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已經超出計謀的範圍了,甚至說這是預知都不為過。

「基本的情況我大概了解過了。」

我世若治坐在最後一個空位上,笑道:「說實話,人之心啊,戰鬥啊,守護世界啊什麼的,這些東西對我來說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二八四:黑暗料理界甲級戰犯。 了解了青蓮之事,也算是善緣所至,法海當然也不求她什麼回報。

至於今後之事自有今後機緣,法海便不再多言,現在要做的就是除惡務盡。

那王道靈本為妖身,得道法眷顧修成人身,本應一心求道,卻離經叛道。

為妖欺凌弱小,為人坑害百姓,修道又染指佛門,法海豈能輕易饒他。

自在行雲,轉瞬已至臨安府。

臨安府在法海前身世界是南宋王朝的帝都,也是現代的蘇杭地區。

俗話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南宋定都於此,自是繁華盛景,無出其右。

「唉,走過路過不要錯過,貧道這萬靈丹包治百病,無病也可以強身健體,這位小哥要不要來一瓶?」

一身着黃色道袍的中年道人在街上擺攤,大肆喧嘩,引來眾多百姓圍觀,此道人正是那妖道王道靈了。

「道長,現在全城幾乎都得了拉肚子的怪病,聽說你這丹藥服下便可痊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被他拉住的年輕人正是朝圍觀群眾這邊來的,其目的也是來此購買萬靈丹。

「當然是真的了,貧道所煉製的丹藥童叟無欺,服下立刻見效,如果沒有效果你可以當眾砸了我的攤子。」

王道靈眉頭一挑,信誓旦旦言道。

「道人所言非虛,的確有效,昨天幾個富家子弟買過,服下便痊癒了。」

「是呀,我也聽說了。」

「可就是價錢太貴了,買不起啊!」

一時間,圍觀的百姓紛紛議論起來。

「道長,你這丹藥得多少銀兩啊?」

年輕人試探性的問道,惶恐不安。

「不多不多,只需五十兩。」

王道靈深處一隻手在那人面前晃了晃。

「五、五十兩?」

年輕人頓時驚出一身冷汗,要知道五十兩對於普通市井百姓來說無疑是不敢企及的數目,甚至窮其一生都攢不下。

「誒,別光看價格啊,貧道煉丹那也是很辛苦的!」王道靈一副委屈模樣。

「算了,算了!」

年輕人捂著肚子拂袖而去,眾人又是一陣喧嘩,對其坐地起價表示不滿。

王道靈也不在乎,冷哼一聲,白了一眼,便又開始叫賣了,這些人早晚都會來買,他自然也不糾結一人兩人。

「無恥妖道,太坑人了!」

城樓上,青蓮站在法海身邊,看着下面王道靈的舉動恨得貝齒緊咬。

「青蓮,你可知為什麼?」

法海手捻佛珠,看向青蓮那邊說道。

見青蓮面生驚訝,法海便解釋道:「那道人在井水中下毒,才導致全城百姓得了拉肚子的怪病,萬靈丹則是他配置的解藥,除了此丹,自是難以醫治!」

「什麼?那妖道安敢如此?」

青蓮當即震驚,「小女子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當真是敗類無疑。」

「妖?」

此間鬧市不宜出手,法海正做打算,突然卻感到一陣衝天妖氣滾滾而來。

那妖氣不僅濃郁無比,奇怪的是其中還有一股莫名的佛蔭祥和氣。

驚詫之下,法海神目如電,向那邊洞察過去,只見天際之上也有妖雲瀰漫。

「法師,有妖魔作祟!」

那衝天妖氣不僅讓青蓮打了個冷顫,連她也能感到那當真不是凡俗之物。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有如此妖物行雲,青蓮隨我上去看個明白。」

法海八識五眼,那天眼更是能穿透九天碧落,他沒用如此神通,便是想着在雲層中將其除掉,免得驚擾百姓。

「大威天龍,飛天。」

法海神色一凜,旋即甩動七星拂塵,而後帶着青蓮化作流光沖向天際。

雲巔之上,妖雲浮動,上下翻湧。

兩道巨大的妖氣掠影以肉眼可視的速度穿行於雲天,一青一白,當真詭異。

「好強大的妖魔!」

青蓮雖為妖身,但也從未見過有如此法力的妖物,怕不是千百年修為當抵。

「難道是她們兩個?」

思索間,法海便洞察一二,根本不需要天眼觀察,身為穿越者一切瞭然。

「法師,您知道此妖魔來歷?」

青蓮秀眉緊皺,看向法海那邊。

「我也是猜測,走,我們跟上去。」

法海一甩拂塵向迎面而來的妖雲追趕過去,月白色的僧袍在疾風中獵獵作響。

「姐姐,怎麼辦?有團法雲在後面追我們?」青色妖氣舞動如龍,旋即在其端處顯現出一個美貌的美女人首。

隨着她的呼喊,那團白色妖雲端處則顯現出一個美貌美女人首,清麗脫俗。

「青兒莫慌,我們剛下青城山來到人間,不曾開罪任何人,想必是同修趕路。」

此二妖便是歷經千百年修鍊成人形的青蛇小青和白蛇白素貞姐妹了。

對於小青的提醒,白素貞早有察覺,不過跟隨他們的法雲充滿祥和之氣,因此便沒有太過擔心,不過讓她感到不安的是在那祥和氣息的周圍竟有股妖氣。

那妖氣雖然也出異類,但也有幾分清新,完全不是妖魔的兇惡戾氣。

凡此種種,白素貞雖有擔心,倒也不至於恐慌,退一萬步說即便來者不善以她們兩人的修為自保完全沒問題。

「想走,沒那麼容易。」

白素貞為免生枝節,因此便和小青加快了飛行法力,想要避開那朵法雲。

法海見狀自然緊追不捨的趕了上去,想要看個究竟,是不是如他所料。

「姐姐,那法雲速度極快,必是大能之輩,恐怕很快就會追上來。」

白素貞略微沉吟道:「青兒,我們的目標是那非禮我姐妹蛤蟆精王道靈,不宜和他人有過節,既然那邊窮追不捨,我們就和她兜轉幾遭,甩開他就是了。」

「好,我聽姐姐的。」

小青說完便和白素貞加強了法力,在雲天之上迂迴婉轉,不作正面衝突。

「雕蟲小技,想甩開貧僧,不自量力。」

法海示意讓青蓮進到琉璃七色蓮中,畢竟帶着她追趕會慢上許多。

「七星拂塵,追星逐月,無聲無相,長。」

法海拂塵一甩,一縷銀絲帶着佛威如金蛇狂舞向青白二蛇追逐過去。

端午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25日到6月27日)

。隨着大廳的慢慢叫價,眾人的叫喊聲逐漸平靜了起來,唐伯虎的畫不愧是頂尖的藏品,居然高達兩億六千九百萬,所有富豪都像打了雞血一樣,玩命的叫喊著!

要知道雖然他們每個人都身家幾十億幾百億,但是幾億塊錢的流動資金,對於他們這些老闆而言,那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能夠如此狠下心來用……

《重生:最強寵妻系統》第九十三章露餡了。 「哈?」羅空懷疑自己聽錯了?

飛絮笑著將自己剛才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為什麼啊?」羅空無奈,他都有幾百年沒有品嘗過受人管束的滋味了,冷不丁地來這麼一下,實在是不太好受!

飛絮說道:

「我讓你進入的大勢力是星辰葯谷,並不在十五大之內,沒有星團級強者,但是他們的醫術和煉藥術都堪稱一絕,你如果不去的話,那可真的是大損失。

羅空聞言,興緻一下子就上來了,他問道:

「老師,我現在去還來得及嗎?「。

飛絮無語,他看著羅空,心想自己的這個弟子臉皮怎麼那麼厚呢?

飛絮正色道:

「還來得及,不過你要快點了,星辰葯谷的收徒雖然是面向全星海的,但是報到時間只有一年,錯過了,再進去就很難了。「。

羅空面色凝重,他對飛絮說道:

「那我現在就去!『。

飛絮點了點頭,對羅空說道:

「你明天再去吧,今天先留出一天來,陪陪她們。」。

羅空點了點頭,沖飛絮深施一禮之後,便轉身去找柳玉李清漪她們了。

羅空帶著她們和思箜,來到了一處小星球,如同凡人一家那樣,在街上閑逛起來,期間還出了個小插曲,有個紈絝子弟想要調戲二女,被羅空略施懲戒之後,扔出了那條街。

總之,那天,她們都過得很美好。

第二天,羅空沒有對任何人告別,悄悄地走了。

他只覺得對二女還有思箜虧欠得太多,此生真得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彌補。

殊不知,此刻在那顆死星上,兩大一小三個女子正站立在高山之上,凝視著那條飛遠的流光。

羅空在星海中不停地穿行,足足一個月,羅空才重新回歸到繁華地帶。

就在這時,一條中型星盜船攔住了他的去路。

羅空面色古怪,他一個多月沒見到活物了,沒想到第一面見到的竟然是一群星盜。

羅空走出船艙,問道:

「諸位是有什麼事情嗎?」。

星盜首領走了出來,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片星域的老大,你可以叫我蒙蔽地路費,這些都是我的小弟們。」。

羅空面色怪異,他盯著這群人,發現實力最強的也就是那個蒙蔽地路費了,也不過是界主級中期,餘下眾人里甚至沒有一個界主級,他不明白,在這種繁華地帶,他是如何能活到現在的。

這邊,蒙蔽地路費還以為自己吧羅空嚇住了,他換上了一副自認為「和藹」的面孔,他問道:

「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啊?」。

羅空摸了摸自己的臉,這才想起來,上次他被飛絮淬鍊肉身時,用的藥劑過多,直接變成了少年模樣。

羅空沒有多說話,他看著蒙蔽地路費,問道:

「你要什麼啊?「。

蒙蔽地路費說道:

「你還不如那群三歲孩子呢,搶你唄,這麼一大船人把你攔住還能有什麼事情?你真是愁死我了!「。

羅空輕笑,釋放了自己的星系級威壓,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那一船人竟然齊刷刷地跪了下來,嘴裡不停地喊著饒命。

羅空有些無語,他問道:

「你們以前碰到過這種情況沒有?「。

蒙蔽地路費說道:

「有是有,不過她們都是打我們一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