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長風冷冷的道:“妖言惑衆,不過魔霸天,既然你沒死,那我就再送你一程。”

魔霸天隨手揮舞了兩下手中的魔器,周圍的空氣竟被撕裂開了一道口子,魔霸天冷冷的笑道:“你以爲現在你還能奈何的了我?”

蕭長風看看魔霸天,突然臉色一變,因爲本被他封印住的混沌魔界有開始漸漸逼近,這次速度更快,瞬間就到了魔霸天的身後,蕭長風在第一時間裏就是想到被困住的聶平,他不知道聶平在這混沌之中是否還能活着,他自己的身體尚能抵擋,但聶平可能就不一樣了。

魔霸天像是看出了蕭長風的心思,他笑道:“有我在這裏,你還想到哪裏去?” 問題兒童歡樂多

就在一瞬間,蕭長風發現自己的周圍也已經混沌化,不過令蕭長風感到奇怪的是,自己的行動竟然絲毫不受這片混沌空間的影響,別人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蕭長風自己卻是萬分清楚,因爲自己的身體本就是混沌之體。

看着行動自如的自己,蕭長風突然想起了魅姬和小狐狸來,因爲這世上知道他是混沌之體的的確沒有幾人,魅姬和小狐狸卻是其中之一,那是發生在妖界的一戰。 那是發生在妖界的一戰,那時魑郎帶領魔界精英圍攻妖界,妖界不敵,最後被困於妖界的“妖王壇”上,爲了拯救妖界,蕭長風不得不和魑郎定了三戰之約,只是在最後一戰中,魑郎居然逼蕭長風對上了魅姬,爲了不被魑郎看出端倪來,蕭長風和魅姬不得不全力以赴,到最後一擊,二人都使出真本事,在當時那種情況之下,稍有不慎,兩人當中定會有一人形神俱滅,甚至兩人都形神俱滅也皆有可能,在最後的一擊當中,蕭長風居然展現出了混沌之體,將魅姬包裹在自己的身體之中才免於一難,只是對於自己的混沌之體除了當時的魅姬外,蕭長風后來也告訴了小狐狸,除此以外,這世上真正知道蕭長風是混沌之體的恐怕也就只有元始天尊等人了,現在在這片混沌之中,蕭長風的身形絲毫不受影響,雖然蕭長風也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不過此時的他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那麼多了,因爲魔霸天仗着自己手中魔器的鋒利,向他猛刺過來。

蕭長風身形一閃,毫不退縮,手中符咒不斷,一張張印向魔霸天,那些符咒在蕭長風的五行元素的相助之下,威力更是大盛,一會兒火符,一會兒冰符的,讓這片混沌都爲之晃動,面對蕭長風的不斷出手,魔霸天毫不在意,他手中的利器輕輕一晃就將蕭長風的攻勢都化解掉,只是蕭長風在此機會之下已經到了鬿雀的身邊,在這片完全混沌化的空間之中,他要想辦法先將聶平救出來,現在的聶平還困在鬿雀的結界之中,若不是聶平提前施展出“守護者結界”的話,恐怕早就形神俱滅了。

蕭長風見聶平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從鬿雀的結界中掙脫出來,也不由的暗暗狐疑,本以爲以聶平的修爲只需片刻功夫就可以越出鬿雀的結界,卻沒想到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還是沒有任何音訊,蕭長風可不敢再等下去,他大喝道:“太極圖現。” 特種兵之戰狼

在那生死之氣的強烈撞擊之下,鬿雀佈下的結界竟然開始劇烈晃動,只消片刻功夫,蕭長風就可以將那結界徹底瓦解掉,只是時間不允許,雖然丘真心沒有動手,不過那魔霸天卻逼了過來,他手中的長槍居然破碎了混沌,只見一道藍色的光華直接撞碎周圍的混沌,打開了一條通道,直逼蕭長風的後心,他在動手之時還大喝道:“小子,你的對手是我。”

感覺到身後的異動,蕭長風不由的輕嘆一口氣,看來自己想要先救下聶平的計劃是落空了,不過在自己剛剛那一下強烈的轟擊之下,鬿雀佈下的結界已經被破壞掉了不少,至少從目前情況來看,聶平暫時不會有危險,就在魔霸天手中的長槍逼近蕭長風之時,蕭長風迅速轉身,將手中的太極圖迎向魔霸天刺來的長槍。

魔霸天長槍的趨勢不停,直接刺在了蕭長風手中的太極圖上,在這猛然撞擊之下,這片空間竟成了一片風暴去,這是混沌風暴,若是被其捲進去,可真就形神俱滅了,丘真心看着那強大的風暴,急忙往後退了退,現在的他用“五行神符”緊緊的護着自己,在這片混沌之中他已經無法出手,不過他的行動卻不受什麼影響。

見那混沌風暴在自己周圍不斷旋轉,魔霸天一聲大喝,長槍劃過一道詭異的痕跡,居然將那混沌風暴全部擊散,蕭長風微微一愣,想不到這第一魔器還真的不同凡響,竟然可以瞬間擊碎這混沌風暴,化作自己,就算是能擊碎,恐怕也要費上一些力氣。

在魔霸天擊碎那混沌風暴之時,蕭長風手中的太極圖再次印向魔霸天,在這混沌之境中,太極圖的威力絲毫未弱,魔霸天這次竟被擊出去好遠,蕭長風一擊得手之後,將手中的太極圖再次印向鬿雀佈下的結界之上。

他要抓緊一切時間救出聶平,聶平竟然到現在都沒有衝出鬿雀的結界,那就說明現在他的狀況不太樂觀,蕭長風可不想聶平有什麼三長兩短,曾經兄弟四人一起出生入死,現在就剩下聶平和他了,無論如何他也不會讓聶平有事,蕭長風手中的太極圖再次擊中鬿雀的結界,這次那結界竟開始崩塌,看樣子已經快要崩塌,蕭長風大喜,手訣不斷,一道道印訣不斷打入那太極圖中去,使得太極圖上發出的生死氣息更加龐大。

丘真心眼睜睜的看着蕭長風在破壞鬿雀的結界卻絲毫幫不上什麼忙,現在的他也只能自保而已,想要出手根本一點可能都沒有,他是沒有動,魔霸天卻動了,他擎着手中的長槍直取蕭長風,那氣勢一點都不像受傷的樣子,蕭長風也感覺到了魔霸天的出手,只是此時他救聶平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哪裏能收手,蕭長風咬咬牙,竟然把不管身後的魔霸天,一心只想破除鬿雀的結界。

魔霸天手中長槍再次破碎混沌,逼近蕭長風,蕭長風右手結印不停,左手居然祭出“布雨行雲旗”,他單手結印,速度絲毫不慢,瞬間就在自己的周圍布好行雲,那一團團雲彩緊緊的護在自己的周圍,他知道這樣根本就阻擋不了魔霸天手中長槍的兇悍,不過能阻一時是一時,他右手繼續掌控太極圖轟向鬿雀的結界,在他不斷的轟擊之下,終於有了效果,鬿雀佈下的結界基本上被破壞了個七七八八,聶平趁此機會也終於露出了上半身,他出來就看到魔霸天手持一柄長槍在轟擊蕭長風周圍的雲彩,聶平當即大聲道:“蕭大哥小心。”

蕭長風也知道魔霸天在他身後轟擊他佈下的雲彩,雖然那道雲彩還沒有被魔霸天破壞掉,不過那強大的撞擊已經讓自己內府受到很大的創傷,不過聶平已經快要救出,他怎能半途而廢?在他不斷努力之下,鬿雀的結界終於被他所破,聶平也終於出了那結界,鬿雀卻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他本就和結界一體,現在結界已破,他當然無法再活下去,其實鬿雀也很悲,若是在其餘地方,即使自己不敵對手,也快要逃走,只是在這混沌境之中,自己是絲毫動彈不得,在周圍完全混沌化之後,鬿雀才發現這混沌境的厲害之處,只是那時他已經無法動彈,更不敢收回結界,那樣不用蕭長風出手,他恐怕也早就毀在了這混沌境之中。

聶平剛脫困,魔霸天的長槍已經刺中了蕭長風,雖然蕭長風是混沌之體,不過在這長槍的破壞之下,還是讓他受了很重的傷,魔霸天一擊之後,“哈哈”大笑道:“想不到這柄魔器的威力如此巨大,竟然連混沌之體都可以破壞掉,真是厲害。”

蕭長風的心微微一沉,想不到魔霸天居然連自己的混沌之體都知道,看樣子一定是盤生大帝告知他的,而且他手中的那支魔器的的確確可以破壞掉自己身軀,現在自己已經身受重傷,而那魔霸天就像是打不死的怪物一樣,在自己連連得手之後,竟然還完好如昔,果真不愧爲強悍的魔頭。

魔霸天在大笑聲中再次刺向蕭長風,那長槍劃破混沌,帶着無盡的殺意直奔蕭長風而去,此時的蕭長風已經無力還手,就算可以出手,對於魔霸天那強悍的身體來說,根本就什麼都不算,此時的他竟然無視魔霸天已經逼近的長槍,而是大聲道:“聶平快走。”在此時此刻,他竟還要聶平離開此地,不過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顯,若是自己成了魔霸天槍下的亡魂,那聶平定是逃不了一劫,現在只能逃一個是一個了,聶平望着蕭長風焦急的臉色,咬咬牙,做出了他一生中的最後一個決定。

望着已經無法動彈的蕭長風,聶平將自己身上的“守護者結界”快速的加持那怪界之上,他身形急轉,大喝道:“死亡結界。”這是個令所有對手都魂飛魄散的結界,曾經的這招打敗過魑郎,毀掉過魔尊的半個身軀,現在聶平就用這招來救蕭長風。

在聶平那黑色的結界布好之後,頓時就讓魔霸天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他不可思議的望着那黑色的結界,眼中滿是慎重之色,只是讓魔霸天意外的是,聶平並沒有對他出手,而是手訣不斷,一道道符咒打在那“守護者結界”之上,聶平隨即喝道:“走。”只見一道灰色光華穿過混沌,往那怪界而去,在這個時候,聶平終於將怪界送了出去,在將怪界送走之後,聶平毅然轉身迎向魔霸天,此時的他就像是個來自地獄的死亡使者一般,讓魔霸天的臉色徹底大變。

蕭長風望着佈下“死亡結界”的聶平,喃喃的道:“你瘋了,你在幹什麼?”

聶平的聲音從那結界之中傳來:“蕭大哥不要傷心,今日之事恐怕在冥冥之中註定好了,我要做的只是順其軌跡罷了,只是可惜的是,不能和蕭大哥並肩屠魔了,不過也沒有關係,蕭大哥屠魔之日,可千萬不要忘記替兄弟出一份力。”他在說話間,那“死亡結界”已經罩向魔霸天,魔霸天急急揮舞着手中的那支長槍,想要將聶平阻擋在身外,只是一切都是徒勞,那快速旋轉着的“死亡結界”根本就是在吞噬一切,魔霸天在急速揮舞之下還是被那“死亡結界”無情的吞噬了進去,丘真心在一邊看得是膽顫心驚,不過聶平的聲音好像來自地獄,聶平冷冷的道:“你也進來吧。”

丘真心連驚呼都沒有喊出就被聶平的“死亡結界”捲了進去,望着快速旋轉的“死亡結界”,蕭長風忙道:“聶平兄弟,聶平兄弟。”

聶平淡淡的道:“蕭大哥不用悲傷,這一切都是魔劫而至,我等應劫而生,自然應劫而亡,只是以後蕩及魔劫的擔子就要落到蕭大哥一個人的身上了,我已經收有一徒,他名逆步天,若是以後怪界有難,希望可以看在兄弟的薄面上,扶持一二。”

這也許就是聶平的最後遺言,蕭長風心如刀割,他大聲道:“你徒就是我徒,他日怪界有事,我即使遠在萬里之外,也會在第一時間裏趕到,絕不會讓怪界又任何損失。”

聶平的聲音從那結界中傳來:“多謝蕭大哥了,兄弟走了,蕭大哥珍重。”他說完這話後就帶着那不斷飛速旋轉的“死亡結界”往那混沌深處而去,看來他要和魔霸天以及丘真心死在那混沌深處,蕭長風想要去追趕,他真的無法接受聶平死在他眼前的事實。

聶平的聲音再次傳來:“蕭大哥快離開這裏,將身上的上快點醫好,離那七月十五以及很近了,切不可因小失大。”

蕭長風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聶平的話如同轟雷在他耳邊響起,他望了聶平遠去的方向一會兒,毅然轉身離開,不過他依然是三步一回頭,心裏更是痛如刀絞,裏那七月十五之期還有十來天的時間,他要抓緊時間醫好內傷,正面面對盤生大帝。

蕭長風終於出了已經混沌化的魔界,一個閃身就到了妖界,所有的人都在,窮奇、黑袍老怪、老柳樹、妖界的所有高手,魅姬抱着蕭如昔站在最後,眼中已經噙滿了淚水,蕭長風悲敢萬分,想不到自己居然還能活着走出魔界,若不是聶平在最後關頭施展“死亡結界”的話,自己恐怕已經死在了魔霸天的槍下。

魅姬抱着蕭如昔一個閃身就到了蕭長風的身邊,她哽咽道:“長風,你終於回來了。”說話間眼淚已經開始滑落,若是在以前。蕭長風還真不敢相信魅姬會如此擔心自己,或許是已經身爲人母,她想到和以前已經不一樣,蕭長風只是將魅姬和蕭如昔輕輕擁在懷中,感受那家的溫暖,此時幸虧聶平,自己僅有的一個兄弟竟然就這樣離去。

想到聶平,他突然想到聶平臨終遺言,忙道:“誰是逆步天?”

惡魔總裁的業餘嬌妻 ,蕭長風慢慢走上前去,黯然道:“逆步天?”

那年輕人沒有擡頭,也沒有說話,依然孤寂的坐在那裏默不作聲,蕭長風嘆了一口氣,坐在他的身邊,黯然道:“對不起,若不是因爲我,你師傅因爲不會……”他頓了半晌,又道:“你師父將怪界交到你的手上,就是希望你和怪界好好的活下去,我們以後還有很多路要走,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了你師傅的一番希望。”

逆步天依然沒有說話,他只是擡起頭看着魔界方向,依然一言不發,雖然他沒有說話,不過蕭長風還是看出了他眼中那絲期盼,蕭長風一聲暗歎,原來他坐在這裏是在等着聶平歸來,只是施展了“死亡結界”的最後結果就是死亡,這就如同那雙刃劍一樣,傷人必傷己,他在這裏等待恐怕也不是辦法,蕭長風剛想安慰她幾句,突然聽到魔界深處傳來了一聲悶沉的巨響,逆步天在第一時間就站了起來,他望向魔界方向,眼中的期盼更勝。

蕭長風也聽到了,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他們都站在“妖魔沼澤”的邊上望向魔界的方向,希望可以有奇蹟發生,就在衆人萬分期盼之時,從那混沌之中竟衝出兩個人來,一個右手握住一支長槍,另一個已經失去了雙腿,不過他的雙手緊緊的抓住前面那人的衣襟,看到這二人時,蕭長風的一刻心徹底沉了下去。

出來的兩個人竟是魔霸天和丘真心,不過看他二人的樣子次偶是也是狼狽不堪,蕭長風一個閃身就到了魔霸天和丘真心的身前,冷冷的道:“你們怎麼會沒事?聶平呢?”

魔霸天喘息着道:“那小子真的瘋了,見困不住我們,居然將那結界給引爆了,幸好我們命大,才撿回了一條性命。”

他們竟然可以衝出“死亡結界”,蕭長風有點不敢相信,就是自己進入聶平的“死亡結界”之中也是必死無疑,想不到魔霸天和丘真心竟然可以安然無恙的衝出來,當他看到魔霸天手中的藍色長槍時衣襟明白,一定是這柄魔器讓他們逃出了生天,就在這時,窮奇逢人都圍了過來。

逆步天冷冷的道:“我師傅呢?”

魔霸天看看逆步天,道:“哦,你就是那個瘋子的徒弟啊,他已經不在了。”

逆步天大怒,上前一步就要對魔霸天出手,蕭長風一伸手就攔下了逆步天,他深深清楚魔霸天手中那柄魔器的厲害,萬一逆步天有什麼閃失的話,他真的會覺得很對不起聶平,不過他還是道:“你退後,我來。”

逆步天還想說什麼,蕭長風已經淡淡的道:“千萬不要辜負了你師傅的重託。逆步天果真停下了腳步,他冷冷的看着魔霸天和丘真心,眼中滿是殺氣。

蕭長風在止住逆步天之後,上前一步就帶出手,不止是他,窮奇等人也都蓄勢待發,準備拿下魔霸天和丘真心。

就在這劍拔弩張時候,一道藍色的光華從那鬼界直撲而至,蕭長風大驚,想不到盤生大帝又出手了,在這種情況之下,能就走魔霸天和丘真心也就只有盤生大帝,能跨界出手更是隻有他,在那道藍色光華的籠罩之下,魔霸天和丘真心頓時失去了蹤跡,窮奇等人無不大駭,居然能跨界出手,看來自己等人的修爲和那盤生大帝還是差上甚遠。

逆步天望向鬼界的方向,道:“剛剛就是盤生大帝?”

蕭長風點點頭,沒有說話。

逆步天道:“好,七月十五之期,我一定帶領怪界前去鬼界。”說完他整個人就失去了蹤跡,望着已經離開的逆步天,蕭長風長長了嘆了一口氣,看來這次魔劫來勢很猛,自己等人能不能躲過此次大難還是個未知數。 在盤生大帝出手救走丘真心和魔霸天之後,逆步天也帶着那怪界消失,窮奇則帶着妖界羣妖前往“妖王壇”,現在魔劫之期已經將近,窮奇需要的就是佈下一道道措施,以保證妖界的傷亡達到最小,這是他身爲一界之主必須要做到的,蕭長風沒有去,他和魅姬以及女兒蕭如昔就待在老柳樹之下,享受着最後的溫馨,黑袍老怪已經動手去了人界,他要在人界和鬼界的交界處等着鬼門關開。

十來天的時間過得很快,終於到了七月十五,蕭長風告別魅姬和老柳樹,依然隻身前往人界,在那裏人界的高手早就雲集,人界的領袖天靈子帶着所有的人界高手早早的守在那道穿越門前,苗栓兄妹、黑袍老怪等人一個都不少,仙界天庭由託塔李天王率領的十萬天兵天將也已經到來,神界沒有什麼動靜,不過這樣的大事他們絕不會不來,或許他們還在籌備些什麼,佛界沒有在人界出現,不過聽說這次佛界五大佛主會帶着佛界精英齊赴鬼界,他們是直接從佛界去鬼界,妖界也是一樣,他們也是從妖界直接到鬼界。

衆人都在苦苦等着,蕭長風的到來讓所有人都高興不已,苗栓看着蕭長風笑道:“蕭兄弟,聽說你日前受了傷,不知現在好了沒有?”苗鈴兒站在其兄邊上,也是滿臉關心之色,骷髏在後面看着蕭長風齜牙咧嘴的笑着。

蕭長風淡淡的道:“多謝苗兄弟關心,已經沒事了。”

苗栓笑道:“那就好,只是鬼門關什麼時候纔開?”

蕭長風道:“應該是在晚上吧,只是盤生大帝一定有所準備,不知道我這次有多大的勝算?”


苗栓臉色一正,道:“這世道終究是邪不勝正,就算他盤生大帝魔功蓋世又如何,只要我們衆志成城,必定可以將其覆滅,我只是擔心的是,這次魔劫之後,我們這裏還能剩下多少人,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天地劫難,要不然世上將會有多少冤魂存在。”

黑袍老怪道:“因果循環,六道輪迴,這些在冥冥之中早就註定好了,我們也只是在應劫而已。”

託塔李天王走過來道:“這是太初大劫,能在此劫難中存活下來的,將來定是天地間的強者。”

蕭長風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終於要和盤生大帝對決了,只是現在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去對付盤生大帝,難道就憑自己掌握那五行元素?蕭長風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盤生大帝的強大自己是再清楚不過了,那小小的五行之術根本就不在他的眼裏,想要打敗盤生大帝,恐怕還得另覓玄機。

在衆人的苦苦守候之後,天終於黑了下來,只是鬼界大門依然沒有打開,衆人都滿臉不敢相信之色,蕭長風也是萬分不解,不是說到了這天鬼門關一定會開的嗎?難道說盤生大帝運用大法力將衆鬼的怨氣都化解掉了,那億萬鬼魂的怨氣也不是說想化解就可以化解的,任憑他盤生大帝修爲蓋世也決計做不到,羣鬼的怨念是何其的可怕,盤生大帝想攔也決計攔不住,只是爲什麼鬼門關到現在還沒有打開?

蕭長風不解,在場沒有一個人可以理解的,這七月十五之期難道就這樣無效了?人界高手更是急躁不安,他們對盤生大帝可是有着深深的恨意,先是在魔尊的事上讓人界的高手損失大半,剩下的卻全都被丘真心玩弄於股掌之間,對於這些熱血漢子來說,這根本就是奇恥大辱,他們現在一心只想殺向鬼界,用他們的鮮血來證明他們心中的憤怒,只是鬼門關遲遲不開,讓他們頓感氣憤。

在場已經有不少人看向蕭長風,他們都知道蕭長風修爲高深,希望蕭長風可以想到進入鬼界的辦法,只是他們都不知道,盤生大帝佈下的禁制可以說是牢不可破,他曾經試着想要打開,到最後還是無功而返,現在他也只能無奈的笑笑。

苗栓疑惑的道:“蕭兄弟,你說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盤生大帝可以化解掉羣鬼的怨念,讓鬼門關不再打開?”

蕭長風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現在我只是感到奇怪的是,盤生大帝封印住鬼界和外界的一切通道到底在幹什麼,如果說他沒有什麼陰謀詭計的話,我還真的不相信,只是那鬼界之中難道還有什麼事物是盤生大帝看上的?”

蕭長風的話音剛落,就聽到一個聲音從上空傳來:“不錯,盤生大帝在鬼界的確有大動作。”

衆人擡頭一看,只見一個鬚眉皆白的老者騎着一頭青牛正從天際而來,這位老人誰不認識,天庭衆人和人界高手都一起道:“拜見天尊。”此人正是三十三天之上的太上老君,天庭衆人自然都認識他,人界衆人雖然沒有見過太上老君本人,卻在廟宇之中天天見到,此時見到太上老君本人,他們全部施禮。

太上老君對於這些虛禮毫不在意,他淡淡的道:“不用多禮。”說話間他已經到了骷髏面前,笑道:“師弟,我們又見面了。”對於太上老君的話仙界衆人還都好,人界衆人皆都大驚失色,這骷髏居然是太上老君的師弟,這樣的話除了太上老君親口說出來,他們是怎麼都不敢相信。

骷髏絲毫不在意周圍那些詫異的眼神,他齜牙咧嘴的道:“師兄,你這次來由什麼事要告知我們?”

太上老君環視了四周一下,淡淡的道:“盤生大帝之所以要關閉鬼界和外界之間的聯繫,是因爲他不想有人破壞他的行動,他現在正在鬼界之中煉化那‘陰陽輪迴生死盤’,萬一讓他煉化的話,他就可以將九界掌控於股掌之間。”

太上老君的話音一落,衆人皆都深吸了一口涼氣,煉化“陰陽輪迴生死盤”那要多大的修爲,而且這“陰陽輪迴生死盤”還是六道輪迴的根本,萬一真讓盤生大帝成功的話,那九界可就真的危險了。

蕭長風道:“他要煉化‘陰陽輪迴生死盤’?萬一讓他成功的話,九界豈不是完了,只是我聽說‘陰陽輪迴生死盤’是天地的產物,盤古大神開天闢地後那盤就已經出現在鬼界之中,一直掌控這六道輪迴,不過這‘陰陽輪迴生死盤’一直在鬼界,難以撼動其分毫,難道盤生大帝真的可以將其煉化?”

太上老君點點頭:“據我和師兄的推算,盤生大帝已經將‘陰陽輪迴生死盤’煉化掉了一部分,若是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他煉化。”

蕭長風道:“只是現在鬼門關不開,我們也無法進去,天尊,您可知道這鬼門關爲何到現在還不開?”

太上老君道:“鬼門關不會開了,在這個時候,盤生大帝是絕對不會讓你們進去的。”

蕭長風疑惑的道:“不是說就算盤生大帝也無法壓制住羣鬼的怨氣嗎?爲何現在回……”

太上老君嘆口氣道:“盤生大帝也是一位人才,他知道自己壓制不住羣鬼的怨氣,他就將羣鬼的怨氣通過那‘陰陽輪迴生死盤’轉化到了九界之中,就算你們再等下去也沒有用的,羣鬼的怨氣已經被他釋放完了。”

蕭長風大急,他身後的衆人更是着急不已,蕭長風道:“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看着盤生大帝爲所欲爲吧?”

太上老君掐指算了算,道:“應該還有一人有辦法讓我們進去,只是……”太上老君的話很明瞭,出手之人可能活不成,衆人也都在納悶着,到底是誰有此神通可以將衆人送進鬼界,不過那好像是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就在太上老君的沉吟間,只見一位老者腳步蹣跚的走了出來,這人蕭長風自然認識,他是聶平在人界的師傅,也是“破山門”的門主司馬隱跡,只是短短時日不見,蕭長風發現者司馬隱跡好像衰老了很多。

蕭長風看的鼻子一酸,他想上前和司馬隱跡打個招呼,卻被黑袍老怪伸手攔了下來,他聲音低低的道:“他變成這樣也就是這幾天的事,當聽說聶平身隕之後,他在一夜之間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或許現在他只想早點聶平而已。”

蕭長風已經不忍看下去,這位和藹可親的老人現在經已經心死,就算不讓他出手,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司馬隱跡走到那穿越門前,淡淡的道:“我司馬隱跡一生碌碌無爲,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唯一讓我感到自豪的就是我有一個好徒弟,他是我一生最大的成就,只是他已經喪命於此次的魔劫當中,我本想留着這條老命卻和盤生大帝拼命,只是時間已經不允許了,我希望各位進入鬼界一定要顛覆盤生大帝,千萬不可再讓他害人了。”司馬隱跡的話很低沉,卻激發了所有人的潛質,衆人都沒有說話,所有人都尊敬的望着司馬隱跡。

蕭長風心裏難受的不得了,在他的眼中,司馬隱跡也是他的師傅,因爲司馬隱跡每次看到他們幾人都是笑呵呵的,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樣,看着腳步蹣跚的司馬隱跡,蕭長風再也忍不住,他對着司馬隱跡“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周圍那些晚輩也都對着司馬隱跡跪了下去,和司馬隱跡同輩的,都對着司馬隱跡施以最高禮儀。

司馬隱跡已經轉過身去,他的雙手緩緩結印,一道道手訣在緩緩的完成,在他的手訣完成之後,在那穿越之門的邊上居然再次出現了一個通道,只是那通道好像很不穩定一樣,閃爍不停,蕭長風真的擔心這位老人能不能支撐下去,司馬隱跡回頭看了衆人一眼,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光華覆在了那結界之上,那個通道在瞬間變得很大。

太上老君立刻道:“快進去一些人,打破裏面的禁制,這些門戶就開了。”


太上老君的話音剛落,所有人都往裏面鑽去,在他們可都懷着一顆悲憤之心殺向鬼界,蕭長風望了那通道一眼,整個人就出現在鬼界之中,在他身前不遠處已經亂成了一團,剛進去羣雄已經和裏面的人交上了手,那些都是魔兵,蕭長風好久沒來鬼界,真沒想到這裏會出現如此多的魔兵,難道鬼界五大鬼城都已經淪陷了?他在思考中已經逼近那道穿越之門,打算用自己的神通將這穿越之門打開。

蕭長風在向那穿越之門移動之時,就聽到苗栓道:“蕭兄弟,我去打開佛界和鬼界之間的通道,引佛界高手前來相助。”

蕭長風急忙道:“那你小心。”

苗栓點點頭,祭出一整張咒,大喝道:“逆召引術。”他整個人在瞬間就失去身影,他將那“召引符”用在了自己的身上,瞬間就到了鬼界和佛界的交界之處,黑袍老怪則道:“我去引妖界羣妖進來。”

蕭長風只來得及說句小心,黑袍老怪腳踏着黃鳥已經下去了好遠,苗鈴兒沒有離開,她帶着自己的戰寵骷髏呆在蕭長風的身邊,在這個生死存亡之際,她只想和蕭長風呆在一起,對於她來說,現在多看蕭長風一眼都是奢侈。

蕭長風也知道苗鈴兒就在他的身邊,只是司馬隱跡喲沒能給生命打開的通道正在慢慢的變小,恐怕過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消失,到那時還沒有打開通道的話,進來的這些人必定一個都沒有活着出去。

蕭長風一個箭步就到了穿越門前,他剛要出手施展手訣破壞掉這裏的封印時,突聞一個熟悉的聲音道:“小子,想不到你居然還可以進來。”

蕭長風聞言,頓時大怒道:“魔霸天,你居然還敢在我面前出現。”他轉身之下發現魔霸天赫然就在他身前不遠之處,讓他感到奇怪的是,此時的魔霸天失去的一臂竟然還沒有長出來,不過蕭長風對於魔霸天的仇恨是太深太深了,他一見到魔霸天就不由的怒火上升。 按道理說魔霸天已經死過一次,蕭長風對他的仇恨應該沒有這麼深纔對,只是小狐狸對於蕭長風來說實在太重要了,在蕭長風眼裏,即使魔霸天失去十次也難以消除他心中的怒火,本以爲暫時一段時間不會看到魔霸天,卻不想到魔霸天竟然再一次出現在他的眼前,蕭長風望着魔霸天冷冷的道:“魔霸天,你竟然還敢在我面前出現。”

魔霸天很是不解,爲何蕭長風每次看到他都是如此咬牙切齒的,即使他和天妖逼死了小狐狸,但是天妖已經爲小狐狸償命,而自己也在蕭長風的手上死過一次,雖然當時自己依仗着盤生大帝的第一魔器復活,不過這些加起來應該早就可以消除蕭長風心中的仇恨纔對,爲何蕭長風還是如此,魔霸天指着蕭長風道:“小子,先不要動手,你我只不過是各爲其主罷了,爲何你每次見到我都有如此大的仇恨?”

蕭長風冷冷的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

魔霸天急道:“你不要這麼說,只不過現在是元始天尊當道罷了,魔道在你們這些人眼裏才成了邪魔外道,若是哪天魔道當立的話,還不知道誰是邪魔外道呢?”

蕭長風面無表情的道:“妖言惑衆。”

魔霸天當即道:“我不是妖,我是魔,哈哈。”

蕭長風隨意上前一步,居然帶動起無盡殺意,他望着魔霸天道:“既然你今天來到這裏,那就把命留下,也好祭我兄弟聶平和絮葉的在天之靈。”

魔霸天道:“原來是聶平和那小狐狸的事才讓你對我有如此恨意,只是天妖已經死於你手,我也在你手上殞命過一次,更何況我被那聶平的結界搞得失去一臂,到現在都無法重生過來,難道非要本尊形神俱滅你才甘心不成?”

蕭長風冷冷的道:“那是你咎由自取。”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