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那一直隱藏在暗中,沒有出現的主宰,終於現身了。

主宰之威,毀天滅地。

那無比龐大的神威,狠狠的朝著大夏神朝的軍隊碾壓而來。

他的目的很簡單……毀滅大夏的軍隊。

幽冥世界被毀滅,他也不想讓這些入侵者好過!

嗡嗡嗡嗡嗡——

虛空當中,一陣陣的嗡鳴之聲傳出。

那頭巨大的惡魔的身上,傳遞出一道七彩的光霞。

「他要自爆!」

林笑看著那惡魔的身軀,臉色微微的一變。

一尊主宰自爆……雖然不至於毀滅幽冥世界,但是將方圓億萬里的生靈統統毀滅……還是輕而易舉的!

……

「阻止他!!!」

大夏的神靈都慌了。

重生你妹啊! 主宰自爆,足以讓同級的主宰化成灰燼。

而惡魔一族的這位主宰,也不是普通的主宰……而是主宰中的至強者,幾乎超脫了這個境界。

所有人都恐懼了。

唰!

但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一輪皎潔的月,突然出現。

那銀色的月光,將即將自爆的惡魔主宰籠罩在其中。

「怎麼回事!」

惡魔主宰的臉色一變。

「神帝!!怎麼回事,大夏怎麼會有神帝!!!」

惡魔主宰的咆哮之聲,傳遍四野。

大夏的神靈聽到這個聲音,也是微微的怔了一下。

神帝!

大夏軍中,竟然有神帝!

高高在上,統御萬物的神帝……難道大夏的靠山,是神帝嗎?

嘩啦——

不過這個時候,那惡魔主宰的身軀,就好像滾燙潑雪一樣,飛速的消融,最終消失不見。

只留下了一顆七彩神格。

神帝還未等現身而出,一個主宰便頃刻間化作灰燼。

「主宰的神格!」

林笑的眼睛微微的一亮,繼而他一招手,那顆神格便從虛空當中落下,化作一道流星,落到他的手中。

在他面前,之前被輪迴中那黑色生物奪舍的老者,已經變得封神如玉,看上去是一個英姿不凡的中年男子。

一頭紫色的長發之間,帶著點點星光。

紫血修羅。

為了取得林笑的信任,之前那黑色生物已經將紫血修羅的手臂融入到身體之內,那龐大血脈之力,已經將這個身體改造成了紫血修羅。

現在……只差一步了。

招魂!

哪怕是紫血魔帝已經魂飛魄散,林笑也要從無窮無盡的諸天萬界當中,將他的殘魂召回,復活紫血魔帝!

若是北天帝君,自然做不到這一點。

但是現在,林笑是林笑。

輪迴已經臣服在林笑的手中……

更為重要的是,原始!

原始法則,無視空間,無視時間!

林笑擁有原始法則,再結合輪迴,便能夠將紫血魔帝從無盡的死之中復活!

……

整個幽冥世界,已經被佔領。

青蚨大陸的聯軍,在見到大夏軍團之後,忍不住齊齊的打了一個哆嗦。

大夏的軍隊,實在太強勢,在大夏軍團的面前,青蚨大陸的聯盟,也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天啊……原來炎魂聯盟已經被滅掉……這個大夏,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大夏神朝!」

青蚨大陸的高層,看著面前那黑壓壓的大軍,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林笑……對,據說林笑,就是大夏神朝在這裡的最高統帥,大夏日月雙侯?」

劍宗的人看著遠處的林笑和羽落,上官邪情三人,神色複雜,不知道該說什麼。

但是他們知道……幽冥世界對青蚨大陸的侵襲,算是徹底的結束了。

整個幽冥世界,都幾乎被打廢。

「我們……該怎麼辦?」

突然間,劍無涯有些茫然,「滅掉幽冥世界之後,大夏神朝,會放過我們嗎?」

劍無涯的話,讓許多人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放心就是,我大夏對那青蚨大陸,並沒有什麼想法。」

驀然間,一個偉岸的身影在虛空當中出現,他站在虛空之上,靜靜的看著下方青蚨大陸的武者。

「青蚨大陸本身,是一頭沉睡著的星空巨獸,誰也不知道這頭巨獸會什麼時候蘇醒……去佔領一頭星空巨獸,我大夏還沒有那麼自討沒趣。」

這個人自然就是林胤了。

現在,林胤的修為也達到神級,虛神巔峰。

距離下位神,也不過是一線之隔。

在青蚨大陸上,虛神就是巔峰……也許會有下位神,但絕對不會這樣堂而皇之的出現。

可以說,現在憑藉林胤一人,就可以橫掃整個青蚨大陸。

無論是劍宗聖劍峰的那些劍神,還是天劍長老,地劍長老,都不會是林胤的對手。

天劍長老雖然修鍊林笑的《天荒耀神訣》,並且得到林笑的指點……但是林胤可是林笑的老爹!

林笑給自己親人的東西,自然是最多,最好的。

此刻,林胤就算只是一個虛神,也是站在虛神巔峰的強者,堪稱虛神之境無敵。

「你說什麼!」

劍無涯的眼睛瞪圓了,「你說青蚨大陸……實際上是一頭星空巨獸?」

「這是笑兒說的,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

林胤微微的搖了搖頭。

「笑兒……是林笑?」

劍無涯等人眨巴了一下眼睛:「你和他……」

「我是他爹。」

林胤似笑非笑的看著劍無涯。

林笑在青蚨大陸上做的事情,林胤都已經知曉。

現在的青蚨大陸上的武者,簡直將林笑供為神明。

天空之城的建立,再加上林笑帶著他們攻入幽冥世界……哪怕是現在林笑要做這青蚨大陸的共主,怕是都沒有人會反對。

林笑有絕對的實力。

當初他將被打成肉餅的下位神蚩尤凡扔劍宗山門的時候,當天空之城拔地而起,緩緩的飄向幽冥世界的時候……

林笑就成了青蚨大陸的信仰。

「林笑……他是大夏的臣子?」

情不自禁的,青蚨大陸上的武者,心裡有些不舒服。

神明一般的林笑,終究還是臣服在他人的麾下。

「大夏日月雙侯。」

嫡女郡主撩夫記 林胤並不知道這些人的心態,他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之後,便轉身離去了。

雖然青蚨大陸的武者早已經知道了這件事,但是得到了林胤的肯定,他們的心中還是有些不舒服。

若是林笑是大夏神朝的人皇,那麼也就罷了。

甚至許多人倒是十分樂意成為大夏的一部分。

但是林笑……只是大夏的一個王侯!

王侯在一個神朝中的地位,可並不是最高的……可偏偏,林笑卻成了青蚨大陸所有武者所崇拜的對象。

……

「青蚨大陸的武者,你打算怎麼處理?」

上官邪情靠在林笑的懷中,她的目光看向了青蚨大陸的方向。

剛剛林胤與他們的對話,以及現在他們的表現,都在上官邪情的眼中。

「隨便他們吧。」

林笑摸著上官邪情的長發,臉上帶著一抹笑容。

此刻,他面前的這具身軀,在那修羅之手下,已經徹底的化作了紫血魔帝的身軀。

他身上的每一個細胞,每一處波動,都一如太古時代的紫血魔帝。

現在的這具身軀,是活的。

但卻沒有靈魂,只是一個行屍走肉。

一旦有靈魂入住這個身軀,那麼他立刻就會變成一尊強大的神靈……

此刻,紫英的身軀,已經擁有了界王的境界!

近乎一個世界的神靈,再加上那無上大能光王的血肉和神性……足以讓他成為界王。

距離神君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遙。

「能否復活紫英,就在此一舉了。」

對於自己的至交,林笑有著常人所無法理解的狂熱,哪怕是逆天,他也要將紫英復活。

「我先離開一下……現在,大夏的人皇可以出面了。」

林笑輕輕的颳了一下上官邪情的鼻子。

上官邪情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後,她的身軀也消失不見。

……

林笑進入了原始世界。

與他一道進來的,還有羽落。

「這裡竟然是原始世界。」

羽落好奇的打量著這個世界。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