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秋一臉不信地問道。

「叮!請寄主往回翻看上一條系統提醒!」

「上一條系統提醒……」

葉秋滿腹疑惑,但是還是在系統的建議下,將系統提醒往回翻,然後他看到了……「叮!寄主可用5000點功勞點兌換嘴遁技巧(初級),請問寄主是否兌換?」

「確定!」

看到這兩行字,葉秋徹底懵圈了。

「系統大佬,你剛剛說的是5000點,不是500點?」

葉秋一副像是吞了蒼蠅似的模樣,「為什麼嘴遁技巧怎麼會那麼貴?這也太誇張了吧!」

「嘴遁技巧是傳說中的上位技巧,如果寄主只是兌換話術技巧(初級)的話,只需要1000功勞點就夠了!」

「上位技巧?這個上位技巧和普通的技巧有什麼區別?」

葉秋還是第一次聽到有高級技巧的說法,只是初級的嘴遁就跟高級的數學能力已經是同一個價位了。

「叮!系統當前等級不足,寄主的問題超出當前系統限制,暫時無法回答,請寄主儘快提升系統級別!」

「又是等級不足?」

葉秋聽到這個回答,頓時噎住了。

系統大佬一旦這麼說,那就是真的問不出什麼來了。

不過用價值5000功勞點的嘴遁技巧,成功賺取了6200點功勞點,不管怎麼樣,那也是賺了,也算是小有收穫。

技能多了不壓身,有了嘴遁技巧在身,以後肯定用得上。

只是按照這個價格……葉秋覺得,任重而道遠啊!可能是受葉秋嘴遁的感染,班裡的同學真的開始努力學習了,他們的成績在高考的時候,真的有了驚人的提升,而白劍白大魔王,也因此成為了長旗,乃至於全國級別的名師。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葉秋拿了數學競賽一等獎,在長旗八中引起很大的震動。

校長還命令八中文學社專門為此寫了幾篇文章,先是在學校校站網上發表,然後被學生轉載散發了出去。

當今社會,網路的力量可以說是非常強大的,幾乎在短短的幾個小時里,整個長旗市的網民們都知道了這件事,甚至連其他城市的人都轟動了。

一個從農村來的學生,原本成績非常差,平平無奇。

但是卻在極短時間內,成績大幅度提高,還拿到全市數學競賽的第一名,獲得保送燕大的資格,是什麼讓他發生那麼大的改變?這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故事?長旗市的大小媒體對葉秋的逆襲上位非常感興趣。

於是在成績出來的當天下午,就有一批一批的記者趕到長旗八中,想要對葉秋進行採訪,想要挖掘他背後的故事。

葉秋接受了採訪,他的成績如何大幅度提升的事情,事關係統,他當然不會說出去。

不過他倒是向媒體隱晦地透露了一個消息,自己之所以能夠從學渣成功逆襲,成為學霸,除了他的刻苦學習,認真鑽研之外,完全是因為清靈一號的原因。

「葉秋同學,這清靈一號是什麼東西?是一種葯嗎?」

「清靈一號是一款保jian品,純天然草本植物,中藥配方製成,絕對沒有添加防腐劑,服用之後,不僅可以提神醒腦,消除疲勞,增強身體抵抗力,還能夠延年益壽,預防疾病,最重要的是,老人小孩和孕婦都能夠服用,沒有任何的副作用!」

葉秋信口就來,將廣告台詞背得滾瓜爛熟。

「葉秋同學,清靈一號可以在哪裡買到?為什麼這一款保jian品現在並沒有在市面還沒有有銷售?你又是在哪裡提前買到這一款保jian品的?」

「這位記者朋友這個問題問得好!」

葉秋笑呵呵地說道,「清靈一號是有鴻天公司和樓城集團共同研發出來的一款全新的保jian品,經由專家認定,這一款保jian品的藥效可以達到百分之百的吸收,專業評分也是一百分!」

「一百分?怎麼可能?」

葉秋的好話就像是平地驚雷,瞬間就引起了現場記者們的轟動。

本來是對葉秋這位數學競賽第一名的採訪會,瞬間就變成了清靈一號的記者招待會。

很顯然,比起葉秋這個學渣逆襲的特例,媒體們對清靈一號這種具有傳奇色彩的保jian品更加關注。

如果只是一般保jian品,記者們根本不屑於報道。 大運河未冰封,秦雲先乘馬車,再坐水師督辦的船,直抵璋玉碼頭。

風雪夜,寒霜飄零。

「陛下,這碼頭近乎荒廢,您快看!」

秦雲往外一看,呼呼寒風吹過,水裏似乎有人頭!

眉頭一擰:「這一段歸誰管?」

豐老上前解釋道:「陛下,未有指定,衙門跟水師都可。」

「泥兒會的無法無天,他們都有責任,明日交代下去,相關人等革職查辦。」秦雲淡淡的吩咐。

豐老點頭。

突然!

一束火光衝天而起。

碼頭深處竟搭建著一個簡易城寨,上面出現一個身高八尺,體若鐵塔的毛臉黑漢子,眼睛透著綠光。

他緊緊看來,貪婪而陰險。

「來者何人,何處商隊?」

秦雲冷笑,是把自己這三千禁軍看成商隊了,坐在船里回了一句:「江南商隊,途經此地,想要暫時停靠。」

「噢?」

毛臉黑漢子立刻對身後人使了一個眼色。

一會後,城寨門開,約莫二十多位衣衫隨意,頭髮亂糟糟的野蠻人走了出來。

他們那腥臭發黃的牙齒咧開,彷彿可以吃人,看着商隊似笑非笑的走來。

「陛下!」

李慕黛眉緊蹙,縮在他的懷中,顯然有些害怕。

她上次途徑此地,就親眼看見一些船家被殺,然後被烹煮而食,血腥可怕,這也是她生病的原因。

秦雲安慰懷中的她,笑道:「朕在此,不用怕。」

「現在朕要出去,給你出氣,你就在船里,有禁軍保護你,可以嗎?」

溫柔的語氣從皇帝的嘴裏說出,讓李慕無法抗拒,嬌軀都有些軟。

抬起頭,眼睛紅紅的:「陛下,小心。」

「恩。」

秦雲拍了拍她的纖腰。

惹得李慕臉蛋一紅,心跳加速,心中陰霾散去不少。

秦雲龍驤虎步走出去,勒令陶陽親自帶人保護李慕。

他一襲黑衣錦袍,走上船頭。

恰好,與那毛臉黑漢子迎了一個照面。

不禁蹙眉,窮山惡水出刁民,這些傢伙就是泥兒會的人吧?光長相着裝就足夠嚇哭了嬰兒。

「梅花公子,可在此?」他輕輕問道喬裝的藏花。

藏花搖頭,低聲道:「梅花公子極度狡猾,除了狩獵幾乎不親自出面,但我知道他的老巢,就在那城寨深處。」

秦雲點點頭。

這時,毛臉黑漢子奸笑開口:「你這百艘船都拉了什麼貨?」

秦雲回首,只見所有船都在風雪中,禁軍隱藏在裏面。

笑道:「諸位,不如上船檢查檢查?」

「金銀珠寶,綾羅綢緞,美人名妓,我這船上應有盡有。」

聞言,二十多道目光變得火熱,甚至能聽到急促的呼吸聲,他們幾乎是不加掩飾。

「靠岸!」

「我們要檢查!」

「檢查過後,才可以停靠。」毛臉黑漢子發號施令,彷彿他就是縣太爺。

秦雲冷笑,揮了揮手,讓二十多人上船。

不過不是他這艘,而是就近的一艘。

毛臉黑漢子比較謹慎,用眼神示意十個手下上去檢查。

十人眼泛綠光,拔腿就沖,袖口裏藏着刀鋒,寒光凜冽。

呼呼……

風雪依舊。

毛臉黑漢子臉色嚴肅,人進去了竟然沒有半點動靜。

「噠噠噠!」

十人突然高舉雙手,一個接一個的退出來,進去的時候春風得意,貪婪無比,出來時便是顫抖恐懼。

「怎麼回事!」毛臉黑漢子暴吼。

有一尖嘴猴腮的青年,牙齒打顫:「老……老大,裏面有有有……人!」

「草,狗日的,敢耍花樣!」

「你不知道璋玉碼頭是泥兒會的地盤嘛?」漢子陰狠看向秦雲,兇悍殺機浮現。

秦雲咧嘴一笑,淡淡道:「這位大哥,你不想知道那船里是什麼人么?」

「老子不需要知道!」

「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又如何,船里是天兵天將又如何,我泥兒會不怕!」

「所有船,所有女人都是我們的!」毛臉黑漢子抽刀,煞氣十足。

秦雲敏銳的感覺到水中有異動,想必已經有泥兒會的人潛伏在那裏了。

「那男人呢?」他笑眯眯問道。

黑漢陰笑:「男人當然是排隊站好,一個一個的抹了脖子!」

「哈哈哈!」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