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黑白兩色糾纏著,呼嘯捲來。

冥聖眼眸一寒,雖然他知道,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給大人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但身為屬下,自然不能事事都要大人親自出手,否則未免顯得他們,太過無能!

一步向前,冥聖抬手按落,第三步修為轟然爆發,將捲來黑白兩色,直接擊碎。

「兩儀宗好大的口氣,居然連冥某,都想要擊殺!」

低沉的聲音,縈繞著森然氣機,在空中響起,激起滾滾聲浪。

「第三步大能!」兩儀宗修士神色大變,臉上不受控制的,流露出驚恐。

腳下一動,就要倉皇退走。

冥聖掃中他一眼,重重冷哼。

此人面龐驟然煞白,張口噴出一股鮮血,身體如遭重擊,向後拋飛而去。

落入到黑白條帶中。

「冥聖!」

低喝中,黑髮老者身影出現,神色凝重。

「黑儀子,好久不見了。」冥聖淡淡開口,「不知兩儀宗如今,有了何處靠山,竟連我第三聖地,也不放在眼裡了。」

黑髮老者眉頭一皺。

不過此刻,未等他開口,便有一聲冷笑驀地響起,「第三聖地?如果是之前,我等自然退避三舍,但如今,冥聖你還想用這個有名無實的名頭,來嚇唬我兩儀宗,實在是笑話!」

白髮老嫗聲音尖銳,像是無形鐵釘,生生刺入人大腦之中。

冥聖不動聲色,「白儀子,你說話當有分寸,小心禍從口出!」

「好大的口氣!第三聖地,如今都已難自保,你當自己,還是高高在上的第三聖地的長老不成?」白儀子冷笑連連。

冥聖臉色陰沉下去,看來在他離開后,第三聖地之變,已經被外界所知。

重生食神學霸不軟萌 見他沉默,白儀子臉上冷笑更甚,嘲弄之意半點不加遮掩,尖聲道:「冥聖,我宗強者被殺於神靈島,你為第三步,自然有大嫌疑!本座勸你束手就擒,讓我們好生審查一番,否則便休怪,我們二人不客氣了。」

冥聖吸一口氣,壓下心頭焦慮,臉色變得冰冷,他正要開口,卻被莫語揮手打斷。

「你如今的狀態,不適宜動手,交給本座便是。」他目光一掃面前兩人,繼續道:「兩儀宗中,可有恢復生機的寶物?」

冥聖眼底湧出感激,略一沉吟笑著開口,「兩儀宗中,有一處兩儀泉,取陰陽交匯調和之意,其泉水可肉白骨活死人,恢復生機自然不在話下,在混沌之域也是赫赫有名。」

莫語點點頭,「如此最好,倒免得你我,再費心尋找。」

兩人交談中,絲毫沒將兩儀宗看在眼裡,黑儀子、白儀子臉色,不由變得極其難看。雖然莫語表現平靜自若,但他的面孔實在是陌生,兩人記憶中,根本沒有半點存在,自然便不會有太多的忌憚。

白儀子昏黃眼珠中閃過陰冷,「裝神弄鬼!不知哪裡鑽出來的螻蟻,竟也敢冒犯我兩儀宗,找死!」

她抬手向前一點,一條白魚出現,此刻尾巴一掃,呼嘯向前衝來。

殺機凌厲!

莫語掃來一眼,拂袖一揮,空無一物的虛空,頓時變成一片汪洋。

可怕的力量,如驚濤駭浪般,激蕩不朽!

白魚本適水,在這般恐怖力量席捲中,也不會受到太多的影響。

不過下一瞬,白儀子嘴角的冷笑,便驀地僵住,瞪大眼珠中,露出難以置信。一聲哀鳴,白魚身體僵住,表面鱗甲片片破碎,轉眼身軀轟然崩潰!

噗——

白儀子口中噴血,腳下踉蹌退後,而此刻,那驚濤駭浪般的力量,卻沒有絲毫停頓,呼嘯碾來!

「幫我!」

她口中驚慌尖叫。

黑儀子不敢有絲毫耽擱,一步與她站到一起,兩人同時拍出一掌。頓時有一黑、一白兩條游魚飛出,彼此首尾相連,盤旋著釋放出,鎮壓一切的強大氣息。

轟——

驚天巨響中,恐怖的力量衝擊波動,橫掃四面八方。

黑白兩魚,在這衝擊下,不斷顫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虛弱下去。

諸多兩儀宗修士走出,看著眼前一幕,嘴巴盡皆忍不住的張開,露出難以置信。兩位太上長老聯手,在此人拂袖一揮下,居然只能勉強抵擋……他的修為,究竟恐怖到何種程度!

啪——

黑白兩魚碎裂,不過殘餘的一些力量,只能掀起黑儀子、白儀子的衣袍,已無法再對他們造成損傷。

但即便如此,兩人的臉色,仍舊陰沉的像是要滴下水來!

目光看來,一陣陰晴不定。

莫語神色平淡,聲線平緩而出,「本座不願為難兩儀宗,只要借出兩儀泉三日,今日之事便一筆勾銷。」

他略一停頓,目光在兩人臉上掃過,繼續道:「當然,你們也可以嘗試,藉助身後這件陰陽寶物,與本座一戰。」

黑儀子、白儀子心頭同時一凜,背後寒毛乍起,他們能夠感受到,這平淡之言中,蘊含的森然殺機。

若真要一戰,此人必然會下殺手!

而他們……竟根本沒有,可以抵擋的把握,哪怕是藉助兩儀環的力量!

此人定是禁忌之修。

而且,有極大可能,是禁忌中,最為恐怖的存在。

餘光交錯,黑、白儀子,盡皆看出彼此眼底的苦澀,此番氣勢洶洶而來,本是要謀求大機緣,哪裡想到,初來不久便遇到這般深不可測的煞星。

只能暫時低頭了……

黑儀子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今日之事皆是誤會。道友修為驚人,我兩儀宗上下欽佩,要借用兩儀泉……那……那自然是沒有問題。」

莫語淡淡拱手,「如此,便帶走吧。」

他這般輕描淡寫的吩咐態度,讓白儀子胸口一悶,差點噴出一口血來,急忙扭過頭去深深喘氣。

黑儀子面龐僵硬卻不得不堆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伸手虛引,「道友請隨我們來。」

幾息后,一艘混沌大船呼嘯而走,直奔兩儀宗山門。

!! 混沌間有一島,約十萬里大小,島上南北各有一山。北面之山通體純黑,便似整體為墨玉。南面之山則是純白,沒有半點雜色。

黑白兩山,聚陰陽二氣,演化諸多造化,造就了這一片洞天福地,古木鬱郁,飛禽異獸遍布。

此間,便是兩儀宗山門。

混沌大船,尚且沒有靠近山門,便已經被布下的陣法發現,傳回宗門之中。

鎮守宗派的宗主封正等人,帶著幾名長老,匆匆迎了出來。

「兩位太上長老,此行布置縝密,為何這麼快,便折返回來。」封正行禮后,一臉不解開口。

黑儀子眼角微不可查的一抽,強壓心頭翻滾的惱怒,不去理會他的詢問,沉聲道:「雨墨道友、冥聖道友,兩位是我兩儀宗的貴客,今日前來是要借兩儀池一用,你即刻安排,帶他們過去。」

又轉過身,拱手開口,「老夫一路勞頓,便不再多陪,兩位自便就是。」

白儀子僵硬著臉,低頭一言不發。

封正匆忙之間,沒有看出兩人神色有異,雖然驚奇於,兩位太上長老會答應借出兩儀池,但既然親自開口,當然不會質疑,只是心裡對莫語兩人的身份,便多了一絲好奇與敬畏。

轉身招來兩名長老,細細叮囑一番,恭謹行禮,「雨墨大人,冥聖大人,請隨他們去往兩儀池便是。」

莫語點點頭,沒有多言,與冥聖一遭,跟著兩人離去。

目送他們走遠,封正收回目光,突然拍了一下手,道:「遭了,居然忘記了兩儀果。我觀那位冥聖大人,似乎是要借兩儀池補充生機,有兩儀果相助的話,吸收效果要好很多。既是兩位太上長老的客人,我兩儀宗自然不能吝嗇,我這便吩咐人,去摘來兩顆,送到兩儀池去。」

「你給我閉嘴!」白儀子突然尖叫,蒼老面龐上,一層層褶子堆積在一起,看去無比猙獰。

「啊!」封正嚇了一跳,面龐都有些發白,他雖是兩儀宗的宗主,但宗中一應大權,都把持在兩位太上長老手中,看她此刻暴怒的模樣,心臟都快要停止跳動,顫聲道:「白太上長老,弟子何處惹您動怒,甘受太上長老責罰!」

幾名長老同時低下頭,眼中卻多有幸災樂禍,更隱隱帶著期盼。宗主之名,在兩名太上長老面前,雖說沒有半點地位,卻也穩穩地壓了他們一頭。最好太上長老一怒,將封正裁撤,他們也就有了出頭的機會。

「師妹。」黑儀子沉聲開口,「你我既然選擇了隱忍,便不要再計較太多,兩儀池都借了出去,更何況是兩枚兩儀果。只有早一些,將這兩人送走,你我才能安生。」

白儀子深吸一口氣,「師兄說的是。」但她看封正的目光,仍舊冷的嚇人,重重哼了一聲,拂袖離去。

黑儀子搖頭,此事即便是他,都感覺無比的窩囊,更何況是白儀子的性子,但在這件事上,卻不能由得性子胡來,否則怕是會有大禍。

他看來一眼,淡淡道:「封正,你親自去摘兩顆兩儀果,送到兩儀池去。記住,不論這兩人做了什麼,你都不要阻止,滿足他們就是。」

實在不願再去面對,莫語那副平淡自若的面孔,索性吩咐下一句,黑儀子轉身離去。畢竟,有黑白神山存在,兩儀池的力量就能源源不斷,即便被吸收掉一些,不過需要一些時間,也就能夠恢復了。

封正神色惶惶,終於反應過來,之前那兩人哪裡是宗門的貴客,明明是逼迫兩位太上長老低頭,強行借走的兩儀池。

可關鍵是,沒有人告訴他,根本就不知道啊!

這可真是冤枉!

他心裡叫苦連連,都是之前太過吃驚,此刻細細想去,倒也能夠發現,兩位太上長老臉上的僵硬。

可事已至此,後悔已是無用,掃過一眼身後幾個暗暗興奮的傢伙,封正冷哼一聲,轉身匆匆離去。

能夠逼迫兩位太上長老臣服,自然是絕世的強者,他可沒有招惹的資格,還是老老實實的去摘兩儀果,辦完這件差事。

……

島上兩山一黑一白一南一北,匯聚陰陽之力,成就兩儀。這兩儀池,便在島嶼正中處,一眼掃過約十幾丈大小,池水一中間一線為界,兩側黑白分明。在這分界線下,放置著幾隻修行所用石墩。

迷濛白霧間,空中飄蕩著些許水汽,只是吸一口,便讓人感到神清氣爽。

莫語微微一笑,「倒是一處好地方。」不等帶路兩名兩儀宗長老開口,他伸手一指,「機會難得,你可要好好把握,不要再耽擱,這便下去吧。」

冥聖笑著還禮,「大人放心,我自是不會客氣的。」

語落一步邁出,直接落入兩儀池,在石墩上盤膝而坐。

修為運轉,頓時有黑白二氣,自兩邊池水中溢出,向他體內涌去。

兩名兩儀宗長老皺了皺眉,覺得這兩名客人,表現未免太過分了一些。

不過畢竟是兩位太上長老的客人,他們也不敢多言,只是轉身退了開來,不願在旁等候。

不過餘光,看向兩儀池中,快速流逝的黑白二氣,兩人眼中羨慕之餘,都有著幾分心痛。

要知道,即便是他們,每隔十年,也才只有一次進入的機會,且時間嚴格控制在半個時辰。

至於這人……兩位太上長老,可沒有規定時限!

正暗暗羨慕著,突然間封正身影,出現在不遠處,手中舉著玉質的托盤。

「宗主,這是……」一名長老遲疑開口。

封正皺了皺眉,哪裡有與他們羅嗦的心情,快步上前恭謹行禮,「奉太上長老之命,送來兩枚兩儀果,請兩位大人收下。」

莫語看了他一眼,抬手取來兩儀果,略一探查,笑道:「冥聖,這果子對你倒是有些好處,吃了吧。」

將兩儀果丟出,他揮了揮手,封正倒退著恭謹離去。

本來還在提防,進入兩儀宗后,會生出變故,現今看來,兩儀宗應是徹底選擇了妥協。

這樣也好,免得還要廢些手腳。

莫語盤膝而坐,眼眸微微閉合,仔細感應著肉身的狀態。

成就古神之軀,天地烘爐似乎,發生了某些微妙的變化。

只是一時之間,並不是太明顯,他也無法確定,這變化是好是壞……但想來,應該無礙。

至於禁忌力量的融合,雖有一些把握,但具體如何去做,還是需要好好的斟酌,以免出現意外。

正思索著,莫語突然輕咦一聲,睜開雙目,看向遠處那兩儀宗長老,淡淡道:「將你宗宗主喚來。」

很快,封正去而復返,心頭驚疑不定,不知道這兩個「凶神惡煞」,為什麼要找自己回來。

表面上,卻不敢流露半點,恭謹行禮,「參見大人,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莫語拂袖一揮,此人驚呼一聲,身體不受控制飛來,被他一把拿住肩頭。

「大人,您要做什麼?」封鎮尖叫著正要掙扎,卻驚恐的發現,自己全部的力量,此刻已被徹底封印。

「閉嘴!」莫語目光一掃,強大的威懾,令他身體僵直,再難發出半點聲音。

轟——

強大修為,直接闖入到封正體內,探查他所修行的功法。

片刻后,莫語鬆開手,眉頭微微皺著,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