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星因為與遠古斥候詭異融合的原因,他的身體素質也遠超常人,加上這麼多固化點數后,也達到了力量、敏捷和感知,都達到120點的同一起跑線!還剩下90點固化後點數,讓被龍族終極變形術加強后的書妖,身體平均點數達到了80點!

現在的書妖本體已經變成一本有著好似秘銀金屬封面,內頁彷彿是柔韌異常的不知名絲帛製作而成的精緻古代書籍!要知道平均80點的力量敏捷和感知,相當於10倍普通人的身體素質。這本書要有多堅固啊!

持戒者之鄉依舊寧靜而平和,彷彿一個隱世的山城,不顯山不露水的存在著。不過在經歷了這麼多詭異的場景后,至少在守護者團隊中,都知道這份寧靜平和之下,隱藏了多少恐怖秘辛。大廣場上的集會,早就吸引不了張凡這樣的守護者團隊。甚至連參加高級持戒者的拍賣會,也不過是去多了解一些持戒者世界的發展信息而已。

讓張凡頭痛的是,新增添的兩位異空間持戒者鷹身女妖,她們就是不肯穿戴任何防護道具。就連那件鮫綃內衣,也是因為張凡的堅持,才勉為其難穿上的。而且鷹身女妖雖然很聰慧,能夠理解對她們發出的簡單指令,但語言卻不通。因為鷹身女妖種族沒有文字,書妖也暫時沒辦法破譯。持戒者世界默認的團隊傳訊,也沒辦法自動翻譯,這讓大家感覺很不方便。

不過這次場景異空間怪物出現突襲,不僅只有張凡團隊得到了鷹身女妖這樣的異空間持戒者助力。好多持戒者團隊都有這樣的機遇,收服了各種各樣的怪物。雖然沒有張凡團隊的鷹身女妖這麼高級。有些甚至只是小妖精之類。但這些異空間怪物持戒者,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必須有一定的智慧,而且並非那種只知道殺戮吞噬血肉的純粹邪惡怪物!

「看來普通持戒者也都被這次異空間怪物覆蓋攻擊了啊!」阿肯看到大廣場上,竟然多了很多奇形怪狀的生物,感嘆道:「不過好像怪物級別確實要低一些。我估計,像鷹身女妖這樣的怪物,一隻就恐怕是他們持戒者團隊的終極boss了!我們的終極boss,應該是那隻被軒轅星的金蠶蠱,嚇跑的伊芙利特,火焰魔神了!」

「那個石怪也是!」張凡補充道,「希伯來符文石怪,不比伊芙利特火焰魔神實力差!我們要是正面戰鬥,根本沒辦法消滅它!」 阿肯點頭道:「嗯,風火水土,四大元素魔怪,我們遇到了兩個!不知道它們算不算是異空間的終極魔怪?」

張凡無奈的笑道:「就算不是終極怪物,也差不多了。再厲害,那些老傢伙恐怕也收服不了。你看金蠶蠱,他們不就任其作怪么……」

阿肯心中盤算,「如果是這樣,好像也沒有想象中可怕啊。只要有能夠傷害它們的合適武器,怪物實力在這四大元素魔怪之下,我們應該不懼!」

張凡喝了口茶,淡淡的說道:「那是因為我們的實力夠強,身體素質已經達到15倍普通人類的水準。還有法術和靈異技能。更重要的是,我們有了鷹身女妖這樣強大的怪物幫助。不然恐怕連幾隻精英屍怪,都打不過!」

阿肯細細回想,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就算單獨面對三隻以上的強化精英屍怪,恐怕也是非常危險。自己在場景中殺了那麼多強大異空間怪物,似乎有點忘乎所以了。

書妖也一邊喝著茶一邊看書,聽到張凡說道此處,也插口道:「你們的路還長著吶。不過,身體素質是一方面,個人戰鬥力和團隊智慧是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對這個世界的體悟,雖然這有些玄奧,但你們必須面對。」

張凡很驚訝的看著書妖,「你究竟又破譯出了什麼?何不直說?」

書妖有些迷茫的樣子,喃喃道:「我不是人類,很難用人類的方式和角度去思考。這是我在場景中模擬成為了人類后,所了解到的東西。這對於我來說,其實也很重要。不過由於我特殊的存在方式和能力,並不需要像你們那樣面對可怕的無休止的戰鬥!」

「你想說什麼?或者你發現了什麼?」阿肯聽了書妖模模糊糊的話,心中警覺起來。

書妖慢慢的喝著茶,好像在整理思路,對於他來說,雖然有著無限的知識,但要將這些知識用人類能夠容易了解的方式表達出來,還是需要一定的轉換的。「怎麼說呢?這個持戒者世界似乎並不那麼穩定……」有著掌控者之戒在身上的書妖,即便讓大家在他的文字空間中,說到這樣敏感的問題,似乎也不能直言。

「什麼?!」阿肯驚道。

書妖搖搖頭,「靈界看似沒有邊際,但用佛經上的意思來說,中陰間乃至整個世界,都是眾生共業而成。而中陰間更是眾生靈魂力量的集中體現。而持戒者世界,就好像這個靈界中的一個小小的水泡,由乾坤戒大能力形成。」

「不過乾坤戒被大能者分化了力量,分散於輪迴六道中。好處是,這乾坤戒的戰爭詛咒影響被大大削弱。但壞處是,乾坤戒的力量被分散,形成的持戒者世界空間,漏洞百出,很容易被有心並有能力者介入……嗯,就好像我……」

「而對於你們來說,很可能要面對像我這樣介入者……而這些介入者,恐怕並非都是善意的。嗯,可以說這種介入,大多是惡意的……」書妖說到這裡,低頭喝茶,整理思路。

阿肯聽得認真,他見書妖不說下去,便急著問道:「你說的這種惡意介入,什麼時候開始?會有哪些後果?我們將會面對誰?」

書妖依舊慢條斯理的喝著茶,千年的孤寂,讓他的性子無比沉穩,「介入嗎?一直存在著。不過從上次的場景開始,似乎要進入一個周期性的高發期。要知道,這個世界的漏洞,也並非靜態存在的,而是不斷的變化。」

「至於會有什麼會介入,這就很難說了。不過據我推算,這次的介入者,很可能是餓鬼道持戒者世界中的強者!……」

「餓鬼道?!」張凡放下茶杯,皺眉道。

「餓鬼道?!」阿肯坐了下來,陷入深思。

「餓鬼道是什麼?」綠翼不太了解。

書妖點點頭,繼續說道:「據我對這個空間的了解,餓鬼道應該是距離我們人間道比較近的一個層面。不過就好像畜生道與人間道相融一樣,餓鬼道與地獄道聯繫也是非常緊密。好消息是,阿修羅道很難介入到此,至少近期不會,否則你們就要準備後事了……」

阿肯問:「介入者會有多強大?」

書妖搖搖頭,「我無法評估,但他們既然能夠介入,肯定要強於你們這些還沒有能力介入的持戒者吧。如果你們碰上,我只有一個忠告,跑!因為他們不但要突破我們持戒者世界的障壁,還要突破他們自己持戒者世界的障壁!你們現在能夠做到其中之一嗎?」

阿肯冷笑道:「他們不會是以武力突破吧……」

張凡擺擺手,示意阿肯安靜,「即便不是以武力強行突破持戒者世界的障壁薄弱處,他們的智慧也是非常可怕的。不過我有個問題,他們來這裡幹嘛呢?這裡有什麼他們需要的東西?值得他們冒如此風險,甚至要面對掌控者這樣的強大存在?!」

書妖微笑著點點頭,「你問到關鍵處了。你是佛教徒,知道這六道輪迴,實則有三惡道和三善道之分。所謂善惡有別,你說他們想幹嘛呢?天道和人間道屬於善道,阿修羅道也屬於善道,但卻與天道對立,地獄道和惡鬼道,更是罪惡之存在,你說他們要來幹嘛呢?」

「難道他們想入侵人間道?搶地盤?」軒轅星以為這就像s市的黑幫火拚。

阿肯搖搖頭,「地獄道和餓鬼道,因為那裡的眾生業力所感,環境非常惡劣貧瘠,他們想到相對富庶的人間道來,是很正常的。不過我覺得這種介入,目的並不是這麼簡單。很可能是輪迴六道各自持戒者世界互相擴大自身影響力的方式……」

「我不信,人間道就沒有高手介入餓鬼道或者地獄道去?!這些介入者,很難說還有他們的持戒者世界世界在撐腰!因此,那些介入者,不一定要突破自己的世界屏障,或許他們還得到自己持戒者世界中大能力者的支持,介入我們的世界!」

書妖認真的聽阿肯分析,手中精緻的書頁上,各種符號頻繁出現。「我沒有足夠的數據支持這一種看法,不過阿肯說的很符合持戒者世界的內部規則。」書妖似乎也很支持阿肯的看法,他正在自己本體中模擬這個可能性。

「這麼看來,介入者或許沒有我們想象中的強大了!」綠翼鬆了口氣。

軒轅星撓了撓頭,有些疑惑的說道:「不過餓鬼道,應該也不會拍一群傻瓜來吧?不然我們這些人,恐怕早就被派出去了。至少能夠在掌控者的追殺下,能夠自保啊?阿肯你覺得你師父誠心要殺你的話,你能跑得了么?」


阿肯翻了個白眼,「那個混蛋要殺我,那我還是自己爬進棺材里去吧……」

張凡想了想,對阿肯說道:「聯繫一下艾森,這件事我們必須和她坦誠的交流一下。這次回到現實世界后,跟她見個面。這是全體持戒者的事,即便大家在場景中是敵對陣營,那不過是模擬。現在大家要面對共同的敵人了……真正的敵人!」

阿肯點點頭:「我去安排……」

張凡又回頭對書妖說道:「你著重精力,多破解一些關於介入者的信息。我想,現在持戒者世界應該已經有相關的秘密浮現出來了……」

書妖微微欠身,他與張凡的感情,已經是你一種互相依附的關係了。可以說,他是張凡的書。書妖想了想說道:「讓兩隻鷹身女妖跟著我吧,我需要她們……」阿肯聽了這話有些想笑,雖然他知道書妖所謂的需要,絕對不是自己的那種需要,不過他還是憋不住,聯想到他強壯的龍族終極變形術的身體。

「你需要什麼,直接讓綠翼安排就行。我們需要什麼,你問阿肯。」張凡扯了一下阿肯,微笑著說道。「我們能否度過危機,就靠你了。」

阿肯晃了晃大腦袋,「我們唯一需要的就是能夠打敗這些介入者的方法和武器!」

…………

「你們擔心什麼?」艾森笑道,「如果那些老傢伙把我們派去對付那些吃過界的,就說明我們有能力對付他們,不然硬派我們去送死啊?!」

張凡鬆了口氣,「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艾森話鋒一轉,拋出了一個重磅消息,「不過我有情報顯示,那些老傢伙可能要讓我們面對更艱難的試煉!特別是有守護者的團隊!」

「試煉任務是什麼?」阿肯連忙問道。

艾森瓮聲瓮氣道:「我怎麼會知道?你怎麼不去問問邋遢道人。」

阿肯明白,艾森即便知道也不能說的,於是便提議:「出去后,我們碰個面吧……」

艾森沒有言語,半響才答非所問的說道:「這次拍賣會,建議你們去看看,有一些真實傷害的武器和防具出來,也許對你們有用。」

張凡點點頭,便和阿肯告辭。艾森站起來送他們,到了門口,忽然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未知的事並不可怕,我們在現實世界不也很無知么?」說完轉身就走。

張凡阿肯呆立了半天,面面相覷,直走到自己住處,都未明白艾森所言之意。

………… 這次拍賣會很熱鬧,組織方依舊在訓練館的訓練場景里搞了這次很特別的拍賣會。圖錄上除了一些超強的暗金和綠色武器,最多的竟然是灰色道具。不過大家都知道這些灰色道具都是真實傷害武器,或者防禦真實傷害的防具。

更讓張凡團隊驚訝的是,竟然還有怪物拍賣!這些怪物並非是鷹身女妖那樣的異空間持戒者,而是被特殊方法收服的怪物!譬如被高級魅惑術魅惑的精英屍怪。被封印符籙或其他封印器物,封印在裡面的各種怪物。不過大都是低級怪物,以骷髏兵、低級殭屍、精英屍怪為主。最好的兩隻是佩利冬鹿頭鷹身怪,不過要價非常高!

而在拍賣會現場交流互動環節,居然有罕見的石頭怪出售,當然不是張凡團隊遇見的那種頂級魔怪希伯來石怪,而是一種一人多高的迷你石怪。這倒是很少見,不過那個賣主的要價也不低。但這種怪物不知有什麼用?速度慢,攻擊也不高。

「可以吸引其他怪物的攻擊!而且耐打!」阿肯看到那隻石頭怪的介紹,知道這怪物確實值這個價,它能讓持戒者在異空間怪物突襲時,抽身做很多事。是個絕妙的肉盾啊!

「我不明白,如果這些灰色道具不是真實傷害道具,該怎麼鑒別呢?」軒轅星指著圖錄中很不起眼的武器問道。他實在看不出和普通灰色道具有何不同。

「笨蛋,用它砍你一刀,不就知道了?」阿肯罵道。「拿著這種真實傷害道具,在持戒者之鄉外面沒有和平結界保護的地方,划自己一刀!」

「哦,那可有些麻煩啊。這些私自交流的真實傷害道具,還真不敢買,找不到人呢。」軒轅星本來想購買一些剪枝,打了退堂鼓。

但一位正在兜售剪枝的持戒者聽到他們對話,立刻笑道:「不要那麼麻煩。只要在普通灰色道具上用力劃一下,就知道了。真實傷害道具造成的破壞,沒法依靠技能維修的。或者捨得的話,用綠色暗金道具做實驗也行,被真實傷害道具破壞的綠色暗金道具,沒辦法自行恢復。」

軒轅星立刻來勁了,「你這些剪枝多少錢?我都要了!」要知道,剪枝消耗很大的。特別是遇到耐靠的怪物,像軒轅星這樣的遠程攻擊最頭疼!譬如那隻迷你石頭怪。

「這些剪枝換一面防禦真實傷害的盾牌……」這個開價不算高,但他下一句就離譜了,「不要骷髏兵的破木盾。要一面騎士盾!」

「靠!」軒轅星轉頭就走,「他以為這些箭是屠龍箭呢!不就是骷髏弓箭手的破玩意兒……」現在軒轅星手裡有一把暗黑血精靈的血腥長弓,據書妖鑒定,弓把是用西方龍肋骨混合龍角複合製成的,弓弦是剖開的龍筋絞成,最後浸泡在混合了龍血龍涎的龍脂中增加韌性!

這是軒轅星在場景的后三個月中,遇到一次異空間怪物突襲中,遇到了一個超強的遠程對手!雙方展開一場殊死的遠程弓戰,大家在兩艘船上,隔著海對射!軒轅星非常吃虧,他的弓射程不如對方遠,要不是張凡用身體掩護了鷹身女妖,近距離以『女妖之歌』騷擾他,這場弓戰,恐怕要以暗黑血精靈獲勝告終!所有人都要被他射殺!

不過,張凡和兩隻鷹身女妖都是身受重傷,其中一隻鷹身女妖差點被射穿頭顱而死!在美麗的臉上留下了一道可怖的傷疤!而正是這道傷疤,為軒轅星換來了最後一箭的機會!軒轅星射穿了暗黑血精靈的咽喉!那驚心動魄一戰讓張凡團隊所有人,都心有餘悸!

這把血腥長弓就是這場惡戰的戰利品。但這把弓非常挑箭。可以這麼說,骷髏弓箭手的剪枝,一百支中,也許不到一支可以被勉強使用。用差箭的結果,就是還沒射出,就被強弓大力震裂了,或者剪枝在飛行的中途裂開!多耽誤事!

因此,軒轅星都是準備兩張弓,一張是普通一些的殭屍射手弓,平常遇到不算厲害,或近距離的對手使用。遇到防禦力強,距離超遠的對手,才使用這把血腥長弓。

張凡團隊只有一面黑騎士盾,是給張凡綠翼突防用的,其他人都是用的破木盾。軒轅星哪裡能夠用這麼珍貴的防具,去換普通剪枝呢。

見軒轅星要走,這攤主一把拉住,「你看給些什麼換吧……」要知道,在異空間怪物出現后,持戒者恢復現實世界能力后,很少有人箭技高超。場景中的弓箭是可以通過升級,射出靈力箭,變得箭無虛發。軒轅星要不是與場景人物遠古斥候婞直合魂,也不可能擁有如此高超的箭技!因此在遇到異空間怪物后,持戒者大都是使用趁手的近戰武器。這些佔地方的剪枝,實在不怎麼受歡迎。撿拾的雖多,大都是沿襲了場景缺乏消耗品的習慣。

軒轅星摸了摸這些剪枝,感覺好像有兩根不錯,於是扔出兩把骷髏兵的劍,「換吧?」

「你在開玩笑?!」攤主被傷到了,不過他眼中,這兩把骷髏兵的劍質量要算上乘,因為鏽蝕比較少。大多數骷髏兵的武器,都鏽蝕的不能用。除了砍傷了可能會得破傷風,簡直一無是處。

「隨你……」軒轅星收起劍,他能夠拿出兩把保養的相對完好的劍,還是因為感覺這捆剪枝裡面,可能會有兩根好箭的原因。

「再加兩面木盾……」攤主一咬牙,想到解決這些骷髏弓箭手不容易,他有些不舍。

「一面……」軒轅星扔出一面木盾。

「換了……」攤主立刻收起劍和盾,揚長而去。


軒轅星抱著這捆剪枝,一根根的仔細檢查,結果只發現一根箭材質不錯,還有兩根稍微好些的箭,很難說能承受自己的血腥長弓。他感覺有些換虧了。這些普通剪枝,他有了很多,其實用不了的。無奈的收起,繼續逛著。

正好前面遇到阿肯和尤達,見他們圍攏在一個大攤位上,正看著熱鬧。原來那個攤位上的貨品還挺多,看來這個攤主所屬持戒者團隊的實力還比較強!其中有些道具像騎士劍騎士甲騎士盾之類的,當然最受歡迎。

但阿肯卻看的是一根粗壯木樁粗糙製作的大木棒,棍子粗的一頭隨意敲了幾根長釘,以增加傷害力。那長釘上還有血跡。估計應該是山怪的武器。這種怪物,張凡團隊也遇到過,那把大粗釘棒給大家留下很深的印象。不過山怪抵抗力很低,鷹身女妖很克制它。可惜那根粗大釘棒被山怪扔到了海裡面,因為戰鬥是發生在晚上,大家沒敢下海去找。

不過這把武器很粗苯,並不討喜。要不是張凡團隊的人,力量夠大,其他團隊的持戒者看都不會看。阿肯看的原因,是尤達說這根棒子的木頭材質不錯。他心中一動,想到了些什麼,一時想不起來。當看到軒轅星后,他大喜問道:「這根棒子做箭桿怎麼樣?」

尤達一愣,隨即回答:「當然沒問題,不過箭簇和後面的穩定用鵰翎羽翼呢?」

阿肯取出那根佩利冬的角問:「這根鹿角可以做箭簇么?」

尤達一把抓過來,聞了聞,又放在口中咬了幾下,點點頭,「嗯,強度足夠,角尖硬度也行,只是做不了幾個。而且尾翼……」

阿肯拉過尤達,在它耳邊嘀咕了幾句,尤達點點頭,「那就沒問題了,不過能行嗎?」

軒轅星被他們說得心癢難熬,問道:「怎麼解決尾翼?」

阿肯笑而不答,轉頭問攤主:「這根大棒子怎麼賣?還有這幾根破鹿角……」

…………

從拍賣會回來后,尤達拋下手中的工作,加急趕製軒轅星要的剪枝。那根山怪的粗大木棒材料夠多。只是材質太好,又沒有趁手的工具。這些真實傷害道具,只能用真實傷害道具去加工分割,非常麻煩。不過還好難不住尤達。他硬是用一把手斧和兩把短刀,將大木棒子分解成百餘支箭桿!連銼帶咬,將五根鹿角的分叉角尖都弄下來,製成了25個箭簇!

至於尾翼呢,可憐的鷹身女妖委屈的在旁邊流淚,好在阿肯在拍賣會集市上還收購到一些鷹身女妖的羽毛,才沒有讓她們被阿肯和尤達拔光!

現在唯一缺的還是箭簇,因為沒有可以融化真實傷害道具的熔爐,那些金屬兵器沒辦法融煉。否則連全金屬箭都足夠了。後來還是軒轅星在自己收集的骷髏弓箭手的材質較差的剪枝中,找到了一些合用的箭簇,解決了問題。有了這百餘根上好的剪枝,軒轅星如虎添翼!以他的箭術,就可以放開使用那把血腥長弓了!

事實上,這些真實傷害道具,如果有合適的機會,是能夠與場景道具融合的。只是這樣的媒介太少了,就好像那顆舍利子。

正當張凡團隊在各自忙碌,研究文獻的研究文獻,訓練武技的訓練武技,修補擺弄道具的擺弄道具,都是用繁忙的事務,壓抑心中的疑惑和緊張恐懼。這個時候,卻有一群持戒者來訪。他們自稱是中華區的持戒者…… 他們似乎很熟悉張凡團隊成員的習慣,在訓練館里找到了綠翼和軒轅星,在圖書館找到了張凡和書妖,在煉金當鋪……打聽了阿肯……

雖然他們看上去都很禮貌,但這樣四處找人,所表現出來的強勢,讓張凡團隊的人很反感。好像自己的行蹤都被對方監控了一樣。

綠翼軒轅星很乾脆的就把訪客晾在一邊,自行去訓練了。阿肯則根本沒有露面,這些來訪者當然不敢闖進邋遢道人的後院。

「有什麼事?你們找到我就行了,我代表的了他們。不用這麼興師動眾的浪費時間!」張凡冷冷的對來訪者說道。

「你誤會了,我們只是覺得這樣對你們每一個人都表示出尊重。」來訪者臉上堆笑,「雖然我們知道你是他們的領隊……」

「既然你們把我們都找了,有什麼事就直說吧。」張凡合上書,看著對方。書妖則禮貌的欠了下身,另外找地方看書去了。他對人類這種不知所云的行為很不理解,也沒有興趣。

來者微笑著說道:「沒什麼大事,就是想請你們一起聚一聚,大家都是中華區的。將來很可能有需要相互照應的時候,聯絡一下感情,沒啥壞處……」

張凡是個吃軟不吃硬的,見對方和藹下氣的樣子,也是沒了火氣,「如果是這樣,也無不可。聚會大概什麼時間,我們商量一下……」

「就是今天,已經等候你們了。」來訪者依舊一副笑臉,但他的言語似乎有些不善。

張凡立刻笑了,「你們這是逼我們去嘍?那就請回吧,今天我們都沒空!」說完,也不再理會此人,繼續看書。

來訪者居然也不著惱,等了片刻,便面帶笑容的拱了拱手,轉身離開了。好像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同時,其他找尋阿肯和綠翼軒轅星的來訪者,也都一起離開了。

阿肯傳訊,詢問情況,張凡只回答了四個字:「來者不善!」

「看來我們拒絕了艾森那方的邀請,又有新的持戒者勢力團體,動我們的腦子了啊……」阿肯有些明白,這分明是持戒者世界中形成的勢力,一方沒有拉攏成功,另外的勢力就來了。「不過我們也不用擔心,他們既然不敢在艾森拉攏我們期間,動我們的腦子,說明他們的勢力,並不比艾森的團隊聯盟來得強大。沒什麼可擔心的……」

「可我總覺得這些傢伙的出現,有些陰嗖嗖的。好像不似艾森他們,很有些不懷好意!」綠翼插言道,她覺得這些打著同是中華旗號的來訪者,表面笑嘻嘻,似乎很有點笑裡藏刀的味道。

阿肯冷笑道:「艾森在梵蒂岡不也算計過我們么?差點就讓她得手了!讓他們來吧, 豪門隱婚:總裁的有限寵妻 。你們還記得艾森的導師么?他對艾森說了些什麼?還有奧斯陸的下場?」

「這個持戒者世界,與現實世界的修行界,可是息息相關的。心態擺正沒有,所做是否合乎正確的三觀,那些老傢伙都在看著。我們這些持戒者,就算修行到四級守護者,又能怎樣?還翻得出那些老傢伙的手掌心?」

張凡聽了阿肯的話,心中淡定下來,「對!我們所行,值為正道!依善修行,雖死無憾!他們若也是走正道,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們便是同道。若勾心鬥角,想為私利,就是行邪道,我們就算比他們弱勢,也不懼怕他們!修行到這一步,心更要擺正了。總有天理的!」


「如果天理也歪了呢?」軒轅星弱弱的問了一句。

「那麼就讓天壓下來吧!」張凡淡淡的回答。

他一番話,讓大家沉默良久,卻有一股無名的豪邁,在心中升騰。

「放心,天塌不下來!就算塌下來,還有那幫老傢伙頂著呢!」阿肯嬉笑著打岔。在他心中,更要比張凡他們有底氣。因為入了茅山道門,見識也不比一般。別說這持戒者世界的一班不入流的守護者,即便是現實世界其他宗教的大修行,乃至異世界的惡魔修羅!又能把道門怎樣?

不說茅山那位少年掌教師叔,就是自己的幾個師兄,哪一個不是道法通天!就這幾個持戒者想要威嚇茅山道門的正牌弟子,好像有些兒戲了!他們不敢惹艾森,不就因為艾森背後是梵蒂岡么?也許他們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吧?好像艾森一開始也不知道……

大家到此,就再也沒把此事放在心上。該要來的,就讓他來好了。而在另一處……

「老大,中華區那邊好像有人去找釋凡他們了……」拉德里這幾天很興奮,因為艾森老大不但在場景中擺了釋凡團隊和利雅得團隊一道,現在又有人出頭去找那個不識相的釋凡麻煩,讓他感覺一雪場景中,被關押之苦!

艾森「哼」了一聲,「中華區?那幾個不入流的傢伙也能代表中華區?自從道門那個傢伙走了之後,那邊真是一批不如一批了……」艾森有些出神,似乎回憶著什麼。

「老大?你在說什麼?」拉德里不明白。

艾森不耐煩的擺了擺手,似乎驅趕掉過往的記憶,「你不用明白,總之,你不要去惹釋凡他們就好!別怪老大我沒提醒過你,釋凡可不是他們中最可怕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