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三被巨虎撲倒在地,血斧飛出數米開外,巨虎死死按住血三,血三拚命掙扎卻無濟於事,巨虎趴在血三的身上,三尾直豎,一雙虎目已成血紅,這是催動了獸核魂靈的形態。

四目相對,血三的雙眼充滿了恐懼,對死亡的畏懼感油然而生。

「救我,誰來救我啊,大哥,二哥,啊,啊,不…不要…」

「魂靈技,蠻牛勁力,給我起!!!」

生死一線間,血三暴吼一聲,將體內魂力盡數催動使出魂靈技。

一聲牛啼過後,血三的雙臂爆發出驚人的蠻勁。

比任何時候都要恐怖的力量,粗壯的胳膊掙脫了巨虎控制,狠狠抓住巨虎前肢向上推舉。

「這血三的蠻勁真心恐怖,巨虎處於這種優勢下還無法得手,快,快走,不管是血三還是巨虎下個目標肯定是我們。」鐵宏見狀急道,忙命令阿光等人準備逃離此地。

寒霜眾人哪還願意留在這裡,就在他們準備離開之時,徐塵突然從阿光手中搶過弓和箭矢。

「我看你是扒不了它的皮做『壽衣』了。」徐塵大喝一聲,對著倒地的血三拉弓搭箭。

還不待鐵宏等人反應過來,箭已離弦,這一箭直接貫穿了血三青筋暴起的右臂。

「啊~~~」

慘叫過後,原本用盡爆發之力硬扛起三尾巨虎的血三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再也無法用勁。

『嗷』

巨虎咆哮,震耳欲聾,不帶一絲憐憫,虎爪朝著已經扭曲的面龐一揮而下。

隨著一聲破裂聲響響起,虎爪下血漿爆濺,如雨花般飛灑,血三龐大的身軀抽動兩下,不再動蕩。

『嗷~嗷~嗷』

接連數聲咆哮,三尾巨虎方才平靜,虎頭調轉,血紅虎目顏色稍淡,直勾勾的盯著寒霜村眾。 第八章血狼寨唬我

血肉模糊的屍體橫躺在巨虎身下,巨虎咆哮著,發泄著憤怒。

血三就這麼死了,寒霜村眾驚愕之餘更多的是慌張,既然血三已死,下一個目標肯定是他們了。

鐵宏、阿光還有另一個壯漢把徐塵、楊宇等人護的嚴嚴實實。

「阿光,待會你護著孩子們先走,我來殿後。」鐵宏緊握手中鐵槍,凜然道。

「老鐵,別逞能,要走也是你走,寒霜村可以沒有我阿光,卻不能沒有你。」阿光上前一步,吼道。

「你…你去就是送死!」

「死又何妨。」

「你……」

就在兩人互相煽情的時候,徐塵暗笑一聲,斬殺血三后怒氣漸消的三尾巨虎再一次被他控制。

巨虎發出一聲直捍雲霄的吼聲之後,轉身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在密林之中。

「這…….」寒霜村眾人瞬間懵逼,異口同聲道。

「看來真是上神眷顧。」鐵宏舉頭望天,滿面感激。

「謝,謝上神還不如謝我呢。」徐塵見狀擺出一副屌屌的模樣心念道。

但控獸之事,他也不可能去說,不會去說,就算說了也沒人會信。

一想到控獸,徐塵這才想起剛剛被血三惹怒的巨虎居然掙脫了他的控制,這讓他認識到修為的重要性,可前世的記憶只有馭獸訣功法,並沒提到如何修鍊提升的方法,這讓徐塵有些頭疼了。

「徐塵,看不出來你小子真是膽大包天,不問一句就射死了血三,要是那三尾巨虎來找我們麻煩,後果可是不堪設想,不過,好歹你有這份勇氣,以後做事一定要計算後果,知道么。」鐵宏突然對著徐塵說道打斷了徐塵的心思,一隻滿是繭子的大手摸了摸徐塵的腦袋,話語中責備與誇讚參雜。

徐塵聽完撓撓腦袋嘿嘿直笑,跟孩子一般樂開了花,現在的他本來就是個孩子,需要這樣的誇讚。

「這小子是真的膽肥,剛在土球中居然一個人沖了出去,不過因為他分散了盜匪們的注意,我的壓力減輕了不小,小子,可以,有種!」阿光卻是直言,讚許之意滿滿。

「是啊,徐塵真有種,看不出來,看不出。」另一個壯漢也跟風說道。

楊宇等人默默低下了頭,這個成天被他們嘲笑的廢物這一次卻是大顯威風,只感覺他們的小臉被抽打的啪啪作響。

突如其來的幾句讚許,讓徐塵有些不好意思了,十五年了,這個廢物一般的身軀第一次被人誇讚,他繼續撓頭傻笑著。

「事不宜遲,阿光你收拾好蛇屍召集還活著的人,回村。」鐵宏想起先前血三的話語,忙招呼眾人,此時的寒霜村可能正被血狼寨劫掠,雖然村主與徐老實力強勁,但凡事都有個萬一,唯恐有什麼不測。

「爹媽、妹妹!」徐塵這才反應過來,嘴角微顫,腦海中閃過一個和睦的家庭,這個一直照顧著他的家庭,是年少時唯一的精神寄託。

「千萬別出事啊,我徐塵已經不再是那個廢物了!」

……

鐵宏一行人哪敢多逗留,匆匆忙忙出了暗山,一出山便看到守在入口處的寒霜村人竟然安然無恙的等著他們,並沒有像血三所說已經被殺光。

鐵宏長舒一口氣,沒想到這個看似莽漢的血三居然還玩這種小心思,為了不讓自個搬救兵竟然口出狂言忽悠他們,這算是心理戰術啊。

「見山外之人無事,山中的孩子們也應該無礙吧。」鐵宏心念道。

休整小會,鐵宏馬上派人進入山中去尋找那些沒有回來的少年。

不過多久,少年們三三兩兩的被找了回來,鐵宏清點人數,發現並沒有少了任何一個人。

「血三這個混賬傢伙,是嚇唬我么?」鐵宏心念道,但他不敢掉以輕心,必須馬上趕回寒霜村,接著對著被莫名叫回的眾少年朗聲道:「成人禮就此完結,我破例在你們未完成任務的情況下讓你們通過成人禮,現在所有人列隊,準備回村,誰都不準耽擱!」

少年們雖說一頭霧水,但只是愣了片刻便歡呼雀躍起來,除了楊宇三人…….

「等等,這是蠻蛇的蛇屍?」一名稍有見識的少年發現大人們身後有一具被裝邦好的大蛇屍體,驚呼道。

「我去,真的是。這是鐵宏叔獵殺的么?」

「那還用說?難怪我們要提早回村,這下賺大發了。」

「剛剛聽楊宇嘟囔了一句,這大蛇好像是徐塵跟鐵宏叔一起獵殺的。」一個細小之聲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說道。

「徐塵?那個廢物,呵呵,你是來搞笑的么?」

「不可能,我們三個剛剛還遇到這個廢物,神經兮兮的在林間亂轉,怎麼有時間幫鐵宏叔。」

「就是,要是是那個廢物出手的,我特么第一個去鑽豬籠…….」

「那你去鑽吧,這大蛇確實是徐塵出手幫鐵宏叔殺的,後續還有些事….」本打算不說話的楊宇終於忍不住開口了,他將徐塵所作所為一一說出。

眾少年聽完,皆滿面難以置信的模樣,一個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時不時對一旁弔兒郎當的徐塵拋去異樣的眼神。

「我花了這麼多心思,結果這幫白痴還在一個勁的提廢物,好在楊宇還識相點。徐塵把他們當作空氣一般,裝作什麼都聽不到,其實心中念著。

眾少年還在一嘴一舌的議論著,鐵宏見狀清了清嗓子咳嗽一聲,隨即大聲吼道:「都他娘的給我列好隊,磨磨唧唧什麼玩意,一分鐘內啟程,徐塵可比你們這群咬耳根的有膽色多了,若再議論,就別回村了,給我滾進暗山去待著。」

瞬間鴉雀無聲,眾少年這下徹底信了,連鐵宏都開口承認了,怎麼可能還有假。

少年們趕忙整起隊列,但目光一直停留在雙手抱頭的紅髮少年身上,尤其開始嫌棄的胖瘦兩少年更是後悔沒有跟著徐塵,錯過一場好戲。

…….

留下阿光與另一個修為稍高的成年人運送著蠻蛇蛇屍,其餘的人在鐵宏的帶領下風風火火的離開了暗山,趕回寒霜村。

鐵宏心急如焚,愁容滿面。

眾少年一臉狐疑,不明白為何鐵宏要這麼著急的趕回,也不怪他們,血三說那些話的時候,楊宇三人正慫在土球之中,當然沒有聽到,沒有人告訴這群歸來的少年,所以一頭霧水也是情理之中。

夕陽西下,一抹晚霞當空斜照在白茫茫的雪地上。

一路奔波,寒霜村就在前方,遠遠望去,寒霜村內有裊裊煙霧升起,鐵宏徐塵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上。

「該不會出事了!」

鐵宏、徐塵立馬加快速度,趕向村門,抽出兵刃準備戰鬥,然而眼前的場景卻讓他們傻站了原地。

哪有什麼血狼寨的人,村門口還像往常一樣,熙熙攘攘的路人,全副武裝的寒霜村守村衛隊,更有認識鐵宏的三兩個人上前跟他樂呵呵的打了聲招呼。

那些裊裊升起的煙霧並不是燃燒的煙塵,而是村中的炊煙。

「這幫血狼寨的雜碎,唬人也不是這麼唬的!」 第九章暴風雨前的寧靜

距離寒霜村不過四十里的一處村落,遠眺發現村落中硝煙瀰漫,火光通亮。

一群肩紋狼頭的盜匪橫行在村落間,見到壯年老幼就殺,見到女的便將他們拖入一輛囚車之中,有些更是被三兩個盜匪就地正法。

村落中屍橫遍地,大火已經吞沒了半個村落,時不時有慘叫聲與猥瑣的戲虐笑聲出現在村落不同的角落裡,無論是老少青壯的屍身,死相猙獰可怕。

被屠殺的村落在血紅的夕陽映襯下,顯得格外凄慘,猶如人間地獄。

一個體型瘦的如竹竿一般的盜匪急匆匆的跑著,跑向一處未被大火波及的木屋,木屋內傳來一浪接著一浪的呻吟聲,那呻吟聲參雜著哭腔,一場大戰正在屋內進行著。

「報!報!血煞老大,血煞老大,出事了,出事了。」乾瘦盜匪單膝跪地急促喊道。

木屋內回應他的是一陣陣急促的喘息聲,如蠻牛一般,呻吟聲也跟著喘息聲的節奏逐漸變大,惹得乾瘦盜匪面紅耳赤,直咽口水。

不知過了多久,木屋內的聲響才逐漸平息,一道粗啞的嗓音從木屋中傳出,猥瑣至極:「騷蹄子,剛剛還不是不從,一定要老子硬來,現在怎麼就癱著不動了?」

乾瘦盜匪在外已經跪的發麻,一聽粗啞聲音響起,大舒一口氣,忙開口說道:「血煞大哥,出事了,出事了,您要是忙好了就快出來。」

「他娘的什麼破事情,催催催,老子還沒爽夠,有事就去找血猛。」屋內之人不耐煩的回應道。

「血煞大哥,是三當家的,他被人…他被人給殺了。」乾瘦盜匪急道。

「什麼?什麼!血三被人殺了?誰幹的!」屋內聲音瞬間提高八度,木屋門直接被推開,一個滿面虯髥的巨漢怒氣沖沖的跨出門檻,身上一絲不掛,一條刀疤從右眼出劃下,更顯煞氣。

「說,他娘的誰幹的,誰殺了血三!」虯髥巨漢瞪大眼睛直呼道。

「據逃回來的小弟回報,是寒霜村的人。」乾瘦盜匪哆哆嗦嗦的回道,血煞此時煞氣滿滿,唯恐說錯話,被取了小命。

「寒霜村?他娘的血三怎麼惹到寒霜村的,老子不是只讓他去尋路么?」血煞疑道,但拳頭已經緊握,眼角微動,似乎在強忍著怒氣。

「聽說三當家的在尋路的時候,看到了寒霜村的狩獵隊,都是一群孩子,就跟了上去,跟到了蠻荒暗山,看到寒霜村人獵殺了一頭蠻荒大蛇,三當家的就去硬搶,結果…」

「放你娘的屁,血三的魂靈可是『蠻牛魂』修為已有魂者巔峰,方圓百里誰是對手,別說那小小的寒霜村,就算雲漢蠻荒營那群官兵都不一定能輕易弄死他。」血煞一聲怒喝打斷了彙報的乾瘦盜匪。

乾瘦盜匪被這聲怒喝一驚,跌坐在地。

「老大,老大,他們還說不單單是寒霜村人,還有一頭不知從何而來的三尾巨虎。」乾瘦盜匪倉皇起身,雙腳有些發麻,還沒穩住身形便接著說道。

「三尾巨虎?他娘的其他人呢?還拖不住一隻大貓?」血煞此時面色已經極其難看。

「跑…跑了,不是被巨虎拍死,就是跑了。」乾瘦盜匪急忙回道。

「好了,知道了,把血猛叫來,你傳我的令,洗劫完這裡后,眾弟兄回山寨安葬血三,十天之後血洗寒霜村!」血煞回話突然變得平淡無比,嘴角微微抽搐,命令下達后,轉身跨進木屋,門都未關,血煞的聲音從空洞的木門處又一次傳出,「還有,讓血猛安排一下,跟血三出去的那隊人只要是逃回來的給他們一頓飽飯……吃飽喝足了以後…….一個不留!」

「一個?不留?…遵…遵命!」

乾瘦盜匪緩緩站起,準備離開,只聽到木屋內傳又傳來戰鬥之聲,這一次的衝刺聲比先前還要猛烈,赤裸裸的在發泄,發泄滿腔怒氣。

…….

月夜凄美,荒地的月色總伴著一種凄涼。

寒霜村落的議事屋內,幾個人正在議事,鐵宏站在中央,彙報了今天一天的情況。

「唉,這樣看來,我們不得不防血狼寨了,鐵宏,如今只能讓人去請雲漢蠻荒營的官兵來助我們了。」徐老聽完后輕嘆一聲,無奈說道,顯然他不太願意去請官兵剿匪。

「那群官兵跟盜匪有什麼兩樣,徐老三思啊,要是他們來的時候遇到血狼寨的人到好,要是沒有遇到豈不是又要少我們一年的糧食,這群官兵可都是獅子大開口的主。」鐵宏急道。

「鐵宏,你也別急,我們寒霜村殺了他們血狼寨的三當家,那血狼寨的血煞,血猛我可都聽說過,都不是好惹的主,修為都跨過魂者達到魂師一等了,兩兄弟都擁有屬相魂靈,據說都是火相的,貨真價實的兩個怪物,以我們村落的戰鬥力拿什麼跟他們抗衡,也是沒有辦法了才選擇請那群官兵。」徐老右手邊的一個黝黑大漢出言道,此人正是村中獵頭別痕,徐塵摯友別凡的父親。

「唉…雖說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事,但我也與血三交手過,若不是巨虎突然出現,我也是沒辦法脫身的,可惜了這一年的食糧,只希望那群官兵別看上蠻荒蛇屍還有那獸核。」鐵宏咬著牙,不甘心的說道,但還是不得不承認血狼寨的實力不容小視。

「巨虎?對了,鐵宏,你說今天莫名其妙就有妖獸相助,而且沒有傷我們寒霜村人?」一提到巨虎,徐老突然開口問道。

「是的,說來也是奇了,那巨虎殺跑血狼寨的人以後便消失了,還有你那寶貝孫子,今天膽色過人,先是幫我斬殺了蠻荒大蛇,接著又射傷了血三,才讓巨虎有機會弄死血三,看不出來,看不出來啊,看他細皮嫩肉的樣子,在村裡碌碌無為的,到了山裡還真有種,夠爺們的」鐵宏有些興奮的回道,言語中滿是對鐵宏的誇讚之意。

「哦?!」徐老只是輕輕回應了一聲,似乎在想些什麼,頓了頓後接著說道:「今個也不早了,都先回去吧,從今天起,周邊注意血狼寨的動靜,隨時備戰,明個讓人去雲漢軍營請他們來剿匪,讓去的人稍微禮貌些,別跟個粗野莽漢一樣。」

「是,徐老,那我們就先告退了,您老也早點回去歇息。」

徐老說完,在場的其餘漢子紛紛起身,施禮後退出議事屋,回各自家去了。

徐老遣散眾人,自己並沒有離開,轉身走向一邊的木櫃,拉開櫃門,在第三行中取出一個滿是塵埃的木盒,他輕吹了口氣,吹散木盒上的灰塵,緩緩打開木盒,木盒內躺著一個精緻的牙狀掛件,這牙狀掛件牙面光滑亮白,牙尖尖銳無比,一看就不像凡物。

昏暗的燭火下,徐老似乎心思很重,他拿著木盒,呆看著盒中牙狀掛件,目光中滿是慈愛,輕嘆一聲后,自語道:「馭獸訣么?唉,這東西是時候還給你了,是福是禍以後全靠你自己了,徐塵。」 第十章萬裡外

「徐塵,成人禮感覺如何,聽傳言你小子今天可算是出盡風頭啊。」一身雪白獸衣的俊朗少年把玩著食指的土黃銅戒,笑嘻嘻的對著徐塵說道。

徐塵一回村子,就被這少年叫住,這少年正是徐塵打小的摯友別凡。

別凡年紀比徐塵稍大,個子高出半個頭,相貌與徐塵相當都屬於清秀俊美的一類,與寒霜村中的粗壯野孩子完全不同,徐塵有時候覺得他們兩個都是外面撿來的。

「成人禮?一個字,爽,老早跟你說了,我也是天才你又不信,怎麼樣,這下可算信了吧?」徐塵得意的昂著頭,牛哄哄的說道。

對於別凡,徐塵是真心當朋友,這麼多年了,每一次被村中少年欺負的時候,都是他出手相助幫他解圍。

「信,信,信,要不要咱兩個比劃比劃,看看你偷學了什麼本事。」別凡抖了抖身子,摩拳擦掌,饒有興趣地說道。

「別,我這天才能力在村中可沒辦法使出,等哪天去了村外,我讓你好好見識見識,到時候你肯定跪下來叫我大神!」徐塵自知不是別凡的對手,忙推脫,但是嘴上卻不服輸。

「知道你嘴皮子厲害,可以啊,反正你也過了成人禮了,我們隨時可以出村子。」別凡說不過徐塵,知道這小子可以找一百種理由不跟自己比劃比劃,便收了手上的動作。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