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爾不是不想違抗他這個古靈精怪的妹!

那是因為他捉弄的越狠亦或者自己笑的越大聲都會被莫小離10倍以及百倍的反擊……

「呵呵……額呵呵……」

莫小離越過三哥路安!不看危險的四哥路絲!

直直的盯著夜纖塵:「纖塵ww你嘴邊有不明ye體……」

一聽到這句話夜纖塵就回魂了【貌似用詞不貼切……額呵呵……】

他!夜纖塵!流!口!水!了!

不行!絕對不可以留下這個污漬!

夜纖塵急忙擦了擦嘴角的殘留物。非常的用力。

「==夜纖塵,你這是要趕著去投胎嗎?這麼急?」莫小離看著夜纖塵的那雙手,看著被夜纖塵擦紅的嘴角。

「小離。」

「行了行了,你別開始你那長篇大論。」

除了莫小離的四哥路絲的奇怪道具。莫小離還非常恐懼夜纖塵的長篇大論——狐仙手冊and狐仙法則。


說出來那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啊!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咳咳,貌似跑題了……

「……」

「總之,纖塵你注意一下就可以。我現在要在狐仙法則上加上一條—流口水是可恥的行為。絕對禁止!」

「……」這特么還有沒有天理了?連口水都不讓流…… 那五個人在一一得到莫小離的「獎勵」后都獃獃的笑了……

莫小離用她那胖乎乎的小手在路易面前晃了晃。

「咦?大哥你怎麼了?」莫小離眼睛直直地盯著路易嘴角的那抹不明ye體。

「……」路易不知道莫小離說的什麼意思。(初鏡悲哀的嘆息道:唉,小離。你家大哥什麼都好:相貌好、學習好、武功好……可惜這腦袋貌似不太靈活……莫小離and路易:我表示贊同/袞蛋!)

「嘴角。」莫小離的語氣中貌似帶著一丁點的……嘲笑?亦或者tiao系?

路易聽到莫小離的暗示自動觸了一下嘴角—-shishi的什麼感覺?

這時候路易能想到的只有……口水。

這個答案真的晴天雷劈啊。

「……」

待路易將嘴角那抹不明ye體–擦乾淨后,莫小離才不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

在「整理」完路易之後,莫小離看向了路爾。

對於路爾上次讓她等那麼久的事情莫小離到現在還沒氣消呢。所以對路爾也不留情。直接一腳踢過去,也不管某某人的腿有沒有事……待莫小離收∠時,聽到的只是一聲慘叫——

「啊!!」路爾看看自己腿上的傷痕便心疼了起來,可憐兮兮的問莫小離他又怎麼了?發獃也有錯嗎?(初鏡正在疑問當中:路爾你丫的!褲子是隱形的?你怎麼看見的?路爾:自動省略你……悠然的走過去……初鏡:……)

「你還問我呢。」莫小離決定新仇舊賬一起算:「上次你那麼久都沒上煎餅,讓我白白等那麼久我還每找你算賬呢(妹紙你確定那1000米不是嗎?),現在還在這給我犯花痴。」

「上次的仇你不是報了嗎?那……」

路爾看到莫小離那眼神中「二哥ww你說我們今天要不要去晨跑?」的意思已經逐漸顯現出來了……

路爾不是不想違抗他這個古靈精怪的妹!

那是因為他捉弄的越狠亦或者自己笑的越大聲都會被莫小離10倍以及百倍的反擊……

「呵呵……額呵呵……」

莫小離越過三哥路安!不看危險的四哥路絲!

直直的盯著夜纖塵:「纖塵ww你嘴邊有不明ye體……」

一聽到這句話夜纖塵就回魂了【貌似用詞不貼切……額呵呵……】

他!夜纖塵!流!口!水!了!

不行!絕對不可以留下這個污漬!

夜纖塵急忙擦了擦嘴角的殘留物。非常的用力。

「==夜纖塵,你這是要趕著去投胎嗎?這麼急?」莫小離看著夜纖塵的那雙手,看著被夜纖塵擦紅的嘴角。

「小離。」

「行了行了,你別開始你那長篇大論。」

除了莫小離的四哥路絲的奇怪道具。莫小離還非常恐懼夜纖塵的長篇大論——狐仙手冊and狐仙法則。

說出來那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啊!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咳咳,貌似跑題了……

「……」

「總之,纖塵你注意一下就可以。我現在要在狐仙法則上加上一條—流口水是可恥的行為。絕對禁止!」

「……」這特么還有沒有天理了?連口水都不讓流…… 「==夜纖塵,你這是要趕著去投胎嗎?這麼急?」莫小離看著夜纖塵的那雙手,看著被夜纖塵擦紅的嘴角。

「小離……」


「行了行了,你千萬別開始你那長篇大論。」

除了莫小離的四哥路絲的奇怪道具。莫小離還非常恐懼夜纖塵的長篇大論——狐仙手冊and狐仙法則。

說出來那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啊!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咳咳,貌似跑題了……

「……」

「總之,纖塵你注意一下就可以。我現在要在狐仙法則上加上一條—流口水是可恥的行為。絕對禁止!」

「……」這特么還有沒有天理了?口水都不讓流……

莫小離看著這四位大尊那悲觀的表情,又加了一句話:「雖然不讓流口水,但流血的話我是沒意見的。」

「老妹……流血要死的……」路爾硬生生的把他那張冷酷的帥臉給「整容」成了萌噠噠的小正太!

「……死扒死扒!」莫小離就是不忍直視她那逗比老哥的臉!

「老妹……你好狠心啊!」路爾繼續扮演著萌噠噠的正太!

「……狠扒狠扒!」

「……」路爾斜視了莫小離一眼:「老妹你終於肯承認你是三八了嗎==?」

「…昂」莫小離思考了一會兒,突然頭上冒出了一個燈泡!莫小離反問路爾:「二哥,這三八罵誰呢?」

「三八罵你啊!」路爾不經過大腦思考便脫口而出==看我這偉大的一句話說出了倆成語哇咔咔!

「哦~~原來三八罵我啊……」莫小離托著下巴,詳裝思考。

「……」可惡的老妹,鬥嘴鬥不過你我還無語不過你!

***********(此符號絕對是鍵盤右邊所導致!)

「哎……」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嘆氣道。

「你怎麼了?」並肩走的另一個女孩子問道。

「過幾天就是交際舞會了!」

「對啊。怎麽了,一年一度的交際舞會來了不好嗎?」

「不是不好……我的零花錢沒有了……」

「沒事!我幫你!」

「碧,謝謝你!」

「我們都是好朋友,謝什麼!」

走在一旁的莫小離聽到她們的談話———-交際舞會?什麼是交際舞會?

帶著疑問,莫小離走向了她們……

「同學,請問你們在說什麼交際舞會?」

「你不知道嗎?過幾天就是索菲學院一年一度的交際舞會。在那一天…………」

那個同學大致講了一下。莫小離分析了一下情況,最後總結出這麼遠一個結論——-索菲學院一年一度的交際舞會。在那一天鳳少—鳳澤軒、安少—–安莫寒、還有一個神秘背景的莫言。在那一天這三頭巨霸會一同進入。挑選他們心儀的女孩子。從此那個女孩就可以在索菲學院有持無恐!

莫岩……莫岩……會不會是他呢……

想著……想著……一眨眼就到了交際舞會當天……

「校草三少來了!啊啊啊!」

「雖然每年都會見到他們,但我還是好高興!安少!」

「安少看我了!」

「……」 「==夜纖塵,你這是要趕著去投胎嗎?這麼急?」莫小離看著夜纖塵的那雙手,看著被夜纖塵擦紅的嘴角。

「小離……」

「行了行了,你千萬別開始你那長篇大論。」

除了莫小離的四哥路絲的奇怪道具。莫小離還非常恐懼夜纖塵的長篇大論——狐仙手冊and狐仙法則。

說出來那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啊!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咳咳,貌似跑題了……

「……」

「總之,纖塵你注意一下就可以。我現在要在狐仙法則上加上一條—流口水是可恥的行為。絕對禁止!」

「……」這特么還有沒有天理了?口水都不讓流……

莫小離看著這四位大尊那悲觀的表情,又加了一句話:「雖然不讓流口水,但流血的話我是沒意見的。」

「老妹……流血要死的……」路爾硬生生的把他那張冷酷的帥臉給「整容」成了萌噠噠的小正太!

「……死扒死扒!」莫小離就是不忍直視她那逗比老哥的臉!

「老妹……你好狠心啊!」路爾繼續扮演著萌噠噠的正太!

「……狠扒狠扒!」

「……」路爾斜視了莫小離一眼:「老妹你終於肯承認你是三八了嗎==?」

「…昂」莫小離思考了一會兒,突然頭上冒出了一個燈泡!莫小離反問路爾:「二哥,這三八罵誰呢?」

「三八罵你啊!」路爾不經過大腦思考便脫口而出==看我這偉大的一句話說出了倆成語哇咔咔!

「哦~~原來三八罵我啊……」莫小離托著下巴,詳裝思考。

「……」可惡的老妹,鬥嘴鬥不過你我還無語不過你!

***********(此符號絕對是鍵盤右邊所導致!)

「哎……」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嘆氣道。

「你怎麼了?」並肩走的另一個女孩子問道。

「過幾天就是交際舞會了!」

「對啊。怎麽了,一年一度的交際舞會來了不好嗎?」

「不是不好……我的零花錢沒有了……」

「沒事!我幫你!」

「碧,謝謝你!」

「我們都是好朋友,謝什麼!」

走在一旁的莫小離聽到她們的談話———-交際舞會?什麼是交際舞會?

帶著疑問,莫小離走向了她們……

「同學,請問你們在說什麼交際舞會?」


「你不知道嗎?過幾天就是索菲學院一年一度的交際舞會。在那一天…………」

那個同學大致講了一下。莫小離分析了一下情況,最後總結出這麼遠一個結論——-索菲學院一年一度的交際舞會。在那一天鳳少—鳳澤軒、安少—–安莫寒、還有一個神秘背景的莫言。在那一天這三頭巨霸會一同進入。挑選他們心儀的女孩子。從此那個女孩就可以在索菲學院有持無恐!

莫岩……莫岩……會不會是他呢……

想著……想著……一眨眼就到了交際舞會當天……

「校草三少來了!啊啊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