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哥?哦,好。”

等黃春明一走,顧良玉才嘀咕道:“虎哥?怎麼沒聽說盧氏有這號人?算了,盧氏勢力龐大,我在這裏瞎猜也沒用。”

另一間辦公室中。

黃春明小心推開門,“虎哥,顧家主想見你。”


“見我?呵呵,有點意思。”

虎子冷笑:“好,我這就來。”

很快,虎子見到了顧良玉。

後者一看他來,立刻起身,姿態放得很低:“神武城顧家家主,顧良玉見過先生。”

虎子輕輕嗯了一聲:“不知顧家主,來找我什麼事?據我所知,我和顧家沒什麼交情吧。”

顧良玉小心陪笑道:“虎哥說哪裏話,我顧家當然無法和你們盧氏相提並論了。”

盧氏?

虎子看了一眼顧良玉,這老東西難道是弄錯了?

老大說顧良玉能猜出黃春明背後有人,但卻猜不出具體是誰。

看來,顧良玉是把黃春明背後的人想成是盧氏了。

“顧家主,你還算識相。的確,你們顧家,在我眼裏,毛都不是。”

虎子財大氣粗般的不屑道。

心頭暗爽,現在他扮演的是盧氏的人,顧良玉不爽就不爽,有本事找盧氏去拼命。

“瑪德,早就聽說盧氏目中無人,豪橫囂張,果然是這樣,我顧家好歹距離豪族不遠,居然還被如此輕視。”

顧良玉心頭暗罵,可是罵歸罵,他也確定了。

這人就是盧氏的人,不然口吻何至於如此囂張。

“虎哥啊,其實我此來,是想看,能否和你們盧氏有合作的機會。”

顧良玉生怕虎子不屑,趕忙道:“虎哥你放心,誠意,我顧家一定會讓你滿意。”

虎子心頭爽爆了,還有這等好事。

特麼的,必須狠狠吃顧家一把。

“合作的事也不是不行,但是誠意顧家主你是知道的,我們盧氏可不缺一般的錢財。”

言外之意是告訴顧良玉,誠意要厚重,不然滾。

顧良玉身爲一家之主,自然知道其中的意思,心疼的同時,暗暗下定決心。

能與盧氏拉上關係,出點血也是應當的。 當下,顧良玉摸出了一張黑卡。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十個億。”

即使以顧家的財產,也覺得一陣心疼。

虎子心頭一跳,這個顧良玉,還真是捨得啊。

十個億可不是小數目。

“顧家主果然豪爽,以後我盧氏,與你們顧家,就是朋友了。”

虎子笑眯眯說道,反正是空頭支票,開多少都不怕。

顧良玉興沖沖的去了。

他必須馬上把這個消息帶回家族,這是一個值得全家都去慶祝的好消息。

看着靜靜躺在桌子上的黑卡,黃春明眼熱道:“虎哥,這張黑卡可是好東西啊。裏面的十個億雖然不少,但還不是這卡最珍貴之處。”

虎子來了點興趣:“說來聽聽。”

“這卡最珍貴的在於,它是身份的象徵,持有這張卡,就相當於是顧家的座上賓,無論是出入顧家的地盤,還是在顧家的經營範圍內,都是至尊貴賓的享受。顧家在神武城經營很大,這種黑卡,一般人得不了。”

黃春明一口氣說完,眼巴巴看着那黑卡。

虎子瞥了一眼他:“想要?”

黃春明下意識點頭,隨即搖頭。

虎子冷笑:“放心,我對這種破玩意是沒興趣的。就看老大有需要沒,如果沒需要,就給你。”

黃春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虎哥他,看不上?

而背後的大佬,那就更是看不上啊。

這不是等於說,最終就是給他黃春明嗎?

林絕這邊,虎子拿着黑卡過來。

“老大,顧良玉給的,居然把我們當成盧氏了,這是他的誠意。”

說着,把黑卡遞給林絕。

林絕把玩了一下,笑了:“有意思,我拿回去補貼家用了。顧家這家主,還真是昏庸啊,把我們當成盧氏,還以爲撿到寶了。”

虎子楞了一下:“老大,你還真要啊,我以爲你不要,還打算給黃春明那小子呢。”

“給他幹嘛?我現在是上班族,也需要賺錢養家好吧?這卡正好算是我的工資。”

林絕哼了一聲

虎子無語,有氣無力道:“老大,裏面好歹是十個億,還是挺多的,你當工資花,太暴殄天物了。”

十個億?

林絕嘖嘖稱奇,顧家,還真是特麼有錢。

就在這時,柳婉音的電話打過來了。

林絕眉頭一皺,接通了電話。

“林絕,你快來,我和媽媽在顧家的商場,他們說我們偷東西,不讓我們走。”

柳婉音非常急切,語氣帶着哭音。

林絕聽完,眼神一寒:“好,我馬上過來。”

顧家商場。

柳婉音和王若芳被人給攔下了,不讓走。

“你們到底講不講道理,我都說了,我沒偷你們家的鐲子。”

王若芳氣得慌忙解釋,但這裏的人她一個也不認識,因此急的同時,也有些後怕。

商場的經理是顧家的人,聞言冷笑道:“你們傢什麼德行誰不知道?窮鬼,別以爲我不知道,就是你這個婦人偷的。”

王若芳氣得大叫,差點哭了出來。

柳婉音拉住了她,安慰道:“媽,你先消消氣,別和他說,馬上林絕就過來了。”

王若芳這才稍微感到心安,憤恨道:“顧家的人分明就是存心刁難我們,女兒啊,對於上次的事,顧家肯定一直懷恨在心,所以才逮住這次機會 ,污衊我們。都怪我,不該來這家商場的。”

柳婉音柔聲道“媽,我們問心無愧,隨他怎麼說,反正林絕來了,會解決的。”

也不知是怎麼了,遇到事,她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林絕。

好像在柳婉音心裏,不知不覺,林絕已經很厲害了。

王若芳看了一下週邊,都是顧家的員工在不懷好意的指指點點。


“婉音,今天這事顧家存心的,就算小林來了,多半也不好辦,我們請稽查司的大人出面吧,請稽查司的做主。”

王若芳也不是傻的,知道這個時候,求助稽查司的人才是最好的。

稽查司是北方的執法者,以公正嚴明著稱。

“嗯,媽你放心,稽查司的人來了也行。”

柳婉音自然不會不同意。

“呵呵,叫人嗎?稽查司的吧?”

商場經理不屑:“稽查司的也要看是誰來,不怕告訴你們,神武城稽查司的李司長與我們顧家也是交好的,來了,你們更是慘。”

王若芳不由有些猶豫,但想到稽查司的人,不可能偏袒顧家吧,因此也放下心來。

“我媽根本就沒偷你們東西,顧家是公報私仇。”

柳婉音看着商場經理,最後一次解釋道。

然而經理卻只是冷笑,哼道:“婉音小姐,你當初不識擡舉,居然敢當衆拒絕我們思成少爺,投入另外一個男人的懷抱,不得不說,你的眼光,真的不怎麼樣。”


“這是我的事,不管你們的事。”

柳婉音冷冰冰道。

她總算知道,顧家對這事,始終耿耿於懷。

經歷不屑道:“既然你這麼不識時務,又踏入我顧家的商場,還偷了東西,你覺得,你們能走嗎?”

“我沒打算走,自然有人會來給我們做主。”

柳婉音依然是不慌不忙的。

這事本來就是自己這邊佔理。

“呵呵,你想多了,你們聯繫稽查司,其實我們也聯繫了,馬上,你們就去稽查司的大牢裏呆着吧。得罪我們顧家,有你們好果子吃。”

經理咄咄逼人,一副吃定了柳婉音母女的樣子。

王若芳氣不過,憤怒道:“我們柳家到底哪裏差你們顧家了,你這人真的好無禮,真當我們沒脾氣呢?”

經理嗤笑:“這位夫人,你們柳家厲害的可不是你這一支,據我所知,你是柳文的老婆吧,我只聽說過柳家老爺子,柳家大伯的名氣, 沒聽過你們家的。”

王若芳心頭一陣悽苦。

是啊,柳家名氣不小,也不輸於顧家。

可是,她屬於柳文這支,向來被人看不起。

同屬於柳家,可分別這麼大。

“媽,爸如今已經站起來了,你不必聽他胡說八道,我們家,會變好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