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笑著說:「我就說嘛,一組什麼時候生猛成這樣,感情是你小子回來了。」

劉毅也笑了,損道:「一組生不生猛先放一邊,你們這次的表現可是夠水的。」

「少來,我們六組這次雖然沒你們那麼變態,但也算戰績輝煌!」兔子不服了。

「吹吧你就。」劉毅鄙視了一句,把手邊的水壺遞了過去。

兔子接過水壺,先咕咚了一大口,隨後又吸了一口含在嘴裡潤了一會兒乾澀的口腔粘膜,然後才分幾次緩緩咽下。

抹了把嘴,把水壺還給劉毅后興奮的問:「想好咱接下來怎麼搞了嗎?」

「敵情不明,等夜龍他們偵查回來再仔細推敲一下。」劉毅解釋了一句。

十分鐘以後,六組和九組後續的十九個人,分三批陸續趕到。

夜龍和山貓周圍搜索了一圈兒,壓著第三批人的腳步也趕了回來。

夜龍邊在地圖上做標記,邊感慨的說:「紅方這次真是下了大力氣了,一公里以內根本進不去。

我們倆就在外圈繞了一下,不算幾個路口的固定崗,只外圈兒隱蔽觀察位就不下七處。」

一幫人正根據現有情報商量可行的行動方案時,獵犬帶著猴子和狗剩子也趕了回來。

三人偵查到的情況也差不多,他們的偵查同樣被堵截在了二營和三營陣地一公里以外。

除非像之前那樣,偽裝成紅方部隊混進去。不然起碼在白天的時候,想以小隊小組規模滲透,成功率極低。

劉毅琢磨了一陣,搖頭說:「晚上更白扯,就咱們這一身,在夜視鏡下就是螢火蟲。

武器也不行,除非能摸進他們的發射場地,不然在視線不好的情況下,很難在遠距離做出高效率打擊。」

二十幾個人聞言,頓時沒了之前的興奮。

劉毅說的沒錯,大家穿著的都是普通的迷彩服,白天身處於叢林環境,還有一定的偽裝功能。

入夜後沒有陽光的干擾,紅方防衛部隊必然會使用夜視設備。

就眼下偵查到的警戒密度看,根本不具備規模性滲透的可能。

而且,就算滲透進去,也只能抵達紅方的發射陣地外圍。

面對著幾百米的發射場,手雷基本沒有,唯一的攻擊手段只有為數不多的槍榴彈。

紅方的發射陣地,夜間必然會執行嚴格的燈火管制。視線不佳的情況下,很難精確鎖定攻擊目標。

冒懵打,攻擊有效率肯定大打折扣。

槍榴彈數量有限,二十幾個人又身處於紅方內外防衛力量的中間地帶。

槍榴彈一發射,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要面臨腹背受敵的境地。多說打兩道三輪,鐵定就得被圍死。

而且,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要不……」九組的草上飛試探著提議:「咱們想法搞幾門炮吧。」

「你怎麼不說去搶幾輛火箭炮呢?那玩應兒多過癮啊!」九組組長沒好氣的問道。

「對呀!」草上飛一拍大腿。

可話音落下,腦子跟著反應了過來,隨即悻悻的閉口不言了。

「是不是傻!」九組組長瞪了自己手下一眼,覺得自己的老臉都被個傻貨給丟盡了。

紅方除導彈外的重火力單位,基本射程都在幾公里到三十五公里左右。

其中超過三十公里射程的單位很少,主要裝備的122自行火炮和火箭炮,最大射程基本都在二十公里左右。

而導彈旅駐地距離國道前沿,最近距離都超過了七十公里。

以此來推算,一幫人想去搶炮,最少要往回折四十公里才能找到炮兵陣地。

就算找到了,並成功「打劫」,還要往回開二十公里左右,才能對導彈旅三個營的陣地進行打擊。

想在山裡地貌下,開著自行火炮往回折二十公里,你是會隱身啊,還是當紅方機動部隊全都「死」光了?

。 在泛著層層光暈的窗邊,相擁的身影隱在光影之間,像星子落入了人間。

幾乎就在下一刻,有著同樣內容背景的照片已經出現在顧洺辦公桌的手機屏幕上了。

一聲微不可聞的輕笑兀的出現在這寂靜空曠的辦公室內,直到屏幕的燈光熄滅,他也沒有說話。

站在一邊的安景依舊低垂著頭,在顧洺發話之前,她不敢妄言。

「這些日子不理她,她倒是長進了。」

顧洺的聲音聽不出什麼起伏,卻莫名給人一種寒意。

安景自然明白他話中的深意,在一一說明江一淮的近況后,如是問道:「你的意思是?」

「我記得那個叫裴寧的小明星不是很想要Rubis家的代言嗎?」

顧洺微微勾起嘴唇,勢在必得地說道:「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處理了。」

安景點點頭,完全消化了他話中的意思。

Rubis,一家法國的高奢珠寶品牌,近幾年在國內很受歡迎,每一季度的代言人都讓那些所謂的明星爭得不可開交。

正好顧氏最近在為它投資,代言人的事情,自然也是有很大一部分的話語權。

用一整個季度的品牌代言人來交換區區一個選秀舞台,裴寧應該會很樂見其成的。

他顧洺倒是要看看,到時候那麼大一個窟窿,那小子還能有什麼補救措施。

在現在這個年代,還有什麼能斗得過資本呢?

——————

第三次公演,也就是合作舞台的那天,終於在萬眾的期待中到來了。

從《PICKME》第一期播出開始,江一淮的粉絲數量就開始數以萬計的增長,拿個最簡單的例子來說,他的微博粉絲數量已經達到了百萬級別,粉絲在各個榜單上的打投也都是一直列居首位。

所以第三次公演的場地外面,望過去一片烏泱泱的人,全都高高舉著獨屬於江一淮的應援橫幅,陣容比其他幾家都加在一起還要龐大。

與外面的人聲鼎沸不同,公演的後台早就亂成了一鍋粥。

所有工作人員都愁容滿面,有的甚至接起電話就開始破口大罵,服裝、道具連同一些沒用的紙箱子都被一起亂扔在地上,無人問津。

走廊盡頭的化妝間里,坐著已經做好妝發的《ThatGirl》小組的成員,還有低氣壓的導演和一些其他人員。

「現在的情況就是,裴寧那邊突然推掉了咱們的舞台,說是她前幾天拍戲的時候摔斷了腿,現在無論如何都趕不過來了。」導演皺著眉頭複述著剛才突然發生的變數。

譚北看了看自己身邊朝夕相處的隊友,又看向坐在對面的導演,問道:「那現在呢?怎麼辦?」

「不好辦。」導演搖搖頭,「問題是現在根本沒有可以替換裴寧的合適人選,之前為了方便起見,你們的編舞老師都是男的,根本沒法上場,而現在重新選人更是無稽之談。」

「合適的女明星哪有這個時候願意過來趟這趟渾水的。」

導演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看向眼前無精打採的那幫人,道:「現在,你們也只能自己上台了。」

他的這句話只換來更加安靜的沉默。

在一個合作舞台的公演上面獨自出場,還要去隨機化解原本的合作動作,光是想想就很難做到。

「導演…..」江一淮從椅子上站起來,目光堅定的看向眾人,「其實,我有一個好的人選。」舒秋認真的看了看連忙點點頭,「沒錯,就是他,沒想到他也會來!」

舒逸皺皺眉,拉住了吳老黑,指了指林澤新的方向問道:「你認識那個人嗎?」

「當然認識了!是我請他來的啊!」吳老黑不明白舒逸為……

《重回九零當奶爸》第二百三十五章天賜的緣分 話音剛落。

少年全身氣勢霎時變了。

凌空出招,衣訣拂動,速度狠而戾!

漂亮!

小運動員們心裡大喝一聲!

這柔柔弱弱的小子,這麼厲害!

喬鈺眼露讚賞。

你小子,終於肯出招了。

喬鈺折枝為劍,招招詛勢驚人。

但,她快,少年更快!

少年纖細的身姿帶動劍刃,道道殘影,讓人眼光繚亂!

以柔克剛!

這是崑山獨門劍法!

好強!

所有人大驚!

這架勢,哪裡是拖後腿的樣子!

只是!

這驟發似電,不過瞬息,便慢了下來。

許言之氣息微喘,已露疲態。

「五十招,很好。」

喬鈺點點頭,贊了一句:「下面,換我了。」

什麼!

許言之大急。

「接招吧。」

一句話,喬鈺出劍了!

樹條破空襲來,發出急嘯!

這一招,如九天上的開山神斧,以斬破混沌之勢,炸燃全場!

但是!

不對!

「她用的招式不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