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也由於咳嗽劇烈的顫抖著,整個人好像風就能吹倒一樣的單薄。

帝夜和影雪聽到聲音,急跑幾步扶住虛弱的念水。

「主子,外面寒氣重你怎麼出來了。」

念水擺擺手,咳嗽的越來越厲害。

帝夜看著這般模樣的念水心一軟,打橫抱起她急忙奔回房間

房間里,念水乾咳不止。小小的臉上布滿了痛苦,眉頭也緊緊的皺著,額角豆大的汗珠不斷滾落。

影雪伸出蔥白般的手帶著一股靈力略過念水的額頭。忽然驚聲道。

「怎麼會這樣,她的靈魄在一點一點與肉體剝離。怎麼會這樣…」

帝夜猛地抬起頭對視著影雪的雙眼,眸子里充滿了不可思議。 鳳鳴森林深處,一座宏偉的堡壘聳立在森林的最深處也是最中間。

透露著陽光的沐浴,堡壘的地下室!

啪!

「蘇冉冉,你個賤人!誰叫你勾引澤哥哥的,賤人!賤人!賤人!」一個身穿紅色透明衣裳的女人,手裡拿著一條火紅色的鞭子,而那鞭子上帶滿了無數的倒勾就這麼一直鞭打著蘇冉冉。

蘇冉冉昏迷之中被疼痛感給痛醒,緩慢的睜開眼睛。

「你……你……」蘇冉冉一臉蒼白,低著頭。看著自己滿身的傷痕,火辣辣的痛苦佔滿了她的神經。

蘇冉冉微微蹙眉,真特么的疼,這是下地獄了?

「你什麼你?誰叫你跟我搶男人,你個賤人!之前的霸氣去哪了?之前不是很逞能么?再來啊!來啊!」女人的面部表情變得無比猙獰,沖著蘇冉冉大吼道。

「來人,拿一桶辣椒水來。給我潑在她身上,看她還怎麼逞能。」女人冷哼一聲,用命令的口氣吩咐著伺候她的下人。

「是!」站在一旁的人立馬回應,毫無猶豫的轉身出去。

蘇冉冉的眉間一直緊促著,這什麼鬼?什麼時候她連命都不要了去搶一個男人了,還是這個瘋女人的男人。

不過,身上的疼痛感讓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氣。難道在地府里還特么有這種虐待的待遇?

「蘇冉冉,你沒想到會這樣吧?縱使我比不過你的殺人無數,但是你不也一樣的栽倒我手上。哈哈哈哈~~~~」女人的臉上猙獰少了一點,不過可以看出女人從蘇冉冉的身上獲得了快感。

嘩啦!

一個女子提著一桶辣椒水直接毫不留情的倒在了蘇冉冉的身上,令蘇冉冉悶哼一聲。

本來被倒勾弄的遍體鱗傷,這辣椒水從蘇冉冉的頭頂部向下倒去。頓時全身血肉模糊,衣服料子跟被鞭打后的綻放著血花的肉身黏在了一起。

蘇冉冉還未來得及閉上眼睛,一股小流的辣椒水甚進了眼中。

蘇冉冉不由得大吼一聲,眼睛!她的眼睛!該死的地府之人!!!

而那所有的辣椒水還在順著蘇冉冉的下顎向下流去,全身都是火辣辣的疼痛感。辣椒水成功的刺激了蘇冉冉的所有神經樞紐的疼痛之感,蘇冉冉的腦袋轟然炸開來。

痛,除了痛就是痛,從未感受到的痛。這是她擁有異能后給她的懲罰么?

「呦呵!蘇冉冉你終於知道痛了啊,看樣子以後就有法子治你了。現在,你可以跪下來求我,求我饒你一命!」女人把手中帶著倒勾的鞭子往地上隨意一扔,紅艷的嘴唇湊近蘇冉冉的耳旁,就像說著情話一樣輕聲說道。

「啊啊啊啊啊啊!!!!!你特么給老子去死!!!」蘇冉冉聽到女人的話語,終於抑揚不住大吼出來開始了她的掙扎。

「呦呵!終於知道掙扎了?終於知道大吼了?現在你不過是我的一直喪犬狗,這樣對主人真是不乖呢~」女人的眸子微微一眯,對著蘇冉冉憤恨的說道。

女人轉過身去,背對著蘇冉冉,看樣子是在等待蘇冉冉的求饒聲。

嘩啦!卡擦!

蘇冉冉的眼睛禁閉,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居然忍著這痛苦的皮肉之痛開始扯開捆綁在自己身上的鐵鏈。

縱使痛,現在她明白了,自己還是活著的。只是一個借屍還魂的魂魄,她是一個經常漂泊在死亡邊線的魂魄。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四聲響起,蘇冉冉手腳上的鐵鏈完全被斷開。

「主人,小心!」

「小心啊!!!!」

蘇冉冉抑鬱著無限的痛苦伸出手來直接抓住現在年前背對著自己的女人,這個女人!這個女人!!!

砰!

剛才呼喚的兩個下人直接跑上來抓住蘇冉冉,蘇冉冉的手臂用力一揮兩人如同破碎的洋娃娃般向牆壁砸去。

女人的瞳孔慢慢縮小,想要轉過頭去看看身後抓著自己脖頸的人,可無可奈何的是她的頭無法扭轉。

噗嗤!

滴答!滴答!!

兩道聲音前後響起,蘇冉冉的左手抓著女人的脖頸,右手直接向後一退然後她的右手直接穿過女人的心臟深處。血液順著蘇小冉的手臂滴落到地下,然後她的右手猛然收回。

「嘔~~~~~」之前被蘇冉冉打飛的一個下人看到蘇冉冉右手中的東西時,頓時狂吐起來。

「我……我……我的魂核!!!!蘇冉冉,你個賤……哦,不。求求你還我魂核,我不能沒有魂核。」

女人的瞳孔猛然再次一縮,低頭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一個巨大的血窟窿。機械的轉過頭去,正好看到了蘇冉冉手中的魂核,煞時大吼、也開始了求饒。

「這個東西,你說要怎麼處理呢?」蘇冉冉的那隻血肉模糊的手揚了揚手中的魂核。

「不不不,我錯了,我錯了。蘇冉冉,你你你別,你把魂核還給我,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女人吞了吞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蘇冉冉手中的魂核。

「哦?是么?那麼,我這樣~」蘇冉冉把頭湊近那顆滴著血液的魂核,然後在女人的求饒聲中,張開了嘴唇吐出粉嫩的舌頭把整個魂核直接吞進肚子里。

原本蘇冉冉無比蒼白的臉色此刻又加上了鮮艷的血紅色,嘴唇上全部是血,而她的全身也都是她自己的血液。

「蘇冉冉!!!我下輩子絕不會放過你!!!」女人凄涼一吼,猛然女人的整個妖嬈帶著血色的身軀直接縮小,變成了一條紅色小蛇。

「啊啊啊啊,怪物!別過來,你個怪物!」下人本來就是一群女人,看到這種場景能不震驚么?能不恐懼么?

所以,蘇冉冉扯扯嘴角,抬起腳步向前走去。

啪嘰!

刺耳的聲音響起,一條正扭曲的紅色小蛇在蘇冉冉的腳下瞬間變成一堆血渣渣。

蘇冉冉憑著感覺走到監獄的門口,帶著血手扶住牆壁,腦袋被疼痛折磨的已經不能思考,最終一道黑色的弦在腦海中閃過就這麼暈了過去。

而就在她暈過去后的下一秒,一道白光一卷而來,蘇冉冉整個人完全在監獄中消失!

森林的另一端,一個身穿綠色的老嫗站在床前,走進一看床上的人不就是剛才消失的蘇冉冉么!

「呵~真是個有趣的人!!」老嫗站在床前看著蘇冉冉喃喃道。 老嫗把右手撫上蘇冉冉的額頭,隨後移動到那雙被辣椒水滲入的眼睛。手上覆上了一股強大的青色力量,那雙紅腫流淚的眼睛便是在慢慢的恢復。

老嫗伸出一雙蒼老的手開始為蘇冉冉療傷,力量源源不斷的輸進蘇小冉的身體里,所有傷痕、血肉不斷的癒合。

七柱香后老嫗收回手,看著完好無缺的蘇冉冉無聲的搖搖頭。

老嫗扶起蘇冉冉完好的身軀,空出一隻手向下一翻,一套黑衫出現在老嫗的手中。黑衫被老嫗一揮,蘇冉冉的整個身軀被老嫗扔到半空中懸浮著,右手向下使勁一按,黑衫就這麼直接套在蘇冉冉的身軀上。

蘇冉冉的整個人從半空中降下來,老嫗雙手抱住蘇冉冉直接消失了。

蘇冉冉的眉宇間緊鄒,隨後蘇冉冉的身體直接反射性的坐了起來。

「靠!媽的,異能真的沒了!如果這原主是個廢材也就罷了,為什麼那個女人說原主殺人如麻?啊啊啊啊!!!這特么的都是什麼事啊?」蘇冉冉抬手抓住自己的頭髮胡亂一揉有些煩躁的說道。

蘇冉冉躺在床上,半曲著一條長腿,右手搭在半曲的腿上,墨色髮絲在蘇冉冉的臉頰落下。俊俏而又冷漠到極致的臉上閃過一絲精光,而後嘴角勾勒起一抹清淡的微笑,那雙漆黑明亮的眸子中有森冷的笑意,可就這笑意完全不達眼底。

蘇冉冉通過記憶發現原主腦海中的記憶有一段殘缺,可能是因為之前重傷的時候缺失的吧,不過並不影響蘇冉冉的判斷力。

這個大陸叫梓夏大陸,所有大陸的規則就是誰拳頭大誰就是老大。當然不乏一些另類的,比如藥師。

大陸最常見的是七種元素,是依個人的體質而形成。每個人在三歲會進行元素測試,而大陸最常見的修鍊力量稱之為魂力。

每個人能修鍊魂力,身上最少有一種元素,最多三種元素。

魂力劃分極為詳細,而作為人類修鍊的強大助力就是自己契約的魂寵,所以魂寵是極為珍貴的。

大陸中除卻四大家族蘇家、藍家、慕家以及葉家之外還有許多隱世家族和宗門,而她蘇家是四大家族中的首家。而就是這個首家讓蘇家瞬間有了無數的敵人,平時一些問好之人暗地裡放陰招也不計其數了。

蘇冉冉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著,這是她現在從原主中得知的一些事情。而她還從記憶中發現,原主確實是個天才中的天才。

只是缺失的那些記憶讓她無從找起。

蘇冉冉忽然站起身來,正要拿東西卻不料一枚戒指從衣服中掉了出來。

蘇冉冉蹲下身子,伸出白皙的手指捏住那枚戒指。這大概是那老嫗放在她身上的,那老嫗究竟是什麼意思?

蘇冉冉將戒指戴在食指上,走到床上開始冥想。初來這個世界還需要各種小心啊,她的異能居然沒了這可真是失策!

「蘇冉冉!你給我出來!出來!!!」門外傳來一聲聲大喊聲令蘇冉冉從冥想中退出狀態。

蘇冉冉下床走到門口,伸出纖細的手臂推開房門。

呼啦!

剛打開房門,一股勁風從外面直直向蘇冉冉射來。

蘇冉冉伸出手指用無名指掏了掏耳朵,而後放在自己的嘴邊輕輕一吹。

「喲~本小姐還以為你怕的躲起來了呢。」女子一看到蘇冉冉站在門前,她的眉角微微一挑出口諷刺道。

「呵~本小姐還以為是哪只瘋狗在我這裡嚷嚷呢!」蘇冉冉站在門前伸了個懶腰。

「你……蘇冉冉你個賤人,說誰是瘋狗呢?」女子一聽這話,胸腔中升起一股怒火,當下出口大吼道。

「誰應誰就是咯~」蘇冉冉聳肩,走到二小姐的面前表情很無辜的說道。

「你這個雜種!」女子的眼睛微微一瞪,那樣子彷彿要吞下蘇冉冉。

「蘇祛瑩你再說一遍。」蘇冉冉聽到賤人兩字整個身體微微一頓,而後眼中蹦出危險的光芒。

「雜種,你個雜種,我說了你能怎麼樣?」蘇祛瑩抬起嗓子就毫不猶豫的罵道。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蘇祛瑩那清秀的臉頰立刻多了一個紅紅的手掌印。

「蘇冉冉,你個雜種,居然敢打我!!!」

蘇祛瑩捂臉咆哮,眼中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目光。

蘇冉冉毫不在乎的聳聳肩膀,目光落在蘇祛瑩那張顯得無比滑稽的臉上。

「給我去死吧!」

呼啦!

一道夾雜青色力量向蘇冉冉襲來,蘇冉冉目光一沉,身體輕巧躲過這一攻擊。

蘇祛瑩發出的攻擊照應著她那猙獰的臉龐,不停的發出攻擊卻屢次被蘇冉冉躲過。

「瘋夠了沒?」

清晰的聲音傳入蘇祛瑩的耳中,蘇祛瑩的瞳孔驀然縮小。

「啊……咳咳……咳咳……」

脖頸被一隻修長又顯得白皙的手指握住使得蘇祛瑩發不出聲音,眼睛驚恐的盯著正握住她脖頸的少女。

「現在只要我輕輕一捏,你就可以去死了,你想死么?」蘇冉冉輕笑一聲,嘴唇靠近蘇祛瑩的耳邊呢喃道。

蘇祛瑩拚死掙扎,拚命搖頭,她還想活,她還不想死。

「哦?不想死?好啊,我這次放過你了,滾吧!」

蘇冉冉把手指慢慢鬆開,松到最後一根手指的時候,蘇祛瑩猛然搬開冉冉的手指,有些狼狽的慌忙朝著外面走去,只是眼中略有一股恨意。

蘇冉冉的嘴角含著笑意,目光盯著蘇祛瑩的背影猶如看小丑表演一般。

下一秒,一股劇烈的風劃破空寂,青色力量再現,方向顯然是蘇冉冉所在之地。

蘇祛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轉過身去,只是那嘚瑟的瞳眸落在蘇冉冉身上卻看到少女在她的攻擊下不躲不避的樣子時眼中有些惶恐之意,但也只是一閃而過。

「去死吧!你這個雜種,今日不是我死就是你亡,哈哈哈……啊!!!」

蘇祛瑩在慌忙之中看到自己的攻擊快要得逞之時,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信心一般大笑,卻……也戛然而止。

因為正在她大笑現在是蘇冉冉死期之時,一道銀色光芒閃過,隨即尖利的刀鋒插入蘇祛瑩的腦門中……

噗嗤!嘩啦!

一股血流和腦漿從蘇祛瑩的腦門中噴洒出來。 「啊呀呀呀呀~這真是不好意思,一時沒忍住手癢讓你腦袋開花了!不過應你的話,你死了!」蘇冉冉在蘇祛瑩那猛然縮小的瞳孔中慢悠悠的說道。

就在蘇冉冉經過蘇祛瑩身邊的時候,蘇祛瑩好像看到了一個輕風吹過少女揚起的秀髮苕尖在自己的眼中肆意的飛舞著,那個身影是那麼的……風華絕代!

噗通!

蘇祛瑩全身到地,噴洒一地的鮮血,眼中的驚艷依舊存在始終沒有閉上雙眼。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