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頭皮發麻,他們現在絕對相信,只要是自己等人作對,絕對是死的很慘。

「再說一次,我不需要違心的人追隨,翠雲山依舊是掌控在刑名手中,算不得別人,願意的站在左邊,不願意的站在右邊。另外,再給你們一個條件,你們離開的可以帶走你們的一切東西。」凌天賜沒有絲毫的波動,繼續的說道。

「這……」願意站在刑名這一邊的人,頓時就驚呼起來,顯然他們都不明白這凌天賜是何意思?

「你說的是真的?」那人群中,不服的人說道。

「自然,不信,你現在就可以走,至少,現在到明天這個時候,我是絕對不會動手。」凌天賜神色認真,道:「你們跟隨與否,對於我而言,沒有多少的價值。」

凌天賜的冷淡話語,就像是一柄劍,將他們的最後一絲僥倖破碎。

「我們走。」反對派中,幾乎是沒有一個人願意留下來,凌天賜到也是沒有感到意外。

而其中的中立派,也是只有一少部分人留下來,其餘的全部都走了。

刑名臉色難看,這等於只有一少部分人留在了這裡,他心情很不好,實在是想不通這凌天賜是何意思。

「刑名,派人將這裡打掃一下,接下來,咱們有事要做了。」凌天賜吩咐道。

「是。」對於凌天賜,現在他是有著一種無言的恐懼,儘管他的修為才是武宗五段的水準。

這些人很快就將這裡清理乾淨,至於那些選擇離開的人,他們並不會加以阻攔。

「現在還有多少人?」凌天賜和於繼雲幾人依次坐下,然後問道。

刑名低頭道:「一共還有四十人。」

凌天賜點點頭道:「嗯,這也算是不錯了。今天開始,你就是這裡的大當家。另外,你要確定絕對的權利中心,不得讓你底下的人有著足夠的實力威脅到你。現在你可以將這周圍的局勢說給我聽聽了。」

刑名微驚,要不是這凌天賜出言提醒,只怕是他又要陷入困境了,頓時打起了精神道:「你的意思是,這周圍和我們一般的小勢力?」

凌天賜點點頭,沒有說話,而是抱著小睚眥,在逗著他玩樂。

「我們翠雲山是這一代的低下等實力,以一種扇形的地域擴散開去,還有這七八個相當不弱的實力,至於比我們弱小的,也就是三四十人,四五十人的樣子。如果我猜測的不錯,他們這裡離開,肯定會投奔和我們敵對的勢力。」刑名分析起來,頭頭是道。

「而這七八個勢力中,只有四個比我們強勁,其餘的都是比我們強不了太多,這是指在這之前,現在的我們,只怕是對付他們,就是以卵擊石。」

「嗯,那好,我們現在就只有兩件事,第一件事,讓所有的人都服下毒丹。然後將這翠雲山周圍的防禦都撤掉,所有人提升修為。第二件事情,你派人出去,大肆的宣揚,就說靈幫的萬事通被墨城的人殺了。一定要傳到那靈幫的地域中去。」凌天賜吩咐道。

「這是毒丹,以後所有收復的人,只有首領你就給他們服用,其餘的人,就不用服用了。將你們所有人叫進來。」凌天賜將毒丹丟給了刑名。

「是。」接過毒丹,刑名頓時大喜,連忙的召喚所有留下來的人。

說實話,他們現在還對凌天賜幾人沒有太深的印象,所以,說不上尊崇。

「各位,既然都選擇了留下,那麼我就告訴你們,咱們翠雲山,遲早是要統一這裡的,你們的大當家刑名,是我的好朋友,現在我給你們每個人一次機會,你們只需要告訴我,想不想要提升修為?」凌天賜厲聲的喝道。

被凌天賜突如其來的問題問的都是一愣一愣,不過,他們還是相當狐疑的回應道:「想!」

在這個混亂的地方,要是沒有想法突破修為,那絕對是放屁。

「好,最起碼你們還算是誠實。這是給你們的第一批獎勵,只要你們聽刑名的話,聽我們的話。相信以後驚喜會更多。」凌天賜然後突然收起了嚴肅的神情,變成了笑臉,然後一揮手,頓時八瓶丹藥飛了出來。

「啊……這是三品下等丹藥?破宗丹?」這一次,就連刑名都是大吃了一驚,眼神中一驚是有著奪目的光華爆發出來。

「這……」刑名無比激動的看著凌天賜,現在的凌天賜已經是越來越神秘了。

「每個人一顆,現在立即給我將我吩咐的任務做好,然後我會提供給你們修鍊的環境,我要你們在三天之內,所有人修為給我提升一段。」凌天賜的聲音變得高昂起來,看著眾人道:「你們想不想繼續提升?」

「想。」這些人眼神無比火熱的看著凌天賜,丹藥,這可是三品丹藥啊,一下子拿出了四十顆,這絕對是……

所有人的熱血都被激活了,現在他們看向凌天賜,那就是感激。在這個地方,多一份實力,就多一份保命的機會。

如果之前他們還是對凌天賜說要統一這裡感到不屑,那麼現在心中就是絕對的相信。

「好。三天之後,我要看效果。沒有突破的人,我會有辦法讓你們生不如死的。」凌天賜冷冷的說道,表情變化很快。

「是。」這些人心頭大震,一顆破宗丹,絕對是堪比普通三品中等丹藥。他們就算是不用凌天賜威脅,也會儘可能的去突破。

看著這些人帶著無比激動的心情離開這裡,都開始準備接下來的時候,凌天賜也收起了笑臉。

「看來咱們得有一番準備才是了。」凌天賜嘀咕道。

「你是想從現在就開始扶植勢力,然後在繼續深入?」朱開明問道。

「嗯,正是如此,你可不要忽視了這股力量,到時候必定有大用。」凌天賜說道:「你們也都準備準備吧,咱們要干就干一票大的,順便,將這裡的水攪渾。這種勢力我們掌控起來,還是不錯,但是要想和墨城以及靈幫那一種勢力抗衡,現在還是不夠。那就更加不用說其餘的了。」

「也好,一步步來,小心駛得萬年船。」於繼雲點頭同意。

「我們去閉關了,這麼長時間,我們兄弟兩也差不多要突破了。」司空金隅冷冷的丟下一句話,就走了。

頓時,凌天賜、華成雨、朱開明和於繼雲四人臉色大喜,他們四人的修為也都是不弱了,可是唯獨這兩人的修為還是處在這武宗四段的地步。若是他們兩人也突破到了武宗五段,那可就真的有趣了。

他們六人的最低修為,也都是在武宗五段了,不過,這於繼雲也是在衝擊武宗八段,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時間。

凌天賜和於繼雲四人各自準備,將這翠雲山都簡單的查看了一遍,很是滿意,其中讓凌天賜大吃一驚的是,這裡居然有著一條小型的靈脈。這絕對是絕佳的修鍊之地。

他現在還不打算動手,直接的交給了烏龜和紫貂去辦。至於小睚眥,這貨太懶,不是吃就是睡,現在修為增加,簡直就是坐火箭一般,已經到了一級二段的修為了。

至於防禦方面,凌天賜根本就沒有怎麼去想過,這個破地方,窮的很,連基本的防禦工事都沒有修建,現如今,凌天賜根本沒有那個打算,也不打算就修建這裡的防禦工事。

找地方,就必須找一個好一點的地方,比起翠雲山強大的七八個勢力,就是這次凌天賜的主要目標。

距離這翠雲山不過是二十多里之遠的地方,這已經下山了的翠雲山反對派,現在都是以駱佳英為首,他的修為也是在武宗六段的境界。

現在跟隨著他的也足足是有著四十號人,算是可以和刑名分庭抗衡。

「駱大哥,現在怎麼辦?」一些人問道,現如今,他們必須找到靠山,否則就會死的很慘。

看了一眼那翠雲山的方向,駱佳英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機,道:「我們去找不歸山的人,他們算是我們的半個朋友,另外聯絡其餘的幾大山脈,讓他們出手,就說這刑名叛亂,私藏了大量的丹藥和金武幣,我想,他們很樂意為我們大當家報仇的。」 「好。這刑名該死的,居然該串通外人來謀取自家的產業,真是過分。」

重生嫡女炸翻天 「走,我們就去不歸山。讓他們不得好死。」

與此同時,這翠雲山的人,已經是通過了十來次的轉折,最後將消息遠遠的傳遞出去,目標正是有著一百多里之遠的另外一座大城,而其中靈幫更是勢力恐怖的存在。

這一日,墨城方面,已經有著很多的人都在議論這個消息,這墨城之中,可不是只有隻有那墨跡公子一家勢力。

墨城只不過是一個統稱,在墨城管理之下,足足是有著三個大勢力,小勢力也有四五個。而這墨跡公子就是三大勢力之一的存在。

「聽說沒?這墨跡公子一怒之下,將這靈幫的人萬事通給五馬分屍了。」

「你才知道啊?就在昨天,我們親眼看到的,簡直是慘不忍睹。」

「靈幫可不是這墨卿公子可比的,現在墨城的三大勢力都在爭奪這墨城的控制權,要是對上靈幫,其餘的兩大勢力肯定是不會幫助墨卿公子的。」

「這種事情誰又說的好了?」

……

靈城,這裡是距離黑雲城邊緣地帶最大的城市之一,而且城中勢力關係錯綜複雜。但是這靈城中,卻是只有兩大勢力,一個是靈幫,一個城幫。這兩大勢力輪流掌控靈城的權利。

現在掌權的正是靈幫,而如今,在這靈幫中,都有著一定地位的萬事通,卻是沒有回來,僅僅是傳來了噩耗。

「墨城好大膽子,竟然敢將我靈城之人五馬分屍,這筆賬,必須算。」

靈幫已經發出了狠話,這件事情本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現在看來,他們靈幫不管都不行了。

因為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靈幫在一定程度上,是要蓋過這墨城中的勢力的。但是這都兩天了,卻依舊沒有見到靈幫有任何動作。

所以,這各處都是議論之聲,甚至是在那墨城的城中,已經是有著無數流言蜚語傳出來,就連這靈城都是如此,說靈幫已經式微,不足以掌控靈城。

又或者說這靈幫是怕了墨城,諸如此類的言行現在是滿天飛。

這不僅僅是個人之間的恩怨了,更是這兩大勢力之間的對碰了,若是靈幫不作出決策,做出反應,只怕是這以後靈幫無威信可言。

「墨城,不日之內,交出墨卿公子,否則,必然血伐墨城。」

這是靈幫傳來的旨意,而且已經是有著高手前往這墨城,若是這墨城交出了兇手墨卿公子,那麼這件事就那麼算了,但是不交出來,那就等著開戰。

這兩大勢力都開始鬧得火熱的時候,而這翠雲山上,有著一座小型的聚靈陣在聚集,足足是有著四十人在修鍊。每一個人的修為波動都是異常的不錯。

而在這翠雲山的幾大關口,也有著極為危險的機關布置在那裡。凌天賜只能布置一下簡易的聚靈陣,但是這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是久逢甘露一般,充滿了震撼與幸喜。

這一刻,幾乎是所有人都將自己的心奉獻出去,以前跟著三位當家的時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遇到這種好的事情。

一道道縱橫交錯的武念力在衝擊,小型的聚靈陣雖然是威力不夠,但是卻為這刑名等人,起到了關鍵的作用,甚至意義更加的久遠。

而在另外的兩間屋子中,這裡面的波動也是更加的驚人。現在幾乎是於繼雲四人輪流著守夜。

而在這第一天的時候,突破的氣息就傳了過來,一道道的光柱閃爍,強橫的衝天而起。他們都得到了提醒,必須穩固修為。

三日的時間,這翠雲山上的氣息卻是愈發的恐怖,幾乎是人人都隨之突破,他們這些人其實突破只是需要一個契機而已,資源的缺乏,使得他們根本沒有足夠的本錢去購買丹藥,所以只能慢慢的等待突破。

但是,現在有著丹藥的輔助,他們完全是不需要考慮這些問題了。第三日到來的時候,幾乎是所有人都突破了。

而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了黃昏的十分,這才消散乾淨。

「哈哈……突破了,突破了。」這些人大喜。

「不好,山下似乎是有著不少強者的氣息來了。」這修為進入了武宗七段的刑名發現這山下居然有著無數的人應在攢動。

「大家不要緊張,現在是時候檢驗你們的成果了,將自己最好的裝備都戴好。只要他們來犯,殺人三個,就獎勵一件上等鐵器,殺人十顆人口,就獎勵一顆三品上等丹藥。」凌天賜冷冷的說道。

「跟著我,我不會讓你們委屈,我說過,這裡遲早是我們統治,今晚,你們只需要儘力就好,將自己新生的力量掌控,記得,他們不是來殺我們的,而是在為你們成為至強者做墊腳石的。」

凌天賜那震驚的話語,使得每一個人都心頭火熱,幾乎是所有人都將自己的裝備拿了出來,不管是什麼,現在他們都在想著那些獎勵。

不管是上等鐵器還是三品上等丹藥,這都是需要數百萬金武幣以上才能得到的,現在只需要幾顆對方敵人的人頭就可以得到了,鬥志在最大程度上得到了激發。

「你這獎勵制度似乎不錯。」順利出關的榮天成和司空金隅都已經達到了武宗五段,氣勢更強,顯然是有所領悟。

「這是必須的,先將他們的信心提升上來,以後再打壓,不然,這一戰,他們很難撐過去。」凌天賜笑道。

此刻,這翠雲山上燈火通明,所有人都在臨陣以待,雖然是只有四十人,但是每個人心頭卻是湧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豪情,只要是斬敵三人,他們的兵器就是上等鐵器啊!

現在,他們的兵器普遍都不怎麼好,要麼就是以前殺人越貨得到的,要麼就是撿的,就算是得到了上等鐵器的,都不過是五六人而已。

「刑名,這是獎勵給你了,必須斬掉對方首級。」凌天賜一揮手,頓時一道金色的劍芒破空而來,竟然是一柄下等靈器。

上面有著強大的靈氣波動,刑名臉色漲紅,無比感激的看著凌天賜,然後果斷的將自己的上等鐵器收了起來,丟給了自己的好兄弟,大喝道:「兄弟們,福利來了,可敢與我一戰?」

「戰!」

四十人,戰意昂揚,都將目光落在了刑名那金光閃閃的長劍之上,眼神中的光彩,就像是閃電一般的在跳躍。

翠雲山下,那些上來的人,卻是突然聽到這股強盛的叱喝,不由得都是大皺眉頭。

「兄弟們,不管對方是誰,殺!」刑名一馬當先,率先進入了夜色之中。

「殺!」

這震天的嘶吼之聲傳來,這山下的人都是一陣皺眉,這山體雖然是不算高,但是也有著三四百米。

對方是在搞什麼鬼?這個疑問還沒有三個呼吸的時間,這山體的道路上,就響起了轟隆隆的響動。

「隆隆!」

「這是怎麼回事?」半山腰上的一堆人顯然是不明白這強烈的震動是從哪裡來的?

「啊……快跑。」突然有人驚呼道,撒腿就朝著山下開始衝去。這後面跟上來的人,徹底的懵了,見到這些人都朝著山下跑,他們也都跟風一般的跑。

「轟隆隆!」

一塊塊無比巨大的石頭,從這山體之上滾落下來,轟隆之聲,如雷鳴一般。亂石飛濺,石頭巨大,滾落的速度越來越快。

遠遠的看去,這些石頭就像是猛獸一般,帶著一聲聲的巨響與慘烈的吼叫之聲,響徹在這夜空之中。

「啊……」

「救我……」

這巨大的石頭滾落下來,不管是衝擊力還是強大的壓力,都足以將這些武宗高手碾死,更加不用說那些修為差一點的武師強者。

上百塊巨大的石頭滾落,無數的樹木都紛紛被砸斷,而這些人已經是傷殘一片,但是卻連這翠雲山的山頂都沒有到達。

「殺!」

然而,緊隨著巨大石頭而來的就是這足足四十人,每一個人都鬥志昂揚,戰鬥意志達到了巔峰。

這次來的人,都是帶著滿滿的信心而來,但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副場景。

「該死的,將他們宰了。」這些人都受了傷,一個個帶著無比兇狠的殺意,沖向了翠雲山的刑名等人。

但是,這雙方的心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已經不再是同一水平線上了。整體修為都提升了一段的翠雲山人,頓時就像是猛虎下山一般,瘋狂的砍殺。

「刑名,今日是你自己找死。」一位受傷,無比狼狽的男子看到了手持下等靈器的刑名在斬殺了三人之後,頓時流露出貪婪之色殺來。

「劉冬。你們雪山這是找死。」刑名一聲冷笑,他剛才一直都沒有動用全部修為,就是在熟悉自己的能力。

劉冬是這雪山中,地位和刑名差不多的存在,今日,他們就是得到了消息,所以才前來,但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對方顯然是早有防備。

「可惡,該死的駱佳英,他居然騙我。」這劉冬大喝一聲,勢必要留下這刑名的兵器。

「武宗六段?你還是這點修為。」刑名一聲冷笑,長劍頓時刷刷的刺出,凌厲無比的劍芒,足足是有著一尺多長。

劉冬這才一上來,頓時就遭到了這刑名的猛烈攻擊,他臉色難看,怎麼都想不到這刑名是怎麼得到一件下等靈器的。而且這刑名現在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錚錚。」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