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正常意義上的囚禁,卻在性質上並無差別。

這個人,自己在囚牢里,還妄圖她的陪伴。

如何能安全的離去,換個詞,如何安全的戰勝他,然後解決掉他這個最大威脅安然褪去。

是個難題。

但不是無解。

聽不到廚房傳來的聲音,這整棟屋子都是用著專門的隔音材質,每個房間的聲音都傳不遠,更傳不出去。

安風沒有通訊的東西,除了可以在白越昭的陪同看電視外,她接觸不到任何東西。

這一次,沒有任何人能幫她。

一直到白越昭過來,聽到他並不明顯的腳步聲,她聞到那食物的美味。

被喚醒的食慾相當洶湧。

可是吃的已經沒了。

白越昭收拾完畢后看著安風意猶未盡的樣子,說出了明顯的內涵的話。

「沒飽的話,我不介意獻身。」

這男人真是騷話一堆一堆的,安風心裡鄙夷,臉上也在鄙夷。

晚上要睡覺的時候,他洗完澡,只圍著一條浴巾,來到了安風睡的房間里。

還未乾的水珠順著肌膚緩緩滑動。

安風的眼神平淡,絲毫不躲閃。

早就料到那在衣物遮擋下的身材,此刻親眼看到,線條更為流暢健美。

他倚靠在門邊,禁慾系的臉上誘惑人的表情,嘴角是看不透的笑意。

安風鎮定的看著這人。

她肯定,這個人不會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

不是因為他的道德心,也不是什麼對她的尊重。

很簡單的道理。

安風做出口型,是白越昭能看懂的一個字。

臟。

墨色的眼眸是平靜的湖,湖中略過一絲漣漪。

他笑了,半邊嘴角在笑,幾分邪氣。

「你早就明白了。」

安風早就明白了,如果說金木蟬是精神潔癖,在得知她跟陳凜邑之間發生的事情后,喪失了莫方面的興趣。

白越昭那強烈的佔有慾,也是如此。

可是理智如他,既不肯放棄,又不會立即行動。

安風想到了他的原因。

他只是在等待。

人的皮膚細胞更新周期是二十八天,就是一次生理期的時間。

二十八天過去,按照他的理解,被陳凜邑所觸碰撫摸過的她,已經換了個嶄新的身體,而她還是她。

他同樣達到了從一而終的目的,又滿足了心裡那潔癖的思想。

白越昭走進,褪去僅剩的衣物進了安風的被窩,雙手將她環入胸口。

安風的身體僵硬了,面色再不如之前淡定。

白越昭熱乎的氣息在她的頭頂:「二十八天沒到,但是不妨礙我和你的親密接觸。」

攔住安風還的掙扎。

白越昭:「裸睡有益身體,我都沒有想其他的,你又在抵抗些什麼呢。」

安風:「……」

這一晚上,白越昭睡得十分好。

安風盯著兩個黑眼圈幽幽看著此刻和自己無比親近的人。

「才回去四分之一,有些難熬。」

丟下這麼句話,白越昭起身,淡然的走出房間,去找自己的衣服穿。

安風翻著白眼。

這才一晚上,她的老天爺啊,要是再不想辦出去,她可怎麼辦哦。

「唉…」

嘆了口氣。

安風試著動了動舌頭,不是很痛了。

不得不說,白越昭把她的傷還是照顧的很好。

如常的吃完早飯。

安風看著白越昭。

「怎麼了?」

他覺得安風似乎有話要說。

手機給我。

做出口型,安風伸出了手。

白越昭卻只給她一隻筆和一個本子

「想說什麼就寫下來吧。」

終於能找他要東西了,白越昭某些神色一閃而過。

安風寫下了幾個字。

『我要出去透氣。』


白越昭打開了換氣:「就在屋子裡也可以透氣。」

『我想出去曬太陽。』

「今天外面沒太陽,天氣預報是陰天。」

『老子就要出去,放我出去!』

「嗯,感嘆號確實可以表達強化的情緒。」

『我在笑一個?』


白越昭輕笑出聲,指著安風的在字:「錯字受。」

啪的將筆拍在本子上,安風雙手抱胸,死死盯著白越昭。

白越昭哭笑不得:「怎麼這麼大脾氣。」

安風剛想再拿起筆寫什麼。

白越昭:「你不僅寫錯別字,而且好多個字都是倒畫筆。」

啪的一聲,安風又把筆狠狠拍在本子上。

是真的有些生氣了。

這人什麼破關注點,她寫倒畫筆關他屁事!

緩緩的湊近安風生氣的臉,白越昭雋秀的在安風還面前放大。

一雙如墨的溫潤的雙眼,倒映出她現在的臉。

「這次不用笑,吻我。」 第365章兩大帝級強者

看著這白虎,就這樣輕輕鬆鬆的度過了第二道天罰雷劫的攻擊,莫天很是無語,頓時心中一陣苦水,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

「這樣也行!!!」

不過,在白虎順利的渡過第二道雷劫的時候,第三道雷劫竟然稍微停頓了一下。這個現象,莫天和白虎都是為之一愣,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不過很快,莫天和正在渡劫的白虎都明白是怎麼會兒了。頓時,只看見這第三道雷劫的攻擊的威力,似乎比先前的兩道要強悍得多。此時的停頓,竟然是一個緩衝時間間隙。

此時,只見得上方的劫雲重新鑄造一番,顯得更加的威嚴起來。頓時,只感覺到一股蕭殺之氣,在白虎的頭頂之上懸挂著。這般情景,莫天都不知道概述憑什麼了。至於白虎,那就更不用說了,表情顯得十分的滑稽,竟然在未成人形的情況之下,能夠有形的變化出來一張哭臉來,看得莫天心中一陣苦笑。

「轟!!!」

「啊!!!」

頓時,一道閃電,電光火石只見砸下。白虎竟然閃避不及,直接用身體接下了這一道天罰雷電之力。一時間吃痛,頓時慘叫了一聲,聽得人身體一陣雞皮疙瘩。此時,在雷電落在白虎的身上的那一剎那間,只見得白虎渾身一震抽搐,眼眶之中立即變得通紅。可見,這道雷劫十分的強悍。

「咦!只是受到了一點兒皮外之上?」

此時莫天擔心的看去,只看見在白虎被雷擊的地方,只是受到了一點兒小傷,還沒有真正的傷到白虎的脛骨。此時,被雷電擊傷的那一小個地方,只有碗口那麼大一點兒,只是此時有一絲絲血跡流出,將白色的毛髮染紅了一些。

「來吧!虎爺不怕!!!」

遭受到了這一擊,白虎頓時受到了一絲傷害,頓時神情大怒,昂首盯著正要落下來的第四道雷電大吼一聲。此時,只見得在白虎的身上,發出一陣強大的氣勢,都不由得讓莫天感到一絲意外。

「咔擦!!!」

頓時,白虎的聲音還沒有完全平息下來,第四道雷劫,隱含著強大的威力,似乎又比第三道要強悍一些,眨眼之際就朝著白虎的方向而來。此時白虎也感受到這天罰越來越不簡單,心中十分的震驚。此時,白虎不敢大意,還沒有等到第四道雷電落下,身體早就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待得第四道雷電落下的時候,強大的力道雖然沒有直接打到白虎的身上,但是強悍的氣流卻將白虎衝擊翻了好幾個跟頭之後,才穩住了自己的身體。

此時白虎被強大的氣流的衝擊,更加的變得瘋狂,嘴角也流出一絲血跡。等到白虎穩住自己的身體之後,深處巨大的舌頭,將嘴角的血跡攬回了口中,咕咚一聲將其吞了下去。

這可是自己的精血,要是流逝了還真的有些可惜,所以白虎不想將其浪費,反而將這些血水都吞進了自己的肚子之中。

緊接著第五道、第六道、第七道、第八道雷劫連續的轟擊,白虎的身影在這些雷劫之中快速的閃避著。雖然在實質之上白虎都躲避了這四道雷電轟擊,但是顯得十分的狼狽,此時看起來,白虎的精神似乎萎靡了許多,似乎力量消耗得不小。

此時,只見得白虎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氣,似乎累得實在不行了。不過還好,此時剩餘的最後一到雷劫,竟然沒有落下,倒是給了白虎一口喘息的機會。不過,白虎與莫天此時抬頭望去,臉色立即變得凝重起來。

「隆隆!!!」

此時此刻,只見得天空之中,閃電雷鳴,狂風大作,劫雲不停的翻滾,而且是越積越厚,天色在一瞬間變得無比的暗淡。看這樣子,最後的一道天罰,威力是多麼的恐怖了。白虎和莫天,此時都明白,這是在醞釀,只要這最後的一道雷電醞釀成功的話,白虎要是躲避不開的話,一定會被其轟擊得連渣滓都不會剩下。

「不好,這也太強大了點兒吧?看來白虎有危險了!!!」

此時莫天為之捏了一把汗,心驚的看著天空之中即將將臨下來的最強悍的一記,都不免有些為白虎能否度過這個危險不了,此時也只得看白虎的造化了。此時要是白虎能夠安然度過這一道天罰的話,那就是天堂,若是不行的話,那將是地獄了,不,恐怕連地獄都進不去了。如果這最後的一道雷電之力打在了白虎的身上的話,莫天可以肯定,白虎不但肉身都會變成灰灰,就連靈魂恐怕也不會存留下來啊!魂魄都沒有了,地獄之中自然是去不得了。

「嗷!!!」

在這一刻,只見得白虎昂首一吼,想嘴裡丟了一個白色的東西進去,立即閉上了嘴。不過白虎吃下去的那個東西,莫天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那正是化形丹。

「咦!這傢伙還真是會選時間啊!竟然在這最後的關頭,才將化形丹吃下,難道他是想要藉助這強悍的力量來煉化這丹藥的藥效嗎?這傢伙也太瘋狂了一點兒吧?」

此時莫天震驚的看著白虎的舉動,心中不由得讚歎道。不過,莫天此時只會說白虎瘋狂,也十分的佩服白虎的魄力,不過就是沒有想到自己瘋狂的時候。這真是有其什麼樣瘋狂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手下啊!

「轟!!!」

瞬間,只見得天空之中隱含著強大的威力的黑雲快速的朝著兩邊分開來,與之前莫天渡劫只是十分的相似。隨即,伴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威力,頓時只感覺到整個秘境空間都有些微微的顫抖起來,一道猶如水柱一般的銀色光芒大作,直接朝著白虎的地方傾瀉而下。

此間,只看見偌大的雷電,猶如傾盆大雨一般潑灑而下,將白虎所在的位置覆蓋住了。此時,莫天看到這般場景,都不由得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嘴裡喃喃的說道:「完了,這下子徹底的完了!!!」

不過,此時最後的天罰降臨之後,空中的劫雲迅速的散去,天空恢復了清明。但是在白虎所在的地方,此時雖然看見雷電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是煙塵還是原來的樣子,甚至越發的濃郁了,頓時顯得霧靄沉沉的,根本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

「咦!這是!!!」

大約過了盞茶的功夫之後,莫天這才睜開自己的眼睛。此時莫天都一位白虎已經不復存在了,但是此時在這睜開眼睛之際,竟然看到哪裡的濃煙並未散去,反而越加的濃郁起來。莫天頓時感到一陣驚奇,想要用精神之力探查。

正當莫天的精神之力深入到了煙塵之中的時刻,莫天模模糊糊的看到在這裡面,有一個白色的身影慢慢地顯化出來。看見此時,一身荀白的人影由模糊到清晰的出現在了莫天的腦海之中。頓時莫天的精神一震,心中頓時驚訝的嘆道:「成功了,成功了嗎?」

此時,莫天的心中狂喜。如果白虎成功的話,馬上就有了兩個帝級初期的強者。如此一來,在這個鳳城之中,這將取到多麼大的震懾效果啊!要是被皇室之中的六皇子知道的話,想要前來對付莫氏家族的話,也得好好的掂量掂量一番了。

慢慢地,只見得白色的身影越發的清晰起來,從濃煙之中,緩緩地走出一個十分帥氣的男子而來。

「真的成功了,你確定你就是白虎?」

此時看見小白臉一般的白虎,莫天十分的震驚和嫉妒。此時看上去,白虎的肌膚,竟然比女人的還好,這簡直讓莫天嫉妒死了,頓時不確定問道。

「主人,我正是白虎!!!」

此時,白色的人影來到了莫天的面前,對莫天十分恭敬的叫了一聲主人,莫天這才從震驚和疑惑中醒過來,不由得多看了這傢伙幾眼,莫天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變化得這麼完美。

「想不到你真的成功了,實在是太好了。對了,此時你已經幻化成人了,該給你取個人的名字了,取什麼好呢?」

「請主人賜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