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娜坐在後座看着猴子慢慢的消失在她的視線之中,他們又失去了一個小夥伴。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輪到自己犧牲,來換取主角隊伍的前進。

「兔子,你一個一米八的大漢,怎麼取那麼溫柔的外號。」

「我們是後勤部隊,以輔助為主。而且我們隊長喜歡毛茸茸的小動物,所以……」

「你真的要跟着我們走,我們可危險了。」

「待在DS市難倒不危險,現在因為第二系列孢子的問題,已經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了。」

兔子的家鄉在SJ市,明明就在隔壁不遠,但是因為災難的阻攔,他無法回家報平安。加上前段時間全國大範圍的撤退,現在SJ市也是一個空城了。

「他們真的會在家裏等你嗎?現在廢棄的城市,可比感染的城市危險多了。」

「放心,我們家有自己的院子,足夠自給自足了。」

「那我們就借住一下你們家了。」

正在開車的白一突然想到了,正好他們要去SJ市,有了熟人的招待能降低不少危險度數。

「你們可以在市醫院研究孢子,那裏有最好的設備。就是不知道病人多不多,需不需要清理。」

兔子所指的清理,是清理那些『因為感染去世的屍體』。醫院是一個絕佳的蘑菇發展基地,應該會有不少的樣本。

「W神父的事情怎麼說?要不要相信他說的話。」

「李醫生有什麼意見?他手裏不是有模型嗎!」

「看,要先確認他手裏的模型是不是真的。」

大家不約而同的看着身後的汽車,為了保證安全W神父兩人被安置在了後面的車輛上。現在需要確認的是他手裏的模型是不是真的,再決定要不要一起合作研究藥劑。

沉默的車內,賽娜正在查看大壯的資料。她很想知道,這個在海島善良的、喜歡幫助別人的大壯,為什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 先前撤退之時,敵對妖兵自然追擊極凶,若不是有孫子權以及陸良組一眾元老在,幫忙抵敵方妖兵的進攻之勢,最後又由孫子權一人,作為那座字面意思上的中流砥柱,為幾位元老爭取時間,說不得就連這幾位大妖都要交待在此。

好在之後孫子權坐鎮「關口」,未曾放任任一敵對妖族鄰近陸良組府邸,並且在得到李清源授意后,撤退果斷,一下子毅力棋盤中心天元位置,並且通過這場戰爭,孫子權在一眾妖族心中,分量極重,所以沒了那假扮並封的一團黑氣指揮后,眾妖居然當真舍了進攻陸良組不要,反而追擊孫子權而去。

一氣會當三千擊,千里風雲慘淡色。那股平地而起的龍捲之強,直欲撕裂大地虛空,所過之處,皆是敵方妖族的殘肢斷臂,唯有處於正中心的孫子權,雙腳紮根於地面,我自巍然不動峰,四周風暴不得侵佔其身,妖兵朝向孫子權丟來的兵器,在臨近孫子權身側的時候,那些兵器皆化為齏粉一抔,隨風散去。

望着那條此刻已經是單純用血肉擬造的旋風大暴,孫子權輕輕嘆息……

這場戰爭很快結束,僅僅只是無名族輩前來打響的第一戰而已,犯不着如何傷筋動骨,稍稍意思一下即可,所以並未有任何妖族所謂的德「高」「望」重的大妖,前來「勸」架。

戰爭結束之後,陸良黃埔老爺子倒是雷厲風行,將一眾妖族五花大綁,囚在陸良組牢籠中。

至於那座讓所有妖族嘆為觀止的空中府邸,在白髮少年長老的一袖子揮動之下,悄然落地生根,原本坐擁風水寶地之盛的陸良府邸,如今風水氣運之濃,居然小勝先前。

當所有妖族聚集在一起后,陸良老爺子先是與李清源誠摯道謝,先前李清源小救下陸良任俠,這筆情尚未還清,如今李清源先是為陸良組揪出隱患,而後又為陸良組妖族指點,才讓陸良組的損失降低極多極多,一份份沉甸甸的人情,如今當真是還也不得,不還更不是妖了。

只是當黃埔老爺子提出的時候,李清源卻大手一擺拒絕掉,認真道:「黃埔老爺子,您先忙活自己的。」

陸良黃埔一怔,伸出大拇指笑道:「得,又是一份!」

說罷,陸良黃埔便大步流星,一路離去,留下李清源自己一人,半天摸不著頭腦。

孫子權很快跟來,笑着攬住李清源肩膀道:「老人家需要安葬麾下將士,還需要處理一些貌合神離的自家人,更是還要部署接下來的戰略,以防止接下來不會有什麼站在道德至高點的老傢伙蹦出來,說什麼你們陸良組打壓同胞,卻親近王朝人之類的話,任重而道遠啊……」

李清源點了點頭,「理解。」

孫子權忽然沉默些許,提起一事,「先前老人家與我對話,關於並封一事,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懷疑過並封出賣陸良組,只是真正知道真相后,心情難免失落,這段時間,咱們還是多出力一些,盡量幫襯一點老人家?」

李清源鄭重頷首,「這是自然。」

孫子權暢快笑了起來,一胳膊拐在李清源肚腹,眨了眨眼睛,目光若有若無,自沐雪兒身上一瞥而過,忍俊不禁道:「這下可有你受得了,就是不知道你可否能夠受住?」

李清源面色一苦,正要說些什麼,忽然眼前一黑,重重跌在了孫子權懷中。

孫子權望向一臉凶神惡煞向自己走來的沐雪兒,看向賴在自己身上的李清源,一臉的疑惑,「還能這麼玩?」

須臾,裝死的李清源被孫子權送回房間,強行被沐雪兒充當苦力的孫子權叫苦不迭,憤懣難平,因而憤然離開,只是離開的時候,孫子權嘴角偷笑不已,緣由是聽聞李清源受傷頗重的東宮也急得滿頭大汗,一路走來,倒是桃兔小姑娘,在門口小心翼翼地探過了頭,知道了李清源暫時沒了性命之憂,就一溜煙跑去找忙得焦頭爛額的陸良任俠去也。

依稀之間,李清源便聽到那兩個女子的對話,每每多出一句,他的冷汗便流淌浸濕一層衣。

東宮未央一對好看眉頭皺作一團,沉聲道:「他又是怎麼搞成這樣子的?」

沐雪兒瞥了眼這位關心則亂的女子,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言語。

看着先前御風而至時候,那副神氣模樣的女子,如今坐在房間裏面,一下子像是失了神氣,就是嬌柔小姑娘一位,東宮也沒了那副心氣,熟練替李清源包紮完畢后,輕輕嘆氣一聲,撂下一句「我去替他再打盆乾淨水來」后,便再沒有回來。

沐雪兒一拍李清源受傷的那手,銀牙暗咬,「挺享受的吭?人家那副嫻熟的小手法,看樣子不是第一次幫你換藥了吧?」

李清源趕忙坐起身來,正襟危坐,只是開口時候,不禁扯起嘴角,笑嘻嘻道:「莫要生氣啊。」

沐雪兒驀然湊近李清源,一對水盈盈的眸子幾乎與李清源近在咫尺,她眯起長長睫毛如蒲扇的晶瑩鳳眸,促狹道:「誰說我生氣了?我反倒挺高興的。」

如此近的距離,李清源足以被動聞到沐雪兒身上淡淡的清新香氣,似有若無,撓人心魄,於是愈加惴惴,略有結巴道:「挺高興的?」

沐雪兒一歪腦袋,眼眸靈活眨動,彎成了月牙,卻蹙眉嫌棄道:「那個姓孫的傢伙喊我弟妹的時候,你就沒有什麼想要反駁的嗎?默不作聲的,和默許了似的!」

李清源一正神色,大義凜然道:「當時我那狀況,能夠保證自己不痛得叫出聲來就已經是我意志力強韌了,哪裏還有閑空顧暇其它?所以當然不是默許!」

「這樣啊……」沐雪兒粉唇微抿,倏然與李清源拉開了距離,就要起身離開,卻被李清源一把抓住手腕,李清源抬頭望向這位天仙般的女子,眨了眨眼睛,「我有些話想要對你說。」

沐雪兒眉頭微蹙,粉唇微顫,「若是我不想聽的話呢?」

李清源忽然一改被動局面,一下子與沐雪兒面對面,「那種話,不可能是從我嘴裏說出去的。」

沐雪兒一張雪白的臉蛋剎那爬上兩朵粉紅雲彩,嬌喝道:「你離我這麼近做什麼?」

沐雪兒一手將出未出,只是即將拍向李清源胸膛的那一刻,驀然想起李清源如今的身體,絕對吃不消自己的一掌,所以臨近李清源胸膛的剎那,沐雪兒急忙散盡了手掌上的靈炁,拍在李清源胸膛上的時候,那手掌上之靈炁已經盡數消磨殆盡,看起來頗像女子撒嬌了。

低頭看向不敢看向自己的女子,一朵朵火紅已經風吹而過掩耳尖,再加之抵在自己胸前的一掌,李清源深吸一氣,輕輕將女子擁入懷中,「對不起啊,當時怎麼都該是我保護你才是,若是當時的我,意志力再強韌些,就一定不會默許了。」

沐雪兒一把推在李清源胸膛前面,讓自己與李清源分開些許,瞋目道:「你還說?!」

李清源燦爛笑道,繼續說道:「那時我若是能夠說話的話,一定要糾正孫子權一句,『小子,怎麼說話的?那是你大嫂』!」

不知如何就怔住了的沐雪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李清源擁入懷中的,更是不知道自己一張臉龐是什麼時候就悄然爬上了兩朵由粉及紅的晚霞,當感受到來自眼前男子胸膛上傳遞來的溫暖,大腦霎時間空白,什麼來自師姐所說的「女孩子要大膽一些」,什麼來自師妹們紛紛所道「女孩子還要含蓄嬌滴」,都在剎那煙消雲散,腦子之中唯有一道聲音迴響,「慘了慘了,完了完了,接下來我該做些什麼呀?」

抱着沐雪兒嬌軀的那位,也是雙眼直直發愣,只覺得自己只是一番頗有避重就輕,玩笑戲言訴真情作弊嫌疑的話語,真正說出口來,居然也需要莫大的勇氣。

……

孫子權獨坐屋外,感受到某間屋舍之內傳來的紊亂氣機,似乎雙方都頗為慌張啊……

他不由咧嘴一笑,「這麼樣子說我,我可就大冤枉了啊……」

「怎麼樣?這位被人當半個替罪羊的救蛇農夫感想如何?」白髮少年不知何時就站在孫子權身後,幸災樂禍道。

孫子權一手摩挲下巴,略有沉默,彷彿在細細思考第二長老的問題,半晌后答道:「還不賴。」

白髮少年瞄了孫子權一眼,略有踟躇,「其實我那徒兒心底還是……」

孫子權擺了擺手,打斷了白髮少年的言語,態度堅決,第二齋秋終於還是不曾繼續說下去,悄然退走。

孫子權一手從袖中掏出一支小巧銀葫蘆,不足巴掌大小,輕取瓶蓋,小酌酒一口,孫子權驀然抬頭望月,喃喃道:「有些罪,不能因為冠以了愛之名,就可以全部抹消,這樣很不好。」

「她愛你就可以如此做嗎?為什麼不能是因為『愛』所以多加……略有約束自己?」

孫子權一手抵在胸口,沉聲道:「愛記心口,我領。仇在情義,要報。」

早已經是金剛境的孫子權分明酒物不侵,可是僅僅喝了一小口銀葫蘆的酒水,就已經是酩酊大醉,狂笑持葫邀明月,不醉不作夜歸人……。 雲葵拼了命的搖頭:「不……不行!」

「你放心吧!敵方軍營有我的人,我一定會將解藥給你帶回來。三日之內!」

不待雲葵再說什麼,冶伽已經站起身,拿起一旁早就準備好的包袱走出營帳。雲葵在躺在床上,渾身都動不了,發出的聲音也是小隻有小,只能眼睜睜看著冶伽離開。

冶伽走出軍營,將照顧雲葵的重任交給了莫家兄弟。接著自己騎著夕雲,離開軍營。

霄王聽說這個消息的時候,冶伽早就已經消失無蹤。

「霄王,若是敵方發現國師的身份,恐怕就天下大亂了!現在該如何是好?」

「按照原計劃行事,國師的事情,交給本王吧!」霄王輕嘆口氣,如今也只有這個法子了。

「是!」

次日一早,大軍按照計劃出發。只留下小部分軍隊留守軍營,而雲葵和莫家兄弟也被留了下來。

此時冶伽已經身在茂密的山林中,坐在山崖邊。一邊吃乾糧,一邊望著前方連綿不絕的營帳。雲葵所需解藥就在營帳內,而她不能再聯繫許將軍,若是在這個緊要關頭冒險聯繫,他被發現的幾率大大提升。

扭過頭,冶伽看向旁邊的夕云:「今晚我就要潛入敵方軍營,你留在前面的山上等我。倒是我會拿著解藥出來與你會合!」

聽到冶伽的話,夕雲稍稍點頭。

……

「統領,霄王帶領大軍向我們軍營過來了!」

慕容安站起身立即道:「立刻準備迎擊,必須保護好陣法不被破壞。」

「是!」

慕容安穿上盔甲,拿起自己的長刀走出營帳,立刻集結大批軍隊。而許將軍也在其中,這一次,他會跟著大軍前往。

看到敵方軍營開始集結,冶伽蹭的一下站起身:「大戰要開始了,他們會在天黑之前打起來。夕雲,你一定要在山上等我。」

夕雲小聲的叫了一下,算是回答冶伽,並且眼神堅定。

而慕容安為了保住邊境陣法,已經準備好召出一直待在山中的妖獸。

火紅的夕陽漸漸落下,兩軍也即將交戰,趁著慕容安將大軍帶走,只留了部分軍隊在軍營中。冶伽離開山崖,向敵方軍營靠近。而夕雲聽從冶伽的吩咐,守在山中,等待冶伽歸來。

經過茂密的山林,冶伽偷偷來到敵方軍營的不遠處。她躲在樹后,細細觀察。每隔半刻時間,便會有一支巡邏隊路過。而高圍欄門口守著兩個兵士,他們身著盔甲,站在門口一動不動,訓練有素。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遠處冒起了硝煙戰火,冶伽望著霄王帶領大軍來的方向,細眉緊皺:「你可一定要贏啊!」

在樹后蹲守將近半個時辰,冶伽終於逮到時機。趁著一個兵士去小解,而巡邏隊又沒有過來,冶伽趁著天色暗,還沒有點燃火把,立刻衝上前去,將留下來那名兵士搞定。不過一瞬間,冶伽鋒利的匕首劃過那名兵士的喉嚨。

她將兵士拖到無人處,將他的衣裳帽子都換上。正好伏淵軍隊的人都帶有黑色面罩,更容易隱藏了。

一本正經的出來,冶伽直徑走在偌大的軍營中。營帳數不勝數,要找到慕容安的更是難上加難。因為他的營帳與其他營帳別無二致,正當她犯難,突然前方三個兵士拿著酒向她走來。

「真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藏有存活。帝宮中的美酒就是不一樣,甚是甘冽啊!」

「這可是珍藏美酒,如今你們可是有口福了!」

三個人一邊聊著一邊走近冶伽,冶伽本以為可以安全通過,卻沒想他們停了下來。

「誒!你怎麼在這裡?今日不是你值夜守營嗎?」帶頭的男子身材魁梧,長相粗狂。而他身上穿著的盔甲也與其他兩人不同,看似不是什麼尋常兵士,他走到冶伽面前,瞧了她一眼道。

冶伽愣了一愣,隨後粗著嗓子道:「喉嚨有點不舒服,回來拿點葯!咳咳咳!」

「聽你這聲音就不對,趕緊去拿點葯吧!你擅離職守若是被將軍發現,可有大苦頭吃了。」

「是!」

「哎,不然我親自帶你去,不然那些狗眼看人低的醫者估計葯都不會給你,讓你自生自滅。」冶伽抿抿薄唇,這丫的還挺講義氣,可老子現在真不想讓你講義氣。

因此,冶伽低聲道:「怕耽擱您品嘗美酒,還是我自己去吧!」

「沒事沒事,走吧!誒,酒給我留著點!」

接著那人便帶著冶伽前往醫者所在的軍營,冶伽心中一萬隻羊駝奔騰而過,真想把他就地解決了。可沒辦法,這軍營中到處都是人來人往,若在這裡動手,就等著被群毆。

。這場急症來的蹊蹺,毫無徵兆且來勢洶洶。等著黛玉在書院收著消息時,人已經不食水米昏倒有三天。

報信來的是林之孝兩口子,三春要立刻回府,還能見上最後一面。

迎春和惜春都嚇得慌了神,寶玉怎麼年紀輕輕的就要去了,毫無道理也痛徹她們的心扉。抱在一起無語淚流,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如此的

《紅樓之磨石為玉》第六十二集林黛玉下書山薛寶釵回賈府 沉浸修鍊,不可自拔。

帶着團隊修鍊,葉晨有收穫,百姓更高興。

地痞無賴被收服,大家日子安生,能不高興嗎?

一下子,之前葉晨轟出拳芒震天的議論平息,沒人再說不詳,有的只是誇讚,甚至就連葉晨深居簡出的習慣都被說成了潔身自好。

平和的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

轉眼三年,葉晨一如既往地修鍊,指導四個小組,小組還是那四個小組,可卻已經減員。

嗯….沒死人。

可摸著石頭過河一般的修鍊,總會出現各種小問題…..

這一日,葉晨正在看着第四小組的靚仔喂蜈蚣,這條蜈蚣全身通紅,從無數毒蟲的瓮中殺出,可謂毒到了極致,再加上靚仔三年來精血精心餵養,如今正處在從蟲變蠱的狀態。

蟲變蠱,具體是怎麼個變化過程葉晨沒解剖過,更沒有微觀觀察過,可按照神農幫的秘籍,這最後的時刻就是讓蠱咬人。

三年餵養,蠱適應人血,而這最後一下子,則是人要適應蠱身!

原本只是滴血餵養,此刻卻是把手指遞給蜈蚣,讓它咬。

蜈蚣可沒有憐香惜玉,更沒有三年餵養感恩的心理,感受到熟悉的食物,可卻沒有如同往常滴落口中,那就直接咬過去,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嘶~~~~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