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此話,徐成的兩臂一張!

鋪天蓋地的黑色陰風,剎那間從其身上湧出,以黑壓壓一大片的驚人氣勢,往林凡的方向席捲而去。

這少主的速度感覺要比林凡還要快很多,不過這是林凡有意如此的了,他可是看到那元龍獸的妖丹和一整瓶的元氣大丹都被其收起來的!

元氣大丹對他的化身重練有著非比尋常的增幅作用,他不可能就此放手的。

而不明白事情真相的徐成和林凡一追一逃之下已經是飛出了數萬里!

下一刻,林凡的速度突然急降,徐成也是一臉狂笑的追到了林凡百米之內!

嗖!

林凡一側的沙土毫無徵兆的射出十幾道殺意盎然的沙槍,狠狠的撲向他背後。

而林凡原本笨拙的身子,忽然回復了靈活,竟然身子一晃的轉了過來,然後一抬手,一道金劍脫手射出,眨眼間就將偷襲的沙槍「噼噼啪啪」的擊的粉碎,並毫不減速的直往沙槍射出的方向急斬而去。

與此同時,林凡身後的沙土驀然一分,一個道血紅的赤色光柱激射而出,因為速度太快距離又短,林凡卻還是詭異跌躲避了開來!

而他的身外化身則是一直在一旁施展這什麼法術!而那徐成也是打算先將林凡雷霆殺死的意思!

他似乎覺得身外化身的實力不咋樣了。畢竟林凡表現出來的反應能力讓他隱隱有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金劍朝自己打來,他不閃不避,猛地意思橫大喝!在其身後竟然浮現出了九道虛影!

這九道虛影全是些魔神的樣子!個個是張牙舞爪,顯得恐怖異常!它們方一出現便在徐成身邊飛速轉動!

金劍大在其上卻是只將那些魔神擊碎,本身也被反彈了開來,而下一刻那些魔神再次浮現而出!

只是那徐成的臉有些發白了,顯然倆匈奴的施展此術時也是極為消耗法力的。

林凡見此是吃了一驚!這魔神虛影猛一看和他的九衍護盾虛影差不多!只是一個是全部人形,一個全部是魔影罷了!

「你這是什麼功法?」林凡停下手問道。

而那徐成沒有絲毫要回答的意思。

胳膊粗細的血光一閃之下,又是朝林凡激射而去!

可就在這時,一側的青光一閃,林凡竟憑空出現在了徐成身側,雙手緊握一把金色巨劍,狠狠的斜劈了下來。林凡雖然現在還無法發揮出金劍全部威能,但是只是一半威能也足夠那徐成受的了!

這下徐成真的是大驚了起來!

此處剛才明明沒有一人,對方用的是何遁術,竟如此的詭異?難道對方先前一直在隱藏實力??

而他的血光攻擊卻也是落了個空!

他雖然心中震驚,可是身上的魔影卻不加思索的猛然一漲,就要硬接林凡的金劍。

林凡剛將那魔影打散了大半,正要施展洽談靈寶,而這時他的四周卻傳來「噗噗」的破空聲,十幾道細若弦絲的紅線突然在四周出現,並狠狠的刺了過去。

飛針!

對著修仙界有明的「陰器」,林凡自然知道甚多。他先前可就是有一套陰冥神針的!只是其中的一根被鬼王掠走,其餘的全部被三足異獸消化掉了。

下一刻其頓時渾身黃光大亮,九衍護盾在其身邊緩緩轉動!

「砰」地一聲巨響。林凡在其身後閃現出並一劍斬下,讓黃芒馬上晃動了起來,接著十餘道紅線,如同毒蛇一樣詭異的鑽到了黃芒之上,並一下洞穿了數寸,還在不停的往前猛鑽中。

林凡見此冷哼一聲!他猛地一招手,三把通靈劍直接在其身邊出現!

無聲無息,十餘根飛針下一刻就這麼憑空的化為了兩節,並掉落在了地上!

「通靈劍體???你竟然擁有通靈劍體的寶物!還有!你這是什麼護盾!怎麼和我門中的九轉魔靈功如此想象!」徐成停下了手盯著林凡。

「呵呵,怎麼會一樣?我的是人形即將實體化,你那不過是魔物罷了!而且還只是虛影!」林凡冷笑一聲。

「哼!你以為憑藉你們兩個靈主期巔峰的修士就能對付的了本人?本少主真的是有些玩夠了!等我生擒了你,施展我門中魔功不怕不知道你的功法來歷!」

徐成見此的又驚又怒。眼中寒芒一閃,一伸手就往儲物袋中摸去。

此時的他有些明白了,在對方的速度和詭異的攻擊之下,他僅依靠一件偷襲靈寶。似乎很難取勝的樣子。

可未等他取出其他東西。只見一直在一旁施展什麼法決的身外化身此時他的頭頂上盤旋了五道半透明的劍光!寒光閃閃!

而此時林凡的頭頂上空也是有五道劍光散發出了滔天的威勢!

「你們竟然人手五把此種飛劍!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這一下那徐成真的是有些驚訝了!不過隨後其就一臉的狂笑!

「區區靈主期的實力就算擁有再厲害的寶物又有何用?想不到今日我真的是走了大運!竟然能遇到這麼厲害的寶物!哈哈哈!真的是天助我也!哈哈哈!」男子貪婪的看著林凡二人頭頂上空的通靈劍!

下一刻在其丹田處,一道魔影出現!

此魔影和其長相一般無二!正是其元神!

只見他的元神身邊竟然有九隻魔影徐徐環繞,它們個個是張牙舞爪!

在徐成與元神一起全力催動發法決之下,他身上的九道魔影竟然在緩緩融合著!

「九轉天魔!魔靈合一!」緊接著那九道魔影竟然是合為了一體!

一隻擁有九個不同的魔物頭顱,雙腳九臂的奇異怪物慢慢的出現在了那徐成的頭頂上空!

而那魔物的體積越來越大!知道如同一坐房屋般大小后才昂首挺立的怒喝一聲!

只震得整個天空都嗡嗡作響!一股強大的威壓直逼林凡!

林凡穩住身形手中法決更快了!

「哼!能死在我魔靈門鎮山功法之下,你小子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徐成一臉陰狠的看著林凡和起身外化身!

方才他打算是祭出其他寶物對方林凡的,但是見到他祭出的其他通靈劍頓時是打算使出自己最強的實力!

在這北漠生存了千年之久的他可不想在這陰溝裡翻船!

「不過想不到你們的神識竟然如此強大,每人都可以祭出五把此種寶物,就算是我的神識全力施展之下也不過能同時祭出八把的樣子,你們合起來的神識竟然比我還強!不過結果依舊是死!」徐成最後一個死字剛剛出口,那魔物帶著滔天威壓朝林凡飛撲而去!

「斬!!」

林凡和身外化身同是怒喝一聲,頓時十把通靈劍直奔那魔物斬去! 而十把通靈劍在半途中竟然開始融合!隨後一把長約十餘米的巨劍在空匯總顯現而出!

原本一臉冷笑全力催動魔物的徐成見此一幕臉色有些變了!

「怎麼可能!兩人的飛劍融合到了一起???難道你們這十飛劍本來就屬於一體的??不對!你們是一體的!」

此時的林凡因為全力施展法術,神識全開,他的幻靈衣已經是慢慢失去了隱匿效果。

徐成一掃林凡和其身外護=化身臉色一驚的道!

「原來是身外化身!不過那有如何!你們的實力太過渺小!我就讓你們知道下靈神期三星和靈主期巔峰的差距!!」徐成不愧是久經沙場的魔道中人,他荀淑的恢復平靜后,一口黑血再次融入到了魔物之中!

而此時的魔物和那巨劍也是撞擊在了一起!

嘭!

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

魔物九條手臂死死地抓住了巨劍!將燃氣不能再前進分毫!

而那九條頭顱也還是if鞥卡UN過的朝那劍體撕咬著!它們似乎刀槍不入!

徐成見此一幕輕輕鬆了一口氣。他憑藉此魔攻,就算是靈神期巔峰的修士他也能輕鬆斬殺!更何況眼前這兩個靈主期的小子了?

它他此時都在想是不是他有些殺機用牛刀了??

而林凡的這一擊足可以輕易斬殺一名靈神期三星的修士了。

只是這徐成也不是簡單之人!能當上魔靈門外門少門主那也不是簡單的!

「是嘛?靈神期三星很厲害嗎?我沒有修鍊化身前,殺了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了吧?」突然一聲冷笑在徐成耳中響起!

而林凡這話卻不是吹牛的!先前在南荒,那次大戰,他用滅靈神芒可是將對他心懷不軌的修士全部滅殺!

其中靈神期三星以上的存在絕對有九十之多的!

「狂妄!」徐成還沒來得及去向林凡此話到底是和意思之時,下一刻其臉色猛地一變!

他感受到了一股滅頂之災!

嗖嗖!

無聲無息,十道半透明的飛劍在其本體處浮現而出。帶著滔天的殺氣!

而此時的他神識全力的在操縱魔物根本是抽不出太多的精力來抵擋!

他立刻放棄操縱魔物,三面也不知什麼妖獸白骨煉製而成的防禦法盾被其慌忙的祭了出來!而那魔物也是直奔你自己本體而來!

但是由於那龐大的巨劍糾纏不休,魔物的速度頓時被拖延的慢了無數倍!

「竟然還有餘力操作十把同樣的劍體!此人的神識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我專心操縱魔神,竟然沒有絲毫感覺!一直到其到達我身邊十米範圍我才發覺!」徐成心中是震撼無比!他確是不知道,身外化身和林凡加起來的神識可是堪比靈虛的存在!

嗖嗖!

十把通靈劍犀利無比的直直的打在了那三面骨盾之上,幾乎是瞬間便將其擊碎!

下一刻,其終於是臉色蒼白的祭出了九道魔影在其身邊!只是明顯是其倉促祭出的!防禦威能根本比不上先前的樣子!

徐成臉色大變!以他的手段明明可以壓著林凡大,而且攻擊威力也不遜色於他,之上是自己的神識要比對方加起來弱上太多了!他身上的防禦手段確實不多!神識片艷紙與他這道然他頗為的束手束腳!

這一次被對方暗算,他是若是躲過了這一劫,他決定本體再也不離開魔神十米之外了!

誰讓其總是追著別人打,被人保命都來不及,哪裡能對他造成威脅?而此時林凡卻是給他上了最深刻的一課!

「啊!」

徐成痛苦的大叫一聲!

他身前冒出的九道魔影其中三道魔影被通靈劍直接斬碎!

他的左胸處被一把通靈劍是直接透體而過!

徐成的臉色變得煞白無比!

但其畢竟是靈神期三星的修士,在他九道魔影都被擊碎的一霎那,就感到了不妙。他也顧不得取什麼寶物。猛然將身子使勁一傾。

頓時一道劍芒緊擦耳邊而過,將其一只耳朵地血肉帶走了大半片。一道劍芒雖然避開了心臟的要害處,但讓其肩頭多出了一個突突冒血地小洞出來。

讓徐成痛的「哎呦」一聲,兩腿一軟的差點跪在了地上。

可林凡的攻勢還不僅如此,身外化身高大的身影一下從遠處飛來!他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到達了徐成的十米之處!兩手一抬。一道金色劍光急奔其而出。

同時,林凡也面無表情地一手將空中和魔神糾纏的巨劍舞成了巨大的銀光團,不停的撞擊著那魔神!

併發出了「嚓嚓」地摩擦之聲,刺耳之極!另一隻手激發了業火!頓時無數黑火撞擊在了,魔神上!無數的爆裂聲連綿不絕的響起。

那魔神一時之間根本到達不了徐成的本體處!

剛剛從劇痛中緩過神來的徐成,驚慌了起來。

因他明顯感到,在那金劍的威力及對方連番不絕的攻擊之下,九轉魔影盾消耗的法力太大,他還呀哦催動魔神,他已經是支撐不住護體魔影的消耗了。

驚恐之下,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要使用秘術,再次強行提取法力時,那金劍彷彿是游龍出海一般!帶著一道長長的金光瞬間斬在了其頭顱處!

在其不能置信的目光中,周身的黑光徒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十道通靈劍的劍光一閃的從其身上要害處透體而出,讓徐成身子晃了幾晃,終於半跪在了地上,其頭顱飛出了米許遠去。鮮血馬上迸射出數尺之高,濃濃血腥之氣一下擴散了開來。

金光一閃,從其身側一閃即過,接著這位魔靈門外門少主的元神也是被一斬兩半!

林凡大鬆了一口氣!

遠處的巨大魔神在徐成元神和其本體死去的瞬間,也是我緩緩的消散不見。

林凡一個箭步,竄回到死屍邊,將其腰間的儲物袋一下用抓到了手中。

同時,身外化身也是將自己所有的飛劍全部收了起來。

接著,林凡祭出玲瓏仙貝,帶著身外化身飛入其上,立刻御器衝天而去。

林凡吞服了一些極品靈氣,絲毫不敢停留的直奔自己的住處而去!

誰知道這魔靈門外門少主在此地還有沒有其他歷害的傢伙同行?以他現在的情況他不想再出什麼亂子的。

連續飛遁了十餘日後,林凡終於是到達了自己的地下洞府!

看到洞府一切如常,這時,林凡才真正安心了下來。

雖然不知道,薛、尚二位天寶坊修士和叫「徐成」的青年到底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竟不惜要殺人滅口,但肯定不是他現在這個『靈主期修士』能夠攪合進去的。還是遠遠離開二者的勢力範圍的好。

而魔靈門乃是北漠四大宗門之一,林凡可不想牽扯進去。

林凡一邊御器狂飛,一邊自嘲的苦笑著。

不過,相比馬仙子等人的凶多吉少,他總算保住了小命,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林凡正自我寬慰的時候,忽然心裡一動,將那徐成的儲物袋拿了出來。

前段時間一直全力飛遁,林凡也沒心思查看過此物,如今可要看看了。

一位靈神期三星修士的儲物袋,應該不會太寒酸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