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桑末瞬間爬了起來,對著宇文元詡的腿就是一腳鞭腿:「誰想占你便宜啊,我對古代人沒興趣!對瘋子更沒興趣,誰知道你是真的古代人,還是個真瘋子啊?!」

話罷,葉桑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拔腿就走。

此地不宜久留,走為上策。

宇文元詡也不是傻的,瞬間也爬了起來,攔住了她:「你想跑?」

葉桑末:「誰說我要跑了,不就是一塊玉佩嘛,不就是三十萬嘛,我說了我會還你的就一定會還你的!至於你說的要回北周,等我的機器人醒了,我會幫你問她的。另外,我的學校你已經知道了,我再把我的微信留給你,班級告訴你,你總該放心了吧。你聽好了,我叫葉桑末,南X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2018級(一)班!」

宇文元詡:「汝以為,我會相信一個騙子嗎?」

葉桑末:「你……愛信不信,今天你就算要了我的命,我也不會把錢還給你的。別怪我沒有好心提醒你,如果你真的是古代人,最好保護好你的身份,隨隨便便就讓別人知道的話,可能隨隨便便就會有一群人想要抓你去做實驗。還有,在這個時代,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都是離不開錢的,如果你真的是古代人,那你這一身應該都挺值錢的,不如全都拿去當了,先解決一下在這個時代的溫飽問題,不然不出三天,我可能就將在報紙的頭條上,看到你露宿街頭餓死身亡的消息。該說的我都說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本姑娘下午還有軍訓,不能陪你在發瘋了,你可以每個月來找我一次,借你的錢我會一點一點還給你的,我先走嘍。」

葉桑末一下子說了好多的話。

宇文元詡聽的一愣一愣的,消化了半天才完全聽懂。

不過,嗯……等他聽懂了,黃花菜都涼了,葉桑末早背著書包,瀟洒地走了。

其實,嗯……是表面瀟洒,內心巨慫地逃走了,畢竟,拿了別人的錢,還沒有替別人消災,心裡總有點小愧疚~

回到食堂打了飯的葉桑末,望著餐盤中的鹹菜加鴨蛋,嘆了口氣,找了個角落地地方坐了下來,抿著嘴微微一笑小聲自語:「葉桑末!你要加油哦!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鹹菜兄弟~

鴨蛋妹妹~

等我發了財,我就帶著你們,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去!

吃完回了宿舍,宿舍里的人都不在。葉桑末悄咪咪地從書包里掏出了機器人,悄咪咪地準備給她充電。可是,問題又來了,這傢伙的充電介面在哪裡?沒有兩眼介面,沒有三眼介面,也沒有USB介面……就在葉桑末一籌莫展地把小機器人隨手放到了開了開關的插排前時,她突然亮了!

胸前的位置,伸出了兩隻發著光的虛擬觸手,搭在了插座上。

眯著眼睛,頭頂發出微弱的光,奶萌電音響起:「滴,開始充電。」 白攸很懊惱,它一時不小心,竟然被這一個該死的東西給算計了,把小夜都給連累了。

「讓我吞掉你吧!小東西?」

大蜥蜴撲了上來,白攸沖了出去道:「小夜,你後退!快點後退!」

白攸蓬鬆的大尾巴一擺,如同閃電一般的沖了出去,爆發出神聖獸的威壓。

「想吞掉我,本大人也是你能吞得了的。」

白色的光球衝出,完全榨乾了白攸好不容易才恢復的一點力量。

「你這樣該死的醜八怪,給我去死吧!」

「轟!」的一聲巨響,那雪白色的光球把大蜥蜴給籠罩了起來,拿大蜥蜴的身體,化為了虛無。

凰無夜也有些驚愕,這是它第一次看到小白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契約的聯繫讓她感覺到小白白極為的虛弱。

突然間,她敏銳的感覺到森冷的殺意襲來,她大喊道:「小白白,閃開!」

「轟隆隆!」一個火焰球籠從空中落下,虛弱的白攸用盡最大的力量避開。

空中又出現了一個大蜥蜴,白攸道:「你沒死?」

大蜥蜴道:「不愧是擁有獸王血脈的小狐狸,即使虛弱弱小如此,爆發出來的絕技也挺強的,可是在本王面前,完全不夠看。」

白攸冷聲道:「你一個連身體都沒有的醜八怪,也不知道你從哪來的自信?」

「哦!被你看出來了。本王需要一個身體,必須是聖神獸的身體,其它級別靈獸根本就承受不住我強大的力量和靈魂。只要你把身體交給我,我就能夠離開這一個破地方了,哈哈哈!」

「轟隆隆!」

天空之中的火焰,變成了一條條火蛇朝著白攸抓去。

「砰砰砰!」

白攸急忙的躲避,剛才那一擊已經耗盡了它所有的力量,此時它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它用靈魂傳音道:「小夜,你快點找出口,我拖住它……」

「噗!」

一團火焰從白攸雪白色的毛髮之上擦過,那雪白色的毛髮直接變成了炭黑色。

情況危險,愛美的白攸也顧不上這麼多了,下一瞬間,白攸被靈魂體的大蜥蜴給禁錮住了。

「放開本大人,既然知道本大人擁有獸王血脈,你還敢謀殺掉我的靈魂,占我的身體,你受得起嗎?」白攸憤怒的道。

「我被困在這裡這麼多年,別無選擇!如果你乖乖順從一點,我可以放過那一個人類,你很關心她吧!她是你的契約者?」

大蜥蜴那詭異無比的目光落在了凰無夜的身上,它道:「我隨時都可以捏死這一個人類,你可以試試?」

白攸死死地咬著牙,是它被騙帶錯路讓小夜陷入危險之中,如果可以……

「你說話算話,讓你如願以償,你不會傷害小夜!」白攸道。

「這一個人類對於我來說如同螻蟻一般,殺不殺都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只要你聽話,放過她……」

凰無夜大喊道:「小白白,你別傻了!像這樣又丑又兇殘的靈獸,你以為它話能當真嗎?南絕森林的遺迹本來就危險,我們會走到這一步不完全是因為你。」 凰無夜說話阻止白攸,徹底惹怒了大蜥蜴。

「那麼人類,你給我去死吧!」

那暗紅色的火焰沖著凰無夜沖了過去,白攸道:「小夜!」

這火焰,似乎挑釁到了烈陽之炎。

烈陽之炎完全不受控制,從逆天陰陽鼎之中衝出,瀰漫到了整個空間。

大蜥蜴臉色大變,抓住了白攸急忙的撤退,震驚的看向凰無夜道:「神火!頂級神火!」

它雖然是火蘇醒聖神獸,如今只剩下靈魂體,無比的忌憚這頂級神火。

「轟隆隆!」

烈陽之炎完全不受控制的在這空間之中破壞,撲向了那一個大蜥蜴。

凰無夜整個人的意識陷入了模糊之中,而烈陽之炎對大蜥蜴進行窮追猛打。

「砰砰砰!」

大蜥蜴竭盡全力應付,它笑了起來道:「那一個人類實力那麼弱,你就算是神火也支撐不了多久。等她一旦倒下,無主的神火威力會銳減。」

「這一次運氣真的很好,獸王血脈的神聖獸還有頂級神火,都是我的了。」

一個幽冷的聲音傳來,「都是你的?你在做夢嗎?」

「轟隆隆!」

一股恐怖的冰寒的力量,從這一個空間之外襲來。

聯合起這裡面的烈陽之炎,整個空間被霸道的擊碎。

大蜥蜴瞪大眼睛,「這……這怎麼可能,這個空間封印了我這麼久我都沒有破開,今天竟然破開了。」

自由來的太突然,突然間一道紅色的身影從空中落下。

大蜥蜴打開的通道只能讓人進來卻不能出去,進來的人數有限制,凰無夜是最後一個。

洛妖血雖然一直跟在凰無夜的身後,卻被攔在外面,他簡直要急瘋了。

這一個遺迹古怪,找了好一會兒都沒有找到打開的方法,要不是感覺到熟悉的神火的氣息,他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小夜兒。

「小夜兒……」

看到那被神火包裹的凰無夜,那一雙漆黑的眸子沒有一點焦距,神火的爆發抽幹了她所有靈力和精神力。

「人類,滾開!」大蜥蜴看向擋在凰無夜面前的洛妖血道。

洛妖血冷聲道:「我看你是想死!」

本來是烈焰焚天之地,此時地面上凝結成了無數寒冰,就連凰無夜的神火都被逼退了回去。

大蜥蜴難以置信的道:「這麼可能?你怎麼做到的?就算是神水……」

「噗噗噗!」

無數把冰劍襲來,周圍被寒冰給凍住,它完全成了任人宰割的凍魚。

靈魂體被徹底的穿透,徹底被凍結!

洛妖血一揮手,一股力量轟殺了過來,「嘭!」的一聲巨響,它徹底變成了一堆冰晶。

才剛剛恢復自由的大蜥蜴就這樣被暴怒的洛妖血給宰了。

洛妖血踩在了地上,地面上的冰層又變厚了。

得救了!

白攸踩在有幾十米厚的冰層之上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雖然獲救了,那像是冰雪一般的洛妖血情況不對勁。

洛妖血輕輕的把凰無夜給抱住,輸入了靈力讓凰無夜醒來,「小夜兒!」

凰無夜一睜開雙眼,被壓制下去的火焰繼續燃燒著,然後往外冒,熱的讓人要瘋了。

「妖精!」渾身灼熱無比的凰無夜把洛妖血壓在了冰層之上。 葉桑末一個恍惚,嚇了一跳,身子本能地往後退了半米,摸著心口。

「這麼高級的嗎?」

「主人,請不要打擾十七充電。」

「這麼傲嬌的嗎?」

「主人,請不要打擾十七充電。」

「喂,你就只會這一句了嗎?」

「主人,請不要打擾十七充電。」

葉桑末一臉無奈,得了,你慢慢充,等充好了我還有大事問你呢。不過,你這樣子,等會被我的室友們回來看見了,估計會把你強行拿去觀賞吧,我想你也不想成為動物園的猴子吧,所以……嗯……葉桑末扯了一件還沒來得及洗的臟衣服,把十七給蓋了起來。

然後,便躺在床上享受一個人,美好的夢鄉~

「恭喜你這位同學,你的彩票中獎了,一等獎502萬,請在30天之內帶著您的有效證件,來我們公司領獎。地址稍後會發到您的手機上。」

「真的嗎?我真的中獎了嗎?」

「是的,這位同學。」

葉桑末坐在床上,猛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艾瑪是疼的,不是做夢啊!我真的中獎了啊,503萬啊天啊,讓我來算算扣掉稅和公益,我至少還能剩下來200萬吧!天啊,我葉桑末的人生從今天開始,就要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了啊。

起床,領獎!

還上什麼學啊,不上了,領了獎先把宇文元詡那傢伙的玉佩給贖回來,然後我葉桑末要躺在沙發上睡一年!

就在這個時候,葉桑末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麼東西封印住了,動不了了!卧槽,什麼情況,就是那種明明可以看見周圍的一切東西,明明想說話,可是嘴巴張不了,喉嚨就是發不出聲音來。想要伸手尋求幫助,手也抬不起來!卧槽,我這是中了什麼邪!

救命啊!喊不出來~

誰來幫幫我啊!喊不出來~

「媽賣批!」嗯?什麼情況?葉桑末猛然的睜開了眼睛,自己正躺在床上,室友還是沒有回來,手機定的鬧鐘嘰嘰喳喳在耳邊響起,拿起來一看,下午的軍訓要開始了。完蛋,要遲到了~

等等……

所以……

我剛才是做了個夢,500萬隻是個夢?天啊,我不信,我不信,讓我來看看我的通話記錄,一定有人給我打過電話對不對?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嗯,連個鬼都沒有,媽賣批……這手機怕是壞了吧。像我這種,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少女,就算沒有中獎電話,也總該有個追求者啥的吧,叫床服務那種啊!嗯……就是每天定點喊你起床那種,咦,別想歪了哦。

好吧,再見吧,皮卡丘。

本胡漢三,要去軍訓了。

穿上汗嗖嗖的軍訓外套,蹬上黃球鞋,便出了門。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忘了做,但又想不起來。

算了,邊走邊想吧。

一路從寢室走到了操場,終於想起來了,十七還在充電忘了拔,把她一個機器人單丟在寢室,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寢室~

大門緊鎖~

十七:「充電完畢。」

收起了小爪子之後,開始左右亂撞:「什麼東西,什麼東西蒙住了我的雙眼。」 冰很涼快,可是身下的洛妖血的身體更加涼快。

「撕拉……」凰無夜隔著衣服摸著不過癮,直接霸道的把衣服給撕碎了,那冰雪一般的肌膚暴露在外。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