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戲不成反被奪了初吻。

陳秋月有些氣惱,想要推開陸陽,卻發現,自己的力氣差太遠了,教室的門也反鎖了。

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了。

片刻后。

二人才分開。

陳秋月氣呼呼的看着陸陽。

陸陽毫不在意的說道:「下次不要再考驗我了,我的定力太差了,說吧,找我什麼事。」

陳秋月看了看陸陽,表情有些古怪,奪了我的初吻,你怎麼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過了一會,她才說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一個叫韓東的,今天他在教室里胡說八道,說你吝嗇小氣,還說了好多壞話。」

「瑪德,這丫的還真是個小人!」

陸陽把昨天下午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又說道。

「老子現在就去呼他的嘴巴。」

陳秋月拉住他,說道:「不用你去了,呂峰已經和他打了一架,他已經挨了好幾巴掌。」

「呂峰。」

陸陽記起了這個人。

上次抓那個騙子的時候,就是在呂峰的宿舍,

「呂峰沒吃虧吧。」

陸陽問。

他知道呂峰是為他出頭,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不能讓別人白白為他受傷。

陳秋月笑着說:「那韓東就是個銀槍蠟頭,中看不中用,也就是嘴巴厲害點而已,被揍了一頓之後,老實多了。」

額……

聽着陳秋月語出驚人,陸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女人,還真是……陸陽提醒道:「成語不是這樣用的。」

「現在就開始管我呢?」陳秋月嫣然一笑。

「算了,隨你便。」

陸陽不再多說,上課鈴響了起來,看着陸陽走進教室,陳秋月突然笑了出來。

笑容有點邪惡。

陸陽是從教室後門進來的。

可依舊有幾個人注意到了他,他們的表情都很古怪,搞得陸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回到座位上,依舊聽到許多人看着他竊竊私語。

「我臉上有花嗎?」

陸陽問徐詩然。

徐詩然看了看,指了指陸陽嘴角,意思是說,你的嘴角有東西。

陸陽用手擦了下。

然後就看到手上的口紅。

他心中頓時明白了。

難怪陳秋月的表情那麼的詭異,難怪剛才同學的目光……瑪德,怎麼感覺自己被坑了。

如此一來,豈等同於她和陳秋月官宣了?

果然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燈,都說了自己有女朋友了,陳秋月這丫的對自己還念念不忘。

「還有嗎?」

陸陽擦了幾下,又問道。

「還有一點點。」徐詩然小聲說。

「你幫我擦。」

陸陽說道。

看着徐詩然拿着紙巾,小心在自己嘴邊擦著,陸陽忽然有一種非常怪異的表情。

大意了啊。

怎麼能讓徐詩然幫忙擦呢?

和一個女人接吻,讓另外一個女人幫忙擦掉口紅,這簡直……陸陽自己都覺得有些過分了點。

太渣了吧!

難到是天生就是一個渣男,陸陽心中再次出現這個疑惑。 伴隨著惡魔法陣上最後一個文字構築完畢,只聽一聲轟然巨響,掉落地面的死亡主宰竟然被爆炸的法陣直接炸飛了起來,在空中旋轉了三圈之後才重重的插入地面。

「不,不對,為什麼,為什麼我沒有掙脫你的靈魂控制,那頭該死的地獄領主的靈魂中明明說這樣是可以的。」

插在地面的死亡主宰發出了刺耳尖叫。

「哼!」

楊磐從地面上站起身,看了一眼圍攏在他身邊,但卻彷彿是陷入停機狀態一般的亡靈浪潮,臉上露出了一抹猙獰的笑意。

「從一個剛吸收的惡魔靈魂中獲得的方法,未經驗證你就敢反叛。」楊磐走上前,一把將死亡主宰從地上拔出來,臉上的冷笑更甚,「你這追求自由的想法還真是迫切呀。」

「不,不是的,聽我解釋……」

沒等死亡主宰說完,楊磐便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行了,別廢話了,你現在說的話簡直就跟七八十年代的香港警匪片一樣,我聽著都煩,再見了。」

楊磐的話音剛落,本來還在不斷發出聲音的死亡主宰立刻便沉寂了下來,彷彿再次變回了一件死物。

通過感知楊磐知道,死亡主宰內所誕生的意識已經被清除了。

要知道死亡主宰可是楊磐親手通過無限空間的裝備強化室強化出來的,他們之間的關係可是有無限空間認證的。

因此,死亡主宰中所誕生的意識除非能夠瞞過或是無視無限空間,不然就永遠無法擺脫楊磐的控制。

將死亡主宰一舉,周圍本來進入停機狀態的亡靈浪潮立刻再次活動起來。

連接著個人領域的空間通道打開,無數的亡靈開始搬著惡魔和怪物們的屍體進入其中。

當最後一隻亡靈消失在空間通道之後,楊磐再次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腦袋。

這靈魂受損的傷勢可沒那麼容易恢復,直到現在楊磐都感覺自己腦子一抽一抽的疼。

一邊忍受著靈魂損傷的痛楚,楊磐又看了看手中因為失去了自身意識而顯得死氣沉沉的死亡主宰。

突然間,一個略顯瘋狂的想法出現在了他的腦海。

既然武器自身誕生的意識不靠譜,那不如由他自己創造一個聽話的。

說做就做,楊磐製作了一張寬大的結晶座椅,然後直接坐了上去。

閉上雙眼,死亡主宰平放在雙膝上,這一刻楊磐彷彿忘記了痛楚進入了一種奇妙冥想的狀態。

在冥想了一會之後,楊磐的意識中突然傳出了『撕拉』一聲怪響,下一秒,他便睜開了雙眼。

此時的楊磐面色漲紅,渾身青筋暴露,一雙眼睛彷彿要瞪出眼眶一般。

單是從楊磐現在的模樣就能看出,此時的他肯定是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當然,痛苦是肯定的,畢竟楊磐剛才可是硬生生的撕下了自己的一片靈魂,此時沒有直接失去意識,已經是他意志力過人了。

靈魂撕裂的恐怖痛楚幾乎要讓楊磐發狂,但是好在他並沒有忘記自己強忍痛楚撕裂靈魂的主要目的。

一把抓起了放置在雙膝上的死亡主宰,在楊磐的控制下,一團淡紅色的虛影自他的眉心處鑽出,然後便直接鑽入了死亡主宰之中。

那團鑽入死亡主宰的淡紅色虛影便是楊磐撕裂下來的部分靈魂。

若是那些普通的靈魂,在接觸到死亡主宰的瞬間便被會其侵蝕吸收,或是轉化為幽魂惡靈。

但楊磐作為死亡主宰的主人,他的靈魂自然不會受到死亡主宰的傷害。

不過,即便楊磐的靈魂融入了死亡主宰,但想要讓這部分靈魂控制死亡主宰,甚至是成為死亡主宰的器靈卻還是有些困難。

畢竟這只是從楊磐靈魂中撕下的一小部分,實在是有些弱小了,並且還有諸如相性和適應性之類的問題需要考慮,需要費點功夫才能完成。

待撕裂的靈魂完全融入死亡主宰之後,楊磐感覺自己與這柄兇器之間建立起了一種特殊的聯繫。

這種聯繫讓楊磐感覺十分舒服,那感覺可比跟之前那個想要反叛的武器意識可要親切的多了。

「嘶,感,感覺還不錯。」一邊張口吸著涼氣,楊磐用略顯沙啞的聲音低聲自語道。

在略微沉吟之後,楊磐伸手從儲物空間中抓出了一把亮晶晶的寶石。

這些寶石是楊磐手中所有藍色和藍色品質以下的靈魂材料,這些東西對楊磐而言除了出售以外也沒有太大的作用,既然如此不如用它們來溫養一下融入死亡主宰中的靈魂。

咔哧!咔哧!

伴隨著楊磐的手掌微微用力,那些珍貴的靈魂材料立刻如同玻璃球一般被捏成了碎末,隨後便化為了數道流光融入了死亡主宰之中。

伴隨著靈魂材料的融入,楊磐明顯能夠感覺到融入死亡主宰當中的靈魂,或者說是器靈意識的強度提升了不少。

果然只見楊磐將手中的死亡主宰往空中一拋,對方竟然就這麼晃晃悠悠的漂浮了起來。

一抬手,空間通道打開,楊磐給新生的死亡主宰下達了如之前一般清除個人領域中死亡能量和亡靈的命令,然後便讓它回到了個人領域中。

解決了死亡主宰的問題,楊磐這邊確是感覺有些壓制不住自身靈魂撕裂的傷勢了。

左右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座隨時有可能被熔岩淹沒的火山區域明顯不是適合休息的地方。

釋放出暗紅色槍翼,伴隨著龍氣噴涌,楊磐立刻朝火山外急速飛去。

在離開了火山區域之後,楊磐隨便選了一個看上去還算安全的位置降落。

感受著自己那迷濛的,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昏睡過去的狀態,楊磐知道不能夠再拖了。

巨人之力運轉,伴隨著大地的轟鳴震顫,一座堅固的結晶房屋便製作完畢。

不過可能是因為楊磐此時的精神有些混沌,所以這座結晶房屋的模樣看起來有些怪異,看上去有些像是一座大號的棺材。

不過事到如今也沒空去管這些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