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轉身就鑽回自己小屋去了。

喬秀雅氣得一個摔筷子,蘇大猛趕緊給她使眼色:“算了算了,你消停點,讓別人聽到笑話!”

喬秀雅:“還嫌別人不笑話嗎?我這輩子哪兒哪兒要強,臨末了,名聲倒是被她連累了!”

喬秀雅是不太想提自己這個女兒,要不上次她說幫顧舜華相親,顧舜華提起蘇映紅,她馬上一肚子氣呢,因爲這個女兒是個圈子,丟人現眼。

圈子也是最近十幾年的說法,其實就是女流氓的意思。

蘇映紅比顧舜華她們小兩歲,當初那些大幾歲的開始熱火朝天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像顧舜華就是那一波走的,而蘇映紅小几歲,倒是沒趕上,等她初中畢業,不想上課了,也沒什麼班上,家裡大人忙着參加單位的運動,哪有功夫管她,她長得有點姿色,以前又在少年宮學跳舞的,一來二去,自然交了幾個朋友,成天介跑出去鬼混,學會了抽捲菸,偷偷地跑去跳舞,去什剎海溜冰,和幾個小流氓黏在一起。

等蘇建平發現自己妹妹竟然成了衚衕裡向來看不起的圈子時,已經晚了,打也不行,罵也不行,一個看不住就往外跑。

後來也是沒法,找了大院裡的潘爺,去狠狠地揍了那幾個小流氓,鬧騰了一場,算是把蘇映紅和那幾個流氓的關係給斷了。

可在那之後,蘇映紅脾氣越來越大了,反正你別招惹她,招惹她就沒好氣。

她怕什麼呢,她什麼都不怕。

眼看着蘇大猛和喬秀雅要吵起來,蘇建平有些無奈地皺了皺眉:“你們還是想想蓋房子的事吧,趁着這個節骨眼,趕緊敲定了。”

他最近心裡不舒坦,怎麼都不舒坦。

以至於喬秀雅最近鬧騰什麼,大雜院裡都在弄什麼煤球,他都不想理。

膈應!

他知道,那些煤是顧舜華前面那個男人弄的,她還把兩個孩子落了戶口,兩個孩子都是前面男人的種。

他心裡喜歡顧舜華,但兩個孩子,心裡怎麼想怎麼難受。

再說,看顧舜華那意思,也看不上自己了。

這人哪,怎麼去了一趟鄉下,就變成了這樣了?她以前那麼單純一個人,現在成了一潑婦!

一擡眼,看到面前被摔在桌上的筷子,想起自己那鬼混的妹妹,更是扯起一抹冷笑。

女人啊女人,這一個個的都成什麼樣,妹妹小時候也挺單純小姑娘啊!

吃過飯,難得日頭好,院子里人家就把被褥都拿出來外面曬,更有幾個就在門前臺階前扯閒篇兒,主要是說煤球。

喬秀雅嘆了口氣,心想這幾天翻來覆去都是煤球,過不去這事兒了。

她看看人多,抓了一把炒花生出來,見到人就分幾個,大家和和氣氣地說話,喬秀雅又誇了一番煤球,她這一誇煤球,果然大傢伙就熱鬧起來,好像和她說話都帶着幾分親了。

喬秀雅心裡更加不舒坦了,煤球煤球,黑不溜丟的煤球至於嗎?

不過她還是耐着性子和大家套近乎,套了一會後,她終於說:“說起來,咱院子裡其實也是有點空地兒,你看,我們家旁邊這地震棚,蓋個房子,不是正好嗎?”

她這一說,大家都點頭:“對,得蓋房子,正說這事呢!”

喬秀雅心裡一喜,忙說:“大家都覺得這裡蓋房子好啊?”

大家紛紛同意:“那可不是麼,你看這地震棚多難看,要是蓋上房子,那可就齊整了,不蓋房子我看着心裡不舒坦!”

喬秀雅笑開了花:“那敢情好,我正——”

她話沒說完,就見潘爺拿着一張紙過來了:“喲,說起來,還忘了你呢,大猛媳婦,你看看這個,給籤個字吧,要不按個手印也成。”

潘爺,那是什麼人,做起事來就一股大爺勁兒,東西給你摞這裡,你就籤吧。

喬秀雅迷惑了:“籤什麼?這是什麼東西?”

潘爺:“瞧瞧就知道了。”

喬秀雅和誰橫,都不敢和潘爺橫,當下只好低下頭看,看着看着,越看越不對勁:“蓋房子?”

她難以置信地擡頭。

這時候,旁邊七嘴八舌的:“對啊,蓋房子,就你們旁邊地震棚,現在打算讓舜華蓋房子!”

一旁佟奶奶曬得渾身暖洋洋,慢條斯理地捋着貓:“剛不是說挺好,大傢伙都同意啊!”

大家紛紛點頭:“對,就說這事呢。”

喬秀雅這當口兒,終於咂摸過味兒來,那可真是平地一聲雷,驚得她不輕。

敢情全大院裡都知道怎麼回事,就瞞着她,這是給她挖好了坑,就等着她往裡頭鑽?

沒人和她提過啊,怎麼就讓她簽字?憑什麼?

她捏着那紙,看了又看,上面五花八門的簽名還有手印,看得她心都慌了,她忙問潘爺:“這算怎麼一回事啊?”

潘爺:“這不是咱們舜華回來沒地兒住嗎?大人孩子三口那麼擠着也不是事,我就想着好歹給她一個遮風擋雨的窩,正好那裡閒着也是閒着,讓她蓋個房子吧!”

佟奶奶笑着說:“全大院都簽了字,就差你了。不過秀雅一直都是通情達理的人,也不是那種盼着人不好的,肯定得籤啊!”

其他人紛紛笑:“那可不!剛纔她說了,那邊蓋個房子她也覺得好!”

喬秀雅氣得啊,她是覺得自己蓋房子好,可沒說顧家蓋房子好,這算怎麼回事!

她不想籤!

潘爺看喬秀雅那臉色,自然明白怎麼回事,可他哪裡管這個。

潘爺可是一位放屁崩坑的主兒,再說,他早摸透蘇大猛和喬秀雅這兩口子的脈了,於是他直接吼一嗓子:“大猛,爺兒們過來,籤個字!”

被潘爺這麼一叫,正在洗碗的蘇大猛忙跑過來了。

潘爺救過蘇大猛的命,就爲這個,現在的潘爺說句話,蘇大猛都是馬首是瞻,服服帖帖地聽,再沒二話的。

潘爺也不囉嗦,直接和蘇大猛提了這茬,蘇大猛猶豫了下,看看喬秀雅,喬秀雅臉色難看,可也不好說什麼。

潘爺又一催,蘇大猛忙點頭:“行,行,我籤。”

說着,把手在圍裙上擦了擦,趕緊簽了字。

喬秀雅看到這個,氣得啊,肝疼!

她冷笑一聲,看看這煤球,看看這院子裡的人,再看看那地震棚,她算是明白了,這一院子合起夥來就欺負她!

社會主義社會啊,人怎麼能這樣! ,

第903章

蘇有晴的眼裡,淚水晶瑩閃閃。

差點就滾落出來。

表情好生個可憐兮兮,凄美之極。

宋三喜心嘆一口氣,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他洗漱了一番,便蓋上毯子,好生躺下來。

按著蘇有晴的要求,什麼都聽她的。

孕婦,大!

孩子,大!

喜教父,小!

側身,從後面抱著她。

她的手,護著肚子。

他的手,撫握著她的手。

就這樣。

蘇有晴感覺他的手臂,溫柔,又有力。

身上,淡淡的沐浴露氣息,混著男人的味道。

整個房間里,有種幸福的味道。

她和孩子,在安然的港灣里。

宋三喜卻有些痛苦,你懂的。

蘇有晴,也懂的。

畢竟,隔著各自的毯子,她也能感覺得到。

於是,心跳,臉紅,但,感覺也還好。

「哎,三喜,你該辦的事,辦的怎麼樣?」

「哦,我馬上就要啟動這事了。」

「嗯,加油啊,一定要小心」

「放心,我懂。」

「那就好」

「」

不知什麼時候,蘇有容睡著了,很香甜。

宋三喜,也悄然入夢。

就這樣,一覺,睡到他的生物鐘將他叫醒。

那時,凌晨五點半。

他悄悄的起床,不驚醒蘇有晴。

收拾一番,在床邊看了一會兒。

安然沉睡的孕美人,讓他心發軟,有些疼。

因為,他走了,她可能會孤獨著。

哪怕,有張小霜陪著,有護士們陪著。

心靈的孤獨、煎熬,誰人知?

但宋三喜,還是硬著心腸離開了。

出門,便有護士進去接班,陪著。

外面,監控打開。

宋三喜很有禮貌的謝謝護士們,然後離開。

駕車,返回東風嶺中的韓老住宅。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