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風華可不是那種沒眼色的人,所以就直接找了一個理由,逛街去了。

一時之間,車上就只剩下了顧豫還有林憂兩個人了。

林憂小心翼翼的看著顧豫,低聲說道:「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你今天有些奇怪?」

顧豫轉過身來,直接把手機遞給了林憂,有些失落,有些難過,「憂兒,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林憂看著手機上面的畫面,心裡咯噔一下子!這到底是誰!這麼多管閑事!

看著顧豫這個傷心的樣子,皺了皺眉毛,「阿豫,你,什麼意思?」

「林憂,我需要一個解釋,你跟念念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顧豫直直的看著林憂,迫切的需要一個解釋,或者說,是安慰。

林憂低著頭,慢慢的紅了眼睛,哽咽地說到:「阿豫,我真的不是故意摔下去的,我也從來都沒有說過,是念念推我下去的啊!我一直都在維護念念,是你,一直都不相信我,是你說的啊!」

顧豫看著林憂低聲抽泣,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嘆了口氣,然後低聲說道:「憂兒,你不要哭,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我只是,不解,你跟念念,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憂擦了擦眼淚,看著顧豫,搖了搖頭,「沒什麼,我們很好,都是我自己不小心,都是我的錯,阿豫,我對不起你,我……」本來擦乾的眼淚,再一次涌了出來,林憂泣不成聲。

顧豫最怕的就是林憂的眼淚,急忙忙把人攬進了自己的懷裡,低聲說道:「憂兒,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先別哭了,我錯了,我不該逼你的,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林憂趴在顧豫的懷裡,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樣的順利,抽泣聲越來越小,哽咽地說到:「阿豫,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好不好?念念現在還在醫院,你不要追究了,好不好?」 「修仙者?」蕭默然皺眉想了良久「不會吧?」韓美熙雖然對如初的身份有所疑惑,但是大都往如初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這方面去想,況且她一向不信鬼神,況且如初說過,這地球上也只有她一個修仙者了,怎麼會還有修仙者幫助韓美熙完成這種事情?

「等等,我想起了一件事情!人間界理論上的確還存在著一隻猰貐!」半面黔面的降頭師安冉平忽然插嘴道。「據我家族保存的降頭筆記上記載,魔君白起曾經將一隻年幼的猰貐贈給了……」

「扶蘇公子!」安冉平和蘭琪兒異口同聲道!

「扶蘇公子?秦始皇的兒子?」蕭默然自認識如初之後,在天朝古代史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死了得幾千年了吧?」

「不,他還以寄魂的方式活著!」安冉平道「他本身是修習幽冥之術的修仙者,後來因為殘殺儒生有礙天和,被動明之神剝去神軀,打入輪迴舍,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法力強大的遊魂,不受幽冥管制,在人間界以奪舍寄魂維持生命。說來你們還和他有過一面之緣!」

「是什麼人?」蕭默然問。

「舒曠!」蘭琪兒搶先道。

「原來,是他……」

梅花公寓,蕭默然卧室。

蕭默然將最後一張符咒直直貼在韓美熙的額頭上,此時開始,韓美熙的身上已經貼上了整整七張不同顏色的符咒,韓美熙在符咒的影響下逐漸變成了另外一個女子的模樣:那女子高鼻深目,膚白如脂,卻不似天朝人一般容色。尤其那雙眸子,竟是玫紅色的,透著妖異的血色反光!

那女子不停的掙扎著,身上的符咒卻如隱形繩索般將她死死困住,動彈不得!

「別掙扎了!」蕭默然嗤笑著從冰箱拿出幾粒酸梅,放到熱水中,將酸梅湯靠近那女子「相柳告訴我,猰貐這東西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酸梅湯,這酸梅湯在人類看來是解渴消暑的佳品,而你們卻把它視為硫酸一般的存在!」說著,將水又向女子眼前kao了kao。

「你……」眼見那酸梅湯越挨越近,女子的喉嚨不禁咽下了一口唾沫!眼神中露出一絲驚恐。

「說,真正的美熙去哪裡了,那些孩子的屍骨又是怎麼回事?還有,為什麼如初要剜掉自己的肉貼在彎彎的身上,一字虛言,你就準備滿身開花!」蕭默然的聲音中透著少有的陰狠!

那女子心下掙扎片刻,卻還是一言不發,忽然覺得身下一痛,只見蕭默然將酸梅湯傾倒在了她的右肋處,那沾上酸梅湯的地方立刻腐朽出一個血洞!她不可置信的抬頭看了一下眼前這個她心中最溫暖善良的男人,見到的卻是這男人面無表情的站起來重新向杯內續熱水的動作!

「說!」水杯重新高高舉起,這次對準了她的臉。

人說這世間所有的雌性都愛美,這話一點不錯,那女子見蕭默然要毀她的容,心下大駭,不由道「我告訴你,你,你把那東西拿遠些!」蕭默然依言將水杯移開,仍冰冷的看著她。手上卻移動了一下杯子的位置,空出了對那女子來說相對安全的距離。

「我本是魔君白起贈與公子扶蘇的侍衛神獸。數千年來我一直跟隨在公子左右不曾離開半步。直到幾年前公子將我召去。」女子輕聲道。

紋身館。

望著早已昏厥的韓美熙,猰貐萬分猶豫,若是依照主人的意思奪舍,眼前的女子必然身死,她便間接造下殺孽,他們猰貐一族在地球上只剩下了她孤零零的一個,最大的願望便是努力修行得以轉修散仙然後獲得覲見白起大神的資格,好親自向他求情解救被白起封印在山河社稷圖中的族人。可是一旦造下殺孽,她辛苦修鍊得來的功德立刻化為烏有!但是主人的命令作為僕人又怎能違背?正在她兩難之際,舒曠似乎了解了她的不安,「你不必擔心損害修行,這件事情另有內情,只要你配合,事情完成之後,不但你的族人可以得到釋放,你自身也會承惠不少!那蕭默然的母親乃是修仙者,父親是神族遺脈,他自己又與修仙者交情深厚,身上靈氣卓越,你若能跟他生下一個孩子,你猰貐不但復興有望,而且得了人族基因,以後你們就可以擺脫獸形,轉為人身,這是多少獸族盼都盼不到的!」

猰貐本就不是特別聰明的物種,又被扶蘇當寵物養了幾千年,見主人這麼信誓旦旦的勸說,又因為代價實在誘人,她自然就同意了,眼見扶蘇將韓美熙的魂魄導出,裝入寄魂瓶中,自己趕忙進入了韓美熙的軀殼之內……

「怪不得,我那樣小心的提防著,卻還是中了毒,原來,你身上便自帶那種截憶蟲,根本就用不著在食物裡面添加!」蕭默然恍然大悟,為什麼他總是莫名其妙的被人下藥!「那皮的事情呢?」

「那日我來找你,藺道長一眼看穿了我的身份……」

梅花公寓,韓美熙住所

「大膽妖孽,居然敢謀害無辜人命!今日遇見貧道,定然饒你不得!」藺如初舉著寒光凜凜的誅仙劍對著面前的女子道。

那誅仙劍乃道家至寶,殷商時期連修為通天的道門祖師太上道尊都無法抵擋,何況小小的妖獸,那劍光橫過之處,只見猰貐立刻撲倒,一聲不吭的昏了過去!

如初走到韓美熙的軀殼之前,伸出手探了一下氣息,忽然發現韓美熙其實並未身亡,她的魂息還在背後,急忙將韓美熙的身軀翻轉過去,撕開衣衫,果然,她的背上紋著的猰貐紋身之中尚發出一絲微弱的魂應。

如初將誅仙劍橫在紋身之上,只見韓美熙流著眼淚向如初道明原委並且求救。如初幾次使用驅魂之法想將韓美熙身體內的猰貐驅離,卻發現這妖物真的有了身孕!照幽冥法則,有身孕的妖怪有權利霸佔所奪舍之軀殼直至孩子降生!

聰明的如初細細想過,自然了解原委,剛想勸解美熙耐心等待,可是發現韓美熙的魂息居然越來越微弱!她無奈,只得用誅仙劍將韓美熙背上有紋身的那塊皮肉割下!將那匍匐吞入自己腹中,用自己的仙靈滋養以避免韓美熙魂飛魄散!就在此時,蕭默然闖了進來,見到那樣的情形,任誰都會想歪,況且蕭默然中的截憶蟲之毒開始發作,如初自然被送進了監獄! 顧豫看著林憂,皺了皺眉毛有些心疼,低聲說道:「可是你的手,你那麼驕傲,最喜歡的就是手術台,現在,你連手術刀都拿不了了,這……」

林憂搖了搖頭,輕輕地拉著顧豫的手,低聲說道:「只要你在我的身邊,我就心滿意足了,什麼都沒有了也不怕,阿豫,你懂嗎?」

顧豫看著林憂含情脈脈的眸子,理智瞬間就被拋在了腦後,用力的點了點頭,把人揉進了自己的懷裡,「憂兒,我會一直陪著你,我會一直保護你的!」

……

慕卿這邊,確定自己的病人都沒事以後,回到辦公室,坐在那裡,手腳癱軟。

傅院長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慕卿這個疲憊的樣子,眼裡劃過一絲心疼,然後走了過來,敲了敲慕卿的桌子,正在閉目養神的慕卿,有些不悅的睜開眼睛,「誰啊!」

當目光觸及到傅院長的時候,慕卿立馬就換了一副嘴臉,笑嘻嘻的說道:「傅老師?您找我有事嗎?」

傅院長看著慕卿這變臉的速度,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咳嗽一聲,低聲說道:「慕卿啊,你這段時間,在學校好好的研究論文,知道嗎?」

慕卿有些不解的看著傅院長,低聲說道:「傅老師,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了?我……你放心,那個消防員的醫藥費,我會補上的!」


傅院長白了慕卿一眼,淡淡的說道:「就在剛才,醫藥費已經被宋文打過來了,只是,這次的論文對我們醫院來說很重要,你懂嗎?」

慕卿聽到這裡,有些煩躁,悶悶地說道:「傅院長,我只想做醫生,我不想要那些職稱,這種論文的事情,你找別人來嘛!」

「慕卿!」

傅院長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毛,看著慕卿,隱含怒氣。

慕卿聽到這裡,只能是點了點頭,乖巧的說道:「是,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回去。」

傅院長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司末在一旁圍觀了慕卿被鎮壓的全部過程,看著慕卿這一臉被迫的乖巧,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小丫頭,沒想到你還有這副嘴臉呢?」

慕卿沒好氣的白了司末一眼,有些挫敗,坐在椅子上,悶悶地說道:「做醫生的,做好手術,治好病人就行了唄,幹啥老讓我弄論文,我也不是科學家!」

司末還是第一次看見慕卿這個樣子,只覺得說不出來的好笑,剛要開口說話,就聽見了慕卿的疑問,「宋文為什麼會打錢過來?」

宋文可不是慈善家,這一定是封時奕的意思。

可是,封時奕不是關機嗎?

他怎麼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呢?

想到這裡,慕卿的眼神,落在了司末的身上,「你跟封時奕有單獨的聯繫方式是不是?」

司末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小丫頭的反應,竟然這樣的強烈,皺了皺眉毛,「什麼?」

「是不是你告訴了封時奕?」慕卿走上前來,盯著司末的眼睛看,「你是不是在監視我?隨時向封時奕彙報!」

司末聽到這裡,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皺了皺眉毛,很嚴肅的說道:「慕卿,你怎麼說我都可以,但是你要是這麼說封時奕的話,我覺得你沒有良心,封時奕對你好不好,你心裡最清楚,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呢?」

慕卿這才覺得自己有些過分了,退回自己的位置上,低著頭悶悶地說道:「那,他為什麼不給我打個電話呢。」


雖然慕卿只是喃喃自語,但是司末卻是聽出來了一絲絲哀怨的味道,笑嘻嘻的看著慕卿,「怎麼?你很盼著他給你電話嗎?」

慕卿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在想些什麼,狠狠的白了司末一眼,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司末並沒有因為慕卿的冷漠生氣,反倒是有些小小的得意,當然了,是替封時奕得意。

這個傢伙,還真有自己的一套,看這個情況,誰說慕卿的心裡沒有封時奕,他都不會相信的。

慕卿這邊本來算得上是落荒而逃,但是出來以後又有些不解,不明白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逃跑。

氣呼呼的沒走幾步,就看見了走廊里的顧念,暗罵倒霉,這個顧念現在就是個炸藥桶子,聽說已經氣哭好幾個護工了,慕卿可不想招惹。

所以,慕卿連個招呼都沒打,轉身就要離開。

顧念見狀,有些急了,「慕卿,你等一下!」

慕卿滿臉都是為難,不過轉過身來的時候卻是一臉標準的官方微笑,「顧小姐,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顧念看著慕卿這一臉的假笑,只覺得無比的彆扭,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悶悶地說道:「慕卿,你能不能正常點?之前在班級那個囂張的勁頭都哪裡去了?」

慕卿本來就不是那種會委屈自己的人,之所以不跟顧念計較,一方面是這個傢伙實在是麻煩,另一方面,顧念現在是個病人,慕卿也不願意跟她較真。

可是人家的話都說到這個程度了,要是再不多說點什麼,好像自己做了什麼虧心事似的。

契約婚姻:總裁別惹我 說吧,你要幹什麼?」

顧念看了看周圍,然後朝著慕卿勾了勾手,「你過來,我跟你說。」

慕卿覺得彆扭,戒備的看著顧念,「你就說唄,我聽得見!」

「要不是我行動不便,我就過去了,慕卿,你怎麼這麼彆扭啊!」顧念眼角狠狠一抽,自己看上去就那麼像壞人嗎?

慕卿聽到這裡,所有的好脾氣瞬間就消失不見,沒好氣的說道:「大姐你自己做過什麼你自己都忘了?我這要是離你太近了,你不小心摔倒了,算誰的啊!」

「你以為我是林憂那個賤人不成!」顧念怒罵出聲,「雖然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一向光明磊落,那種蠅營狗苟的事情,我才不屑!」

慕卿總算是聽明白了,合著這小丫頭在林憂那裡碰壁了,所以來自己這裡求合作的啊!

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在演戲這方面,你的確不是林憂的對手,顧小姐,你到底要做什麼?還請你直接說。」

「林憂就是個兩面三刀的賤人,我不能讓她就這樣一直在我哥哥身邊,甚至成為我的嫂子。」顧念的目的也是很明確。

聽到這裡,慕卿倒是很贊同的點了點頭,「要是我,我也不願意,只是,這跟我有啥關係?」

「慕卿,你是在跟我裝傻嗎?」顧念有些急了,「你不喜歡林憂,不是嗎?」 「那如初床下的那些孩童屍骨又是怎麼回事?」蕭默然的手上青筋綳起,顯然是壓抑著怒火。

「是我吃的!」猰貐道「我們這族食幼童為生,平素公子便養些幼兒來給我做口糧,後來我有了彎彎之後胃口劇增,從三個星期一個孩子變成了十天一個孩子,而遵照公子的吩咐,在藺道長被抓走後我用五鬼搬運之術將孩子的屍骨放到了藺道長的床下!」

「那割肉的事情呢?」蕭默然冷漠的問。

「彎彎出生后,我發現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問題,她雖然承襲了你一半的人族血統,但是她的基因中還是有我們獸族的血液傳承,身上的獸XING無法徹底消除,每月十五這天,她就會化身為猰貐傷人,我試過了無數的方法都無法抑制她體內的這個獸XING,只好求助於主人,可是主人卻已經神秘的消失了,我遍尋不著,但是女兒的病卻越來越頻繁,不過五十天,就已經發作了不下十五次,還有一次若非我防範及時,她就把你給吞了,我只好去求藺道長。」她的聲音中略帶著一些愧疚。

「誰想到藺道長她不計前嫌,答應幫彎彎根治這個病,那日十五,藺道長用洗血之術將彎彎身上的獸血逼入左臂,然後將她左臂上的血肉全部削掉,將自己的血肉補充了進去,可那個時候你偏偏闖了進去!」她嘆息著道。

「韓美熙在什麼地方?」蕭默然忽然站起來問。

「在秦淮河當年明月畫舫酒家,藺道長答應救彎彎的條件就是讓我將韓美熙的軀殼歸還,然後送到當年明月給陶萬珍陶老闆,讓他設法轉交芙蕖的幕後大老闆,說那幕後大老闆有辦法妥善的照料好她。」猰貐知無不言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出來。

傍晚,默然將彎彎接了回來,彎彎搖搖晃晃的走到被囚禁的女子面前,甜甜的笑了笑,卻還是依舊一言不發!

仔細端詳片刻,猰貐大驚失色!「這根本不是我的女兒,這是什麼人?」

「哼哼哼。」蕭默然小聲笑著,抱起彎彎,撫摸了一下女孩的頭頂,彎彎迅速的縮小,直到變成一個微笑的傀儡娃娃!

狼夫強佔:吃定你,沒商量! ,為了回敬你,我當然也要告訴你一些事情!」蕭默然如上午一樣從櫥櫃中拿出伏特加,打開瓶塞,喝了一大口,坐到了猰貐的身側「為了見我父母一面,如初動用了招魂術,當初她就有言在先,動用此術要犧牲我的一個子嗣。你分娩的前一日如初定要見我,就是為了提醒我這件事情,彎彎這孩子,註定活不過一歲!那日如初帶走彎彎的時候,她其實就已經壽終正寢了,如初怕你知道了傷害我,才動用了自己所有的靈力和著自己的血肉製成了這個傀儡。為了維持這個傀儡的正常運轉,如初她向蘇榭求借一顆盤古靈石,那靈石乃是盤古族聖物,蘇榭本不肯出借,後來如初答應蘇榭馬上飛升,不再在人間久留,蘇榭才勉強答應。彎彎才得以維持人的形態直到三歲,可惜的是,她也只能保持在三歲而已……」

「不,不會的,主人不會騙我的,他說過,只要和你生下孩子,那孩子就可以承襲人族的血液,將我猰貐族徹底從半獸形態解脫出來!成為像天啟族,火女族,皋陶族,落頭族那樣的人形族群!」那女子不由大叫!她無法相信被她視作復興族群希望的女兒早已故去的事實!不由暴躁起來,雙手化為了獸形,更伸出了尖利的爪子向空中揮舞!

「其實,不管彎彎是否活著,你們猰貐的下場都是一樣,根本就沒辦法改變獸形的!」蕭默然卻說了一句讓她很驚異的話。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