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天點了點頭,將地府的所見所聞講了出來,羲和聽了之後沉默了一會才道:「果然和魔武殿有關,沒想到魔種竟然落入了魔武殿手中,如果讓魔種成長起來,武靈世界必遭大劫!」

「我覺得魔武殿的計劃不止於此,火柱中的萬千卵泡,肯定和魔種瑪門脫不了干係。」葉問天道。

「情況我大概知道了,你儘快提升實力,我要去阿爾忒彌斯的神國走一趟。」羲和似乎很急,說完意志就要離開。

「等等等……」葉問天連忙叫住,開玩笑,神恩還沒給呢,「女神大人,您是不是先把祭品收了,看在熟人的面子上,給點優惠行不?」

大祭司瞬間凌亂了,和女神討價還價,這何止是吃了雄心豹子膽,這是吃了龍心魔王膽吧!

誰料,羲和竟然沒有生氣,語氣中多了一絲笑意:「你想要什麼?」

葉問天眼中掠過一道寒光:「我想要一個裂魂宗私有位面的坐標!」

神殿外,不知為何,葉天南突然打了個哆嗦,似乎有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拿到坐標,位面掠奪,向裂魂宗復仇!)

… 意志返回,光柱消失,黑雲消散,萬里重歸晴空。

直到神殿大門打開,直到葉問天信步而出,眾人依舊沉浸在神降的震撼之中,甫一看到葉問天,立刻急匆匆沖了上來,拉著他狂問不止,各種問題炸的葉問天耳膜生疼。

「好了好了,大家別問了,神降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被二十一位至尊圍著,葉問天實在是受不了了。

「而已?」眾人異口同聲,「你知道神降千年才發生一次嗎?這就是所謂的而已?」

葉問天聳了聳肩:「千年一次?不會吧,我已經經歷過好幾次神降了啊,很稀奇嗎?」

「好幾次?」嗞的一聲,眾人倒吸冷氣,有種天方夜譚的感覺,但看葉問天的表情,又不像是在撒謊。

「到底幾次?」龍裂雲窮追不捨。

葉問天掰著指頭算了算,遲疑了一下道:「應該是四次吧。」

「四次!」又是嗞的一聲,眾人繼續倒吸冷氣,這回,所有人都有種風中凌亂的感覺。

這就是差距啊,眾人雖有至尊修為,但看見神降一個個都各種不淡定,可瞧瞧別人葉問天,經歷了四次神降,如家常便飯一般。

大祭司旒焰站在神殿門口,望著這一幕心中百感交集,今天是她數百年來心情起伏最大的一天,她很想說:「神降就驚成這幅樣子,如果你們知道他和女神討價還價,還不得驚的死過去活過來再死過去?」

「葉盟主,你獲得的神恩究竟是什麼?」朱曦急聲問道,聽他這一問,眾人都紛紛催促,就連公孫無忌等人也豎起了耳朵,能讓女神親自降臨,神恩必然不凡。

葉問天早就知道有此一問,笑了笑,攤開雙手,金光一閃,六個金色的沙漏憑空出現,沙漏散發著神聖氣息,裡面有細密的金色沙粒在上下流動。

「時間守護!」經過祭獻,所有人都一眼認出了這些沙漏,每一個沙漏,就代表著一個神恩,只要戳破沙漏,必然能獲得時間守護。

然而真正重要的不在這裡,而是這些沙漏是無主的,任何人戳破都能獲得神恩。一時間就連遠處公孫無忌等人,都露出意動之色,心中冒出上去搶的念頭,不過這個念頭很快就被壓下去,畢竟對方有整整二十一名至尊,而且這裡是神殿範圍,搶劫神恩,無異於瀆神。

「六個時間守護?」眾人直咧嘴,如果不是他們也都獲得了生命時光類神恩,非得驚出翔不可。

「葉盟主,你不該要時間守護的,你現在有的是時間,時間守護對你來說並不是最急需的神恩!」顏水月理性分析,嘆了口氣有些可惜。

眾人紛紛點頭,這個問題之前他們就討論過。

誰料,葉問天竟然搖了搖頭,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這些只是附屬獎勵而已,真正的神恩我已經拿到了。」

「什麼?附屬獎勵?」眾人面面相覷,無比稀有的時光守護竟然是附屬獎勵,這逗人玩呢吧。

葉問天道:「沒錯,由於鬼仙非惡魔類祭品,祭獻值不能翻倍,但女神給了我個優惠,特許將三隻鬼仙的祭獻值翻倍,所以我這次祭獻的祭獻值達到了八億!」

「八億!」又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沒錯,八億。」葉問天點了點頭,「七級祭獻的祭獻值是五個億,所以我兌換了一個七級祭獻和六個八級祭獻,剛好將八億祭獻值消耗完。六個八級祭獻,就是這六個時間守護,每一個的守護時限是三年。」

「你一次性弄了六個時間守護有什麼用?總不能拿去賣錢吧?」龍玉明問,這傢伙的雙眼死死盯著沙漏,幾乎要流下口水來。

葉問天笑道:「當然不是為了賣錢,其中一部分是給我女人用的,至於另一部分……」

「當你女人真幸福!」李長天一臉羨慕嫉妒,眼神盯著沙漏根本挪不開。

「你們想想,如果我將時光守護神恩放在地府戰場的積分兌換列表上,會不會引發轟動呢?」葉問天道。

沉默,瞬間所有人都沉默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覺心臟怦怦狂跳。這時光守護神恩要是出現在積分兌換列表上,非引發大地震不可,別說普通強者,沒準連快死的老怪物都會被勾出來。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是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的神恩,比神殿祭獻的誘/惑力大多了。要知道,就算弄到祭品去祭獻,得到時光生命類神恩的概率也無限低,如果不是人品爆棚,幾乎沒可能弄到這種神恩。

可如果將這種神恩擺在積分兌換列表上,效果就不一樣了,就算所需的積分再高,也總歸是可以實現的,只要湊夠了積分,就一定可以拿到神恩,這種穩定性,連神殿都比不了。

「好是好,是不是太可惜了?」開玩笑,這是神恩啊,誰拿上都會迫不及待自己用,拿出來當獎品,幾乎沒人捨得。

葉問天道:「積分拉高一點就行了,而且物以稀為貴,為了爭奪這個神恩,參與者肯定會拚命殺惡魔的,嘿嘿。」

「可如果神恩被兌換走了怎麼辦?肯定會有很多人失望離開的!」顏如玉點出了關鍵性問題。

葉問天朝大祭司旒焰望了一眼,笑道:「無妨,有大祭司助我,換走一個再扔一個不就行了?我都想好了,等時間守護被換走,就放一個生命恩澤,到時候地府戰場必然熱鬧非凡。」

「你實在是太奸詐了!」眾人對視一眼,然後異口同聲大吼。

「這叫雙贏,雙贏懂嗎?」葉問天很在意奸詐這個詞,自己明明一點也不奸詐好撒。

眾人的心情徹底被葉問天給撩撥起來了,虎寒星突然問道:「你不是兌換了一個七級祭獻嗎?七級祭獻的神恩是什麼?」

葉問天用戲謔的眼神掃了葉天南一眼,冷笑道:「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了!」

莫名的,葉天南又打了個冷戰,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了。

… 祭獻結束之後,葉問天帶領眾人隨龍嘯天前往皇室浮島,將地府諸事具體說了一遍之後,共同商討接下來的對策,以及地府戰場的構建計劃。

在經過這場戰役之後,參與聯盟的各位至尊都親身體會到了戰場建設的好處。

一旦積分規則得到完善,一旦葉問天真的將套裝和神恩扔上積分兌換列表,必然在世界範圍內引發「大地震」,屆時,肯定會有大量強者匯聚而來,甚至連一些瀕死的老怪物,都會忍耐不住親自出手。

可以說,一旦戰場建立完畢,葉問天就等同於扼住了天下強者的脖子,數不清的強者會湧入地府戰場,參與到對抗惡魔的戰鬥中來,就算惡魔繼續打通空間隧道,非但再也難以構成威脅,反而成為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祭品寶庫。


化弊為利,這就是葉問天的聰明之處,誰說惡魔沒有利用價值,至少在祭品方面,惡魔還是很可愛的。


當葉問天將全部利益關係完全擺明,武王、顏水心、李忘情都雙眼放光,當場表示要全力支持聯盟發展,支持地府戰場建設。


龍嘯天更是立刻拍板,許諾皇室也會全力支持,將資源調動的特權交給了龍裂雲。

虎寒星和朱曦一個是白虎大帝的親兄弟,一個是朱雀帝國的皇叔,都相當有話語權。

經過這場戰役,兩人對葉問天都刮目相看,對聯盟的未來更是充滿了信心。作為聯盟元老,兩人都表示,會儘快取得皇室的許可,加派更多強者參與進來,幫忙鎮守黑流城,並會調集各種資源,支援黑流城的建設。

商議完地府戰場的諸多事宜,眾人又針對十宗的內部矛盾展開討論。十宗分裂兩派,現在已經完全撕破了臉,就差徹底攤牌了。雙方都已經心知肚明,可以預見,攤牌不過是早晚的事,一旦攤牌,必然是一番驚天大戰。

關鍵問題在於,如何在攤牌之後取得主動權,收束實力的同時,還要在其他方面多做準備。

本來白虎帝國和朱雀帝國是樂於青龍帝國出事的,可現在聯盟成立,以葉問天為核心,將青龍皇室、白虎皇室、朱雀皇室和各宗的利益綁在了一起,可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更何況青龍帝國實力太龐大了,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青龍帝國內亂,千年基業也絕非朝夕能夠瓦解,稍有不慎就可能兩敗俱傷。

臨時議會終於圓滿結束,葉問天總算是鬆了口氣,別看他永遠一副自信樣子,但肩上的擔子其實很重很重,一方面要將多方勢力團結起來,另一方面還要應付五宗,再加上修鍊、製作套裝等等,幾乎令他忙的不可開交。

好在一切都已經走上了正軌,只要熬過五宗攤牌這一劫難,今後的路就將好走許多。

其實回顧一下,葉問天來到帝都其實才幾個月而已,卻經歷了這麼多起起伏伏,換成一般人,早就被這個大漩渦給淹沒了。再看葉問天的短短十六年走過的路,經歷的事情已經比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還多。

剛剛出生就遭遇日月之巔慘案,母親金鈺離被害,父親葉天子自爆武靈帶著他逃走,隱居牛村十年。接著葉知秋找上門來,如果不是女元帥震懾,恐怕已經魂飛渺渺。

後來在子武學院沒安生兩年,又被三位靈帝圍殺,險死還生。繼而被特蕾莎送到日月之巔,經歷深淵戰場,經歷各種追殺暗殺。再後來,前往永夜,經歷跨越時空十五年,體會無與倫比的孤寂,在幾乎必死的絕境之下,將特蕾莎救了出來。

這一路的坎坷,足以令至尊強者望而生畏,可葉問天卻沒有被擊倒,一步一個腳印,硬生生走到了今天!

在葉問天看來,暗殺也好,圍剿也好,敵對也罷,這一切一切的坎坷,這所有的挫折,都是強者之路歷練的一部分,就如同刀不磨不快,百鍊才能成鋼,如果連這些都邁步過去,又有什麼資格登上萬界巔峰呢?

所謂的巔峰,永遠都屬於有準備、有決心、有毅力、有覺悟的人!

……

混亂之治

當葉問天重新回到這裡的時候,登時不大不小吃了一驚,原本滿目瘡痍的大地已經被整理乾淨,圍繞著世界樹,城市的地基已經被修築起來,所有人都在揮汗如雨,場面熱火朝天。

地府的時間流速是武靈世界的兩到三倍,混亂之治的時間流速是武靈世界的七倍,算算時間,在混亂之治,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個月,能在一個月這麼短的時間內取得如此成效,絕對是大家齊心協力的結果。

看著眼前生機勃勃的景象,葉問天頓時感覺心情舒暢,忍不住一聲長嘯,將積鬱的煩悶之氣全都發泄了出來。

誰說這是一個快毀滅的世界?這是屬於他的世界!

這一聲長嘯如天河奔騰震動千里,清越洪亮直上九霄,體內沉寂的靈力忽然自動沸騰起來,靈力熔爐瞬間點亮,迸出無與倫比的巨量靈力,盤隨著一絲明悟,朝著瓶頸猛衝而去。

轟的一聲,這一聲竟是從體內傳了出來!

通往六十四級的憑空砰然炸碎,渾厚的金色靈力迅速湧入第六十四級靈力空間。靈焰烈烈蒸騰,包裹周身如金甲天神,高度也自動拔高了一寸。

這就是機遇,在地府戰場一役,葉問天已經積累了很多很多,所差的就是一絲機遇,現在看到這番景象,開懷放鬆之下,機遇不請自來,讓靈力等級突破了一級,既是意外之喜,也在情理之中。

這一聲長嘯自然也驚動了所有人,眾人都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朝天空中璀璨的金色流星揮手。

「頭回來了,哈哈!」於太行放下肩上的巨石,光頭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莉萊則在幫他擦汗,一臉幸福的樣子。

錢多多立刻從帳篷中鑽了出來,眼中掩不住驚喜之色。

卡恰張開紫紅色的羽翼,從世界樹上一躍而起,朝著葉問天飛了過去。


尤利婭站在瞭望塔上,推了推眼鏡輕輕舔了一下嘴唇,傲人峰巒微微起伏,自言自語道:「都快一個月了,是不是該收點利息?」

唯獨不見女元帥身影,葉問天納悶,特蕾莎,人呢?

(寫書就如修鍊,充滿了挑戰,也充滿了孤獨,感謝大家的陪伴,五一君隕落了,大家打起精神期待十一君吧!)

… 「死傢伙!」卡恰一下撲到葉問天懷中,環住他的脖子聳了聳瓊鼻嬌笑道:「就知道你不會出事的!」

「小妖精,有沒有好好修鍊?」葉問天在卡恰纖細的腰上捏了捏,手感好極了,尤其胸前柔軟而充滿彈性的觸感,簡直令人如登極樂。不得不說,無論從性格還是身材,小妖精都成熟了很多,當年關於「成長空間」的一句戲言,似乎已經成真了。

卡恰精緻的俏臉忽然有些發紅,故意貼在葉問天胸前蹭了蹭:「當然有,有人元珠輔助,修鍊一個月等於三個月,我現在已經六十三級了呢!」

葉問天一驚,隨即喜道:「不錯不錯,下次戰鬥可以帶上你了。」

「真的?」卡恰登時露出驚喜之色,自從離開日月之巔之後,葉問天的實力越來越強,敵人也越來越恐怖,已經將她遠遠甩開,好幾次戰鬥都無法帶上她,這讓她非常苦惱,同時也非常不甘心。

說實話,她真的很懷念當年在深淵戰場並肩作戰的時光,所以她一直都在刻苦修鍊,對自己的要求近乎於苛刻,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重新站在葉問天身邊,成為他堅實的臂膀。

葉問天當然明白卡恰的心思,如果不算穿越時空的十五年,和他相處最久的其實是卡恰,兩人即便算不上青梅竹馬,也能算得上是知己。

當年日月之巔求學的時候,甚至同吃同住,還經常相互調/戲逗樂,那真是一段無憂無慮的快樂時光,現在想想都有些懷念。可惜時間不會停止,人總要長大,總要面對這個充滿挑戰、艱險的世界。不知不覺間,兩人之間的距離,就被現實拉大了。

「當然是真的,其實你的天賦很好,武靈也很強,雖然還比不了我,但假以時日,絕對能成為一方強者。」葉問天摸了摸鼻尖。

「你就臭美吧,哼!」卡恰撅嘴嗔了葉問天一眼,摟在他脖子上的手卻怎麼都不願意鬆開。

葉問天哈哈一笑,捏在卡恰腰上的手肆無忌憚從蓬蓬裙下伸了進去:「等會有禮物給你,想不想要?」

卡恰的呼吸瞬間就變快了,嬌軀猛然繃緊,美麗的赤色雙眸微微眯了起來,張口在葉問天脖子上輕輕咬了一下,語氣有些幽怨:「我不要禮物,我想要你,你連尤利婭都吃了,卻還沒碰過我呢!」

葉問天頓時覺得心中痒痒的,在卡恰耳垂上親了一下笑道:「吃吃吃,這次保證讓你三天下不了床,等處理完眼下的事情,我們就去找個好地方怎麼樣?」

「這還差不多,不然下次就不理你了!」卡恰故意虎著臉,芊芊玉手也開始不老實。

葉問天險些忍不住要立刻將這個饞人的小妖精就地正法,急忙抽出手問道:「咦,特蕾莎呢?不會又……」說到這,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依特蕾莎的性格,還真有可能。

卡恰表情頓時變得奇怪起來:「偶像啊,她又去地下和紅蓮約戰了,這個紅蓮可真強,偶像大多時候回來,都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紅蓮啊……」葉問天咧咧嘴,只能苦笑。

卡恰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表情一肅抓住葉問天的領子:「你不會又和這個紅蓮有一腿吧!」

「我和她?」葉問天想起那直徑超過百米的血色巨眼,頓時打了個哆嗦,在卡恰小屁股上拍了一記,「這真是有心無力啊!」

開玩笑,以紅蓮的實力,把他榨成乾屍簡直輕而易舉。

誰料,卡恰居然捏著粉拳氣勢洶洶揮了揮:「男人,要堅挺,不能說不行!」

葉問天啞然失笑,也一本正經道:「好,等我成神以後,再挺搶挑翻她!」

「我要觀戰。」卡恰很認真。

「額,那你肯定會參戰的,哈哈。」葉問天笑。

……

大帳之中,除了正在忙碌的暗黑龍衛,其餘人都聚集在這裡。

錢多多彙報完之後,總結道:「現在由於人手不足,探索麵積只局限於世界樹周圍萬米,我認為應該等城池建設完畢之後,再著手擴張。哦對了,世界樹上存活著不少木靈族,我已經和他們達成協議,以食物換取他們的勞力。同時世界樹是天然的制高點,我們也可以建設一下。」

葉問天對全盤已經有所了解,點了點頭道:「你做的很對,建設的事宜由你全權處理,缺少什麼資源直接告訴我,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

說完,葉問天又朝尤利婭道:「我離開的這段時間,有沒有遭到惡魔襲擊?」

尤利婭推了推眼鏡:「有一次魔潮,不過都是低階和中階惡魔,我領著夢魘騎士團一波就把它們推平了,還順手活捉了幾十隻夢魘獸呢。」

「很好!」葉問天大讚,夢魘騎士團必須以夢魘獸為坐騎,利用混亂之治的時間流速優勢,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夢魘騎士團壯大起來,然後利用剛剛祭獻得到了裂魂宗私有位面坐標,給裂魂宗一個大大的驚喜。

「頭,我們這次是不是也有套裝?」於太行一聽就明白了葉問天的意思,他早就對夢魘騎士拉風的樣子羨慕不已,做夢都想騎著夢魘獸瀟洒一回,而且他現在已經是七環靈聖,只要裝備套裝,實力能拔高一個境界,和靈帝強者抗衡。

葉問天微笑頷首:「當然,我會為你們準備赤焰之怒二階套,只要裝備了赤焰之怒二階八件套,太行你應該能正面和靈帝抗衡!」

「噢耶,頭,我愛死你了,哈哈哈!」於太行光著膀子就跳了起來,一頭撞在了帳篷頂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