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不是「仙」,而是「魔」,是個大魔頭,那西漢帝國可就率先悲劇了,然後……

共和國跟着悲劇!

……

公元前133年。11月9日。

當天清晨,陳月姬比平時整整晚了一個小時才起床。

對於這種現象,醫學護理博士李素蘭並沒有太在意,只是稍微詢問了一下。

「月姬,今天你感覺怎麼樣?」

「我感覺挺好的,只是有些困,想睡覺!」

「哦!月姬,沒事,沒事,這是正常現象!我們去吃早餐吧!」

「好的!」

李素蘭扶著小姑娘去餐廳吃早餐。

然而……

第二天,11月10日。

陳月姬竟然比昨日又晚了一個小時,也就是9點才醒來。

每日做護理記錄的李素蘭,內心驚了一驚。

冥冥中,她似乎有了某種不好的念頭。

「月姬,你今天感覺怎麼樣?」

「我挺好的,只是還是有些犯困。」

「哦,那你多睡睡!」

第三天。

今日的小姑娘,竟然又比昨日晚了一小時蘇醒,也就是直到10點才起床。

也就說:小姑娘從昨夜8點睡覺,到今日上午10點,整個睡眠期已經達到了14個小時。

天拉!

整整十四個小時啊!

李素蘭有些害怕了。

她不明白這其中到底發生了?畢竟:人類的孕婦就算再貪睡,也不可能睡眠這麼久。

「月姬,你感覺還好嗎?」

「挺好呀!就是還是很困!」

李素蘭:「……」

第四天《孕婦護理備忘錄》:月姬11點起床,睡眠期總計15個小時。

第五天《孕婦護理備忘錄》:月姬中午12點起床,睡眠期總計16個小時。

第六天《孕婦護理備忘錄》:月姬下午13點起床,睡眠期總計17個小時。

慌了!

李素蘭徹底慌了!

一個人怎麼可能睡這麼久啊,而且天天如此,每天都在增加。

按照正常人的生物時間表,如此睡眠的話,健康之人也會睡出病來。

可是……

這位西漢小姑娘除了愛睡覺外,身體其他方面挺好的。

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變化?

驚慌失措的李素蘭,連忙拿出紙筆,給祖國寫信……

當下午陳月姬蘇醒用餐之時,李素蘭將信件放在了餐桌上。

收到信件,共和國連忙調集上千名醫學專家,討論其中的緣由。

然而,任憑醫學專家們如何推斷,都找不到答案。

大家只能向政府這樣彙報:也許、可能、或許是那位神秘胎兒的緣故。

可這緣故又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呢?

沒人知道!

整個世界都不知道!

「給李素蘭回信,讓她靜觀其變,別胡亂插手,以免發生『大恐怖之事』。」

「是,執政官!」

西漢皇宮。

收到李素蘭傳訊的天子劉徹,也將御醫們召集起來,想要找出答案。

可惜,漢代御醫們同樣束手無策,只能以上古軒轅黃帝的異象來解釋。

上古傳言:『附寶』夜觀北斗,樞星掉落。由此,附寶感應而孕。歷經二十四月,軒轅黃帝誕生。

人家「附寶」孕育黃帝24個月才誕生,現在陳月姬出現點異樣,這不是很正常嗎?

得到這樣的回答,天子無語;朝臣們也無語。

「給李氏傳話吧:讓她靜觀其變!」

「喏!」

緣於兩國的建議,李素蘭只能將疑惑埋在心裏,繼續照顧小姑娘,並做好記錄。

11月14日。

陳月姬睡眠18小時。

11月15日。

陳月姬睡眠19小時。

11月16日,11月17日……11月20日。

終於,陳月姬不再醒來了。

長安別墅。

寂靜的卧室內,陳月姬靜靜地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那枚蟠桃就放在她的胸前。

縷縷仙氣被分解后,源源不斷地注入她的心臟,注入她的奇經八脈……

她進入了可怕的「永眠狀態」!

黑暗無盡的仔宮深處,一聲聲心跳不斷響起。

強而有力,如同巨錘擊鼓。

這份心跳聲,甚至壓過了母體的心跳。

它,太強了!

它在母體中孕育,竟然超過了母體本身……

這是何等可怕的生物現象?

這是何等恐怖的倫理異常?

此時此刻,沒人知道此處發生的事;更無人知曉仔宮內出現的異況。

卧室之外。

李素蘭站在走廊間,駐足不前。

她很想去敲敲房門,喚醒那個善良的西漢小姑娘。

但是每一次,當她踏前一步時,總會有一股神秘之力,瞬間將其擊飛。

她過不去!

根本無法過去!

沒有陳月姬的存在,李素蘭甚至連給共和國傳信都辦不到。

此時的她只能獨自站在走廊上,默默地為小姑娘祈禱著,祈禱著……

時間一分一秒得過去。

中午;

下午;

晚上。

終於,夕陽西下,夜幕降臨了。

黑暗籠罩大地,籠罩人間。

卧室之內。

無限黑暗的仔宮突然發生異變。

那位神秘未知的恐怖胎兒,詭異地「坐」了起來。

雙手疊合,雙目緊閉,坐於仔宮中。

如同道家打坐一般!

這一刻,在那無盡之高的維度之上,在那永恆未名的本源之中,狂暴的混沌之海立即掀起驚濤駭浪。

緊接着,混沌之海分開。

一把深紅如血的古老座椅,從混沌深處緩緩升起。

神秘、詭異、恐怖無盡……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