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妖想要出手,梓玉立馬施壓,控住了她的玄力。

唐寧打到最後,沒了力氣,緩緩蹲在地上,捂著小臉痛苦的啜泣起來。

「我不殺你……」她啞聲開口,吸了吸鼻子后,繼續開口,「等雲天羽醒了,我會把你交給他發落,畢竟,你是他帶到天界來的……」

她說完,轉身看向安格斯他們。

他們的臉色已經變好看了許多。 「安格斯,安格斯……」唐寧湊到安格斯的耳旁,小聲的叫著他,她眼淚猶如珠落玉盤一般,簌簌的往下掉。

「對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執意要來,你們就不會受傷,我為什麼要來了解這個讓我的心情越發沉重的故事呢……你快醒來好不好,不要讓我心裡的疼痛再重一層好不好?」

她哽咽著說著。

小手放在了安格斯的手心處,她感覺到,男人的五指在緩緩併攏。

她睫毛一顫,又是一滴淚抵在地板上,她抬眸看向男人的臉。

安格斯緩緩睜開眼眸來,深邃的眼眸撞入唐寧的杏眸中,唐寧心裡一喜,立馬抱住他,「安格斯,終於醒了……」

安格斯難受的皺皺眉,然後,抬手摸摸她的後腦勺,抱著她坐起身來。

「怎麼回事?」他一出口,自己都被嚇到了,聲音嘶啞難聽到了極點。

他還記得,自己明明是和唐寧幾人一起進入的結界,被捲入白光之後,他便失去了意識,昏睡中,他只覺得渾身難受,卻醒不過來。

好不容易醒來,就看到這個丫頭抱著自己,將眼淚鼻涕都抹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他溫柔的給唐寧擦掉了淚水和鼻涕,然後,抬眸看向這殿內,見到了幾個陌生人,他愣了一秒,隨後,微微頷首,算是打招呼。

即便對方是神,他的氣場也半點沒有被鎮壓住。

唐寧再看向艾薩克幾人,大家都睜開了眼睛,艾薩克還在哼哼唧唧說,要唐寧抱,唐寧走過去,將他給扶了起來。

天後跑到凌風的跟前,抓著他的手,激動的鳳眼中滿是淚水。

「鈞澤……我們母子兩,有一萬年沒見過面了……你怎麼……怎麼頭髮都白掉了?」她心疼的摸摸他的頭髮,泣聲問道。

艾薩克湊到唐寧耳邊問,「這就是大蛇的阿媽,天上的天後?」

唐寧點點頭,「對。」

「好年輕哦……而且,他們身上穿的衣服,都好漂亮……糖糖,你能做出來嗎?」

艾薩克的關注點,永遠那麼的新奇。

唐寧伸出手指放在唇前,噓了一聲,示意艾薩克先別說這些有的沒的。

凌風愣愣的看著天後,他忽然極其痛苦的捂住了腦袋。

那些記憶,猛地湧入了腦海中。

他跌坐在地上,許久后,才抬起眼帘來,看向天後。

「母后……」他緩聲喊道。

天後萬年後,再聽著個稱呼,心裡滿是唏噓,她扶著凌風起身來,「當初你說,你一定會找到青檸,孩子,你真的辦到了……」

凌風看向唐寧,勾唇一笑,點點頭,「是的……」

唐寧回了他一個淡淡的笑容。

從天後和虎妖嘴裡得知當年的事兒,加上迷障里自己所見的一切,她非常心疼這個在自己身邊默默付出的男人。

慶幸,他這一世,擁有了自己,自己能做的,便是用一生去回報他的愛。

她忽然感受到,有一道深切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順著視線看過去,是雲天羽。

他那種眼神明確的在告訴唐寧,他也恢復了記憶。

唐寧只看了一眼,便淡淡的移開了目光。

雲天羽的眼眸里,浮起痛楚。

「哥……」梓玉走到雲天羽的跟前,「是我幫你解除了輪迴的封印,喚回了你的記憶……」

雲天羽看著明顯成熟穩重了許多的梓玉,欣慰一笑,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多謝!」

唐寧聽了梓玉的話之後,眼裡一亮。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

她也想恢復記憶,不想這麼混混沌沌的活著。

凌風皺著眉,來到她跟前,捏住她的臉蛋兒,「你確定嗎?你的記憶里……萬一全是痛楚怎麼辦?有些事兒,忘記才是最好的。」

「解除封印的話,我之前的法力是不是會恢復?」

唐寧瞪大眼,一臉期待的問。

凌風點點頭,「是……」他現在就感覺到,體內的靈力充沛。

「那就解除吧!當年的事兒,我已經知道了一個大概,我已經痛苦過一次了,有了心理準備后,第二次不會有那麼痛苦的……」

她拉著凌風的衣角,大眼眸里浮起哀求,「凌風哥哥,你就幫我吧!」

凌風無奈,只好伸手,在她眉心處輕輕一點。

唐寧感覺到,一股電流進入了腦海中,她不受控制的閉上眼睛。

「仙子……你考慮好了嗎?」

「這是桃花殿,專門為仙子您準備的,您就在此住下吧……」

……

「你就是那個傳聞中的桃花仙子嗎?我是七殿下鈞澤……」

「青檸……這是你最愛的桃花膏,我在母后那裡給你偷的……」

……

「青檸,你又在這裡等戰神嗎?洪荒爆發了戰爭,他領著天兵去鎮壓了……」

「仙子,戰神回來了……」

「青檸,他要成婚了,你不用再等了……」

……

「青檸,其實……你知不知道,我……」

……

「你該死,你該死……他只能是我的……」

……

記憶在那一聲撕心裂肺的「青檸」后,戛然而止!

唐寧感覺到,丹田處的那顆金色的圓球越來越亮,最後,將她的小身體完全籠罩起來,唐寧覺得,有一股氣在身體亂竄著,擊打著她身體的各個穴位!

「啊……」

最後,她低叫一聲,攥緊的拳頭猛然鬆開來,睜開眼,她看到,安格斯麥克還有艾薩克看著自己的眼眸中,滿是驚訝。

唐寧猜到,是自己的面容出現了變化。

她抬起手來,手指上的傷口不見了,身上的衣服也變成了以前自己常穿的粉色長衫。

她對著男人們甜甜一笑,「這麼看著我幹嘛?難道,我變醜了?」

艾薩克緩緩搖頭,「不不不……不是變醜了,是變漂亮了……糖糖,原來,你這麼好看啊……我還真是,真是……真是撿到寶貝了……」

直接的誇讚,讓唐寧紅了小臉。

她先顧及不了這些,轉身看向虎妖。

桃花眼微微一挑,跟雲天羽緩聲道:「戰神殿下,這是你帶到天界來的妖物,犯了誅殺上仙的罪,你覺得,該如何處置她比較好?」 雲天羽身體一僵,看向那虎妖。

「當年,她是用三昧真火焚燒你,今日,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用三昧真火焚燒她妖身妖魂,讓她在極致的痛苦中,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被燃盡,然後,徹底消失在這人世間!」

虎妖毫不畏懼的回看著雲天羽。

「戰神,你就是如此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嗎?」

她眼眸里,浮起嘲諷,和些許心痛。

心愛的人位置判刑,此刻,虎妖的心中,肯定難受極了。

雲天羽垂首一笑,笑得涼薄極了。

「你殺了我最在乎的人,還敢跟我談恩情?當年沒殺你,已經是仁至義盡,萬年之後,你還想要佔據她的身份……姬柔,若當年你能夠安靜如雞,好好待在我的身邊,我們幾人,便不會弄成這樣,奈何你太貪心,得到我的人的同時,你還想得到我的心……」

虎妖姬柔也笑了。

她笑得凄楚,腳下似乎無力,往後退了好幾步。

最後,她看向唐寧。

「若你身邊的幾個男人不愛你,你還願意……還願意陪在他們的身邊嗎?」

唐寧一怔,隨後搖頭,「當然不會,我不是一個強人所難的人……感情的事,講究你情我願!姬柔,你錯在太執著偏激……」

她眼帘一閃,「不過,別想用受害者的姿態來讓我原諒你,我辦不到……」

她說著,轉身去,將小手放到了安格斯的手心。

「梓玉,將她帶到墮仙台去!我親自點燃三昧真火——」

雲天羽也轉身,輕咳一聲,沙啞的聲音在殿內回蕩。

虎妖這下子,是徹底腳軟了,若不是梓玉抓的快,她肯定是會跌坐到地板上去。

天帝天後沒說話,將一切都交給了這幾個孩子自行處理。

墮仙台。

此台如其名,是懲罰犯了大錯的神仙的地方,開天闢地以來,上過墮仙台的神仙,不足五位,每一位都會承受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然後,再剔去仙骨,從墮仙台扔下凡塵。

墮仙台連接的地方,是冥界。

墮仙轉世,永遠不能為人,只能為畜生。

因姬柔是妖,只能承受一道天雷,便會灰飛煙滅。

雲天羽不想這麼便宜了這個惡毒的女人,當年,青檸被三昧真火焚燒時,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他要讓這個女人承受一遍。

並且,他親自燃燒的三妹真火,可以自如控制,延長姬柔受苦的時間。

姬柔被綁於玉柱上,唐寧看著那潔白的玉柱,記憶飄到了萬年前。

她醒過來時,身下已經燃燒著熊熊火焰,可是,身後的玉柱卻涼的精心。

現在回想起來,她的身體也會忍不住顫抖。

雲天羽指尖微晃,有火焰燃燒起來,手指指向了姬柔的腳,一瞬,姬柔的身體便燃燒起來。

一點一點,吞噬了她的腳,她的腿……

唐寧清晰看到,姬柔的額上,瞬間便溢出了冷汗,不過,她卻是在笑。

她緊盯著雲天羽那張臉,一直笑,一直笑……

雲天羽被她這樣的笑容激怒,手下注力,火焰加大——

姬柔總算是忍不住,痛呼出聲。

唐寧捏緊了小手,轉身看向安格斯和凌風,「我想去我之前住的宮殿看看,然後,我們回家吧。」

安格斯點點頭,看她臉色蒼白,心疼的摸摸她的小臉。

「走吧。」

他攬著她,離開了墮仙台。

艾薩克和麥克兩個吃瓜觀眾趕緊跟上,凌風和天帝天後說了一句,也和唐寧一起離開了。

唐寧住的桃花殿如今空蕩蕩的,若不是裡面乾乾淨淨,唐寧都會覺得,這桃花殿在自己離開后,從未有人來過。

裡面的每一磚每一瓦似乎都有故事。

可是,此刻唐寧看著,心裡沒有半點波瀾。

她只是進屋去,將床上的真絲被子收拾好,放到空間去,梳妝台也放到空間去,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小東西也準備帶到獸界去用。

「廚房應該還有很多好東西。」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