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千道:「簡單,我拿一半,諸位拿一半。」

「嘩啦!」

整個殿內都炸開了,眾人再也顧不得商貿交易的事,紛紛大罵起來。有些人更是情緒激動,元力在身上流走。

「開什麼玩笑?你一半我們一半,你腦子秀逗了吧!」

「哼,商盟之主又如何?惹惱了我們,留下鑰匙和開啟之法就滾蛋!」

「我看此人純粹就是來胡鬧的,商盟已經無聊到這種程度了嗎?」

李雲霄也是皺起了眉頭,沉思起來。

萬一千這種分配是肯定會引起罵聲的,以他老狐狸的性子不可能不知道,多半是為了爭取更大利益。

他可以肯定的是,這些隱世世家的人基本是腦子簡單,又盲目自大,肯定算計不過老狐狸。

穆庄臉色早就沉了下來,陰冷道:「一千先生是在說笑吧!你一人就想獨佔一半,這是本座這輩子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了!」


萬一千悠悠道:「鑰匙和開啟之法都在老夫手中,若是我不願,諸位一分也拿不到。」

穆庄哼道:「即便如此,但此時此刻,豈又由得你?」

萬一千點頭道:「正是,所以我才答應分給諸位一半嘛。」

穆庄:「……」

「哼,一半太少了!」

絕天寒提議道:「我建議按人頭來分,這殿內一共二百二十三人,大人可以拿二百二十三分之一。」

「對對,此法最是公平!」

絕天寒的方案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相應,更有人大喊道:「要按人頭,得將殿外的弟子也加進來才是。」

萬一千內心冷笑不已,但臉上依然神色不動,點頭道:「諸位所言也有理,但老夫此刻並非代表老夫一人,而是代表著整個萬寶樓。」

他悠悠道:「萬寶樓遍布天下大大小小有九千多據點,一共十餘萬弟子,加上一些臨時的夥計之類的,少說點五十萬人還是有的。」

殿內頓時一片靜謐,所有聲音都沒了。

這些隱世宗門的所有弟子加起來,怕也只夠跟人家平分的。

「哈哈。」

南丘雨突然笑了起來,道:「一千大人不愧是商盟之首,這計算方法無人可及。那對半分的要求實在是難以接受,還望重新考量。」

萬一千皺眉道:「這秘藏乃是先祖所留,分出一半已經是愧對先祖,無顏面對祖宗了。南丘雨大人的話真讓老夫為難,但大人的面子又不能不給……」

他的眉頭深深皺成「川」字,一臉為難。

李雲霄暗笑不已,心道:這老狐狸還真會裝,此刻內心多半已是笑開花了。

萬一千猶豫了一陣,連連搖頭道:「不行不行,一半的份額已經很少了,在下必須拿到。」

殿內的氣氛頓時冷了下來,幾位超凡入聖的強者都是目光冰冷的盯著他,氣氛十分僵硬。

南丘雨微微一笑,也不知心中何想,道:「詩詩啊,你和一千先生交好,該多說幾句話的。」

韋詩詩頷首道:「一千大人,這般分配的確很難令人接受。」

萬一千嘆了口氣,道:「唉,也並非我萬一千貪財。以萬寶樓之所藏,未必在這秘藏之下,只是……現在商盟內憂外患,岌岌可危,我需要大量的寶藏招募高手,重整商盟秩序。」

韋詩詩道:「原來如此,情有可原。」便不再言語。

絕天寒冷冷道:「總之這般分配法,是絕不可能的,大不了轟碎秘藏,誰也別想得到!」

萬一千臉色微變,沉吟道:「不若這樣,我萬一千也並非真在意這些秘藏。這麼多年來諸位與我商盟也合作不少,當知萬寶樓的信譽和度量。這秘藏我可以一分不取,只要誰願助我,不僅這一半的秘藏給他,以後跟萬寶樓合作的任何商貿,一律七折。」

這個條件一出,立即引得眾人動容。

李雲霄心中暗贊,這南丘雨和韋詩詩在旁邊一唱一和,看來與萬一千就是一夥的,兩人不斷搭台階讓萬一千上,終於說出目的。

但這對萬一千而言也是最好的辦法,如果能取的這些隱世宗門相助,重整商盟指日可待。

絕天寒大笑道:「哈哈,萬一千,你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替你賣命啊!」

萬一千臉色不變,道:「商人講究有利則和,無利則分,一千並沒有強迫任何一人,每一次交易都是互利,自願的。天寒大人也是成年人了,又貴為一宗之主,怎麼說出這般幼稚的話來?」

「哼!」絕天寒有些惱羞成怒,重重一哼。

穆庄沉吟道:「不知道一千大人的敵人是誰?」

隱世宗門內並不知道商盟變故,萬一千的條件的確很吸引人,所有人都是豎耳靜聽。

萬一千道:「自是當世高手。」

李雲霄聽得直想發笑,暗贊這萬一千對隱世宗門的了解極深。

若直接說凌白衣和丁山的話,後者還好,前者名氣極大,怕這些隱世宗門的人打退堂鼓,但如此含糊其辭,以這些人的驕傲和自大,多半會不屑一顧。

果然,穆庄冷冷道:「當世之中,能稱得上高手的可沒幾人。這筆買賣我穆家可以考慮考慮。」

萬一千眼中一亮,忙道:「以穆家之能,自無問題!」

「哼,你穆家莫非想獨吞一半的秘藏?」

絕天寒怒哼一聲,臉色陰沉了下來。

韋詩詩道:「就是,穆家的胃口也太大了,這筆買賣我千葉島也有興趣。」

李雲霄現在百分之百確定韋詩詩和萬一千是一夥的。

萬一千幾句話,就讓眾人在潛意識中將那一半秘藏變成了巨大的條件,實際上那一半秘藏根本就不是萬一千的,萬一千就算不讓出,也不可能吃得下。

而韋詩詩現在跟穆鉦爭奪這條件,就立即將眾人的思維從「要不要」變成了「我也要」。

萬一千的眼眸深處掠過難以察覺的喜色。

果然,「我們也有興趣」的聲音此起彼伏,眾人情緒激昂。

南丘雨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安靜,這才說道:「無論是秘藏,還是跟商盟合作的優惠,我覺得對每一家宗門而言都是異常重要的。老夫覺得一千大人得條件不如大家一起應了下來,每派派一二人隨一千大人重整商盟秩序,然後秘藏大家分,七折的優惠也大家享。」

還未等眾人回應,萬一千便將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連連揮手道:「不行不行,若是整個隱世宗門都享受商盟的七折貿易,那我商盟真是虧大了,這萬萬不行。」

李雲霄無語了,暗想這老狐狸就是影帝,現在商盟都已經改名換姓了,若是奪不會來,那七折優惠就是空話,能奪回來的話,別說七折,就是五折三折他都會幹,得了好處還在這裡賣乖。

有南丘雨和韋詩詩的推波助瀾,萬一千這次多半是要成功的,丁山麻煩就大了,他也很想看看丁山會如何應對。

南丘雨為難道:「若是優惠折扣不能遍享所有宗門,必然引得眾人不滿,而且這事還關係著一半秘藏的分配,事情就難辦了。」

李雲霄暗道:演,演,你們這三個影帝繼續演。 萬一千想了一陣,便道:「這樣吧,所有宗門七折優惠是不可能的,若是大家都願意助我,那麼商盟每年跟大家的前一千億中品元石交易我算七折,如何?」

「這……」

南丘雨沉思了一下,道:「老夫覺得可行,不知諸位覺得如何?」

李雲霄心中稱絕不已,這萬一千的確是商業奇才,竟然想出這般飢餓銷售法。

若是將七折完全開放,怕是眾人都不會珍惜,現在限額的話,必然引得每年年初就大量爭搶優惠。

不僅打消了眾人的疑慮,還能極大的增加兩地貿易,怕是和隱世宗門之間的貿易要成倍暴增了。

韋詩詩繼續搭建樓梯,皺眉道:「我們這麼多宗門才一千億中品元石,一千大人未免太小氣了吧。這哪裡有商盟之主,富可敵國的氣概?」

「就是啊,太小氣了!」


下面抱怨聲不斷,「我派每年跟貴盟的交易都達到數百億了。」、「至少也要十萬億才行。」、「一千億夠幹啥的?」

胖頭陀也是大叫起來,道:」我們傲家就要一千億,必須給我們傲家開一條單獨的優惠通道!」

萬一千心底樂開了花,利潤的多寡對他而言都毫無意義了,但必須卡住飢餓這一點,讓眾人吃不飽,「這……好吧,那就三千億吧,不能再多了!」

絕天寒冷冷道:「若是想眾人助你,不出點血怎麼行?至少也得三萬億的交易額優惠,少了便免談!」

「對對對,三萬億!」

眾人都狂呼起來,興奮不已,好像佔了極大便宜似的。

萬一千臉色大變,拚命搖頭,就是不肯。

南丘雨笑道:「呵呵,三萬億的交易份額的確有些大了,但三千也太少了點。這樣吧,大家都賣老夫一個面子,就一萬五千億吧,如何?」

萬一千急道:「這、這……太多了吧?」

南丘雨道:「太多了就是嫌老夫面子不夠啦。」

「唉!」

萬一千連連搖頭,一副敗了得樣子,苦澀道:「南丘雨大人的面子怎麼也得給,一萬五就一萬五,絕不能再多一塊元石了!」他一臉的堅毅,咬住這個份額底線。

「嘩」的一聲,下方頓時開心的興奮不已。

就連穆庄等人都是暗暗思量,每年一萬五千億的交易份額優惠,的確不少了,必須搶在其它宗門前面,每年第一個和商盟進行貿易,這便宜絕不能被其它宗門佔去。

眾人都是一般心思,只有李雲霄是一陣無語。

對付丁山還好,以萬一千的謀略,肯定會將這些人引向對付凌白衣,到時候哭都哭不出來。

南丘雨笑道:「好了好了,大家別興奮了,這算是一件意外的驚喜吧。別忘了當前的正事,一千大人已經出讓了全部的真龍秘藏,我們便可以按照之前的計劃分配了。」

萬一千道:「老夫有生之年能夠看見秘藏開啟,也是十分高興。」

殷峙道:「十二強之戰到底改如何打,南丘雨大人還請發個話吧,本座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南丘雨笑道:「十二強的武決之地,便在秘藏的入口,這處空間的盡頭之處,諸位請看吧。」

他打出一道光芒在大殿前方,頓時投出一塊水幕,正是戰艦地之背脊此刻所在的地方。

原來他們爭論許久的時間裡,地之背脊已經飛行了極遠,來到一片奇異的空間內,一眼望去全是雲層,如同仙境般。

南丘雨道:「此地無論如何都走不出去,經過我多日的研究,這裡蘊含了一座巨大的陣法,內含周而復始,生生不息之意。」

穆庄道:「難道這許久,以大人之能都破不掉?」

南丘雨笑道:「並非破不掉,只是有些麻煩而已。這陣中蘊含九九八十一道陣眼,紛繁複雜,若是眾人齊上的話,不用太久時間便可破開。」

絕天寒道:「那還等什麼,大家一起出手!」

南丘雨道:「不忙,這真龍秘藏在此地不知多少年月了,難道還在乎多等幾日嗎?我特意留下此地,便是為了最後的一場武決。」

眾人頓時明白了過來。

李雲霄道:「九九八十一道陣眼,莫非是十二人齊入,以破去陣眼數來計勝負?」

南丘雨道:「雲少果然聰慧,我之前並不知雲少也會參加武決,這場比試對你而言佔據優勢,其它選手吃虧啦。」

李雲霄哼道:「笑話,實力有高低,何來佔便宜之說。若是大人覺得不公,那就換成其他人佔便宜的好了。」

南丘雨苦笑道:「這九九八十一處陣眼隱藏在這無邊浩渺的雲層內,難以找尋,而雲少的瞳術舉世無雙。」

李雲霄道:「照大人這麼說,哪怕是擂台武決,我的劍比別人利上一分,也是佔盡便宜了。」

「哈哈,雲少可真會比喻。」

南丘雨笑道:「任何一種神通,裝備,甚至是謀略,背景,運氣等等,都是實力的一部分。只有強弱勝敗之分,沒有優勢劣勢之別,不知諸位可有異議?」

眾人皆是搖頭無異議。

甚至那些實力稍遜的選手還心中竊喜,擂台武決的話他們多半要墊底的,這樣尋出陣眼來破去,反而有極大可能翻身。

南丘雨道:「既然如此,那眾人隨我出去吧。」

一干人等走出殿外,來到那巨大的甲板上,四處全是浮雲,一望無際。

殿外站立了密密麻麻上千的武者,一見所有人出來,立即涌了過去,尋找自己的宗派。

南丘雨取出十二塊令牌,扔給眾人,道:「這是定位記錄儀,佩戴在身上,它會記下你們每個人的氣息,這樣誰破的陣眼我就能一清二楚了。」

他再一揮手,甲板上呈現出水幕,波光粼粼,上面浮現出十二人的名字。

南丘雨微微皺眉,似乎看見兩個「李雲霄」有些怪異,再次屈指一彈,一道光芒射了過去,立即在每個名字上浮現出宗派,這才將兩個「李雲霄」區別開來。

景七道:「具體的規則?」

南丘雨道:「沒有任何規則,破陣眼多者勝。」

景七眼中一寒,道:「那若是殺人呢?」

南丘雨看了他一眼,道:「盡量不要殺人。」

此話一出,那幾名實力較低的武者皆是臉色大變。

盡量不要殺人,就證明可以殺人。

南丘雨看著他們的樣子,呵呵一笑,道:「不用擔心。我給你們的令牌上有一道瞬移符,你們可以直接激發它,就會瞬間移動到戰艦上來,就算是九階巔峰的實力也無法攔下。瞬移回來者,就算是提前結束比賽了。」

眾人這才微微放心,全都仔細觀看那令牌來,果見上面刻畫著一個陣符,上面還繪著掐訣的小人,示意瞬移之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