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飯菜都是賓館標配的,不算好也不算壞,眾人都不覺得有什麼。但是,聽到青年這譏諷的語氣,眾人頓時有些不爽了。紛紛轉頭看去,由於不明白這青年的身份,眾人都沒說話,但眼神都有些不爽。

青年自顧自地找了另一張桌子坐下,招手道:「花雨,成雙,過來坐。」

趙成雙有些尷尬,看得出他對這青年有些忌憚。林花雨則是一跺腳,道:「表哥,你幹什麼啊?我今天是來找葉大哥的,這邊又不是沒位置,你幹嘛要去那邊坐啊。」

青年掃了陳俊等人一眼,道:「花雨,這個姓葉的救過你的命,這是不錯。但是,不代表你就應該自降身份,跟這群奇形怪狀的人坐一起吃飯。你看看他們那打扮那樣子,跟街頭小流︶氓有什麼區別。你是千金大小姐,跟他們坐一起,傳出去不怕丟人嗎?」

青年這話也太囂張了,這邊陳俊等人頓時都怒了,就連葉青也皺起了眉頭。這青年辱罵他的事,他可以忍下。但是,辱罵他的兄弟,那就不能忍了啊!

眼看葉青要說話,趙成雙匆忙站起身,道:「哎呀,我忘了,有件事還沒辦呢。葉子,你們先吃吧,我出去一下啊!」

趙成雙說完,拄著拐匆忙走到青年身邊,拉住他的胳膊,道:「百川,跟我一起出去一趟,有點小事情需要你幫忙!」

「什麼事情,你找別人不行嗎?」青年不滿地回道,他不願意離開。

「不行,非得你幫忙才可以!」趙成雙不由分說,拉著青年的胳膊便把他拽了起來。

青年拗不過趙成雙,只能站起身,對林花雨道:「花雨,一起走吧!」

「我不走!」林花雨對青年很是不滿,道:「你走吧,我一會自己回去!」

「花雨,你怎麼能這樣呢?」青年皺起眉頭,道:「老太君讓我貼身保護你,我得為你的安全負責任啊。你跟這群流︶氓在一起,要是出什麼事,我怎麼跟老太君交代?」

「你他媽說誰是流︶氓?」岳鵬第一個忍不住怒喝出聲,他的脾氣在眾人當中也是最暴躁的了。被青年罵了幾次,早就忍不住了。


「喲喝,你還敢頂嘴是不是?」青年立馬盯著岳鵬,道:「我說的就是你,怎麼?不服氣啊?」

岳鵬大怒,順手便抓起了桌上的酒瓶。趙成雙眼看事情要鬧大,突然把手裡的拐杖一扔,直接撲倒在地,摔得一聲痛呼,腿上的石膏都摔碎了。

趙成雙這一下,立馬把眾人的注意力都轉走了,岳鵬一時間也忘了發火了。

葉青匆忙跑過來,急道:「成雙,你怎麼樣了?」

那青年彎腰把趙成雙扶起來,道:「成雙,拐杖都拿不穩,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趙成雙擺了擺手,道:「別說了,我突然感覺傷口很疼,先送我去醫院吧!」

青年還在埋怨:「好好的怎麼會摔倒呢?就不能好好站穩嗎?這下可好,又要把時間浪費在醫院了!」

葉青道:「成雙,要不我先給你看看吧,估計就是摔到筋骨了,扭筋之類的,我先幫你把筋複位,免得受疼!」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趙成雙匆忙擺手,避開葉青,急道:「我去醫院就可以了,去醫院就可以了。百川,你趕緊把我送醫院啊,我這真疼啊!」

那青年很是無奈,畢竟跟趙成雙算是沾點親戚關係。如果不送趙成雙去醫院,那還真不好看啊。

「花雨,走!」青年扶起趙成雙,招呼那邊的林花雨。

林花雨道:「你們先過去,我等一會就過去!」

「你在這裡幹什麼啊?」青年憤然道:「跟這群流︶氓一起,你不怕名聲被他們毀了嗎?」

「你他媽還敢說!」

電影世界當警察 你才是流︶氓!」

「靠,哪來的王八蛋,嘴怎麼這麼臭!」

桌邊眾人立馬嚷嚷出聲,剛來深川市第二天就被人這麼謾罵,換誰也受不了啊。

青年被眾人罵得想發火,趙成雙匆忙抱住腿,大聲慘叫起來,直接壓住了眾人的聲音。看那樣子,好像真的疼得很難受似的。

「表哥,你怎麼樣啊?」林花雨擔憂地問道。

青年也皺眉,道:「有沒有這麼疼啊?」

「當然疼了啊,要不我會這麼叫嗎?我咋說也是個男子漢啊!」趙成雙拉著青年的衣服,道:「別說了,趕緊送我去醫院!」

青年實在沒辦法,只能攙扶著趙成雙下了樓。這邊,眾人還是心懷不滿,罵罵咧咧的,對那青年剛才的言語憤怒不已。

目送青年開車把趙成雙送走,葉青則皺起了眉頭。剛才他看得真切,趙成雙是故意摔倒的,而不是意外。他這麼摔一下,就是為了把青年帶走,不想讓葉青他們跟這青年產生衝突。葉青知道,趙成雙這麼做肯定是在幫他。看來,西杭沈家的實力恐怕真的不簡單啊!

葉青沉默了一會,走到桌邊坐下。岳鵬一擺手,道:「大哥,剛才那孫子是誰啊?太他媽囂張了啊!」

「就是,還說咱們是流︶氓,我看他他媽才是流︶氓呢!」

「這種人,典型的家教不全,也不知道他爹媽怎麼教他的!」

眾人罵罵咧咧的,林夢潔看了看旁邊的林花雨,輕輕敲了敲桌子,道:「好了,都少說幾句。人家女孩子在這裡呢,你們這樣在背後罵人表哥好嗎?難怪人家說你們是流︶氓,你們說話也得注意點啊!」

這些人雖然不怕那青年,但是,他們卻怕林夢潔。因為他們都是九川縣的人,自然知道林夢潔的身份,那可是楊老五身邊的紅人啊。對於林夢潔,他們有種一開始就積澱的敬畏。林夢潔一開口,眾人立馬閉嘴,連岳鵬也低下了頭,裝模作樣地喝著米粥。

林花雨有些尷尬,看了看葉青,低聲道:「葉大哥,對不起。我這個表哥就是有點太傲慢了,改天回去我說說他,讓他改一改吧!」

「沒事。」葉青擺了擺手,把自己的碗讓給林花雨,自己又去盛了一碗,一邊吃早餐,一邊詢問林花雨最近的情況。

葉青貼身保護過這個小女孩一段時間,林花雨是有點任性。但是,她的心地卻是很善良的,根本沒有那種大家族千金的驕縱,所以葉青對她的態度也挺好的。

上次賀子強抓走林雅詩之後,林震南心裡就有些擔憂,因為他知道賀子強的目標是林花雨。為了安全起見,他把林花雨送到了西杭她外婆家,這段時間,林花雨一直住在西杭。

西杭沈家是一個什麼地方,吃飯的時候,林花雨也把西杭沈家的情況給葉青說了一遍。

西杭沈家,是西杭那邊一個實力很強大的家族,在南方几乎無人不知西杭沈家。而這個家族名滿天下的原因,也讓葉青很是震撼。

因為,二十年前的南拳王沈天君,便是西杭沈家的家主!

聽到那青年說話的時候,趙成雙便感覺有些不對了。待聽到葉青這話,趙成雙面色立馬一變,匆忙過來,笑道:「葉子,別開玩笑了。走走走,趕緊上樓,我還沒吃早飯呢,你得給我安排一下啊!」

葉青沒有動,因為那青年正看著他,面容冰冷至極。葉青本來不是一個好爭之人,但你要是太囂張了,那也有些說不過去啊。

青年緊緊皺眉,怒聲道:「你有種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看樣子西杭沈家還真的是夠霸道的啊!」葉青聳了聳肩,道:「連話都不想讓人說了?到底是誰給你這麼大的權力,還能限制別人說話了?」

青年大怒,一巴掌拍在旁邊的車頭上,便要過來發火,林花雨匆忙過去攔住了他。

「表哥,你幹什麼啊!」林花雨嘟著嘴道:「葉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也沒什麼惡意,你又何必生氣呢?」

青年看了看林花雨,又瞥了葉青一眼,冷聲道:「哼,如果你不是花雨的救命恩人。就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我都應該把你舌頭割下來!」

葉青頓惱,卻要回話,旁邊趙成雙匆忙過來打哈哈道:「走走走,趕緊吃飯去。葉子,你是想把我餓死還是怎麼的?走吧,走吧!」

趙成雙幾乎是拖著葉青上樓的,見他這樣,葉青也沒有再跟那青年鬥嘴,只帶著趙成雙去了二樓的餐廳。

餐廳里,林夢潔正在這裡坐著,準備好了一桌早點。陳俊等人圍了一桌子,但沒有一個人開動,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

見葉青進來,秦京立馬站起身,道:「快點,葉子,快點過來吃飯。你再不回來,我就該餓瘦了!」

看幾人那樣子,葉青道:「你們先吃就可以了,不用等我的。」

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林夢潔,林夢潔微微一笑,道:「大家一起吃還是好一點嘛,來,葉大哥,你來這裡坐。」

林夢潔專門在自己身邊給葉青準備了座位,葉青也不好拒絕,只能帶著趙成雙林花雨等人到桌邊坐下。那青年拽得跟個二五八萬似的,走到桌邊看了一眼,不屑地哼了一聲:「早上就吃這些東西啊?」

這些飯菜都是賓館標配的,不算好也不算壞,眾人都不覺得有什麼。但是,聽到青年這譏諷的語氣,眾人頓時有些不爽了。紛紛轉頭看去,由於不明白這青年的身份,眾人都沒說話,但眼神都有些不爽。

青年自顧自地找了另一張桌子坐下,招手道:「花雨,成雙,過來坐。」

趙成雙有些尷尬,看得出他對這青年有些忌憚。林花雨則是一跺腳,道:「表哥,你幹什麼啊?我今天是來找葉大哥的,這邊又不是沒位置,你幹嘛要去那邊坐啊。」

青年掃了陳俊等人一眼,道:「花雨,這個姓葉的救過你的命,這是不錯。但是,不代表你就應該自降身份,跟這群奇形怪狀的人坐一起吃飯。你看看他們那打扮那樣子,跟街頭小流︶氓有什麼區別。你是千金大小姐,跟他們坐一起,傳出去不怕丟人嗎?」

青年這話也太囂張了,這邊陳俊等人頓時都怒了,就連葉青也皺起了眉頭。這青年辱罵他的事,他可以忍下。但是,辱罵他的兄弟,那就不能忍了啊!

眼看葉青要說話,趙成雙匆忙站起身,道:「哎呀,我忘了,有件事還沒辦呢。葉子,你們先吃吧,我出去一下啊!」

趙成雙說完,拄著拐匆忙走到青年身邊,拉住他的胳膊,道:「百川,跟我一起出去一趟,有點小事情需要你幫忙!」

「什麼事情,你找別人不行嗎?」 星際法師日常 ,他不願意離開。

「不行,非得你幫忙才可以!」趙成雙不由分說,拉著青年的胳膊便把他拽了起來。

青年拗不過趙成雙,只能站起身,對林花雨道:「花雨,一起走吧!」

「我不走!」林花雨對青年很是不滿,道:「你走吧,我一會自己回去!」

「花雨,你怎麼能這樣呢?」青年皺起眉頭,道:「老太君讓我貼身保護你,我得為你的安全負責任啊。你跟這群流︶氓在一起,要是出什麼事,我怎麼跟老太君交代?」

「你他媽說誰是流︶氓?」岳鵬第一個忍不住怒喝出聲,他的脾氣在眾人當中也是最暴躁的了。被青年罵了幾次,早就忍不住了。

「喲喝,你還敢頂嘴是不是?」青年立馬盯著岳鵬,道:「我說的就是你,怎麼?不服氣啊?」

岳鵬大怒,順手便抓起了桌上的酒瓶。趙成雙眼看事情要鬧大,突然把手裡的拐杖一扔,直接撲倒在地,摔得一聲痛呼,腿上的石膏都摔碎了。

趙成雙這一下,立馬把眾人的注意力都轉走了,岳鵬一時間也忘了發火了。

葉青匆忙跑過來,急道:「成雙,你怎麼樣了?」

那青年彎腰把趙成雙扶起來,道:「成雙,拐杖都拿不穩,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趙成雙擺了擺手,道:「別說了,我突然感覺傷口很疼,先送我去醫院吧!」

青年還在埋怨:「好好的怎麼會摔倒呢?就不能好好站穩嗎?這下可好,又要把時間浪費在醫院了!」

葉青道:「成雙,要不我先給你看看吧,估計就是摔到筋骨了,扭筋之類的,我先幫你把筋複位,免得受疼!」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趙成雙匆忙擺手,避開葉青,急道:「我去醫院就可以了,去醫院就可以了。百川,你趕緊把我送醫院啊,我這真疼啊!」

那青年很是無奈,畢竟跟趙成雙算是沾點親戚關係。如果不送趙成雙去醫院,那還真不好看啊。

「花雨,走!」青年扶起趙成雙,招呼那邊的林花雨。

林花雨道:「你們先過去,我等一會就過去!」

「你在這裡幹什麼啊?」青年憤然道:「跟這群流︶氓一起,你不怕名聲被他們毀了嗎?」

「你他媽還敢說!」

「你才是流︶氓!」

「靠,哪來的王八蛋,嘴怎麼這麼臭!」

桌邊眾人立馬嚷嚷出聲,剛來深川市第二天就被人這麼謾罵,換誰也受不了啊。

青年被眾人罵得想發火,趙成雙匆忙抱住腿,大聲慘叫起來,直接壓住了眾人的聲音。看那樣子,好像真的疼得很難受似的。

「表哥,你怎麼樣啊?」林花雨擔憂地問道。

青年也皺眉,道:「有沒有這麼疼啊?」

「當然疼了啊,要不我會這麼叫嗎?我咋說也是個男子漢啊!」趙成雙拉著青年的衣服,道:「別說了,趕緊送我去醫院!」

青年實在沒辦法,只能攙扶著趙成雙下了樓。這邊,眾人還是心懷不滿,罵罵咧咧的,對那青年剛才的言語憤怒不已。

目送青年開車把趙成雙送走,葉青則皺起了眉頭。剛才他看得真切,趙成雙是故意摔倒的,而不是意外。他這麼摔一下,就是為了把青年帶走,不想讓葉青他們跟這青年產生衝突。葉青知道,趙成雙這麼做肯定是在幫他。看來,西杭沈家的實力恐怕真的不簡單啊!

葉青沉默了一會,走到桌邊坐下。岳鵬一擺手,道:「大哥,剛才那孫子是誰啊?太他媽囂張了啊!」

「就是,還說咱們是流︶氓,我看他他媽才是流︶氓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