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勇就這樣,一邊開車,一邊欣賞著林婷的美貌。很快車就開到了林婷的家的別墅。

待蘇勇剛停下了車。他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蘇勇知道是葉雪的電話,他覺得還是跟葉雪去約會比較重要。

「林婷,你回去吧。我出去一下,有點事。」蘇勇沒有下車道。

「你怎麼總有事啊?」林婷不爽的問。

「有事不是正常嗎?」蘇勇問。

林婷只好悻悻的下了車。她沒有辦法要求蘇勇。雖然蘇勇是她的保鏢,但是,蘇勇不是她的男朋友。要是把保鏢當成男朋友一樣的要求,那就太過分了。所以,也不能那麼要求。

待林婷下了車。蘇勇才掏出了手機。查看剛才來的電話。果然是葉雪的電話。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楚傾回神,黑眸專註的凝視著年玉。

信她嗎?

稍微冷靜下來的他,眸子微微收緊。

撇開她的大膽,他對她是有一種莫名的信任,想到那日她在百獸園裡,替自己包紮傷口的利落。

她會醫術,雖然他不知道她的醫術達到了怎樣的水平,可他不得不承認,年玉剛才說的話沒錯。

現在年玉已經接觸了感染源,為了大局考慮,他也只能讓她待在這裡。

「你要做什麼?」楚傾開口,袖口之下,一雙手不知何時已經握緊了拳頭,似在隱忍著什麼。

年玉知道楚傾打消了和她糾纏的念頭,年玉轉身,看向營帳那邊一直望著他們的兵士,「他們不聽我的,想來這個時候,只有樞密使大人你的命令,他們才會遵從,可否請樞密使大人下令,讓人停止灑消毒水。」

「為何?」楚傾瞥了一眼提著木桶,仍然在洒水的人,歷來瘟疫,都是這樣消毒,停了消毒水,只怕會讓瘟疫蔓延得更快,可年玉既然如此提起,必然有她的理由。

楚傾轉眼,目光落在年玉身上,隨即,便聽得年玉的聲音再次響起,「樞密使大人,這場瘟疫,和尋常瘟疫不同,看似瘟疫,實際卻是中毒。」

「中毒?」楚傾蹙眉。

「對。」年玉轉身,一字一句堅定的道,「一種似瘟疫的毒,卻比瘟疫還要恐怖百倍,按照這個速度下去,不出後天一早,整個神策營都會全軍覆沒在這瘟疫中。」

年玉的話,讓楚傾心中咯噔一下,全軍覆沒,不出後天一早?

這速度,確實比瘟疫蔓延的速度還要快。

看向隔離區的門口,越來越多的感染了的兵士被抬了進來。

「既然是毒,那就該是人為。」楚傾低低開口,語氣透了一股危險。

人為?確實是人為!

年玉想到什麼,眸中的顏色暗了些,她能這麼快的人出這種比似瘟疫蔓延的毒,是因為,前世她便遇到過。

那場戰爭中,敵軍也是用了這樣的方法,同樣的毒,企圖讓她的隊伍全軍覆沒。

而現在……

那下毒之人,是想毀了整個神策營!

楚傾凝視著年玉,看不出她在想些什麼,「你有辦法了?」

「有,自然是有。」年玉想也沒想的道,前世,是她和師兄研究了整整一夜,才想出來的法子,這一世,她只需要照著配方,拿過來用,可是,那材料……

年玉皺眉,「先停了灑消毒水,這些消毒水只會更加助長那毒素的蔓延,新的消毒水,我會重新配置,只是,那解藥卻有些麻煩。」

年玉望了一眼營帳之後的山,頓了頓繼續道,「其中幾味葯,想來隨處的山裡就有,可其中一味血蘭,卻是珍稀難得,只怕……」

腦中浮現出那一朵艷紅如血的花朵,那日,她記得師兄的手裡,采了一株,可……

「姑娘口中的血蘭,可是這個?」

男人的聲音傳來,不只是年玉,連同著楚傾一起,齊齊看向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只瞧見一個素衣男子,同樣用一方白巾掩著口鼻,但那聲音,年玉卻記得再清楚不過。

「師兄……」年玉口中喃喃,那低低的聲音,對面的青衫男人聽不見,但身旁的楚傾,卻依稀聽見了。

師兄?她喚他師兄?

銀色面具下,楚傾俊朗的眉峰微微攏起,看向朝著他們二人走來的青衫男人,雖然他白巾遮面,他還是認出了他。

那日在順天府的街道上,那個讓年玉看得專註的男人!

「在下蕭然,拜見樞密使大人。」蕭然朝楚傾一拜。

那銀色面具,已經代表了眼前男人的身份,而他……



「看來今日我這神策營,那些守衛都沒有盡責啊。」楚傾面具下的臉,一片陰沉,放進了年玉不說,還有這個自稱蕭然的男人!

年玉臉上一抹尷尬,倒是蕭然訕訕的一笑,「樞密使大人莫怪,在下是跟著太醫混進來的,今日神策營內,瘟疫蔓延,將士們人人自危,所以,疏於嚴防,倒情有可原,不過,在下可不是來添麻煩的,在下正好和這位姑娘一樣,會些醫術,希望能夠助樞密使大人一臂之力。」

這位姑娘?

楚傾詫異蕭然對年玉的稱呼,她喚他師兄,他卻喚她姑娘,那模樣,似真的不曾和年玉認識一般。

想到那日在順天府,這男人從他和年玉身旁擦身而過,卻也同樣似不認識年玉的模樣。

楚傾看了年玉一眼,只見她的眼神里,已經消減了剛才的熱切,彷彿剛才那眼裡閃爍的光亮,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你要什麼?」楚傾目光轉向蕭然,繼續說得更加明白了些,「神策營如今是疫區,蕭公子如此豁出性命,為了什麼?」

蕭然神色一怔,年玉也皺了眉,看向蕭然,那澄澈的眸中,一抹笑意蕩漾開來,「立功,若能救得整個神策營,算是立了大功吧!」

立功嗎?

楚傾不信他的話。

年玉自然也知道,蕭然之所以來,並非是因為想立功。

甚至,她早應該料到,自己這個醫痴師兄,在聽說神策營「瘟疫」之時,會奮不顧身的趕來,不為別的,只為他身體里流著的一腔熱血。

年玉想著前世在軍中,這個看似文弱的男人的英勇,嘴角淺揚起一抹笑意,連眼神也變得柔和。

她沒想到,他們這一世竟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互相認識」。

年玉細微的反應,楚傾看在眼裡,心中竟有一抹異樣一閃而過,快得讓人來不及抓住。

「玉兒,你說呢?」楚傾開口,不知為何,胸口莫名的悶,連語氣也透了一股酸意。

年玉回神,對上楚傾的眼,明了他的意思,立即道,「樞密使大人,蕭公子和年玉一樣都是已經接觸了感染者,在瘟疫控制之前,都不適合離開,蕭公子手中的血蘭,正是那味稀有藥材,不如讓他和年玉一起,共同配藥。」

年玉平緩的語調,不疾不徐,前世,是她和師兄聯手找到了配方,沒想到,這一世,竟在這神策營里,居然再有機會共同應對這場瘟疫。

楚傾凝視著年玉,沉默不語,深沉的雙眸,莫名一股威壓,流轉在空氣中。 蘇勇不知道葉雪找他幹什麼啊?難道就是為了打架嗎?於是,蘇勇就撥打了葉雪的電話。

「蘇勇,你才放學嗎?」葉雪急切的問。

「是啊。」蘇勇問:「什麼事啊?怎麼這麼著急啊?」

「你到新瑪特來吧。你來了就知道了。」葉雪道。

「這麼長的時間。你還在新瑪特呢?」蘇勇問。

「我沒有在新瑪特,我在想新瑪特附近呢。」葉雪道。

「那好吧。」蘇勇道:「我這就過去。」

「好啊,我等你啊。」葉雪掛了電話。

蘇勇就開著車向新瑪特方向駛去。

忽然,蘇勇的手機響了起來。蘇勇看到居然是美女主播的電話。難道美女主播來朝陽了嗎?蘇勇趕緊的接了電話。

「蘇勇,你在忙啥呢?」美女主播問。

「沒事。」蘇勇道。

「你怎麼總也不給我打電話呀?」美女主播問:「你是不是把我給忘了?」

「沒有,怎麼能忘了呢?」蘇勇問:「這麼漂亮的美女,誰能忘了啊?」

「那你怎麼總也不給我打電話呀?」美女主播問。

「怕你不方便。」蘇勇一邊開車,一邊道。其實,他想早點的結束通話,因為他正在開車呢。可是。美女主播沒有結束通話的意思,他怎麼好意思結束通話啊?

「我有什麼不方便啊?是你不想給我打電話。」美女主播道。

「你在哪呢?」蘇勇問。

「在家呢。」美女主播道。

「那天去你家看看你。」蘇勇問:「怎麼樣?你歡迎嗎?」

「當然歡迎啊?」美女主播問:「你什麼時候來?」

「等我有車的。」蘇勇道:「等我有車。我就開車過去,開車就不遠了。」

「是啊。你什麼時候買車啊?」美女主播問:「別讓我等到猴年馬月去啊。」

「不會的,」蘇勇將車開到了新瑪特。就停了下道:「怎麼會呢。我去之前給你打電話。好了,現在我還有點事。晚上再跟你聯繫。」

「好吧。」美女主播掛了電話。

蘇勇看了看手機,忽然發現,手機上有好幾個未接的電話。蘇勇仔細的查看,發現都是葉雪給他打電話。就是蘇勇通話期間,葉雪打的。

蘇勇向車窗望張望了起來。他想找到葉雪。這裡的人很多,要想找到一個人,還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啊。

於是,蘇勇拿起了手機,就撥打了葉雪的電話。

「蘇勇,你在哪呢?」葉雪問。

「我就在新瑪特呢。」蘇勇道。

「你到新瑪特附近來。這兒有個飯店。名字叫紅山酒店。」葉雪道。

「紅山酒吧在哪啊?」蘇勇問。

「你在這附近找。就能找到。」葉雪道。其實。葉雪不但約蘇勇過來,她還約了那個小混混過來。好讓蘇勇揍他一頓,那天在公交車上,葉雪就見識了蘇勇的功夫。要是揍那個小混混還不是小菜一碟嗎?

小混混昨天又遇上葉雪。要求跟葉雪交朋友,葉雪就答應了他,說是明天晚上。在紅山酒店見面。所以,這一天,葉雪都很緊張。她希望蘇勇在她的身邊,只有蘇勇來了,她才有安全感。

蘇勇將車停在了停車位上。就從這兒尋找了起來。這些樓下飯店不少,蘇勇估計著就這兒。

蘇勇忽然看到了。前面醒目的紅山酒店四個大字,難道就是這兒嗎?於是,蘇勇就向紅山酒店走去。

在蘇勇沒有到之前,那個小混混已經到了,他看到葉雪,眼睛就放起了賊光沒直接的坐在了葉雪的身邊問:「你終於開竅了?」

「你坐那邊去。」葉雪道。

「坐你身邊顯得親近。」小混混道。

「誰跟你親近啊。」葉雪想,蘇勇怎麼還不來啊。這個賴蛤蟆,不咬人膈應人,要是蘇勇不來,就把她給坑了。

「咱倆早晚的事。」小混混道:「服務員上酒啊。」

「哎。」服務員快速的跑了過來問:「先生,要什麼酒/」

「把你酒店裡最貴的酒上來。」小混混道:「今天我買單。」

「先生真爽快。」服務員道。

葉雪有些緊張了起來。要是小混混要這麼好的酒。一會兒蘇勇跟小混混打了起來。這酒錢誰掏啊?葉雪是個外地人。在朝陽打工,工資也不高。要是這頓飯讓她買單。可夠她嗆啊。

服務員不管那些。一起拿來了兩瓶火狐狸酒。沖著小混混嫣然一笑道:「先生,這是火狐狸酒。是酒店最好的酒。」

「行,就來這酒。」小混混道。

「這酒多少錢一瓶啊?」葉雪問。

「你管它幹嘛。一個是我買單。」小混混道:「服務員,好下去吧。」

「好的,先生。」服務員嫣然一笑就下去了。

葉雪心裡沒有底了起來,萬一這個小混混不買單怎麼辦?混混們什麼事都做出來了。

這時候。蘇勇走了進來。葉雪一見蘇勇,慌忙站了起來。走了過去道:「蘇勇,你來了?快過來。」

小混混看到蘇勇就是一愣。琢磨著葉雪怎麼又約來了一個人啊?這不是成心的玩他嗎?於是,不爽了起來。

蘇勇跟著葉雪走了過來,當蘇勇看到小混混的時候,就明白了。原來葉雪是讓他來打架的啊。

「你丫的誰啊?」小混混不爽的問。

「我是她老公。」蘇勇坐在了小混混對面問:「怎麼了?你有什麼意見嗎?」

「葉雪,你怎麼解釋?」小混混問。

葉雪坐在蘇勇身邊道:「什麼怎麼解釋?我今天就是讓你看看我老公,要不你對我糾纏不清。其實,我跟你沒有一毛錢關係。」

「你丫的。你們是不是不想活了?」小混混叫囂了起來問,由於小混混的聲音很大,他們又是坐在散台上,小混混的喊聲驚動了在坐的人們。人們都向他們這兒張望了起來。

「不是,我倆搞對象跟你有什麼關係啊?」葉雪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