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贊眼眸微縮,果然是通天境實力,不過很快就變成森然冷冽。

既然今日他出現在這裡,自然有十足把握,便是通天境初階大煉體士,在他面前也沒有用。

抬手,他一拳轟出!

煉體士的廝殺,是絕對力量的對碰,他要以碾壓性的實力差距,送給莫語一場羞辱的暴風雨。

如果可以的話,將他重傷失去參加魂歸遠古的資格,當然是再好不過。

莫語沒有閃避,同樣一拳打出。

華贊面露譏誚,他雖然同是通天境初階煉體士,可實力卻不與表面一般,跟他硬碰硬真是找死啊!

嘭——

兩人拳頭相遇,感受著對面傳遞來的磅礴力量,華贊嘴角微翹,露出嘲弄之色。

……

吳柏抱肩冷笑,「敢跟華贊師兄正面對抗,好膽量!」

語鋒間,譏誚十足。

林賜淡淡開口,「對今天,雨墨將來一定會有很深的印象。」

「真傳弟子入山卻沒有老師陪同,這關考驗自然不好過,或許他會成為夔牛山千年來,第一個入山當日便被撕去所有臉面的可憐蟲。」

「華贊師兄動了真怒,勢必不會罷手啊。」

「所以,今日有好戲看了。」

……

華贊心神一動,隱匿在體內的強大力量,如火山般瘋狂爆發,瞬息間就能勢如破竹沖入莫語體內,他眼中露出猙獰,似乎已經看到,莫語筋骨斷碎慘嚎的一幕。

但就在這時,一股莫名的力量,突然間降臨,將他籠罩在內。

「赦令,奪爾命中一息!」

冰冷低沉的聲音,直接在他心底響起。

華贊身體驀地僵直,瞪大眼眸露出驚恐,他所有的力量,在瞬息間被禁錮鎮壓,再無法動用半點。

而此刻,莫語一拳的力量,徹底爆發!

咔嚓——

骨骼碎裂聲響起,華贊如同一塊隕石,重重砸在地面,身體繼續向後滑行,在廣場上犁出一條長長的溝壑。

噴出一口鮮血,華贊背靠著碎石,一身長袍破碎不堪,蒼白面龐虛弱無比。這不僅是莫語一拳之力的殺傷,更重要的因素,是他體內激增力量被生生阻斷中,爆發出的反噬。

咻——

破空聲中,莫語出現在頭頂上,身體猛地下沉踏在華贊胸膛上,整個廣場都在震顫轟鳴,無數亂石激飛。

一隻深深的大坑出現在廣場中,華贊胸膛詭異的凹下下去,口鼻中鮮血狂噴,夾雜著內髒的碎片。

有力的修長手掌,捏住華贊的脖子,將他提起來,然後重重摔下。

嘭——

嘭——

嘭——

每一次悶響,都伴隨著骨頭斷碎,讓整個廣場隨之震動。

……

吳柏一副見鬼的模樣,眼中儘是震駭,喉嚨里「嚯嚯」的音節,卻總是組不成一句完整的話。

華贊……居然被完虐……

這怎麼可能!

不僅是他,林賜心頭似乎也有十萬頭草泥馬在狂奔,整個人都感覺不太好了。

華贊,那可是華贊,在真傳弟子中也是一個狠角色。

居然被輕鬆蹂躪!

這跟劇本完全不同啊……說好的好戲呢……

……

謝蓉:……

王林咽了口吐沫,「謝道友,雨墨師兄他……呃,一直都這麼生猛嗎?」

「咳咳,我也不知道,不過你確定,他再這樣瘋下去,不會打死人?」

「這……應該沒事,華贊師兄他……他肉身還是很強的……」

「那就好!」謝蓉突然上前一步,大聲尖叫,「雨墨用力,用力,用力啊!」

王林滿頭暴汗,在吳柏、林賜扭頭看來前,死命的拉著她向後退去。

……

「住手!」

森冷的聲音,驀地在頭頂炸響,莫語掄起華贊的動作頓時一僵,一股可怕力量向他捲來。

有殺意!

莫語眼眸一寒。

不過就在這時,冷笑聲響起,「牤牛,居然對小輩出手,你還要不要臉?」

嘭——

虛空發出一聲輕響,並不如何刺耳,卻有難以想象的力量爆發,莫語身體暴退,抓住華贊的手被直接震開。

兩道身影出現在廣場上,強大的氣血波動,如同兩尊血肉太陽,散發出讓人心悸的壓迫。

造化境煉體士!

牤牛面沉如水,冷酷面龐上一篇森然,低頭看了一眼昏死過去的華贊,眼中閃過暴虐之意。

「青牛,對真傳弟子下殺手,這小輩觸犯夔牛山大忌,你想阻攔我代黑牛清理門戶?」

乾瘦的青牛撇撇嘴,「你跟大黑牛半輩子斗的你死我活,居然有臉說代他清理門戶,臉不臉紅?」

「再說今天這件事,咱們都是要臉的人,能不能不要顛倒黑白?本來是你這個弟子見人家自己上山,有意借考驗的機會下重手,實力不如人被重傷而已。」

牤牛大怒,「你放屁!」

「你放屁,你全家都放屁!」青牛暴跳如雷,「老子最恨別人說我放屁,誰他-媽敢說我放屁!」

「牤牛,今天必須干一場,我這暴脾氣能容得下你!」

青牛瘦小的身體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可怕氣息,身上長袍高高鼓起,暴虐的像是惡魔君王。

他死死盯住牤牛,像是看著不共戴天的仇人,恐怖殺意讓人心顫!

牤牛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這個該死的瘋子,動不動就喊打喊殺……哪怕並不怕他,卻也不得不承認,心裡有些發憷。

想到被糾纏上的後果,牤牛深深吸一口氣,憤怒低吼,「青牛,總有一天,我要讓你付出代價!」

他拂袖一揮,帶著華贊直接離去。

青牛跳腳大罵,「老子等著你,奶奶的,老子嚇大的啊!」

憤憤咆哮了許久,他突然轉過身,之前所有的負面情緒如潮水般消退一空,目光一片平靜。

「小子,如果不是老子發瘋,嚇退了牤牛這蠢貨,今天你就大發了。以後做事動點腦子,這世上不是誰有道理誰就是對的,而是比拳頭大小的。」 莫語躬身行禮,「參見青牛大人。」

小眼睛轉了轉,青牛疑惑著開口,「你好像不怎麼害怕啊,嗯,甚至可以說很平靜。」

「我知道青牛大人出手,就一定會沒事,夔牛山終歸還是一個講道理的地方。」

「哈哈,這記馬屁拍的極好,我青牛就是秩序與公平的化身,像牤牛這樣的蠢貨,根本不用擔心。」青牛一副滿意至極的模樣,小眼睛卻眯了眯,「看來你這小傢伙,果然是有什麼依仗啊,嘖嘖,真是讓人好奇。」

他上下打量著,目光中的審視並非偽裝,莫語甚至生出一種,整個人被徹底看透,再沒有半點隱秘的感覺。

心頭微微凜然,他對這些老而不死晉陞賊的老鬼們,不由生出忌憚。丁點細微的破綻,都有可能被他們把握住,進而尋找到到真正的秘密。

但表面上,莫語卻「勉強」保持著平靜,「不動聲色」道:「青牛大人想多了。」

他這表現頗為恰當,即表明確實有一些依仗,些許慌張又能說明這依仗在造化境修士面前,依舊算不了什麼。

這才對!

青牛心裡點點頭,不然一個通天境的小傢伙,卻可以完全不將造化境修士的威脅放在心上,實在太過驚悚了一些。

「嘿嘿,不跟你這小傢伙開玩笑了,我老人家還要趕回去睡覺。黑牛算是我師弟,以後你可以叫我師伯,他不在的這段時間,有問題來找我。」

青牛身影一動,便已消失不見。

莫語皺了皺眉,黑牛大仙仍未回來,青牛顯然是知道這件事,看來他已經傳回信息。無奈搖了搖頭,這位便宜老師不知忙什麼事情去了,好像暫時顧不上他了啊。

外門廣場周邊,已經匯聚了大量外門弟子,一個個神色敬畏看來。

牤牛、青牛的交鋒,他們根本不曾感受到,或者說層次太高,高到他們觸及不到的境界,所以莫語完虐華贊的一戰,對他們的衝擊要更強烈一些。

王林拱手行禮,「恭喜雨墨師兄,順利踏入夔牛山,真傳弟子身份名至實歸。」

停頓一下,他再度開口,「真傳弟子入山,需要接受來自其他真傳的考驗,且不得提前告知有所準備,所以我才沒有多言,希望師兄不要責怪。」

莫語微笑,「你將我們帶來外門弟子廣場,不是已經給了提醒嗎?」

王林臉上露出笑容。

以莫語的身份,可以直接開啟抵達山巔的真傳弟子大殿,他沒有明言而是以自己的令牌開啟護山陣法來到這裡,本身就是在提醒,將會有麻煩。

而且也是希望,可以打亂一下某些人的布置,讓莫語不至於猝不及防。

雖然華贊等人轉眼就到,讓他這一心思落空,但只要莫語明白了他的好意,這就已經足夠。

王林躬身行禮,「恭送雨墨師兄!」

莫語點頭,帶著謝蓉在無數外門弟子敬畏的目光中,向山巔走去。

夔牛山很大,很高,很雄偉,更有一股無形的「勢」,自每一塊山石中迸發,行走其中可以清楚感受,每前行一步,肉身在「勢」的範圍內穿梭,可以感受到一絲對肉身的淬鍊。

雖然極其微弱,卻真正存在,且在經年累月的漫長歲月積累下,這看似不起眼的淬鍊,將會積累到極其驚人的程度!

莫語神色莫名,心中忍不住輕嘆,不愧煉體士聖地之名啊。

「王林道友真是聰明。」謝蓉突然開口,她本身修為,還不能感受到夔牛山無形之「勢」的存在。

莫語微微一笑,「不過他在夔牛山的處境,應該不會太好。」

謝蓉疑惑的眨眨眼,很快點了點頭,「連你這個新入山門的真傳弟子都不放過,如此渴望著機會,確實不會過的太舒服。」

她目光閃了閃,突然道:「我覺得,我似乎想到王林道友要求什麼了。」

莫語淡淡開口,「下次外門晉陞真傳弟子的考核,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出手幫他。」

謝蓉頓時覺得有點無趣,面前這人不僅修為高,心思都是這麼的精明,一點表現的機會都不給她。

念頭剛剛轉過,莫語平靜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不用向我證明自己的價值,我決定幫你,是因為你算是我的朋友。」

謝蓉乾咳一聲,低下頭不再開口。

莫語微微笑,這位也是一個精明的女人,不過他對此並不反感,反而頗有些欣賞。

因為謝蓉很懂得分寸,只這一點,就超過時間絕大部分自詡聰明的修士。

……

真傳大殿,依舊由外門弟子守衛,以王林的修為卻被限定在外門廣場,只這一點就能表明他在夔牛山的處境確實不好。

「參見雨墨師兄,見過謝蓉道友。」兩人剛一露面,幾名外門弟子便匆匆上前行禮,「我們已經接到王林師兄的提醒,不知您有何吩咐?」

莫語淡淡點頭,「我們兩人先要有一個住處。」

一名外門弟子開口,「雨墨師兄作為真傳弟子,可以進入黑牛大人的山峰修行,至於這位謝蓉道友,師兄可以自行決定。」

莫語想了一下,道:「老師不在,我想讓謝蓉成為外門弟子,需要什麼流程?」

「師兄是真傳弟子,本身就有招收侍從的資格,而每一個侍從都會自動成為外門弟子。至於身份令牌,師兄可以在黑牛大人洞府中尋找,應該會有很多的空白令牌。」

莫語滿意點頭,「找個人給我們帶路。」

「雨墨師兄、謝蓉道友請隨我來。」開口外門弟子快步在前虛引。

……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