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秋急忙撇清關係,這種叫法,呃,雖然聽著確實蠻爽的,但見不得光啊。

要是被人知道他在家裡養了只女僕,還不得上新聞頭條?到時候新聞標題一定是這樣的。

長旗八中某學生在家豢養外國女僕……葉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無奈說道:「艾麗婭,以後你直接喊我名字就行。」

「可是,我們簽訂了主僕契約啊……」

艾麗婭委屈巴巴。

葉秋不由一愣,難道真是契約的原因?「系統,出來解釋一下唄?」

「叮!主僕契約具有使奴僕完全遵從的能力,該能力會使奴僕默認接受主人的存在,其表現形式會體現在全方面!」

這解釋!葉秋不由咽了咽口水。

意思也就是說,無論他現在對艾麗婭做什麼都行?不,不行!「葉秋,你可是受到個人專訪的五好學生,怎麼能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呢?」

葉秋搖了搖頭。

由於剛才為了躲避冥五的追擊,葉秋出了一身的汗。

於是他打算先沖個澡,然後再出去看看,有沒有新房子租。

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艾麗婭卻走了進來!

「艾麗婭,你進來做什麼!」

葉秋猛的一驚。

艾麗婭只不過她非但沒有要離開的意思,而小心翼翼挪著步子繼續向葉秋接近。

「幫助主人這是麗婭的分內之事啊。」

「不用,我不用幫忙!」

「可是……」

「沒有可是,你快點走,不然我就生氣了!」

「好吧。」

在葉秋堅決拒絕下,艾麗婭還是退了出去,當後者走出衛生間的那一刻,葉秋急忙將門反鎖,然後又趴在門背後聽了一會,直到確定艾麗婭離開后,他才鬆了口氣。

好險!不過那種又有點惋惜的感覺是什麼鬼?葉秋搖了搖頭,將自己置於花灑底下,冰涼的自來水嘩嘩落下……作為十六歲熱血方剛的青年,男女之間的那些鶯鶯燕燕,他就算沒吃過豬肉,也早就見過豬跑。

艾麗婭這麼一位大美女放在他面前。

可若真那麼做了,不說系統允不允許吧,葉秋心底那關肯定過不去。

開玩笑!勞資可是五好學生!可不能被社會這些污穢給玷污嘍!系統自稱為功德系統,那作為系統的寄主,他也一定要做個好人!將這些都理順,葉秋趕緊擦乾身子,換上乾淨的衣服。

話說,這五月的天,還真吃不消直接用冷水洗澡。

租新房的時候一定要有熱水器!最好再能有台空調……剛從衛生間走出來,艾麗婭急忙拿來了吹風機,葉秋不好拒絕,只能仍由對方幫著自己吹乾頭髮。

「艾麗婭,這個名字有點繁瑣。

要不這樣吧,以後我喊你十九怎樣?」

十九是艾麗婭的代號,只不過去掉了冥這個開頭。

若說沒有簽訂主僕契約前的艾麗婭,可以為美食放棄一切,那麼簽訂了契約之後的艾麗婭,心中便只剩下主人葉秋一人。

這也便是主僕契約的恐怖之處,它能完完全全的將一個人改造成僕人的角色!……「十九,問你點事,之前你說要動我朋友和家人,是你自己的主張,還是你們組織內這樣安排的?」

葉秋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將這個問題先弄明白比較好。

艾麗婭聞言,臉色驟變,急忙下跪。

「對不起主人,那時十九還不懂事,說出這般以下犯上的話,還請主人責罰。」 第二天,莫曉輝聯繫筱筱:「筱筱,關於那份合約,你有什麼看法?不如我們找個時間好好談談?」

「不用了,我們公司不會和你們公司合作,曉輝,你好自為之!」電話那頭的筱筱語氣很絕,說完就掛了電話。

莫曉輝再打,對方就是不接。

不一會兒,莫曉輝老闆的電話就來了:「莫曉輝,你乾的好事,你不用來上班了!」

莫曉輝正一頭霧水:「喂,朱總……」

可惜人家已經掛了電話。

「老公,怎麼啦?」楚洛見莫曉輝愣著一動不動,奇怪的問道。

「怎麼會這樣?」莫曉輝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種欲辯卻沒法辯的境地。

紫琪離開的時候就是這樣,他無處去知道她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錯在了什麼地方?

而此刻,筱筱的突然翻臉,與紫琪事件又有什麼區別?

至於朱總哪裏,還用說嗎?生意搞砸了,老闆自然很生氣。被炒魷魚,也能理解。

莫曉輝在工作上還從來沒有遭受過如此慘敗,被自己的同學,曾經戀人的閨蜜,秒的幾乎爆頭。

如此風格,跟紫琪的做派,又有什麼區別?

莫曉輝不是沒有和女對手打過交道,相反,他還希望和女對手打交道。

男對手的兇狠簡單粗暴,開外掛帶閃爆,女對手的狠招溫柔一刀,雖然痛,但慢慢來。

只要能慢下來,跟上節奏,還是有可能的。

這就是女對手的軟肋。

可惜紫琪和筱筱,怎麼也簡單粗暴,根本不給人任何機會?

難道牽扯到感情,事情就會變的複雜起來?

突然失去工作的莫曉輝感到了壓力。雖然現在的他要找份工作很容易,但要像現在這樣既輕鬆薪水還不錯的工作,一時半會,恐怕不容易找。

莫曉輝感覺失去工作就等於是坐以待斃,楚洛和貝貝,他可是要養。

養活一個大人容易,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卻是不那麼容易。

得儘快找一份工作,自己的存款不多,還欠人家筱筱小四萬,雖然現在翻臉了,但賬還是要還的。

「沒事,楚洛,我待會兒發幾個文件。」莫曉輝說的輕鬆,他不想要楚洛擔心。

楚洛怎麼會不擔心,剛才他嘴裏念念有詞的,很奇怪的樣子:「老公,我還沒吃早飯呢?」

這失神落魄的樣子,難道跟筱筱有關?

她剛才聽到了莫曉輝給筱筱打電話。

「哦,這就給你準備,我都做好了。」莫曉輝一時回過神來,強打起精神。

很快,豐盛的早餐就給楚洛擺在了面前。

「老公,你摔碗了?」楚洛剛才聽見廚房有摔壞碗的聲音。

「沒有啊,你聽錯了。」莫曉輝狡辯道。但說出口就後悔了,畢竟碎碗還沒有處理掉,鐵證如山。

承認摔壞了碗也沒什麼啊!可此刻的莫曉輝腦子很容易短路。他的倔強,跟無以釋懷不無關係。

紫琪的離開,他無以控訴,筱筱的翻臉,他無以挽回。

他好想找個人說說心裏話,但眼前的楚洛,他卻無從開口,也不可能在楚洛面前釋懷。

因為他覺得,不該讓楚洛和自己一起承擔這種與她無關的情愫。

他希望和楚洛分享的,是愉快的心情,豐盛的美食。

楚洛早已感覺到了他的奇怪,也不道破:「也許是我聽錯了,老公,這麼豐盛?」

。 第2697章

如若剛才宗政御沒有帶走慕安安,告訴她,今天這一切全都是威廉王爵策劃好的。

現在慕安安在這裡聽著卓然夫人這些肯定的言語,會覺得都是對的。

威廉王爵的確對卓然夫人痴愛成魔。

即便現在天天酗酒度日,可是酒醉之後所有的思念和柔情,都在喊著『卓然』這個名字。

卓然夫人終究是他的所有溫柔。

可,愛可以是救贖也可以是罪惡。

一個人愛到極致會瘋魔。

慕安安動了動唇,最終選擇問了個問題,「所以接下來,你打算怎麼掙脫,還有你剛才的刀……怎麼到你手上的?」

卓然夫人臉上表情僵了下。

慕安安當時是在跟克里斯王爵說話,加上當時老國王這邊圍很多人,慕安安也不知道具體到底怎麼操作的。

以宗政御的話來說,當時是威廉王爵動的手。

但慕安安真的不知道,是威廉王爵對卓然夫人愛太深還是什麼,導致於這麼一場陷害下,卓然夫人還能相信威廉王爵不會害她。

「安安。」

在慕安安沉思時,卓然夫人突然以很認真的口吻說著,盯著慕安安。

慕安安下意識站端正了站姿。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不是說過,我們很投緣?」卓然夫人詢問。

而在這一刻,慕安安突然意識到,從第一次見面卓然夫人到現在,似乎已經隔了很久的時間。

久遠的,卓然夫人說起第一次見面的事,慕安安都要沉默好久,才從記憶里找到遊樂場相遇的那一幕。

「那是你故意……來找我的吧?」慕安安說。

卓然夫人倒是不否認,「我們的相遇的確從一開始我就是安排好的,包括後面幾次偶遇,以及贈送的晴天娃娃。」

「只是為了從我這邊接近宗政御,或者得到宗政御的信息?」

「不是。」

「不是?」

「我只是看看你。」

卓然夫人這一句話下來,慕安安倒是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然,就在慕安安沉默下,卓然夫人嗤笑了起來,「我就是想看看,把堂堂宗政家族七爺,未來繼承人迷的神魂顛倒的人,究竟是個什麼樣子。」

慕安安沒回應。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