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妖族,其實鷹梵並不能理解洛九天和夜夕瑤之間的感情。

所以在它眼裡,洛九天的行為與其說是蠢,倒不如說是瘋了。

雖然鷹梵也希望夜夕瑤能清醒過來,但和洛九天相比,那種感情卻是完全不一樣了。

而此時的溺水河底。被白霧包裹著的夜夕瑤,慢慢沉入河底。

河底依舊是一片骸骨,但卻是之前被小傢伙噬靈貝和灰色小雞抓過的。

形成了一個大大的深坑,坑底莫名的泛著黑色氣息。

而在夜夕瑤的身體之下,已然化成一堆骸骨的洛九天,依舊抓著她的身體,沒挪動一分。

咔擦……

無聲的落底,洛九天的骸骨因為撞擊,瞬間散開。而夜夕瑤則平躺在河底,接著周身的白霧慢慢消失……

通河碑上的眾人,再次緊張起來。

而就在這時,一道藍光隨即從夜夕瑤的身體里發散出來。

藍光透過肌膚,衣裙,以及包裹著的那一層越漸消失的白霧,然後發散到溺水河中。

河水在藍光的映襯下,一瞬間變藍,美麗非常。

不過這一次,結界中的眾人,卻沒再感到什麼壓力,顯然在河水中,聚魂靈珠的力量消失了。

夜鴻等人瞪大眼睛,盯著河底的情況。

隨即發現,就在藍光蔓延的同時,整個溺水河忽而一頓,緊接著竟輕輕的扭動起來。

不是水流的方向,也不是受到什麼衝擊。而是單純的扭動,那感覺就像一個偌大的城池之內,人流相互想用,來來往往一般。

而一開始,這種扭動並不大。但漸漸的,竟越發激烈起來。到最後,竟慢慢形成了一個漩渦,而漩渦的中心,正是夜夕瑤。

見此情形,夜鴻頓時一驚。當下趕忙說道:

「快,快把九天的骸骨撈上來!」

原來,隨著漩渦的形成,周圍堆積滿滿的骸骨,竟然開始不斷躍動,紛亂起來。這要是洛九天的骸骨被捲走了,這偌大的溺水河,去哪裡找?

而此時一聽這話,小傢伙噬靈貝微微晃了晃,隨即很乖巧的『噗通』一聲,跳進了河裡。可這會兒河底已經開始亂了,小傢伙噬靈貝廢了好大的勁兒,才把洛九天的骸骨收整齊全,然後才上了岸。

倒是灰色小雞,一直閉著眼,趴在通河碑上。這會兒聽到動靜,只睜了下眼皮,瞄了一下,然後竟又有氣無力的閉上眼睛。

可就在小傢伙噬靈貝上岸的一瞬間,整個溺水河底的所有骸骨,彷彿剎那間受到了什麼衝擊一般,竟開始瘋狂的攪動起來。 就像是原本沉澱的泥土,瞬間被攪起來一樣。

一時間,各色大小不一的骸骨四下飛散。

飛起的骸骨遮住了視線,讓通河碑上的夜鴻等人再次緊張起來。

而就在這時,就在這些骸骨隨著扭動,四下飛散時,只見河水中數道粉紅色的光芒隨即從四面八方,向著漩渦中心凝聚而去。

只是,這些光芒速度極快,根本讓人無所察覺。

隨後,光芒消散,那些骸骨終於漸漸平靜下來。

河水依舊清澈,只是夜夕瑤的身體,卻被散落的骸骨,遮住了大半。

此時,只隱約從一些縫隙,看到點點裙角。

「怎,怎麼回事?

剛剛那個是什麼?

九天……」

夜鴻急了。此時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讓這位平日里穩坐望龍山的夜家家主方寸大亂。隨即習慣性的詢問洛九天,卻發現這會兒洛九天還沒完全恢復。接著看向鷹梵,鷹梵瞬間大嘴一撇,道:

「別看我,我什麼也不知道。」

倒是洛昭陽,這會兒反倒成了最冷靜的。隨即出聲安慰道:

「曾祖莫急,應該沒事。您看,母親的身體還在。」

這時候,誰也不清楚溺水河底究竟發生了什麼。可在洛昭陽看來,首先,自家母親的身體還在,那就說明至少應該沒出什麼大問題。

夜鴻聞聲一看,果然如此,隨即不由得稍稍安心一些。

「應該是如此。只是不知道,聚魂成沒成功……」

說著,夜鴻轉頭看了眼洛九天。可就在這時,旁邊的夜陵卻忽然脫口叫道:

「河,河水變渾了……不對!是變黑了!」

眾人一驚,趕忙附身看下去。這時只見,剛剛平息骸骨而變得平靜而清澈的溺水河,這會兒竟一下子再次渾濁起來。

可若只是這樣,也就罷了。畢竟當年在溺水河戰場,溺水河就莫名的渾濁好幾次,雖然至今原因不明,但也不足為奇。

但這次不一樣。瞬間渾濁的河水,竟帶著詭異的黑色氣息,和之前河底透出的黑氣,一模一樣。

並且,隨著河水越來越渾,黑氣也越來越濃。

緊接著,還不等通河碑上的眾人回過神來,只見已然變黑的河水,竟如同煮沸了一般,不斷的翻滾。接著轟隆一聲悶響,整個溺水河竟然開始不斷暴漲起來。

若是尋常地區,河水暴漲一般都是在雨季,過多,流入河中,造成河水上漲。

可這可是溺水河啊!

萬界開創之初,便有的天河,怎麼會突然暴漲呢?

夜鴻等人不由得瞪大雙眼。可隨著河面越來越高,接著不過轉眼的功夫,竟然已經要漫過通河碑了。

河邊的牛大一看不好,當下忍不住叫道:

「家主,不行了,通河碑撐不住了,快回來!」

可夜鴻還在擔心夜夕瑤,最後,還是洛昭陽一看不好,當下再顧不得其他,直接扯著夜鴻和奶娃娃小白幾個,轉身就往河岸跑。

而夜陵這會兒也沒閑著,直接彎腰抱起還在恢復的堂姑父洛九天,趕忙跟了上去。! 溺水河突然的巨變,讓眾人措手不及。

好在幾人動作夠快,才在通河碑被捲走的一瞬間,全部上了岸。

結界外的海族,這會兒也被裡面的情況嚇了一跳。

鯊欽瞪大魚眼,好半晌沒回過神來。

便是連原本叫囂著,打算衝破浪濤戰台的異族們,也因為那轟隆隆的異響,一下子安靜下來。

夜景寒等四人,依舊站在原位,維持結界。

心裡著急,卻不敢妄動。

上岸的夜鴻等人,不禁鬆了口氣。可就在這時,只聽奶娃娃小白忽然叫道:

「咦?小灰呢?」

小灰?

眾人一愣,隨後紛紛低頭尋找……可找了好一會兒,也沒發現灰色小雞的影子。

「怎麼回事?」

夜鴻低聲問道。

洛昭陽和夜陵聞言紛紛搖頭。

剛剛情況緊急,只顧著往岸上跑,根本沒注意灰色小雞。再則,灰色小雞可不是軟腳蝦,並且很聰明。所以大伙兒誰會特意去關注它?

因此,別說洛昭陽和夜陵,便是連夜鴻,也把灰色小雞給忘了。

「那小東西,莫不是掉入河裡了?小貝呢?讓小貝下去看看!」

終究是夜夕瑤的契約獸,夜鴻自然不能放任不管。可正在溺水河上晃悠的小傢伙噬靈貝聽到這話,卻只微微一動,下一刻,竟瞬間展開蚌殼,跳入溺水河中。

而就在眾人被小傢伙噬靈貝吸引住的同時,同樣站在岸上的奶娃娃小白,卻不禁眨了眨眼睛。接著小嘴一撇,小聲道:

「哼,真狡猾。」

結界之內,眾人因為翻湧的溺水河,而忐忑不安。

而此時的結界之外,氣氛也忽然詭異起來。

溺水河的忽然變化,讓一直冷眼旁觀的巨人族大尊忽而臉色一變,隨即上前一步。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步,可對方身體實在太大。百丈的身高,即便只一步,都讓地面發出沉悶的聲響。

同時,那股恐怖的氣息,更是猶如泰山壓頂一般,瞬間撲了過來。

妖界那邊的海族,頓時被這股氣息震住了。

即便有海水的阻隔,依舊直覺的感到恐懼。

而此時,那巨人族大尊卻轉動著金黃色的眼珠,死死的盯著溺水河,片刻后,原本金黃色的眼珠瞬間泛起了紅光。

溺水河渾濁了……呵呵,好!

太好了!

估計是溺水河下,發生了什麼異象,才會如此。

而這溺水河下,可不就是古妖一族么……

想到這裡,這巨人族大尊頓時激動起來。

當下再忍不住,瞬間抬頭大喝道:

「沖,把這些人奴還海族踏平,迎接妖主!」

粗嘎而震耳的嗓音,瞬間傳遍溺水河兩岸。而一聽這話,後面的異族頓時興奮的大叫起來。

可在這些異族之後,一些妖蠻這會兒卻只是應和幾聲,全無興奮之意。

蛇妖聖蛇辛蜷著身體,躲在一堆妖蠻後面,看起來相當不顯眼。這會兒聽到動靜,頓時雙眼微眯,猩紅而恐怖的舌頭,不時的吐來吐去。

百年前那場大戰,蛇妖一族雖然有參加。可就在百妖山眾妖聖組團出動的時候,蛇辛卻找了一個借口,躲了起來。 當年,妖界大亂,百妖山更是因為是否追隨巨人族和古妖,議論紛紛。

百妖山的妖聖,對此也想法各異。

可終究還是野心佔了上風。

以老妖聖獅妄和象恤為首的眾妖聖,妄想一統萬界,復活蠻霸和古妖。

甚至為此打壓那些反對的妖聖和種族。

而當時蛇辛其實也並不看好追隨巨人族和古妖。原因很簡單,那就是蛇辛覺得,妖蠻在妖界生活的挺好,有吃有喝有地盤,還有修鍊的天然血氣。

平日沒事的時候,就撩撥一下人奴,扯兩下。天氣冷了,就睡覺,開春了就出來曬太陽,這不是挺好的嗎?為啥偏要和那些動不動就聖隕的人奴拼死拼活?

更關鍵的是,就算妖祖蠻霸復活,古妖復活,又能如何?一統萬界,到時候它們妖蠻還不是被它們壓著?合著自己小日子不過,吃飽了撐的給巨人族和古妖當狗腿子?

簡直有病!

不過蛇辛很精明,心裡這麼想的,可沒表現出來,就想看看獅妄它們能瘋成什麼樣子。結果妖界空中霸主鷹妖一族被滅,鷹妖聖被以獅妄為首的眾妖聖滅殺,讓蛇辛看清了事實。

顯然,這時候獅妄它們已經徹底瘋了,根本不容其它妖族反對。所以蛇辛也說同意,但私下裡卻打起了小算盤,原因就是洛九天。

也許別人不清楚洛九天的情況,但蛇辛卻了解幾分。百多年前,就有秒殺眾聖的實力,關鍵是,這些年過去了,他竟然一點沒老!

但這一點,就簡直要命。

人也好,妖也好,即便是當年恐怖的妖祖蠻霸,也抵不過時間的洗禮。可那洛九天,明明是個人族,卻能不死不滅,這特么就是一個廢物,這麼多年下來,也要天下無敵了。

你們跟著巨人族跑人家地盤耀武揚威,你當人家是瞎子?

到時候萬一打起來,呵呵……別的妖聖,蛇辛不知道,反正它覺得自己不是洛九天的對手。估計對方都不用動手指頭,它就完蛋了。

沒辦法,當年洛九天曾救過蛇辛一次。那會兒它還是一條小蛇,都要凍死了,可那時的洛九天,就已經相當恐怖了。所以對蛇辛來說,幼小的記憶,是無法忘記的。以至於這些年過去了,看到洛九天,蛇辛就開始渾身發抖。

所以百年前,百妖山眾妖聖組團進攻人界的時候,蛇辛耍心眼躲了。結果呢?呵呵,去的妖聖,有一個算一個,全上了天堂。

而如今,蛇辛已經是百妖山的老妖聖了。這次出來,也是被逼無奈。可即便巨人族以勢壓人,蛇辛沒辦法,可並不意味著,蛇辛就要往前沖。尤其是,那些巨人族本就沒把它們看在眼裡,這會兒如果還拋頭顱,灑熱血,那就是兩個字:傻逼!

所以,心裡這麼想的,蛇辛更是本能的將身體團成一團,同時瞄著對岸的洛九天。而這時,只見一頭虎妖聖悄然走過來,待來到蛇辛旁邊,隨即低聲道: 「怎麼辦?」

蛇辛習慣性的吐了下猩紅的信子,隨後道:

「拖。」

那虎妖聖想了想,看了眼前面的形勢,然後接著說道:

「是想渾水摸魚?可要是一會兒古妖……那巨人族大尊都動了,估計這回是真的。」

如果此時夜夕瑤在這裡,必然會認出這虎妖聖。

因為它正是當年和夜夕瑤等人在靈域龍城有過一面之緣的虎賁。

虎賁當年和蛇辛一樣。當然,它並不是顧忌洛九天,而是身為叢林之王的虎妖,虎賁有自己的驕傲。所以打從骨子裡不想跟在巨人族和古妖的後面,當狗腿子,小嘍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