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的前面是一扇門,維爾斯想也不想了進去了!

進去了才看見面前的景象!

書!

全是書!

好多的書!

沒有來過亞迪斯的人根本就想不到亞迪斯的藏書有多麼的豐富,書的世界!書的海洋!

一排排的書架,在門口一直看到裡面,只現兩旁的書架伸延了下去,卻看不到頭在哪裡!

上面掛著牌子可以看到:火系魔法、水系魔法、冰系魔法、武技概論。原來這裡是亞迪斯的圖書館。

看了到滿目的書,維爾斯的心裡很靜,一股書鄭的氣息撲鼻而來。

維爾斯突然想看書,產生了一種把這裡所有的書全看完的**。

這麼大的圖書館只有一盔小燈!

維爾斯根據指示來到了火系魔法的書架,這裡的書也太全了!

《火系魔法入門》、《火系魔法展史》、《低價火系魔法大全》、《火系魔法的一百個優秀的魔法師》、《魔導師自傳》。

維爾斯一時有點傻了,這麼多的書到底從哪裡看呢?

隨手拿起了一本名字叫做《火系魔法咒語入門》的書。

這裡的書擺放的異常整齊,書架上都被擦拭得一塵不染,從木質的書架上還可以看到擦拭的水痕!

不知道是哪個有心人來天天打掃吧!

拿著這本書簡單的翻了一下,這本書好像還是比較適合維爾斯,他的火系咒語滿打滿算只會三個。

「照明術」、「火球術」、「火之矢」。

拿著這本書維爾斯低著頭邊看邊走,其實維爾斯也不是一個喜歡讀書的人,不過魔法書籍比較例外。他是愛魔法的!

走了書架的末尾,在拐角處維爾斯的餘光在地上看到一道會動的影子。

影子很瘦、很長,大概趕得上半個書架那麼長!影子的上半身無比粗大,這不像人的影子!

輕微的腳步聲在這寂靜的環境里清晰地傳到維爾斯的耳朵里!

光明神做證啊!這一定是怪物。

下身細長,上半身粗壯的魔獸都有些什麼?食屍怪?它的樣子應該沒有這麼可怕。黑暗人猿倒是有些像,那是黑暗系的高級魔獸,殺人如麻的。

維爾斯只要一轉過書架的拐角就可以看到這個影子的真身。

一種古怪的氣氛在維爾斯的身邊環繞著……

這是什麼東西的影子,怎麼這麼怪?

說它是人吧!人怎麼會上下差距這麼大?

怎麼看怎麼是一個妖怪好像在索取人的生命。

「哎呀!」維爾斯轉身就跑,對面的影子似乎也尖叫了一聲。這讓維爾斯的心裡打了一個突,這尖叫聲音很刺耳啊!

維爾斯的目的很直接,他要繞書架跑一圈,然後又另一面看看這個怪物的樣子。


他跑得很快,紛亂的魔法書在眼前快的後退。

在另一邊的拐角處,維爾斯猛的撞在一堆堅硬的物體。

臉好像撞在了一堆硬物中間,他被撞得後退了幾步,撞上了旁邊的書架然後坐在了地上,然後警惕的看著對面的怪物。

那書架被維爾斯撞得搖晃了幾下,卻沒有倒!

維爾斯的受傷的右手撞在最硬的地方,他疼得呲牙咧嘴!

不過他還沒有喊出來,對面的怪物就好像比他不疼一樣,先驚叫了出聲。「啊!好痛啊!」

獃滯的眼睛看著那怪物的上半身被維爾斯撞得四處亂飛,原來是一堆書。

在書落地后維爾斯看清了對面怪物的樣子。

一個長相秀美的女孩坐在地上,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她捂著自己的下巴,聲音帶著哭腔。

「痛……痛……嗚。」


維爾斯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孩兒,捧著一大堆的書。在燈光的照射下影子被拉長就是一個上身強壯無比下身細長的怪物。

影子真是有趣的東西,這樣美麗可愛的女孩硬能被它給醜化成一個怪物。

捂住自己劇痛無比的右手,維爾斯站了起來。

「卡洛琳,你怎麼在這裡,難道你對我有企圖。」維爾斯的面目驚慌,他現在完全學足了卡洛琳那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都市全能系統 ,他的左手揪住自己的衣領,緊張地看著卡洛琳。

這樣一個男人做出這樣的動作實在很難看,直讓人想笑。

斗羅之青丘狐帝

「誰對你有企圖?」卡洛琳漲紅了臉,維爾斯這個玩笑如果是對柏麗的話,她只會還以一個妖異的笑容,可是卡洛琳是開不得玩笑的。

她只會當真的!

那本厚厚的書好巧不巧的打在維爾斯今天早上受傷的右手上,維爾斯的捂著受傷的右手蹲了下去。豆大的汗珠如雨般滴落。

這手的傷維爾斯也沒當回事,他皮厚的很!以前打架時經常頭破血流,他通常都是在用水沖沖了事。不過這手腫得越來越大了,如果上午的時候還像一個饅頭的話,現在已經是一個大饅頭了。

卡洛琳看到維爾斯的冷汗直下,知道他不是假裝的。

本來在捂著自己被撞到的下巴,不過看到這個傢伙疼痛的樣子,卡洛琳忘記了自己被撞的地方。她趕忙跑到維爾斯的跟前。


「啊!你的手受傷了!」卡洛琳的樣子很緊張,維爾斯覺得不用這麼緊張吧!我身經數百戰,哪次不受點傷?

「你跟我來!」卡洛琳拉住了維爾斯的手往前走。

卡洛琳只是著急而已,她沒有多想什麼!她很純潔的。

不過維爾斯可不純潔了,卡洛琳的小手柔軟而溫暖。維爾斯覺得自己的心「砰」「砰」地跳了起來,他的臉紅了。蒼天在上,維爾斯竟然臉紅了!

卡洛琳拉著維爾斯快步的跑到一個桌子,她打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隻小小的木箱。 心想事成怪我咯? ,她嚇了一跳。

「你……你在幹什麼?」卡洛琳緊張的聲音有些結巴,她掙扎了幾下。那個禽獸不但握得緊還在輕輕的撫摸。

「啊!哈哈!」維爾斯乾笑了幾聲,把自己的手鬆開。

「對啊!卡洛琳你怎麼握著我的手不鬆開,難道我剛才說你對我有企圖是真的?」

看著卡洛琳的臉越來越紅了,維爾斯心懷大暢,他就是喜歡這樣的調戲卡洛琳。然後看著卡洛琳的害羞樣子比幹什麼都暢快。 想到這裡維爾斯不禁很後悔,當年當混混的時候太有原則了。對女人一向敬而遠之,更別說像這樣口花花的調戲了!

這要浪費多少機會啊!調戲美女要從小時做起!

卡洛琳生氣歸生氣,不過她還是麻利地打開了小箱子,維爾斯大開眼界。

瓶瓶罐罐、小剪刀、小刀就不用說了,裡面竟然還有小女孩的鏡子、小梳子還有一些女孩們的小飾物。看來這就是卡洛琳的百寶箱啊。

「等等!這是什麼!」

維爾斯伸出了手,那是一條銀白色的像繩子一樣的東西,盤踞在箱子中單獨的一個小格子里。這個東西銀白透亮,好像透明一般,煞是好看。

輕輕的摸了摸,手指尖碰到的東西很柔軟,感覺很舒服!

在維爾斯摸的時候那個東西蠕動了一下,在白色繩子的頂端,一道鮮紅色的東西快的一閃。

一陣清涼的感覺充滿維爾斯的左手。

「蛇!」維爾斯尖聲的驚叫了一聲,聲音的尖銳和驚惶的程度比剛才卡洛琳的絲毫不差。就連維爾斯自己也想不到他會出這麼尖銳的聲音。

銀白色的小蛇的頭部翹起,沖著維爾斯吐著信子,好像在示威一般。

維爾斯的臉都白了,他嚇得急忙往後閃躲,坐著的椅子一下向後翻了過去。維爾斯四腳朝天狼狽的摔在地上,那個小藥箱被他踢得翻了,裡面的東西灑得哪裡都是。

卡洛琳急忙把那條蛇捧在手中,她氣得臉通紅,「你在幹什麼?這是一條冰雪魔蛇,它很好玩兒的,你看它多漂亮!」

在卡洛琳的手裡那條小蛇聽話得很,蛇得意地翹起了三角形的頭顱,向維爾斯嘶嘶的吐著信子。

生氣的卡洛琳看著維爾斯煞白的臉,明白他是真的害怕。看見維爾斯狼狽的樣子,她嘴角上翹,露出了開心的笑意,在維爾斯看來就是**裸的侮辱,不過現在他來不及抱復了。

「格」「格」「格」維爾斯的上牙在打著下牙,因為害怕,還有就是覺得寒冷。

「我……我……那個……我被它咬了……它不會有毒吧?」維爾斯非常怕蛇,想到中蛇毒而死,他的心跳都要嚇得停止了。

卡洛琳看著維爾斯害怕的眼神,她的眼裡閃著狡猾的光芒:「它是低階的冰雪系魔獸,被它咬了會在一個小時內全身凍僵而死。」卡洛琳的神色變得無比認真,彷彿桃樂絲在講課的時候一樣。

完了完了!維爾斯本來剛剛顫抖著坐了起來,這時又嚇得躺了回去。

在卡洛琳得意的偷笑的時候,維爾斯急忙抓住了她的手:「你幫我辦件事。」這時的他也不顫抖了,也不害怕了,剛才魂飛魄散的樣子一點也看不見了。

「哦?」卡洛琳想把他的手掙脫,不過現在維爾斯的手如鐵鉗一般,怎麼掙也掙不脫。

維爾斯沒有管卡洛琳的掙扎。

「我怕不說的話就沒機會說了,你聽好了:在里德堡我有一個叫安娜的妹妹,她長得很漂亮。當然她不是我的親妹妹,只是我一直這麼叫而已。她一直很喜歡我,當時我一直把她當作親妹妹,沒有別的想法。你幫我告訴她我不在了,你把我這串手鏈還給她。」說著他指了指自己那串手鏈。

維爾斯不等卡洛琳有什麼表示繼續連珠炮似的說了下去。

「還有在里德堡有一個朋友阿爾傑,因為一些……一些事情,我們的關係有些變化。你幫我告訴他,我一直當他是朋友,就算他不理我,就算他恨我。可是我就這麼一個朋友。好了!我可以死了。」

維爾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不過他想了想又坐了起來。

「那個……我有一個姐姐叫凱瑟琳,她對我很好,像親姐姐一樣。雖然她和我沒有血緣關係,不過我對她一直有種……那個,咳!咳!你知道的,就是男人對女人的感覺。你幫我對她說,我真心感謝她。請她不要傷心。好了,應該沒有什麼別的了!」

維爾斯剛想躺下去,不過他緊接著又想起來一些事情。

「來亞迪斯的路上,在艾丁堡我遇到了一個精靈族的女孩,叫綺麗兒。你告訴姐姐要好好照顧她,這下真的應該沒有別的了,有的話我想起來再告訴你。」

維爾斯一連串的說出自己心中的話,有些話他平時自己也不會覺得。在死之前什麼都順嘴說出來了。

他有些奇怪,自己只是有些冷。卻還沒有死亡前的感覺,死過一次的維爾斯知道在死的時候自己的意識逐漸的模糊。聽覺、嗅覺、味覺、觸覺、視覺這五種感覺會慢慢消失。自己眼前會出現一些奇怪的幻象,好像自己的眼前有一條向前伸長的路一樣,自己在向前飄去……

可是現在這些感覺都沒有,維爾斯看了看卡洛琳,現卡洛琳也在認真的看著他。她的眼神很俏皮,像一隻得逞的小狐狸!與平時小姑娘的感覺不同,這一笑便有萬種風情,倒與柏麗的笑容有幾分相像!

「你別這麼看著我,事實上你確實很好看,但是現在我不會愛上你,我不會愛上任何女人的!」維爾斯說話前所未有的認真。

卡洛琳的臉色有些紅,她好像有些尷尬,「那個!我要說的是,那個蛇雖然有毒,但是根本毒不死人的。只是覺得渾身冷,蓋好被子穿得多些就可以了!」她的語氣如平時維爾斯做惡作劇時的可惡。

「呃?」

我太陽啊!維爾斯猛地坐起,打了一輩子雁,倒叫鳥兒啄了眼睛。這小妞在調戲我!她在調戲我!

可恨的是維爾斯剛才把自己的家底全說了,他現在都不敢去看卡洛琳了!

卡洛琳的臉有些紅,幸好維爾斯根本不敢看她。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