吃驚道:「你們居然還沒死?」

「哼!我們三兄弟就是從地獄之中爬回來的,特意為了取你性命而來!」

芷眼裡射出道道寒氣,直透帝迦身軀,驚得帝迦連抽冷氣,不斷後退。

這一變故讓李雲霄和小紅都是感到暗喜,只希望他們殺個兩敗俱傷,自己從中漁翁得利。

他們兩人互望了一眼,而此刻所想已經不是得利的事了,而是保命的事。

李雲霄目光在落在花千樹身上,滿是擔憂。而花千樹則面無表情,根本就沒看他一眼,只是恭敬的站在帝迦身側,隨時等候命令。

卿寒聲道:「帝,快將你當年從我們世家搶走的天外玄冥石交出來!」他大手一揮,便伸了過去。

李雲霄心中一震,恍然明白了過來。

芷剛才露出真身,玄陰寒氣逼透過來的時候,他就覺得跟北冥世家的功法有些相似,想不到那天外玄冥石竟是從魔界而來,並且這般大有來歷!

他心中微凝,暗想等離開天盪山脈后,就前往北冥世家,將那天外玄冥石弄過來。不管如何,肯定是個了不得的寶貝。

芷寒聲道:「正因為你搶走了天外玄冥石,導致我冰域十萬年來都沒有一位聖魔誕生。我族之人對你是痛之入骨,恨不能生啖你肉!」

「哈哈哈!」

帝迦狂笑起來,譏諷道:「你們這些垃圾嘍啰,說的好像有了天外玄冥石你們就能晉級聖魔似的。冰域無數年來也不過是有了一位聖魔而已,你們也就自詡聖魔世家,還要不要臉?我看你們的臉皮比那冰域下的萬載寒冰還要厚。」

「閉嘴!」

芷氣的發狂,怒吼道:「當年本座便是衝擊聖魔的緊要關頭,被你搶了天外玄冥石,這才導致功體潰敗,永遠的留在了魔尊境!」

芷三人想起當年之事,都是氣的七竅冒煙。

冰域在魔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地盤,聖魔世家便是對曾經出現過聖魔強者的勢力的一種稱呼,在整個魔界億萬年的歲月里,稱得上聖魔世家的也不會超過二十個。

當年芷便是冰域之主,在衝擊聖魔的緊要關頭被帝擊傷。雖然哪怕沒有這件事,他衝擊聖魔的幾率也約等於零,但他並不這麼想,將所有原罪都算在了帝的頭上。

只是當時帝叱吒魔界,所向披靡,誰也不敢擋其鋒芒。

哪怕是被打傷,又被搶了石頭,也只能苦水往肚子里咽。若是說出去的話,搞不好仇家就上門了,不僅自己遭殃,整個冰域都得完蛋。

後來兩界相融,芷為了找回天外玄冥石,同時也為了搶佔天武界地盤,隨著魔界大軍跨界而來。卻不想又被天武界的強者擊傷,直接打落了境界,自覺沒臉再回去,就躲在兩界的裂縫中存活了十萬年,依靠吸納魔氣慢慢滋養身體,這才逐漸回到了魔尊境。

帝迦見他動了真怒,忙道:「你先別怒,那天外玄冥石我弄丟了,但我有辦法找回來。若是殺了我的話,你可能就永遠失去了。你現在已經恢復了魔尊功體,再加上玄冥石之助,衝擊聖魔的把握還是挺大的。」

眼前形勢不對,帝迦也不是蠢人,不想直接惹怒對方,立即說說好話,先把對方穩住再說。

「哼,你以為這樣就能活命?未免太天真了!」

芷的目光一掃,從李雲霄和小紅身上點過,舔了下嘴唇,嘿聲道:「我從你們身上都能感受到帝的氣息,還有那魔兵的力量,你們三個都得死!我煉化你們三人之後,自然也就得到你們的記憶,若是能擁有六道魔兵,那天外玄冥石又算的了什麼!」

卿喝道:「還跟他們廢話什麼?早點殺了早點得到!」

那大殿上空的數百魔獸全都張牙舞爪,在得到命令后猛地沖落下來! 李雲霄和小紅都是一震,感受到那漫天殺氣,都是鬱悶無比。

李雲霄罵道:「你們的新仇舊恨,管我們屁事啊?還能不能講講道理了?」

但沒人理他,那些魔獸的咆哮聲將所有聲音淹沒。

李雲霄、小紅、帝迦,剛才那生死相殺的三人,現在卻成了同舟共濟,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轟!」

整個大殿上都是激蕩聲,各種力量亂撞。

李雲霄直接瞬移至燦和涿身側,將他們兩人收入界神碑內,讓他們安心療傷。同時將六丁六甲也收了回來。

這十二尊傀儡已經出現裂痕,若是再征戰冰域三兄弟的話,極有可能就此報毀。況且帝迦才是他們三兄弟的主要目標,自己只要明哲保身就好,沒必要在最前頭衝鋒陷陣。

突然小紅一下落在他身側,低聲道:「雲霄哥哥,我們想辦法找出機會逃走。」

「嗯。」

李雲霄也應了一聲,回應道:「這座大殿的禁制十分厲害,怕是只能從正門出去了。只不知那門如何開啟?」

小紅擔心道:「這殿內禁制我還記得幾分,甚至可以控制將我們瞬移出去。可現在已沒那麼簡單了。這冰域三人似乎還布下了他們秘法,我剛才感知了一下,所有禁制都被凍結了。」

「凍結?」

李雲霄驚道:「禁制還能凍結?」

小紅沉吟道:「那種感覺很奇怪,姑且稱為『凍結』吧,我不是太清楚。」

此刻芷與帝迦交手了數招,帝迦不敵,連連落敗,只能拚命催動聖魔殿的力量抗衡,但也效果甚微,大殿的確是被下了秘術。

那十三位掌天境的魔修也同時出手,殺向魔獸群和三兄弟,這才讓戰鬥膠著起來,一時間殺的難捨難分。


李雲霄沉聲道:「那就用魔兵劈開空間!」

小紅點頭道:「好,我試試!」

雖然她也消耗極大,但比李雲霄的狀態要好許多,猛地提氣之下,就抽出阿含斬骨刀,在冰域三人的震驚目光下,往虛空一劈!

「嗤!」

巨大的裂縫應聲而出,直接浮現通道。不僅如此,隨著那一刀劈下,傳來冰消瓦解的破碎聲,彷彿那禁制也隨之被破了!

帝迦一下狂喜,並未想到還有如此效果,猛然掐訣施術。

不遠處的巨大王座突然飛起來,整個聖魔都都開始旋轉,空間內充斥著恐怖的風暴之力,那冰域之人瞬間受到壓制,大量魔獸被擊殺,三人也是臉色驟變。

小紅一刀后,臉色極為蒼白,幾乎站立不穩,就往前倒去。

李雲霄一驚,上前將其扶住,道:「你沒事吧。」

小紅那蒼白的臉色上,強行擠出一絲笑容來,道:「謝謝雲霄哥哥,我沒事。我們趕緊離開吧,再待下去就危險了。」

李雲霄扶著她,小紅的頭直接靠在他胸前,感受到那淡淡的處子清香,他覺得十分不妥,可這個時候又不能將她扔掉。

「唉!」

李雲霄長嘆一聲,回望了一眼花千樹,抱起小紅就往那裂縫衝去。

不遠處的景七見狀,面色一寒,急忙將神煞屍收了,也往那裂縫衝去。

「休走!」

芷大吼一聲,瞬間移動而來,大手就抓向兩人。

他雖有魔尊之力,卻受到界力壓制,而此刻又被聖魔殿壓制,幾重禁制落下,力量難以發揮。

可他弱,李雲霄現在是更弱。

那大手一出,空間瞬間被桎梏住,芷猙獰一笑,寒聲道:「誰也別想走!」

五指順勢結印,拍向李雲霄後背,將他震死!

「嘭!」

突然一道黑影飛襲而下,與其對了一掌,恐怖的力量炸碎,將各自震開。

「嗯?」

帝迦此刻已經端坐在虛空的王座上,目光清冷的看著下方。芷出手擒拿李雲霄和小紅,他自然不會阻止。

但卻想不到那人會突然出手營救。

「千樹!」

李雲霄一驚,那救他之人正是花千樹,硬接了芷一掌后,臉色顯然不太好。

李雲霄驚道:「為什麼?」

花千樹轉頭看了他一眼,滿是複雜的神色,道:「你是我師父,我焉能看著你被殺?」

李雲霄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道:「跟我一起走吧。」

花千樹手臂一甩,掙脫出來,冷冷道:「要走你自己走,我身為帝迦大人之魔仆,豈能離開大人!」

李雲霄心中顫抖,他深知魔仆禁制的力量,一日為仆,終身為仆,除非是帝迦放了他。

「誰也別想走!」

芷怒吼一聲,再次飛身而上,被一名掌天境的魔仆擋住,令他羞憤不已,怒斥道:「都給我本座去死吧!」

他雙掌化圈,無邊寒氣傾瀉而出,彷彿時空凍結,湛藍色的玄陰之力如暴風急雨,飛襲而下!

花千樹一驚,喝斥道:「師尊快走!」

一步上前,將李雲霄兩人攔在身後,雙手掐訣,竟結出天地印,直擊而去!

「轟隆!」

兩人四掌相對,花千樹猛地噴出一口血來,直接被玄陰之力凍結,兩條手臂也結成冰晶!

花千樹大吼一聲,眉心處黑色鳳凰一閃,就應身而出,帶起無邊魔炎沖向前去!

「師尊快走!」

他再次回過頭來,滿眼焦急的盯著李雲霄,似乎面對如此強敵沒有絲毫把握。

「你隨我一起走!」

李雲霄同樣內心焦急,再次抓向花千樹,但身側的景七也伸過手來,將他的手抓回,沉聲道:「別磨嘰了,再磨嘰誰也走不了!」

「轟!」

那黑鳳被芷一掌擊碎,玄陰之力順勢攻來,花千樹再次大喝,無邊黑焰繞身化現,傾力一擊而上!

並且出手的瞬間,就轉身化炎,想要從那玄陰之力下遁走。

「嘭!」

黑焰再次被芷擊碎,那玄陰之手勢如破竹,直接插·入他的後背,從前胸穿透而出!

「噗!」

花千樹一口血噴了出來,正好灑在李雲霄身前,濺了他一臉。

李雲霄瞬間獃滯住了,一下失神。

「血……」

花千樹低頭看著那穿胸而出的玄陰手,鮮血汩汩的留著,只不過滿是漆黑的血,竟然在逐漸變紅。

「千樹!」

李雲霄心頭一顫,猛地掙脫景七的手,衝上了來,顫抖著抓住花千樹的手。


「師尊……好溫暖……」

花千樹咧嘴一笑,抬起頭來,兩行眼淚順著面頰而下,忍不住的哭著,視線極為模糊。

「走!隨我走!我們回去!」

李雲霄也是雙目赤紅,他想帶花千樹走,但芷的玄陰手還插在胸膛上,花千樹的身軀不斷被凝結。

花千樹兩行淚流下,四隻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哽咽道:「謝謝師尊,我終於……回來了。」

生機的不斷流逝,讓他終歸本心。

那漆黑的鮮血,開始變得艷紅,亦如他從來的赤子之心。

「雲霄哥哥!快走啊!」

小紅在身後焦急不已,回過身來抓李雲霄,卻無論如何都扯不動他。

景七也是又急又氣,「天尊者,別管他了!我們快走吧,否則都要陪葬在這裡了!」

小紅一時猶豫,左顧右盼,不知如何是好。

景七當即抓著她的手,往那裂縫處扯去,道:「若天尊者大人喜歡李雲霄,那我們回去后潛心修鍊,他日再來給他報仇便是!」

「給他報仇?」

小紅心中一顫,被景七托著走,視線中的李雲霄還與花千樹一道跪在地上,只能看見他的背影,越來越遠。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