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子看起來只有二十歲的模樣,身材確實完美無瑕,傲人的胸部,一雙修長的長腿,穿著銀色的鎧甲,氣質高冷。

可是姜柯卻發現,她就像是和他的老師一樣,無法看清楚此人到底是長什麼樣子了。

他就像是另外的一個時空一般的人,沒有任何人能夠看清楚他的模樣。

這就好像不是他的真身一般了?

不!

不應該是這樣了,只是因為對方的修為實在是抬高了,所以別人才看不透他到底是什麼樣了。

姜柯激發出來了五識的力量,依舊是看不出來此人的面容到底是什麼樣子了,原本姜柯是可以繼續探查了,但是這樣太對不起對方了,甚至還有可能吧對方惱怒起來了,所以還是作罷了。

「以她現在的修為,已經到達了高深的境界了,估計已經距離了成神不到一步之遙了。」

姜柯這個時候才發現,九尾每走一步身上都會散發出來九個影子,這九個影子之中反映出來了各色的美女。

或者是清純,或者是嬌羞,或者是嫵媚……

真不愧是九尾的這個名字。

甚至他還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對方身上的靈氣開始不斷地震動著,在她這種高手的面前,就算是姜柯使用出來全部的真氣,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雖然說姜柯現在的天賦很高了,但是他始終想著一句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在北疆大陸上,還不知道有多少的英雄豪傑了。

思樓和重樓可以說是里了不起的鬼才的任務了。

可是這個九尾宛若是花捲之中走出來的女神一般,展示出來超強的氣質,只是歲隨隨便便的站在那裡,給人以一種巨大的壓迫敢。

「重樓說,你想要僱用我作為殺手殺死一個叫做劉青的人,你可是知道我的雇傭的價格是天價嗎?」九尾開門見山的說道。

即便是站在九尾這樣強大的人面前,姜柯也沒有絲毫的畏懼的感覺,依舊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說道:「如果九尾團長真的是這樣的強者的話,那麼只怕是金幣那種是不可以衡量了,只怕是九尾團長是另有所圖了吧!」

九尾看著姜柯一副從容不迫的表情,眼神之中露出一個讚賞的表情說道:「不愧是北疆大陸上面的少年天才,難怪是能夠打敗那個少年的少主,走吧!我們湘潭。」

九尾走在面前,她的身形消失在原地了。

姜柯依舊是雲淡風輕的消失在原地,來到了一個插入雲層的下方了。

姜柯慢慢的走上了樓梯,朝著上面看過去,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團團白色的雲層慢慢的圍繞著他,等到他再一次的睜開眼睛的時候,之間前面九尾站在一個空曠的地方。

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沒有,只是上空懸挂著一個類似於夜明珠一般,只是不知道用什麼材質做出來了。

九尾一頭黑髮瞬間變成了一頭白髮,散落在銀色的鎧甲上面,給人一種霸道冷艷的感覺。

九尾說道:「姜柯,只要是你答應我其中的兩個條件,我可以不要任何的金幣並且幫助你殺死劉青,還會保護你。」

姜柯看著頭頂上面的夜明珠說道:「說說你的條件?」

「第一我想要龍神的《佛經》觀看兩天,我的修為已經到了成神的境界了,可是往往的確實在這裡相差一個距離,卻是只重視跨越不過去!」

「如果要是有《佛經》或者《劍典》參悟一下的話,說不定能夠藉此機會參悟到這其中的真諦一舉突破了。」

姜柯鰲頭:「對不起,我沒有你要的東西。」

《劍典》確實是在姜柯的手上,但是絕對不能夠交給姜柯以外的人,這是他對於龍神的承諾。

九尾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失望的表情,不過轉念一想就算是任何人擁有這樣的寶物,也是不願意拿出來和別人分享。

「好吧!既然是這樣那就是第二個條件了。」

姜柯心中暗自的想著,現在以他的修為已經到了一種境界了,早就看透了紅塵別是了,他提出來的條件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了。

那麼第二個條件到底是什麼?

九尾說道:「姜柯,你應該是對整個殺手團有了一定的了解了,雖然說殺手團在我的手上發揮出來了頂峰的境界了,但是確實缺少一種年輕的活力,不知道你是否願意來到殺手團的身邊。」

姜柯詫異了一下,沒有想到的是九尾居然是提出了這樣的條件了,竟然是想要他加入到撒手圖案之中了?

「團長是想要讓我加入殺手團嗎?」姜柯不確定的說道。

九尾笑著說道:「殺手團雖然一直打著殺手的稱號,但是如果北疆大陸上面的新生代的王者都在殺手團之中的話,那麼他的名號將會更加的響亮起來。」

「這對於我們後期的發展會更加的有效,只要是你同意加入殺手團之後,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安全了。」

其實姜柯也想要知道這北疆大陸上面不同的武道的階段,提升自身的修為,整個北疆大陸十分的遼闊,很多地方姜柯都不知道。

可以說,讀書破萬卷,卻是不如行走萬里路了。

武道的修鍊從來都不是存在自己的修鍊,而是經歷過不同,門派之間的修鍊,才能夠融合到達了自然之境界了。

九尾邀請姜柯加入確實是有一點的想要的動搖了。

就在姜柯向著的時候,此刻的九尾突然飛到了上面。

「何人在拿出!!」

九尾一個強烈的掌法打擊了過去,可惜的是,對方還是早就是察覺到了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刷拉!」

九尾剛才的哪一個掌法,擊打在屋頂的上面,整個屋頂都小時的無形無蹤了。

「嘩啦!」

九尾臉色一邊:「不好,中級了!!」

這個人應該就是想要估計設計想要九尾動手,想要接住他的掌法直接震動出去,把外面正在修鍊的殺手團的人枕上了。 如果這個時候,她的掌法還是沒有收住的話,肯定會有更多的殺手團的人會被殺死了,換句話來說,此刻的殺手團的人將會有一大部分的人死在了她的手中了。

這是一石二鳥之計。

即是是可以引得九尾動手殺死自己的部下,也是可以用來擾亂此刻的九尾的心驚,只要是九尾的心境一亂的話,戰鬥力就會下降了。

到時候帝釋天再一次的出手,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九尾這個叛徒,殺死姜柯。

紅霜站在了帝釋天的身後,嫵媚的說道:「少主人真是料事如神了,這個九尾果然是上當了。」

「九尾的掌法可以圍繞在百里之外經久不散,在利用屋頂上面的波動,就可以產生出來的波動可以吧殺手團滅掉一般的人物。」

此刻的九尾懸挂在半空之中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掌風快速的朝著地面上沖了過去了,他想要阻擋起來,但是已經是來不及。

九尾十分的惱怒,朝著地面上沖了過去了。

但是姜柯的五識強大,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刻釋放出來龍鳳魂魄的力量,以他的身體為了中心快速的釋放出來了兩,抵擋住了衝擊波。

可以說以他現在的修為釋放出來的力量也是有限了,根本不可能抵抗住九尾打出來的力量。

所以姜柯還是調動起來輪迴天宮的力量了,使用空間的力量硬生生的改變著掌法重接的力量,那些原本已經到達地面上的力量快速的反彈著朝著姜柯的身上撲扇而過。

還有另外的一個部分飛翔了天空之上。

「轟隆!」

「轟隆!」

當然還是有一部分的力量朝著地面上衝擊而去了。

殺手團的人也在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控制住了周圍的力量,形成了一道道光柱的力量。

可是就算是這樣,周圍的房屋還是在瞬間化為烏有,甚至還是有的人在衝擊波的下面衝擊了昏厥過去了。

「這怎麼可能呢?」

「這個姜柯居然是可以調動起來龍鳳魂魄的歷練,來抵抗住了九尾掌法的攻擊了。」他的心中十分的震撼著。

這個姜柯的修為境界到達了一種什麼樣的境界了。才能夠施展出來這樣的力量。

「好不錯!」

第十天的眼神看著下面,似乎是對姜柯更加的有興趣了。

唯獨只有在下面的劉青似乎是發現了什麼了,難道是姜柯施展出來了空間的力量了,如果要是我能夠學會這種力量了,這天下之大,我還不是能夠想去哪裡去哪裡了。

雖然說不知道姜柯的到底死發生了什麼了,但是絕對不可以告訴帝釋天。

帝釋天這個人可是相當的陰狠著。

殺手團的下面一片混亂著,大家都被這種事情變得手足無措著。

「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剛才好強大的力量啊!如果這個力量要是再來次的話,只怕是我們已經會被震死了。」

「是啊!是啊!這股力量真的好強大、」

「…………」

九尾從上面肥羅下來了,她的眼神看著下面這個時候才發現並沒有任何的上忙,才稍微的鬆了一口氣了。

「嘩啦!」

「嘩啦!」

此刻籠罩著他們身上的金文快速的消失著,回到了姜柯的身體裡面了。

姜柯從裡面走了出來了看著九尾說道:「九尾團長,似乎你遇到了什麼事情了?」

九尾朝著姜柯看過去,一個感激的表情並沒有問道為何姜柯的修為這麼強大,能夠店主他的衝擊波,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說道:「這一次只怕是要連累你了,如果我要是沒有猜錯的話,只怕是來的都是千葉門自重的高手了,他們是來找我的。」

姜柯皺眉:「殺手團應該不是和千葉門結仇了吧?」

「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九尾看著遠處的天空說道。

聽到了千葉門的字眼,殺手團的人開始人心惶惶起來了。

千葉門的力量非常的強大,可以說遍布全天下,誰不怕呢?

當然是也是有很多人表示並不害怕。

「不管在怎麼樣,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和團長共同進退!」

超過一大半的人紛紛的跪在地面上,朝著九尾行禮著,此刻的姜柯不得不佩服著九尾的人格魅力了,在這種生死存亡的時候,也還有這麼多人能夠對於他是不離不棄著,這份義氣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了。

而且此人能夠憑藉著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開創出來一個殺手團,並且能夠站在亂世之中站穩住腳跟這確實是一個契機。

由此可見,此人的本身的力量也是相當的初衷著。

天邊的漫無邊際的黑雲慢慢的朝著眾人忻州過來力量,這黑雲之中一道五星的亮光衝天而起,散發著迷人的光明著,吧周圍的照亮的若隱若現。

「我去,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人開始紛紛的慌張起來了。

姜柯看著遠處眼神定眼的說道:「是東皇鐘的為例。」

九尾說道:「剛才的時候他們藉助著東皇鐘的力量對於我們進行了控制了,現在應該是利用東皇鐘的力量把我們控制在其中了。」

「這樣說的話,那麼外面的人豈不是不知道我們被困在東皇鐘的裡面了,也不知道我們被千葉門進攻了?」修兒問著。

九尾點點頭。

眾人的心中驚詫著。

…………

修兒依舊十分的淡定的說道:「團長,我們怎麼樣才能夠滅了這個東皇鍾。」

此刻的九尾不言不語著。

姜柯說道:「東皇鍾乃是洪晃出來的寶物,想要破的話就不能夠硬碰硬了,如果硬碰硬的話,我們就會在這裡被我們自己的反衝音波給殺死了,說白了就是自殺。」

修兒皺眉:「難道我們就坐以待斃嗎?」

「這也是未必,我們雖然是被困在其中但是我們有陣法保護著,這千葉門的人一時之間也傷害不了我們,過不了半個時辰坊市裡面的高手就會察覺到什麼,到時候他們就會進攻了。」

「但是如果我要是沒有猜錯的話,此刻的千葉門的高手已經開始進攻了。」 「不錯不錯,真不愧是我的對手,姜柯不得不承認你還是有兩把刷子了。」帝釋天讚歎的聲音走了出來了:「有你賊樣的對手,我以後的路也不會太寂寞了。」

此刻昏暗的地方走出來了帝釋天的影子,不單單是帝釋天就連千葉門的七色聖也在其中了,這裡面的每一個人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嘩啦!」

「嘩嘩!」

帝釋天的兩邊有著兩派裝備精良的人走了出來了,這些高手基本上都是在半神的境界,在加上他們的身上有著特殊的鎧甲著,並且每個人的身上配備著弓弩,這些弓弩的上方還有這許多的毒藥。

就算是武道修為再強大的人,在這種裝備精良的部隊面前也是要稍微的低下了腦袋了。

帝釋天笑著說道:「九尾長老,你已經是離開了千葉門很長的一段時間了,難道自己不想要回家看看嗎?」

九尾長老?

難道九尾就是傳說之中千葉門的九打長老之一的人物嗎?

九尾冷哼一聲說道:「哼,我既然當年選擇離開了,自然也就不會回去了,帝釋天回去告訴門主,我九尾已經和千葉門沒有什麼瓜葛了。」

白霜站在了帝釋天的身後了說道:「九尾長老真的以為自己的修為高強了,這天底下就沒有人回事你的對手了嗎?也沒有人可以抵抗住你嗎?」

九尾看了一眼白霜說道:「在我的眼中你只是一個螻蟻,還是快快的離開這裡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