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小說:「你不僅要救出我姐姐,還要答應我,不管怎麼樣,都必須留我姐姐一命,不準殺她。」

「行。」

就算蘇小小不說,葉秋也不打算殺蘇落櫻。

九千歲在視頻中說了,蘇落櫻的體質很特殊,對葉秋有用,葉秋也想看看,蘇落櫻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

蘇小小不信任葉秋,道:「口說無憑,我要你發誓,如果你違背誓言,那你全家都不得好死。」

葉秋照做,然後說道:「現在你可以把巫神教的事情告訴我了吧?」

蘇小小問:「你想知道什麼?」

葉秋說:「關於巫神教的一切,我都想知道,不過我時間有限,你挑重點說。」

「那就先說巫神吧!」

蘇小小道:「在我的印象中,巫神很神秘,一直待在閉關的地方,從來沒有出來過。」

「我只是小時候見過他一次。」

「巫神年紀很大,修為很高,教中沒有人敢違背巫神的命令,包括我的姐姐和養父。」

蘇小小說:「聽我養父講,巫神練功出了問題,至於具體出了什麼問題,我不清楚。」

「關於巫神,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

葉秋問道:「除了巫神之外,巫神教現在還有高手嗎?」

「有。」蘇小小說:「巫神有七位弟子,修為很高。」

「有多高?」

蘇小小搖頭:「他們的修為具體多高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們中修為最弱的都比魏長老的身手強。」

葉秋問:「你剛才說的魏長老,就是死在羊城的巫神教大長老魏樂然?」

「嗯。」蘇小小說:「我有一次見到魏長老和巫神的七弟子交手,只是一招,就把魏長老打得吐血。」

葉秋眼神一凜。

魏樂然的身手他見過,那絕對是龍榜級別的高手,沒想到,居然連巫神最弱的弟子一招都擋不住。

這隻能說明,巫神的七位弟子很恐怖,實力不弱於龍榜前幾。

甚至,有可能還修鍊出了真氣。

「除了他們,巫神教現在還有別的高手嗎?」

蘇小小搖搖頭,「其他修為厲害的都被你們殺掉了,剩下的人,修為不怎麼樣。」

「蘇落櫻呢?」

「我姐姐不會武功。」

葉秋有點意外,巫神教的教主不會武功?

「她擅長蠱術?」葉秋又問。

蘇小小還是搖頭:「我姐姐也不會蠱術。」

葉秋根本不信,冷聲道:「蘇小小,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一個不會武功,又不會蠱術的女子,能成為你們巫神教的教主?」

蘇小小認真地說道:「葉秋我沒有騙你,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姐姐跟你一樣,她擅長醫術。」

醫術?

葉秋更驚訝了。

「我養父的功夫很厲害,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肯把功夫傳授給我們,我這點功夫,都是偷學來的。」

「我姐姐從小身體不好,常年都要吃藥,正所謂久病成醫,漸漸地,她開始喜歡上了醫術。於是,跟著教中的醫生學習醫術。」

「她的醫術越來越厲害,後來成為了我們巫神教的第一神醫。」

「不,是苗疆第一神醫。」

蘇小小說:「姐姐之所以能成為教主,是巫神指定的,那些長老們不敢不服。」

「但是,姐姐成為教主之後,幾乎沒有管過教中的事情,教中的大小事務,以前都是由魏長老一手負責,直接向巫神彙報。」

「姐姐每天做的事情,都是為巫神教的弟子和苗疆的老百姓治病。」

「葉秋,你之所以能夠成為醫聖,那是因為我姐姐沒有去跟你比試,她若去了,誰是醫聖還說不定呢。」

蘇小小的語氣很是不服,顯然,在她心目中,認為蘇落櫻應該才是醫聖。

葉秋沒空計較這些,說道:「聽你的講述,蘇落櫻還是一個大好人?」

「姐姐本來就是好人,苗疆的老百姓在私底下都叫姐姐活菩薩。」蘇小小對葉秋道:「說了你可能不信,姐姐長這麼大,連一隻雞都沒殺過。」

「我不信。」葉秋說:「你潛伏在我的身邊,伺機殺我,是蘇落櫻的命令吧?」

「不是。是巫神的命令。」蘇小小道:「我聽說江州分堂被滅,董晨被殺,所以想去江州看看,便悄悄地溜出了苗疆。」

「這件事情,被巫神發現了。」

「巫神便命令我,去江州找機會殺你,還讓姐姐監督我。」

「還有……」

「好了,不要說了。」

葉秋不想再浪費時間。

他算是看出來了,蘇小小雖然知道一些事情,但都沒有什麼價值,很明顯,巫神並不信任她。

還有那個蘇落櫻,也只是名義上教主,說得好聽點,她是教主,說得不好聽,她就是一個吉祥物。

是巫神教的一個擺設!

葉秋警告道:「蘇小小,既然你已經答應跟我合作,那我希望接下來,你最好給我老實點。」

「這裡距離巫神教總部不遠了,我不想節外生枝。」

「你如果聽話,那我的承諾永遠有效,如果你敢跟我耍什麼心眼,那對不起,我會殺了蘇落櫻。」

蘇小小保證道:「你放心,我都聽你的。」

「最好是這樣。」

葉秋說完,走到唐飛等人面前,說道:「情況有變,這次我們恐怕要面臨絕世大敵。」

唐飛忙問:「什麼絕世大敵?」

葉秋說:「巫神教的創始人巫神有可能恢復了修為,九千歲有可能就死在巫神的手裡。」

唐飛和麒麟臉色一變。

顯然,他們都知道巫神的存在。

「巫神當年是神榜第二的高手,如果他的修為恢復了,那我們怎麼擋得住他?」唐飛沉聲說道:「葉秋,接下來怎麼辦?」

「我們是回去,還是繼續向前?」

「繼續向前的話,我們有可能都會死在苗疆。」

然而,回答唐飛的只有一句話。

「不破巫神終不還!」

。 「還沒好嗎?」

有人朝著正在想辦法破解魔法護罩的冒險者喊了一聲,立馬得到了回應。

「好了!」

聲音剛落,平地上籠罩著邪教徒們的護罩晃了晃,然後炸成了碎片。

「只是最為普通的立場護罩而已,還擋……」破解了護罩的冒險者洋洋得意的說著,但沒人搭理他。

此時的冒險者們都紛紛沖了出去,沖向了平地中的那些戰爭邪教徒,還有剛從馬車裡走出來的黑袍,披著紅袍的黑袍。

「呵呵,好大的陣仗。」

黑袍陰笑一聲,然後一扯身上的紅色長袍。

撕拉!

紅色長袍破碎,繁雜的傳送魔法陣浮現在空中。

咻!

緊接著一道銀光閃過,黑袍消失不見了。

「他不是紅袍!」

冒險者中不乏眼尖之人,看清楚了黑袍乾瘦的真面目,這與傳言中的紅袍不一樣。

但現在才發現就有點晚了,追殺紅袍的冒險者們已經和戰爭邪教徒打起來了。

還有那些牛頭人,也不再清理平地,迎上了衝來的冒險者們。

噗!

這些牛頭人很兇悍,用的是同歸於盡的打法,根本不做防禦,只會進攻。

衝來的冒險者們都是經驗豐富之輩,近乎是瞬間,牛頭人就死傷慘重,鮮血流了一地,滲進了地上的紅色石頭之中。

嗡……嗡……

紅色的石頭一塊塊的激活,散發出一種微不可查的能量波動,使得平地上的生物都陷入了狂亂狀態,心中對於戰鬥的渴望達到了極致。

於是,冒險者們被拖住了。

……

「我們也……情況不對!」

帕爾一隊人位於最後面,當他想要帶人上的時候卻突然停住了腳步,因為他看到了那股微不可查的能量波動,紅色的,給人一種狂亂的感覺。

「這是什麼?」

帕爾將目光投向了平地上的石頭,這種石頭給他的感覺很熟悉。

「就和瘟疫神石一樣。」

心中剛剛出現這個想法,帕爾就見到露西妮所在的教會人員出場了。

在場的教會人員有三四百名之多,醫師和騎士差不多各佔一半,其中百多名青銅級或青銅級之上的強者。

「耀光:清醒之息!」

露西妮的小姑海倫娜是個醫師,也就是教會的施法者,她掏出一根鑲嵌著碩大白金色晶石的手杖一舉。

呼……

微風將海倫娜的白金色長發吹起,一縷縷白色的氣息沖入場中,讓人精神一振的氣息使得那些冒險者們清醒過來。

「撤!」

戰意不再,冒險者們意識到這是一個陰謀,所以開始了有序撤離。

「現在才走,不覺得晚了嗎?」

身高體壯的沖牛薩滿從車廂內走出,踩著紅色長袍的碎片,雙臂一張大吼道:「你們就和我一起見證吾神的蘇醒吧!相必吾神會很滿意你們這些祭品的。」

嗡……

一道更加厚實立場結界出現,籠罩了平地上的所有人。

砰砰砰……

「不行!短時間內根本打不破!」

「你們看腳下!」

「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離開這裡!必須離開這裡!」

「……」

冒險者們驚呼聲此起彼伏,他們腳下的地面上出現了不詳的紅光,他們可以感覺到,有一股宏大慘烈的意念在侵蝕自己的思維,如果不儘快離開這裡,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沖牛薩滿布置的立場護罩太堅固了,短時間內在場無人可以打破。

「你們後退,我們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