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就把閨女偷偷生米煮成熟飯。

至於做妾都無所謂了,畢竟是仙人的妾,這說起來也倍有面子!

程咬金看著韓元那身影暗暗下定決心。

可韓元還正猶豫著自己要不要把這群大佬給轟走呢。

畢竟自己廚房煮著的東西要是被自己這岳父知道了,估計又是一頓爆錘。

「哎,二哥,你聞到沒聞到一股香味啊!」

程咬金正琢磨著,忽然鼻子一動,雙眼猛然一亮,抬起頭環視了一下四周,這才賊頭賊腦的對著身邊的秦瓊說道。

「嗯?」

秦瓊先是一愣,隨後輕輕抽動了鼻子。

「好像是啊,一股香味,似乎是魚湯香味。」

「嘿嘿,俺就知道俺老程鼻子最靈了。」程咬金頓時樂了起來,偷偷摸摸的溜到了韓元身邊。

「大侄子啊,你這燉的什麼啊,這麼香。」

嗯?

程咬金你是屬狗的吧?

韓元聽到這話心裡頓時一個咯噔,難不成要暴露了?

「咳咳咳,盧國公此話怎講啊?」

程咬金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一臉舒服的說道:「這香氣撲鼻,一般羊肉這之類的沒有這種清香,唯獨魚湯才有這種香味。」

「大侄子你是不是燉魚湯了?」

這——

韓元一臉震驚的望著程咬金,這貨鼻子這麼靈,連燉的魚湯都能分辨出來?

你鼻子這嗎,怎麼不去做人形警犬啊!

「咳咳,盧國公說笑了。」韓元急忙擺手,這尼瑪自己敢承認么。

自己一個人偷偷摸摸的吃就行了,這還當著正主的面子吃卻是有點過分了。

「嗯?元兒啊,你這燉的什麼啊?這麼香?」正和房玄齡幾人探討的李二忽然抬起頭笑呵呵的說道。

「嗯,沒什麼就是一點魚肉。」韓元聽到這話頓時一頭冷汗。

「真不愧是大廚,這魚香啊!」

「就是啊!」

「大廚風範啊!」

「……」

一時之間眾人紛紛豎起大拇指朝著韓元稱讚了起來,可是那眼神卻是充滿了火熱。

那意思就是,你還想獨吞?

還不趕緊端上來大家一起吃?

「元兒啊,端上來一起吃吧。」李二收起地圖,摸了摸肚子。

還真別說,這還真有點餓了!

「這——」

韓元忽然愣住了。

這到底是端上來不端啊!

「怎麼,是不能讓我們一起品嘗?」李二忽然看著韓元,開口道。

「不是,只是這個東西,我怕出事。」韓元看了一眼李二,有些擔憂的說道。

「哈哈哈,吃個東西能有什麼事啊!」長孫無忌也樂了起來。

魏徵揉了揉肚子,笑呵呵的說道:「就是啊,端上來,沒事。」

我去!

等我端上來估計你們一個跑的比一個快!

這真有事啊!

「端吧,朕不恕你無罪!」李二看了一眼猶豫了韓元,開口道。

這能出什麼事啊,這吃的肯定是新品菜。

「行,岳父這是您說的啊!」韓元深深看了一眼李二。

岳父啊,這可是您說的,等我端上來你別生氣啊!

韓元鼻子微微抽動了一下,旋即笑呵呵地站起身來。

「來來,誰來搭把手,我這次燉的有點多!」

一聽這個,程咬金和尉遲恭頓時來了興趣。

「我來,我來!」

兩個人兵分兩路,一個直奔後院的酒窖,另外一個直奔廚房。

剩下的幾人,也不由的對視了一眼,然後輕輕的咽下去一口口水,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不是他們控制不住自己,而是這味道實在是香啊!

李二一臉無奈望著這群沒出息的臣子,都什麼人啊,聽見吃的一個跑的比一個快。

哼,辦公的時候也不見你們這麼積極,不就是一點吃的么,跟沒吃過似的。

魚還能怎麼做,不就是燉魚湯么。

「來來都出來,咱們今天在外面吃,順便燒烤一下。」韓元指揮著魏徵和杜如晦兩人搬著燒烤架,一邊對著書房的眾人喊道。

李二立馬放下地圖,一溜煙的直接沖了出去。

這時候,程咬金和李靖兩人也是端著東西面色古怪的走了過來。

那兩雙眼睛還時不時的瞟向了李二。

「你們兩個幹嘛呢?這麼慢,快端過來,讓朕瞧瞧是什麼魚湯這麼香!」李二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直接抽出一雙筷子催促道。

咳咳,陛下這可是您說的!

再說,這燉的人也是韓元,吃的人也是您。

可不管我們兩個人的事啊!

等到程咬金和李靖兩人把鍋放在桌子上之後,李二深吸一口氣,一臉滿足的說道:「真香啊!」

說著,就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放到了自己碗里,這才細細的品嘗了起來。

「肥而不膩,鮮而不厭。」

說著對著韓元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韓元看著李二的模樣,咽下去一口口水,一臉的訕笑道:「您老喜歡就行!」

李二微微頷首,看向眾人。

「愣著幹嘛,來吃啊!」

李道宗嘿嘿一笑,拎起筷子就夾了一塊,盛了一點湯端著就吃了起來。

「嘶,好吃,我現在才知道我吃的東西有多垃圾了!」

眾人聽到這話翻了個白眼。

你這舔狗過分了,不就是韓元給你開了幾家酒樓么,至於這麼誇張嗎?

不就是魚肉么,至於這麼誇張么?

其餘人見到李道宗這幅模樣,雖然心裡不斷的吐槽,可是那手上速度一點也不慢,紛紛開始撈了起來。

等到眾人品嘗了之後,頓時一臉贊同的點了點頭。

「這魚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了!」魏徵抱著一個碗,在旁邊稱讚道。

「哈哈哈,玄成,你這輩子就沒吃過幾次魚吧!」李道宗毫不留情的調侃道。

咕嚕!

程咬金和李靖兩人見到眾人這幅模樣咽下去一口口水。

造孽啊!

「愣著幹嘛,快吃了啊!」李二看了一眼還愣在原地的程咬金兩人催促道。

「來來,盧國公,代國公快吃啊!」

韓元樂呵呵的拿著碗筷就往兩人手裡塞。

那精美的玻璃碗在二人手裡猶如千斤重一般。

程咬金深吸一口氣,放下碗筷,摸著腦袋憨笑道:「俺突然發現俺不餓了。」

「我也是,你們吃吧!」

李靖見到程咬金這幅模樣,急忙放下碗筷放到了一般,笑呵呵的說道。

嗯,不對勁!

李二忽然警惕心大起。

程咬金這個吃貨每次到這裡都是大吃特吃,這次怎麼這麼老實啊!

難不成這東西不能吃?

他轉眼望向李靖,之間那李靖似乎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

反觀韓元,這貨拿著一串羊肉在燒烤架子上翻動著,時不時的端起一杯酒喝上一口。

一副我是吃瓜群眾的模樣。

「元兒啊,這魚是什麼魚啊,回頭老夫也買兩條嘗嘗。」長孫無忌一口乾完湯,美滋滋的望向韓元。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