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右手打出了一道血氣,滲進了青藍聖火中,青藍聖火的威勢再漲,立即將那團球形火焰給吸了過來。

球形火焰雖然有一種想逃離的意思,但是卻礙於青藍聖火的強大氣勢,最終不得不被吸了進去。

青藍聖火的火蓮合上了,將球形火海之種給包裹了進去,就像是吞噬掉一樣,而周圍這片恐怖的火海,彷彿在一瞬間就消失了。

葉楚和屠蘇兩人徒然之間,覺得壓力小了許多,周圍也不再這麼熾熱了,表皮都一下子結出一層水珠。

「這就吞噬完了?」屠蘇有些驚訝。

葉楚也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他微笑著說:「可能我人品不錯……」

「你看下面這片海,正在被青藍聖火蓮給吸進去。」屠蘇睜大了眼睛,看著這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火海是消失了,但是下面的海水還在,這一片汪洋還在這裡橫躺著。

不過現在卻發生了詭異的一幕,這片汪洋中掠起了一根根巨型的水柱,全部卷向了青藍聖火蓮,鑽進了青藍聖火蓮的蓮瓣中。

海水鑽進火蓮之中,這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事情。

而且青藍聖火蓮,也沒有被這海水所澆來,反倒是越來越旺,裡面的溫度越來越高。

「不好!」

葉楚天眼一怔,拉著屠蘇立即閃到了幾十里開外,經過幾十次瞬移之後,他們來到了火海外面的幾千裡外的一個小山丘上。

小山丘的前面,便是之前那火海。

這片火海的範圍,大概得有方圓五六萬里左右,下面全是海水,此時裡面衝起了不下於一萬根巨型的水柱,都在沖向青蓮聖火蓮。

「去……」

葉楚不時的往青藍聖火蓮中,灌入一些自己的元靈之氣,同時還會打進一些自己的鮮血,也就是本命血氣進入青藍聖火蓮裡面。

因為這些水柱,應該就是那火海之種的反抗的手段,火海之種想引得這片汪洋,來澆來青蓮聖火蓮,而它則可以從裡面逃出來。

只可惜了,他還是低估了青藍聖火蓮的威力,它屬於九品上階准神火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它早就和人類的元靈所融合了。

所以說,它看上去是一株火蓮,其實與葉楚的本命青蓮一樣,都已經屬於他的本命之物了。

有了人類修行者的元靈烙印的火蓮,那威力將更大強大,不僅僅只提升一兩倍,起碼得提升四五倍的。

之所以葉楚對敵之時,從不使用這青藍聖火蓮,他也是怕這東西一出現,恐怕會真的毀天滅地,生靈塗炭。

… 2615

有了人類修行者的元靈烙印的火蓮,那威力將更大強大,不僅僅只提升一兩倍,起碼得提升四五倍的。

之所以葉楚對敵之時,從不使用這青藍聖火蓮,他也是怕這東西一出現,恐怕會真的毀天滅地,生靈塗炭。

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適應這樣極熱的環境的,若是放出來,方圓萬里之內,都會瞬間被蒸化掉。

宗王以下的強者,撐不過十息的功夫,會被焚化掉。

即使是法則境的強者,估計也撐不過一個時辰,只有聖者才能有自己的抵禦極熱的能力,但是這九天十域中的修行者中又有多少的聖者呢。

如果在綠城那樣的古城中一放,估計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上千萬人就得死光光了。

葉楚不想生靈塗炭,所以即使有這樣強大的法寶,也幾乎從來沒用過,直到今日才終於是用上了一回了。

海水不斷的衝進火蓮中,試圖將火蓮給壓制住,葉楚和火蓮與火海之種,頓時陷入了一種熬戰之中。

而一旁的屠蘇也沒有閑著,他手裡拿著一大瓶的丹藥,二階還陽丹,裡面有四五十粒之多。

這也是他們現在剩下的並不多的丹藥了,只有幾百粒了,用完了就得再去煉製了。

隔了一會兒他就往葉楚的體內,打進了兩粒二階還陽丹,眼看這還陽丹的數量是越來越少了。

火海之種很強,尤其是可以調動這片汪洋,更是有極強的衝擊力,青藍聖火蓮雖然也極強,還要比他高一階,但是卻只有一株而已。

所以葉楚需要不斷的往火蓮中,打進自己的血氣,助火蓮將那火海之種慢慢的吞噬。

這個過程實在是太煎熬了,每到兩分鐘左右,葉楚就感覺體內的血氣被抽走了將近二成,然後屠蘇就打進來了丹藥了。

丹藥給他兩分鐘的喘息的時間,同時助他又恢復了一些血氣,然後繼續這樣抽離血氣,依舊是這樣周而復始。

「丹藥沒有了……」

一小時就消耗掉六十枚二階還陽丹,對於丹藥的恐怖消耗,令屠蘇和葉楚也十分蛋疼。

「用靈水。」

葉楚臉色煞白,一旁的屠蘇,又掏出了一瓶二階還陽丹,但是葉楚卻搖了搖頭,這東西對他現在幫助並不大。

「好……」

屠蘇馬上就轉而,取出了一大缸的靈水,這些靈水還是當年葉楚從帝國皇室,那個神秘的宮殿後面,用寒冰王座取出來的。

這些靈水一般都是被陳三六他們拿去煉丹的,但是因為靈水效果顯著,乃是靈力所化,所以應該會有一定的效果。

屠蘇右手在缸中一指,從缸里引出了三道靈水柱,分別打進了葉楚的後背,腳底和頭頂三個位置,好讓葉楚的血氣恢復的更快一些,更均勻一些。

三道靈水柱不斷的打進葉楚的體內,進入他的血液之中后,化作一股股濃郁的靈力,補充著葉楚的血氣,開始不斷的給他進行快速的造血。

與此同時,這邊他又在不斷的加大血氣的注入,正好可以往青藍聖火蓮中注入更多的血氣,青藍聖火蓮的威力也增加了不少。

「吼吼吼&」

那邊汪洋中的大量水柱,此時也發飆了,似乎是感應到了青藍聖火蓮的威力的變強,又從海中衝出了數千根大水柱,猶如上萬條巨龍似的衝進青藍聖火蓮中。

「撲……」

葉楚被這突如其來的提速,給弄的吐血不止,一旁的屠蘇臉色一寒,趕緊又取出了十幾個大缸,同時葉楚還放出了米晴雪,七彩神尼,以及葉靜雲,晴文婷,和慕容雪,五位女聖人。

「速速助我一臂之力!」

眼下的情況確實是比較嚴竣,葉楚的身子顏色變化極快,一會兒是通紅的,一會兒又是雪白的,整個人呈現出一種很變異的狀況。

五女出來之後,也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速速與屠蘇一起,各控制著幾缸靈水,往葉楚身上的十幾個重要的穴道上注入靈水。

「啊……」

葉楚仰天長嘯一聲,腦子上空出現了一個大血洞,大量的血氣被青藍聖火蓮給吸了過去。

到了現在這一刻,他竟然發現,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血氣了,儼然被青藍聖火蓮當成了一個供血的容器了。

「葉楚!」

眾人心中一怔,葉楚的情形把她們給嚇了一跳。

米晴雪和七彩神尼沉聲喝道:「把所有的丹藥,全部拿出來,別作保留!」

「好!」

眾人齊喝一聲,一邊控制著靈水注入葉楚體內的速度,一邊又取出了十幾瓶各種的丹藥,與此同時葉楚此時意識還是清醒的。

他將乾坤世界里的陳三六和白狼馬都給緊急丟了出來,陳三六剛一出來,一旁的屠蘇就喝斥道:「三六快醒醒!把你的那些丹藥都拿出來!」

「這!」

「大哥這是怎麼了!」

眼見葉楚飄浮在半空中,腦子上開了一個大血洞,正有大量的鮮血被抽離,被吸進那邊的恐怖火蓮中,白狼馬和陳三六都嚇了一大跳。

「別它媽墨唧了!」

白狼馬走了過去,踢了陳三六一腳,陳三六剛剛還在和老婆們談情說愛呢,這轉眼就被提了出來,現在還有些蒙。

「好好了……」

陳三六這才醒悟過來,趕緊掏出了幾瓶丹藥,都是上等的丹藥。

另外還有陳三七,也被屠蘇從他的乾坤世界裡面提了出來,陳三六和白狼馬呆在葉楚的乾坤世界中,而陳三七則是呆在屠蘇的乾坤世界中。

陳三七是主要負責丹藥煉製的,他的手下還有二十位煉丹宗王,現在都變成了煉丹准聖了,這些年也儲備了大量的丹藥。

所以眾人一起,齊心合力,取出了大量的丹藥,開始與葉楚一道共同應付這恐怖的火海之種。

……

「啊……」

「吼……」

這場持久戰,持續了將近一天一夜,最終眼前的這片汪洋被抽幹了,變成了一片沙地,而葉楚也終於是仰天大吼一聲,從他的腦子上面的血洞中衝出了一條青色的真龍,直衝雲霄。

就這一聲,將他周圍的幾十人全部給震開了數百里,每一人都被這恐怖的道力給震飛出去,在空中喋血不止。

米晴雪她們,還有譚妙彤,慕容纖纖她們,帝國眾妃和公主她們,全部被叫了出來,好幾十位聖人一道為葉楚護法。

不過這幾十人,都被震飛了。

葉楚的腦海中衝出了一條青龍,直衝九霄雲天,而葉楚本人的身形也驟然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何處了。

「葉楚!」

眾美被震飛出去各個方向,有些撞上了山,有的則是被砸進了深坑中,還有的被打到了高空之中,各個方向都有。

但是她們被震飛的同時,卻是看到了虛空中的那條恐怖青龍的身影,還有葉楚的身影也隨著青龍消失了。

青龍撕開了虛空,方圓數萬里內的天空,都被這青龍給撕裂了,眼看著青龍就這樣消失不見了,而葉楚也消失了。

「葉楚!」

「怎麼回事!」

眾人是大驚失色,紛紛忍著痛,從各處又爬了起來,立即不斷的瞬移過來,當她們來到剛剛所在的地方的時候,卻發現葉楚確實是不見了。

哪裡都沒有葉楚的蹤跡,不知道他是剛剛隕落了,還是隨著青龍消失了。

不少人面色頓時一片慘白,都顧不上抹掉身上的斑斑血跡。

… 2616

哪裡都沒有葉楚的蹤跡,不知道他是剛剛隕落了,還是隨著青龍消失了。

不少人面色頓時一片慘白,都顧不上抹掉身上的斑斑血跡。

大家一起跟了過來,仔細查看現場的情況,結果卻是令她們震驚加驚恐的,這一帶並沒有葉楚的蹤跡了,一點氣息也沒有了。

「纖纖,你能感覺到什麼嗎?」米晴雪問慕容纖纖。

她與葉楚之間,有時會有一種心靈感應的存在,兩者之間有著很強的關聯,只能寄希望於看看她,能不能感應到一種好的結局。

慕容纖纖,此時也是面色煞白,她搖了搖頭,語氣有些驚慌的說:「我也沒感覺到,好像完全消失了。」

就在大家都一籌莫展的時候,陳三六沉聲道:「嫂子,剛剛大哥吞噬的那東西,是什麼玩意兒?」

「是火海之種。」

一旁的屠蘇皺眉道:「葉楚用青藍聖火蓮,將火海之種給吞噬了,然後那火海之種召喚了這整個汪洋,進行對抗。」

「火海之種!」

陳三六驚呼道:「大哥怎麼會發現火海之種的!那可是神物呀!」

「這片不就是火海嗎?」屠蘇說。

「不可能!這片火海才多大,這麼一點點的火海,怎麼可能會有火海之種!」

陳三六搖頭道,一旁的七彩神尼問他:「那你覺得有可能是什麼?」

這小矮人雖然現在修為還沒有步入聖境,但是見多識廣,得到了上古鍊金術士的傳承,知道的許多東西,連她們這些女聖人都不曾知曉。

「老屠,你們當時看到的所謂的火海之種是什麼樣子的東西?」陳三六問道。

屠蘇想了想后形容道:「外面好像是一根燒火棍,裡面有一團火焰,並不大,但是威勢十分恐怖。」

「什麼!」陳三六驚呼一聲。

眾美心中一怔,連忙問他:「三六,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她們可沒有聽說過類似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

陳三六面色凝重,抬頭看了看眾人,對眾人說:「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這根本不是什麼火海之種,而是一種名為苦海的東西。」

「苦海?」

眾人沒聽說過這樣的東西,問陳三六:「那是什麼?為何叫苦海,有什麼特徵嗎?」

「其實苦海是太古修士的一種修行境界的劃分,苦海乃是修行者的第一個階段,大概就和我們所說的靈海差不多。」

「修士都需要先將靈海或者苦海給開闢出來,然後才能多多吸納靈氣。」陳三六說。

「那為何這個苦海還獨立於修士之外?」

七彩神尼皺眉問道:「難道這個修士強到了這個地步,還可以單獨的將苦海,或者是靈海釋放出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