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淺沫等人跟著郭守一路走,周圍越來越安靜,應該是到了城主府的後堂了。

「幾位,這已經是城主府的禁地了,勞煩幾位再次等候。」

郭守說完這話就進入後堂,大概過了一刻鐘才出來。

「二小姐,這玉盒裡裝的就是清明丹的丹方了。」

蘇雲瑤接過玉盒后,把裡面的藥方遞給蘇淺沫。

放在鼻端嗅了嗅,蘇淺沫臉色凝然。

丹方都是特殊的材質,上面會有葯香,不過她只不是個煉藥大師而已,無法分辨出這丹方的真假和品階。

就在這時候,蘇淺沫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感覺,緊接著就聽到凌熠辰不羈卻充滿寒意的聲音。

「郭守,連本王的女人也敢騙,你膽子倒是不小啊。」

凌熠辰倏然出現,一把就摟住了蘇淺沫,狠狠的捏住她的肩膀。

蘇淺沫只覺得肩膀上的力道極大,忍不住蹙了蹙眉心,「你怎麼來了?」

「本王若是和你一起下山,也不會有人膽敢傷你!」

凌熠辰寒聲說道,俊美無儔的臉上早已沒有往日的邪魅不羈。

感覺到她出事,他就匆忙趕回來,卻沒想到她竟然傷的這麼重!

該死!他就只是離開她這麼一會兒功夫,她竟然就被人算計!

如果早知道會有這樣的事,他一定不會離開她身邊。

聽到他的話,蘇淺沫莫名的鼻子酸了一下。

她能聽出凌熠辰是在自責,怪他沒保護好她,可這關他什麼事,她又何須他來保護?

然而明知道是這樣,她卻依舊覺得胸腔有種陌生的情緒在劇烈的翻滾著。

之前還能對於喪失雙眼這事強自鎮定,可此刻各種負面情緒都瘋狂叫囂起來!

把身體的重量交給他,蘇淺沫半靠在他懷裡,淡淡的問:「你說這丹方是假的?」

看來郭守真是把她當成瞎子了,竟然敢用一個假丹方來糊弄她。只是,他做夢也想不到會被凌熠辰識破吧?

凌熠辰還沒說話,倒是郭守先怒了。

「這……這怎麼可能?」郭守怒氣沖沖的大吼,「辰王殿下不要血口噴人,這是我郭家的傳世之寶無疑。」

凌熠辰眸光陰鶩的看著郭靖守,手臂一揮,天空瞬間烏雲密布,隨後就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一道閃電瞬間從天而降!

就這麼一招,凌熠辰幾乎把整個城主府炸毀大半!

他這個舉動幾乎鎮驚了在場的所有人,很快郭家就起了騷亂,一群家丁、傭兵蜂擁而至,會客廳的賓客更是聞訊趕來!

看到這一幕,郭家的人頓時義憤填膺,「是誰膽子……」

轟隆!

凌熠辰霸氣的揮動紫扇,一股極其強烈的靈壓轟然而將,那些人瞬間慘叫昏厥,甚至連那些碎裂的石頭也一併拔地而起,可見那力量是怎樣的強悍! 「你倒是給本王說說看,有或者沒有,說錯了,本王立刻要你的命!」凌熠辰聲如寒冰,渾身散發著一股強烈的殺氣。

他內心有一團火在劇烈的燃燒著,他恨不能立刻就滅了這城主府,立刻讓郭守和那該死的郭沁都生不如死!

可他不能這麼做,因為他的小女人不會答應,他只能盡全力壓制自己的怒火!

「這、這……」郭守瞬間慌亂起來,「這」了半天才,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這什麼?嗯?」凌熠辰陰惻惻一笑,修長的手指微微一彈,瞬間用雷電捆綁了郭守。

「今日,本王就讓郭城主感受一下本王的雷咒術!」

說完,凌熠辰黑眸一凜,輕輕的打個響指,一道雷電「咔嚓」一聲就劈在了郭守身上。

「啊……」郭守慘叫一聲,瞬間吐出一大口血,身上散發出一股焦味。

「滋味如何?」如果不是為了他的小女人,他就不至於如此收斂力道。

郭守豈會不知道凌熠辰的手段,他氣若遊絲的點頭,「我……我交!」

「本王可沒耐性。」說罷,凌熠辰力道一收,郭守瞬間倒在地上。

可這時候他沒時間歇氣,幾乎是連滾帶爬的爬進後堂。

這一切,蘇淺沫看不見,卻能真真實實的感受到。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凌熠辰如此動怒,絲毫不掩飾憤怒,而這一切,竟然是為了她。

同時,她腦海中也劃過一絲疑惑,凌熠辰怎會知道郭守的丹方是假的?

也許是知道她的疑惑,凌熠辰忽然貼在她耳邊說:「郭守蠢就蠢在把其中一味藥材換成了迷魂草。」

聞言,蘇淺沫也輕嘲的笑了,的確是夠蠢的。

迷魂草是製作迷魂丹的材料,不可能用來煉製清明丹,而且九階丹方上的藥材都極其名貴,怎麼可能出現隨處可見的迷魂草?

這一次,郭守很快就又再出來,顫顫巍巍的把丹方交到凌熠辰手裡,「殿、殿下……」

凌熠辰仔細看了看,又把藥方遞給蘇淺沫,「這次是真的。」

對這城主府,蘇淺沫不想多待,所以拒絕了郭守的假意挽留,幾人準備回到雲來。

可就在這時候,郭家卻忽然起了騷亂。

「放開我!你們這群狗奴才,本小姐要見辰王,都給我滾開!」

一聽這郭沁的聲音,蘇淺沫渾身頓時綻出殺氣,但感覺肩上的大手微微用力,她瞬間冷靜下來。

這仇,會報,但不是現在!

蘇雲瑤在她耳邊小聲說:「郭沁皮外傷已經好了,但內傷應該沒恢復。她急著來,就是找這色王爺的,我們走。」

蘇淺沫知道蘇雲瑤一直不喜歡凌熠辰,無奈的笑了笑,任由她扶著自己往外面走。

這期間,凌熠辰一直跟在她身邊,至於郭沁,被郭靖守好一頓呵斥,父女兩人大吵一頓。

「沁兒,胡鬧!還不趕快下去!」

「爹,辰王明明就在這,你為什麼不提親?女兒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就算你每天安排招親大會,女兒也不從。」

「住口!你還嫌自己不夠丟人嗎? 嫁入豪門:少爺寵妻無節制! 給我滾回去閉門思過!你別以為一次次搞砸相親大會,就能躲得過去!」 「爹,我已經是辰王的人,你不要再逼我,不然我就死給你看。」

「好、好,很好!你去死,要不是你,郭家的傳家之寶也不會落到她蘇淺沫的手。」

再後來,他們爭吵什麼,蘇淺沫就沒再聽到了,因為他們已經出了城主府。

郭守故意說出那句話,恐怕是想增加她的敵人,畢竟九階丹方世間難尋,再加上她現在雙目失明,必然少不了有人惦記。

只是郭守也太小瞧她了,一旦她進入流雲血月環,別人根本休想找到她,更別說搶她的丹方了。

幾人回到雲來就各自散了,就連凌熠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沒了蹤影,默契到好像是商量好的一樣。

不過他把慕影留在了雲來門外,看樣子是為了應付那些因為藥方而尋上門的人。

「小沫,喝口熱茶。」

蘇雲瑤說著,拿著蘇淺沫的雙手輕輕的貼到茶杯上。

蘇淺沫苦笑一聲,「姐,你這樣處處小心不累嗎?我能照顧自己。」

「你不用說了!」

蘇雲瑤坐下喝了一口茶,堅決的說:「我已經決定了,要麼你和我回蘇家,要麼我也去三級院,總之在你的眼睛恢復之前,你的身邊不能沒人照顧,而且別人我也不放心。」

一聽這話,蘇淺沫當時就皺起眉頭,「我不會回蘇家,你也不能扔下蘇家。至於我,我自己能照顧自己,而且還有凌熠辰在。」

說完,蘇淺沫自己都一愣,她什麼時候對凌熠辰有這麼強的依賴性了?

「就那痞子王爺?」蘇雲瑤嗤笑一聲,「你洗澡換衣服,也找他?我可不確定,他是不是會趁機把你剝光,吃干抹凈!」

蘇淺沫臉一熱,不自覺想起凌熠辰那邪氣的樣子,他如果不趁機對她上下其手,他就不是凌熠辰。

「還有靈兒那丫頭!總之姐你就好好壯大蘇家,也許哪天,你會成為我堅實的後盾,我的依靠!」

蘇淺沫語氣堅定的說。

和青玄三大家族以及魂家的仇已經結下了,就算他們現在還沒找上她,但早晚有一天會聯合起來對付她,而且她有預感,那一天不會太遠了。

到那時候,她除了熾火,一定會依靠蘇家的。

蘇雲瑤知道她的固執,也就沒再多說,點了一些雲來酒樓里最精緻的美食,滿滿的擺了一整桌。

青衣古鎮歷史悠久,除了年代久遠之外,美食更是出了名的,尤其是冰飲。

「小沫,先吃這個冰飲,一會兒化了就不好吃了。」

蘇淺沫嘗了一口,訝異的發現,這口感和現代的冰激凌極為相似。

玖羽那傢伙最喜歡冰的東西,整天抱著冰鎮靈果,一邊啃,一邊哆哆嗦嗦,他會喜歡這個的。

「玖羽,嘗嘗看,這在封瀾大陸可是難得一見的。」

蘇淺沫把冰飲放入流雲血月環,玖羽喵了一眼,舔舔嘴唇說道:「冰、冰激凌而已啊,這玩意可是元朝就有的,我身為器靈,又不是沒吃過?」

殿下都這個樣子了,他現在哪還有心情吃冰激凌啊?

而且,他哪有臉吃?二小黑它們都在在邊上看著,他要是這麼沒節操,會被他們笑話沒心沒肺的。 蘇淺沫搖搖頭,知道玖羽還在自責,涼涼的說道:「給你去去火而已,不吃就讓二小黑吃。」

「吃!」

玖羽驚叫一聲,邊吃邊呵呵笑道:「殿下,這真和現代的冰激凌一樣耶。」

「嗯。」

「殿下,姐真厲害啊,聽說雲來是出名的房間難訂,每年中秋的時候,都人滿為患,一般人根本訂不到。

就是雲來的老闆可不咋地,見了姐就一副兇相,就像姐欠了他錢似得。」

玖羽這次沒用靈音,所以他的話,整個雅間里都能聽到。

蘇淺沫笑了笑,哪是姐有本事,肯定是她又惡霸了。

姐在無垠鬼域霸王慣了,在蕭滄浪那裡十多年都白吃白喝,到這雲來也一樣。

果然,蘇雲瑤一聽玖羽的話,撇撇嘴說道:「這老闆不識趣,老娘說了要兩間上房和雅間,他竟然跟我說沒有了。那我能慣著他?抓去茅房暴揍一頓就好了。」

玖羽驚掉了下巴,乾笑著。

不愧是親姐妹啊,和他家殿下一樣,都是惡霸!

「對了小沫,那個丹方……」

蘇雲瑤抿了一口冰飲,沉吟說道:「讓洛北軒和顏明澈幫忙吧。」

雖然那色王爺沒說,可看到丹方的時候,他濃眉緊鎖,難得露出凝重的神色,可見丹方上的東西極其難尋,光是靠他們自己肯定不行。

她這人在無垠鬼域那麼多年,一向求己不求人,因為誰都靠不住,可這次不一樣,這關係到小沫的眼睛。

洛家的拍賣行有很多寶貝,楚楓那邊總去冒險,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能碰到其中一味藥材。

至於顏家,她總覺得神秘的顏家,應該會比楚家更有希望。

蘇淺沫抿了抿嘴,「這事得找凌熠辰,就連玖羽都不知道丹方上全部的藥材是什麼,這丹方是被人做過處理的。」

拿到丹方的第一時間,玖羽就已經仔細看過丹方,除了上面能看到的那些藥材之外,其中還隱藏著兩味藥材,這兩味藥材正是真假藥方的不同之處。

說到這,蘇淺沫不得不再次懷疑凌熠辰,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連玖羽無法看透的丹方,他卻都能看透?

她知道他懂煉藥術,可卻不知道他的級別,但可以肯定絕對是在煉藥大師之上,或許……和百里鶴一個等級?

「那個色王爺,平時粘你倒是粘得緊,恨不能變成狗皮膏藥貼你身上,關鍵時候倒是沒了影子。」

蘇淺沫微微一笑,「恐怕凌熠辰正在和顏明澈等人在一起,正是為了丹方的事。」

「你可別把他想成什麼正人君子,或許他是在哪裡逍遙也說不定呢?」

蘇淺沫皺了皺眉,本能想反駁蘇雲瑤的話,可剛要張口,她猛的意識到,她何必替那個痞子說話?

這時候,玖羽轉了轉烏溜溜的眼珠,咬著湯匙說道:「殿下,你想看那花王爺的話,那還不簡單?」

說著,玖羽忽然探出身子來,小手一揚,就把一組畫面映射在雅間的屏風上。

「這就時空鏡,是我的精神力凝聚而成的,殿下慢慢看,啊不,慢慢聽!」

愛上億萬總裁 蘇淺沫還是沒適應無法用雙眼看世界,但也只是皺了皺眉頭。 而此時,正如蘇淺沫所料,雲來的另外一個雅間里,九幽帝國四公子正圍坐在一起。

這四個英俊出色的男人,平時聚在一起必定針鋒相對,劍拔弩張,然而此刻卻都是臉色凝然,沉默不語。

忽然,楚楓猛的用拳頭狠狠的砸了下桌面,「靠,你倒是快說怎麼幫那女人啊,真是急死老子了!」

「是啊辰王殿下,現在雖然已經拿到了清明丹的丹方,必須趕快煉製清明丹。看到沫兒這樣,我……」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