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大家的支持!同時也感謝華來士的贊助!

今晚,就讓我們拿起手中的奶茶,來一個青春不眠夜如何?!”

說完,吳青鋒十分商業化地和了口手中的奶茶。

頓時,一旁的觀衆們看到自己的偶像喝起的奶茶。

剛剛還無人無津的鄒小北等人,瞬間成爲了搶手的香餑餑! 獨自吃癟的方雲極度不爽的回到了自己的別墅裏。

此刻方雲正玩着自己的手機,很快就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從門口走了進來。

即便是方雲看到了中年男子,也十分恭敬地站了起來:“權叔!”

中年男子叫方權,是方雲的叔叔,方雲自幼喪父,方權也膝下無子,一直以來方權都把方雲當成自己的兒子。

不過今天,方權並沒有給方雲好臉色。

方權一來就氣呼呼的坐在了椅子上,兩隻眼睛死死的瞪着方雲:“阿雲,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打柳依然的主意,即便是想要得到柳依然,也要通過正當的途徑,你爲什麼就是不聽呢?”

方雲頗爲不服氣的看着方權:“權叔!柳騰身患絕症,整個振華都是柳依然的了,我只要娶到了柳依然,就等於掌握了整個柳家,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只要我們方家吞掉了柳家,我們就不慫鍾家了!我不明白爲什麼權叔你會這麼忌憚柳家!柳騰活不了多久了!”

方權重重的搖了搖頭:“柳騰?就憑他?他還不值得我這麼忌憚他!”

“那你忌憚的究竟是誰?難道柳家還有我們方家惹不起的人嗎?”

“你還別說,柳家還真有一個男人是我們惹不起的!”

“到底是誰?”

“顧藏鋒!”

“顧藏鋒?就是那個傻子?”方雲詫異的看着方權。

“你要是覺得他是一個傻子,那麼你自己就成了一個傻子了!”

“他到底是什麼人?”

“你不要問他到底是什麼人,知道了對你沒有好處!你只需要知道他是你惹不起的人,就行了!早上你向我借幾個人,是不是就是想做掉顧藏鋒?我今天來這裏就是爲了告訴你,不要打顧藏鋒的主意!而且,我是在給你下通知,不是在和你商量!”

“爲什麼?”

方權已經不想在和方雲多說了,徑直離開了方雲的家中。

“王八蛋!”

方雲怒不可遏,將自己的手機和桌上的東西統統砸在了地上。

“雲少……”方雲身後的一個保鏢猶豫了一下。

“你想說什麼?”

保鏢幽幽的嘆了口氣:“我也不明白權爺爲什麼會害怕顧藏鋒這個傻子,根據我的調查,顧藏鋒並不是一個有背景的人,或許權爺是顧及柳家的什麼關係,既然如此……雲少大可以不通過權爺這邊,直接給金手下指令,讓金手出手,以金手的身手,搞定顧藏鋒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

“嗯……有道理!”此刻方雲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每當方雲想起今天柳依然挽着顧藏鋒左臂的那一幕,方雲就有一種怒不可遏的衝動,“那我就給金手打電話,讓金手出面除掉這個傻子!”

……

這是顧藏鋒來振華上班的第二天,由於顧藏鋒對於振華還是比較陌生,再加上和振華其他的人也不算太熟悉,所以顧藏鋒白天上班相當的枯燥無聊,唯有通過玩手機遊戲才能夠渡過枯燥的一天。

晚上,顧藏鋒將柳依然送回去之後,便開始一個人悄悄地從家裏溜了出去,對於顧藏鋒來說,今晚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約會在等着自己!

今晚顧藏鋒十分罕見的穿上了一身勉強算是正式的衣服,興致勃勃的朝十來公里外的時代酒吧趕了過去。

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顧藏鋒就如約來到了時代酒吧的門口。

顧藏鋒擡頭看着時代酒吧的招牌,內心更是感到一陣激動。

“你們幹嘛?放開我!不然我就叫了!”

“你叫啊,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嘿嘿嘿,叫的越大聲,我就會越興奮!”

“救命啊!”

就在顧藏鋒激動不已的時候,酒吧的門口傳來了一陣男女的爭執聲。

顧藏鋒朝發出聲音的位置瞥了一眼,一眼就看到了唐詩妍正被幾個流裏流氣的小混混圍在了一起。

顧藏鋒本來就是一個頗具正義感的人,再加上遇到麻煩的是唐詩妍,顧藏鋒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顧藏鋒看了一眼手機的時間,現在是晚上九點五十,留給自己和妖嬈約定的時間只有十分鐘了,自己要速戰速決了!

顧藏鋒邁着大步朝唐詩妍一行人走了過去:“喂!”


爲首的一個黃毛被顧藏鋒嚇了一跳,黃毛一臉不悅的回過頭看着顧藏鋒:“臥槽,哪裏來的小子,說話這麼大聲,嚇老子一跳,你他嗎磕了藥啊?”

顧藏鋒咧嘴一笑:“不是你們說的嗎?叫的越大聲就越興奮,你們剛剛的聲音挺大的,我聽了有點興奮,對不住哈!”

“嗯?”幾個小混混不由得面面相覷。

其中一個綠衣男一臉古怪的看着黃毛:“大哥,這傢伙該不會是一個傻子吧?我們叫的越大聲他就越興奮?”

黃毛也是微微一怔:“難不成這傢伙是個……”

幾個小混混都是感到一陣惡寒。

顧藏鋒一臉焦急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現在已經是九點五十二了,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顧藏鋒大手一指:“你們幾個,趕緊放人!”

“放人?老子放你嗎的屁!你算什麼玩意兒?你說放人就放人?”

“你們一夥人圍着人家一個小姑娘,也不會感到害臊的嗎?”

“哈哈哈,原來你是想英雄救美?”黃毛大笑起來,“朋友,想英雄救美也得看看自己有沒有英雄救美的資本,看你這瘦弱的樣子,你覺得你能當這個英雄嗎?今兒個這個妞長得很漂亮,小爺心情不錯,不想和你計較那麼多,你給小爺磕幾個頭認個錯,小爺就放了你,怎麼樣?”

“怎麼樣?呵呵……我覺得不怎麼樣!”

顧藏鋒已經不想繼續和這幾個小混混耽誤時間了,既然對方不想放人,那麼自己就只能硬上了!

顧藏鋒揚起自己的拳頭朝五個小混混衝了過去。

首當其衝的就是黃毛,顧藏鋒全力一拳砸在了黃毛的腹部,黃毛甚至還沒看到顧藏鋒是怎麼打到自己的,整個身軀就如同一隻斷線的風箏飄向遠處。

其他幾個小混混自然也不是顧藏鋒的對手,很快五個小混混都被顧藏鋒打倒在地。

顧藏鋒輕輕地將唐詩妍拉到自己的身邊,一臉鄙夷的看着黃毛:“啊?就這?”

黃毛差點被顧藏鋒這句話給氣的當場吐血,黃毛十分不服氣的拍着地面:“小子,你有種!你知不知道我老大是誰?我老大可是七哥!你敢打老子!你死定了!”

“你老大是誰?七哥?”顧藏鋒的腦海中瞬間浮現出幺弟的身影,“怎麼?你還想找你的老大給你出頭?”

“有種的,你就給老子等着,老子現在就叫我們老大帶人過來,不把你打得你麻麻都不認識你,老子從此跟你姓!”

“哈哈哈!”顧藏鋒毫不在意的看着黃毛,“行,小爺就在酒吧裏,你趕緊找你的老大過來!還有,小爺還有要事,先不奉陪了,記得你老大帶人來了後進酒吧找我,恭候大駕!”

顧藏鋒說完拉着唐詩妍往路邊走了過去。

唐詩妍一臉尷尬的低着頭:“顧大哥……”

“別說了,你先回去吧,一個女孩子,還是不要單獨出現在酒吧裏,酒吧這種地方魚龍混雜!”

“可是……”唐詩妍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擔憂,“可是你怎麼辦?”

“呵呵,你顧大哥還有事,你先回去吧,你該不會覺得你顧大哥解決不掉這些戰五渣吧?”顧藏鋒一臉輕蔑的看着遠處正在打電話的黃毛。

唐詩妍想了想,也覺得顧藏鋒的話有道理,再怎麼說顧藏鋒也是柳依然的老公,實在搞不定對方,柳依然出面不就能夠搞定了嗎?雖然這樣有點麻煩顧藏鋒和柳依然,自己以後一定要好好女裏報答顧藏鋒和柳依然!

顧藏鋒招來一輛出租車目送唐詩妍離開之後就朝酒吧裏面飛奔而去。

顧藏鋒走進酒吧之後朝最左邊的角落裏跑了過去,不過等到顧藏鋒來到最左邊的角落裏之後才發現,角落裏並沒有任何一個人影。

顧藏鋒焦急的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十點零二分,已經超過了和妖嬈約定的時間兩分鐘了。

顧藏鋒太瞭解妖嬈了,自己遲到了,想必妖嬈已經離開了,今晚自己註定是見不到妖嬈了。

想到這裏,顧藏鋒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一陣失望,耷拉着腦袋往酒吧外面走了過去。

不過就在顧藏鋒走了幾步之後,顧藏鋒雙眼一亮,在顧藏鋒的對面,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正輕輕抿了一口紅酒,一臉笑意的看着顧藏鋒。

女子的身高和顧藏鋒差不多,顏值和身材和柳依然不相上下,一頭黑色的長髮十分整齊的披在腦後,黑色的禮物更是襯托出了女子高貴的氣質,女子正是之前幺弟求醫的心理醫生,也就是顧藏鋒這一次來時代酒吧想要見的人,妖嬈!

“妖嬈!”

顧藏鋒激動地朝妖嬈大步跑了過去,等到顧藏鋒走到妖嬈身邊後,顧藏鋒咧嘴一笑,伸出自己的雙臂就想將妖嬈擁入懷中。

“嗯……”

妖嬈笑了笑,輕輕地伸出自己的右手推了一下顧藏鋒。

顧藏鋒尷尬的笑了起來:“對不起啊……剛剛看到你太激動了,好幾年沒見到你了,我……太激動了……” “我的天,我家鋒鋒居然邀請我們一起喝奶茶啊!”

“啊!這個是不是和吳青鋒喝的一樣的同款奶茶!”

“小哥哥這邊!我要三杯奶茶!”

“這裏這裏!給我來一杯!”

一時間,買奶茶的人是絡繹不絕。

所有人都爭先恐後地買起了華來士的奶茶。

對於這個奶茶,不少人都開始評頭論足了起來。

口味不錯的同時還有明星效應,不少人都會來買上一杯。

很快,鄒小北這邊就被賣斷貨了。

不過好早衆人早有準備,所有並沒有太過驚慌。

打了一個電話,不到十分鐘的功夫,這邊原本留守在店裏的一位工作人員,就重新推着小推車來到了操場。

就這樣,一來一回連續來了差不多有4趟的樣子。

每一個人都累成了狗。

但是看着自己手中的鈔票,大家一個個地都是興奮的不行。

好不容易,前前後後忙活了差不多四個小時的樣子。

吳青鋒那邊也終於演唱完畢了!

不由得,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今天這場演唱會,不僅是臺上的歌手們受累了。

他們這羣臺下的工作人員同樣很累。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