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甲冷嗤一聲,「切,什麼你的東西,到了爺的手中,就是爺的東西!這滿大街就是賣東西的地。你賣我買,天經地意。東西到了爺的手中,就說明你同意賣給爺了,說吧,你要多少仙靈石!」

「是哇!你若不賣,你拿出來做甚?別磨嘰了,報個數吧。咱們爺可不是個霸道的,只要價格公道,咱們爺定叫你滿意!」路人乙諂媚的應聲附和道。

呼啦啦,七八位路人一下就把這人圍在了中間。

這人梗著脖子吼道:「東西還我,我不賣!你是從我手裡搶走的!快些還給我!」

「喛,你這人咋說話滴?什麼叫咱們爺搶你的東西?明明是你自己要送給咱們爺的,還死皮賴臉的說咱們爺給你的仙靈石少了,你這人咋這樣,咱們說好的價,你這麼不厚道,坐地起價嗎?」

另一位路人丙,一眼周圍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生怕爺被人傳出不好的名聲,眼眸一轉,信口開河,顛倒黑白起來。

也是!

這裡本就是個小集市,四域的人在一起,縱是再小的集市,它也不叫小集市了。

是以,人潮如海,一點也不誇張!

從事發開始,三秒鐘不到,就圍的人山人海,完全把這塊堵起來了!

剛開始聞到那股清雅香味的人,心底有數。

紛紛暗恨自己手慢,沒搶著。

哼,爺沒搶到手,也不能便宜你們! 「放屁,什麼叫你們給了人家仙靈石,你們連根毛都沒給人家好吧?人家又不是擺攤的,沒看見人家站在哪裡?你們這叫明搶,想要霸佔人家的好東西!」

「就是,明明是你們顛倒黑白,又想要個好名聲,就誣賴人家,你們缺不缺德?」

這時,這人雙赤紅著眸咆哮道,「你們把我的東西還來!我根本沒有賣你們,是你們趁我不備,強搶走的!快些還給我!」

圍著的人一聽,就知道剛剛那些人沒說錯,這幾人是看上人家的東西,霸搶!

龍清月並未走太遠,她又看上了一件小玩意,正和人家攤主討價還價。

「呀,那邊有熱鬧看了!快快快,咱們過去看熱鬧去!來來來,請讓讓,讓讓!」

「來,各位兄弟們請讓讓,喛喛,別擠哇!」

「我草,鬼叫個毛啊,你看熱鬧就不興咱們也去湊個趣?讓個屁呀讓,你踩老紙腳了!」

「……」

龍清月一抬頭,就見不遠處圍了黑壓壓的人,甚至有些人竟然飄浮起來看,把那處圍了個水泄不通!

她皺了下眉,並不打算去湊熱鬧,收斂心神,又討價還價起來。

可索,這位攤主不打算賣了,想要去湊熱鬧。

就把獸皮一卷,收了起來,對著龍清月擺了擺手,「不賣了不賣了,我去看熱鬧!下回下回再來啊!」

說罷,這人扭身就沖了出去!

龍清月蹲在地上,有些不高興的眸子暗了暗。

不過,那東西,無可無不可,也不是非想要買不可。

於是,她起身後,就打算再轉轉去。

這時,就聽到了一聲有些耳熟的咆哮聲!

咦,這不是剛剛那個二愣子的聲音嗎?

龍清月身影輕閃,漂到半空中,只聽了片刻,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好吧,這事是自己引起的!

不過,姐的東西是那麼好搶的么?

她眼珠一轉,手指尖對著下面人群中的一人輕輕一點。

一道無形的力量,打入了那人的體內。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搶了那二愣子東西的人。

看裝束打扮,龍清月估摸著,這人應該是哪家的少爺公子。

沒見他身邊帶著一群的狗腿子嗎?

這位少爺公子被龍清月點過一指后,身體輕栗了一下。

然後,就目光有些獃滯,一息過後,就恢復了正常。

誰也沒有發現,就這麼一息的時間,這貨就中了招。

只見這人,莫名其妙的從儲物戒子中取出了那個藍玉小瓶,往那二愣子手裡一塞,並連連道歉:

「這位仁兄,剛剛是兄弟我不對,我不該強搶你的東西,甚至還冤枉你!吶,這些算是我對你補償!」

這位少爺公子說完,又拿戒子里取出一些仙靈石,塞進了二愣子手中。

二愣子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恢復了心神。

他把藍玉小瓶一收,把仙靈石推了回去,搖搖頭說道:

「不,不了,我只要回我的東西就行了,你的東西我不能要!下次,別再這麼樣做了,會丟你家族的臉!哼!」

二愣子一本正經的說完后,就甩了甩袖子,要走人。

龍清月在半空中,噗嗤一笑。

這二貨,可真是,夠愣呆的!

若是這麼一位二貨,給莫如涯帶著,估計莫如涯會哭的。

正正好,也磨磨那貨!

好吧,龍清月這會兒又升起了想收下這二愣子的心思了。

反正禍禍的又不是本小姐。

她如是想后,心裡頭就大樂!

下面的事情還沒有完,圍觀的人們也以為事情到此就結束了。

不料,那少爺公子不知怎麼的,就大叫了一聲,「誰,誰把爺的東西偷走了?你,你站住,是不是你偷的?」

二愣子扭頭看了他一眼,伸手點著自己的鼻子,傻傻的問了一句,

「我,你是說我嗎?」

少爺公子仰起鼻孔,倨傲的點點頭,眸子中閃著陰狠,咬牙切齒的點點頭。

大聲的說道:「對,就是你!爺說的就是你!你快點把爺的東西還過來。否剛,爺叫你好看!」

這回,圍觀看熱鬧的人們紛紛表示不理解。

「喛,峰迴路轉呀,又有好戲看了,幸好我沒走掉!不過,這事叫怎麼說?你們看明白沒有?」

「嗬!爺看的頭有些暈了,沒整明白,這位少爺公子又莫名的發什麼鳥脾氣,你們看懂了沒有?」

「……」

二愣子一聽,抓了抓頭皮,兩手一攤,「我沒拿你東西呀!是你拿了我東西,不過你剛剛知道自己錯了,就又還給了我!」

「呸,你個二貨,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爺拿你東西,你有什麼東西值得爺拿?你快點把爺的靈藥還給爺!也不知道你剛剛使了什麼妖法,騙走了爺的寶貝!」

少爺公子一臉的憤恨,氣得直跳腳,說話時,吐沫星子四下亂濺。

爺敢肯定,肯定是你使了什麼妖法。爺是中了你的妖法,才會把那寶貝還給你的。

是的,肯定是妖法!

不然,我傻啊我!

那藍玉小瓶里的東西,爺怎麼可能還會給你?!

龍清月上半空中,看得津津有味。

她一點也沒有罪魁禍首的感覺。

少爺公子的一番話說完后,他身邊的幾人就狂扯他的衣袖。

個個滿面通紅,急急的抓耳撓腮的模樣。

剛剛爺自己把話說完了,又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東西還給了人家。

還另贈了人家一堆仙靈石。

這會爺想反悔,為時已晚!

一個不好,爺丟了臉面聲名,還帶累家族的名聲。

爺自然不會有多大的事,大不了,屆時受些罰而已。

可咱們這些人,就沒命了!

「哈哈哈……」

「哈哈哈,李竟庭,你們家裡已不覆存在了喲,你不曉得你們家的老祖宗嗝屁了嗎?你有什麼好囂張的?你恐怕還不知道吧,那「魔星」公主已經到了這邊了,隨時都有可能找你的喲!」

「哈哈哈——」人們一聽哄堂大笑!

紛紛為這位少爺公子的行為,感到不恥!

有人知道這位公子少爺的家底,站出來譏笑嘲諷!

好吧,若是以往,他是定然不敢說出這番話來。

如今嘛,東南兩域重新洗牌。

說不定,屆時,自己家族也有能力爭上爭。

萬一命好,掌域仙尊落到自家手裡,那自己也是位公子少爺了。

誰怕誰呀?

過氣的公子少爺,給爺提鞋子都不配! 李竟庭一聽,臉色頓時黑透頂!

烏雲籠罩!

若不是那該死的「魔星公主」,爺不會落到今日這個地步!

窘地難行!

若是以往,那個藍玉小瓶的東西,爺肯定不會看在眼底。

可是如今,爺的修鍊資源已經不多了。

老祖宗掌控的那些資源,全叫他以前的心腹們把控了。

現在,耐何那些人奴大欺主,不把自己這個少爺放在眼中。

修鍊資源也不再配給爺了。

不然,爺何至於這樣丟人現眼搶人家的東西?

龍清月浮在半空中一聽,就立馬從半空中降落下來。

圍觀看熱鬧的人們一看,現場中怎麼突然出現一個黑衣少女呢?

那黑衣少女,最顯眼的就是那雙鮮紅似火的長靴子。

配上少女白晳勝雪的肌膚,一身凈紋墨衣。

墨的純粹,白的勝雪,紅的似火。

三種顏色交織在一起,是那麼耀目!

再看那少女一張明艷燦花的臉,那眉眼,咦,咋有些眼熟捏?

靠,靠,靠……

這是魔星公主哇!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嚶嚶,這背後不能說人哇!

一說,這魔星公主就來了!

聽說魔星公主性情不定,很是邪性,殺人取命,宛若劈瓜剁菜!

完了完了,今日小命不保哇!

龍清月現身後,就踱到李竟庭身前。

清稜稜的眸子打量了他一番后,淡淡的說道:

「聽說,你們東南兩域放出了風聲,要為你們那兩個二貨仙尊報仇?嘁,本尊不去找你們,你們就偷著樂吧!你是那南仙尊的嫡孫?你是不是也想找本尊報仇哇?」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