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就朝著房間外面走去。

帝千宸見此,也跟著走了出去。

老實說,不間斷的消耗力量,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等候在外面的眾人因為結界的關係所以並沒有聽到開門的聲音,而珈藍和突然消失一晚的帝夜軒,鳳千羽一直注視著房間,所以在鳳凰炎打開門的時候,他們就發現了。

隔著結界,珈藍看著那身穿一襲紫袍,和以前一樣的男子,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四目相對,兩人就那麼看著對方,彷彿沒有其他人的存在,只有他們兩人一般。

「咳~~咳~~!」鳳千羽終究是忍不住煞風景的咳嗽了兩聲,將珈藍拉回了現實。



對此,珈藍對鳳千羽露出了無語的神色。

鳳千羽則是挑了挑眉,一副你能把老子怎麼樣的表情。

珈藍覺得,她敗了,深深的敗了,因為鳳千羽的臉皮越來越厚了,她完全比不上。

當然,這話珈藍也只敢在心裡說說而已,要是真的說出來,珈藍敢保證,鳳千羽不是會把她畫成肖像,而是會把她直接做成肖像,那樣還省時間!

忘川在鳳千羽咳嗽聲中發現了鳳凰炎已經出來的事情,然後快速的撤掉了結界,連帶著珈藍的符咒一起撤銷了。

結界打開,珈藍就朝著鳳凰炎跑去。 風輕輕吹氣,將珈藍的秀髮都吹了起來,紫色的裙擺伴隨著她的步子散開,宛如波浪一樣。

腰間的玉佩也隨著她的動作搖晃了起來,傾國傾城的小臉上揚起了明媚的笑容。

鳳凰炎一直淺笑著,在看到珈藍向他跑來的時候,動了動手。

珈藍到了他的面前,直接伸手緊緊的抱住了他,就像是失而復得的東西再次回來了一樣,那麼的高興。


鳳凰炎回手,也緊緊的抱住了珈藍,魅惑的聲音在珈藍的耳邊響起,「我沒事了,我沒事了。」

珈藍一直都以為自己很堅強,但是在鳳凰炎說出我沒事的時候,眼淚卻流了下來。

沒有人知道她多害怕,她只是把那些害怕都隱藏了起來。

她甚至想過,如果千宸不能讓鳳凰炎醒過來該怎麼辦?

她在那麼想的時候,珈藍覺得,那比她在黑暗之地徘徊的時候都還要疼。

眼淚滴落到鳳凰炎的肩上,讓鳳凰炎的身體微微一僵,更加抱緊了珈藍,安慰的說道,「我沒事了,珈藍,別哭。」

他的聲音那麼的好聽,她在黑暗裡面徘徊的時候,無時無刻不想著他淺笑的樣子,他生氣的樣子,還有他好聽的聲音……

珈藍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抱著鳳凰炎。

眼淚的濕度透過衣服傳達到了肌膚上面,鳳凰炎的眉宇深深的蹙起,心裡泛著一陣一陣的疼,那麼的難受。

珈藍,你可知道你的淚是毒藥,會讓我跟著難受。

珈藍,你可知道你的笑是良藥,會讓我跟著開心。

許久,珈藍才鬆開了鳳凰炎,微微後退了一步,直視著他。

鳳凰炎伸出手,擦掉她的淚水,說道,「我慶幸我能夠在昏迷之後醒來見到你。」

你的身影在我的腦海里不斷閃現。

我曾經在無數個深夜去靜靜呢喃你的名字。

一遍一遍,不曾間斷。

如果這世間在也沒了你,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相信你能回來,是支撐我活下去的所有信念。

所以我慶幸,慶幸能在醒來之後看到朝思墓想的你,珈藍,你是我心中不滅的烙印!

珈藍笑了起來,哪怕她的臉頰上面還有著淚水,但是那笑容卻那麼明媚,緊緊握住鳳凰炎的手,珈藍說道,「鳳凰炎,我再也不會放開你的手。」

不放開你的手,就這麼一隻攜手走下去,不管前方有什麼阻攔,都不會再放開。

鳳凰炎聞言,嘴角微微上揚,淺笑變成了微笑,說道,「好。」

站在後面的鳳千羽看著這一幕,靠在了帝夜軒的懷裡,笑著說道,「珈藍,會幸福的。」

帝夜軒沒有說話,只是伸手圈住了鳳千羽的腰,將她鎖在自己的懷裡。

最後鳳凰炎和珈藍在對視了許久,才看到了他們這一群超大瓦數的電燈泡。

走到忘川和星辰的身邊,一向高傲的鳳凰炎薄唇輕啟,說道,「星辰,忘川,這次謝謝你們。」

星辰看了看珈藍,在看到她的笑容時,淺笑著搖搖頭,說道,「不用。」 能再看見她這麼明媚的笑容,哪怕這笑容不是為了他而笑,也是值得的。

忘川更是擺了擺手,說道,「要謝就謝星辰和清風清末他們吧,我可是什麼都沒做,你也知道我那時候沒空,要在魔界壓制溺水,所以辛苦的是你的那些侍衛,居然能夠從無心和那麼多人的手下將你帶回來,也真是奇迹了。」

這兩天因為鳳凰炎昏迷不醒,清風清末又受傷昏迷醒來沒多久,而鳳凰炎一直不醒,所以忘川一直在鳳凰炎的身邊,加上後來又是珈藍消失,然後再是珈藍回來,再來就是守著房間。

星辰雖然知道當時的事情,卻也沒有來得及告訴忘川。

當下知道內幕的人就有些神色古怪的看著珈藍。

那裡是奇迹,分明就是珈藍那一系列的身份救了他們,他們也沒有想到無心居然為了珈藍,放棄了殺主人,最後還斥退了龍冥和君悅他們,他們也就跟著沒事了。

「你們幹嘛這個樣子看著珈藍?」神舞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清風和星辰。

清風蹙了蹙眉,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這次的事情真不是我們的功勞,主人能平安回來,都是因為珈藍。」

聽到清風這麼說,星辰也跟著點了點頭,表示確實是這樣。

當時的情況,就算是珈藍已經回來,如果無心真的要動手殺鳳凰炎的話,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但是無心之所以放棄殺鳳凰炎,是因為珈藍拚死也要護著鳳凰炎,也許以前的無心會覺得無所謂,但是那個時候的無心才知道,才知道珈藍就是青蘿的轉世,也就是他所愛之人的轉世,所以才會留下鳳凰炎這個隱患,也只是為了不傷害到珈藍。

明明知道鳳凰炎一旦復原,實力會比以前更加強大,但是他還是放棄了,可想而知,無心對青蘿的愛到底有多深,才會連青蘿轉世的珈藍都捨不得傷害……

鳳凰炎不是傻子,他知道光憑珈藍就想要無心放棄在最好的時機殺了他是不可能的事情,微微蹙眉,看著珈藍問道,「怎麼回事?」

珈藍咳嗽了一聲,說道,「這件事情可以晚一點跟你解釋嗎?」

鳳凰炎看著她的神色,雖然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卻還是點了點頭。

他相信珈藍。

見鳳凰炎答應,珈藍高興的笑了起來,然而,下一瞬間,珈藍的臉色就痛苦了起來,牙齒咬著下唇,臉色發白,緊緊是一會的時間就開始冒汗。

眼看著珈藍就要像地上倒去,鳳凰炎快速伸手抱住珈藍,緊張的問道,「珈藍,你怎麼了?」

一直靠著帝夜軒身體的鳳千羽見此,面色大驚,隨即快步朝著珈藍走去,然後抓住珈藍的手腕,綠色的光芒閃現,一道道靈力就朝著珈藍的身體裡面而去,在覺察到珈藍體內那神秘力量已經開始吞噬的時候,鳳千羽說道,「珈藍說過,魔界地獄裡面有紅蓮業火之地,快帶我和她去。」

——

小炎子醒了,大家么么噠,晚安~~ 雖然不知道珈藍到底怎麼了,但是大家都知道,鳳千羽是珈藍的朋友,當下她這麼說,定然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星辰走到鳳凰炎的身邊,說道,「跟我來。」

「清風清末,藍一,學院暫時交給你們,忘川你和我來。」鳳凰炎說完就帶著懷裡的珈藍和星辰一起離開了。

鳳千羽見此,對著帝千宸說道,「宸兒,你消耗了太多力量,好好休息一下,我們很快就回來。」

帝千宸聞言,點點頭,看著帝夜軒說道,「爹,雖然你在我不用擔心娘的安危,但是你們還是注意點。」

「休息去。」帝夜軒說完,就和鳳千羽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帝千宸摸摸鼻子,他怎麼覺得從他長大以來爹爹就沒有以前那麼愛護他了?

還經常吃醋……

搖搖頭,不在多想,帝千宸微微偏頭,將目光落在了神舞的身上,問道,「有多餘的客房嗎?」

神舞聞言,點點頭,說道,「有,你跟我來。」

帝千宸點點頭,說道,「多謝!」

前往魔界的路上,鳳千羽看著鳳凰炎問道,「珈藍在一個多月前被一股黑色力量所傷,你們知道嗎?」

一個多月前?

鳳凰炎微微蹙眉,這才想起就是星辰和珈葉大婚的時候,君悅不知道用什麼力量傷到了珈葉,當時那黑色力量的速度太快,他沒有攔下來,而那時候,因為是珈葉,所以他也沒有太過關心,加上天劫就快到了,他就離開前往極北之地了,倒是沒有想到那詭異的力量會在現在傷到珈藍。

如果那個時候他知道那力量會傷到現在的珈藍,說什麼也會先看看在走。

見鳳凰炎的神色,鳳千羽就知道他不知道,沉默了一會,鳳千羽說道,「那是一股非常邪惡的力量,它能夠吞噬珈藍的思想,會讓珈藍變成沒有思想和感情的行屍走肉,然後由他控制,但是紅蓮業火可以焚燒那股力量,只不過需要七七四十九個小時,所以只要珈藍堅持下來,那力量就會被焚燒殆盡。」

紅蓮業火焚燒七七四十九個小時?

鳳凰炎突然停了下來,看著鳳千羽問道,「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先不說被紅蓮業火焚燒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就說紅蓮業火焚盡一切,連靈魂都能夠焚燒,珈藍會有多痛苦,一個不行,珈藍就會化作灰燼,連轉世都沒有。

這樣,比起珈藍被珈葉吞噬是一樣的,而後者甚至會身體都不留!

忘川,星辰,帝夜軒也停了下來,確實,被紅蓮業火焚燒,是跟本不可能活下來的事情,但是帝夜軒卻沒有說話,羽兒會讓珈藍這麼去做,說明有她的用意,如果真的只是自殺的辦法,她又不會讓珈藍試一試了……

站定腳步,鳳千羽看著鳳凰炎說道,「我知道你擔心珈藍,但是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且擁有紅蓮業火之人和你們不一樣,進入裡面,不會被焚燒身體,最多會異常痛苦,只要珈藍能堅持過來,她身體裡面除了修羅訣和元素,靈力之外的一切雜質都會被清除!」 聽到鳳千羽這麼說,鳳凰炎是放心了一些,但是那句最多會異常痛苦,還是讓鳳凰炎深深的蹙起了眉宇。

就在此時,珈藍抓住鳳凰炎胸前的衣袍,小臉滿是痛苦之色,對著鳳凰炎說道,「炎,相信千羽,也相信我,我能熬過來……說好了不放開你的手,又怎麼能輕易死掉!」

看著珈藍的樣子,鳳凰炎最後點點頭,抱著珈藍快速朝著魔界而去。

眾人見此,也加快了速度。

到了魔界之後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情,這三天裡面,鳳千羽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用自己的生命之靈為珈藍壓制那力量。

然後就是鳳凰炎的光明之力,總算是壓制住了那力量的速度。

到達魔界之後,幾人沒有停留,直接朝著地獄而去。

因為星辰不在,所以水無殤這段時間在皇宮處理事情,而阿修羅則是在自己的地獄裡面。

感覺到強大的力量靠近地獄,阿修羅微微蹙眉,正要出去看看的時候,就看到了星辰和鳳凰炎還有忘川和兩個他不認識的人出現在地獄裡面。

還不等阿修羅問話,星辰便說道,「阿修羅,快帶我們去紅蓮業火之地。」

阿修羅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到鳳凰炎懷裡的珈葉時,雖然他不知道那現在到底是珈葉還是珈藍,但是他知道出大事了,否則剛剛經歷過天劫的鳳凰炎不會出現在這裡。

點點頭,阿修羅就帶著他們快速朝著地獄的十八層而去。

大楷過了半個時辰,阿修羅才帶著眾人到了紅蓮業火之地。

那裡是地獄的核心,炙熱的溫度讓幾人用靈力都阻擋不住,他們站在岩石上面,整個洞裡面被火光照耀的通紅,星辰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但是再次來到這裡,見到這樣的場景還是有些震驚。

他們的下面,就是燃燒著不滅的紅蓮業火,那熊熊大火讓人望而止步,不敢靠近。

雖然忘川是溺水之神,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流出了汗,鳳凰炎和帝夜軒也一樣。

鳳千羽看著那些沒有被煉化的紅蓮業火,則是笑了笑,說道,「把珈藍給我,我帶她下去!」

一直沒有說話的阿修羅聽到這句話,瞬間看著鳳千羽,彷彿她說出了多麼恐怖的話一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