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孩所表現出來的控場能力,還有那股上位者的氣息,都不像是這個年紀應該擁有的……

她到底是誰? 第五章討要

婦聯領導還是清楚這次來的主要目的,要收拾她們有的是機會。

「什麼工資?她的工資早就花完了。」

問蔡雲要錢那是在割她的肉,那些錢她都藏的嚴實的很,以後留著給兒子娶媳婦用的。

諸妺立馬遞給婦聯領導一張紙,上面密密麻麻記滿了工資明細和票據的種類數量。

「諸妺上班兩年半,工資一共647塊錢,票據也用錢頂吧。你一共拿出來800塊錢,這事算了,不然現在就帶走你們娘倆。還要讓你們遊街,當典型。」

「800,老天爺啊,我哪來這麼多錢。老天爺您開開眼吧,劈死這個不孝女。工資不上交還能給誰。」

「傳播迷信思想,我看你是不可救藥了。以後就準備掃廁所吧。諸妺被你害的有工作的情況下你還給她報名下鄉,你就是毒婦的典型。問你要工資是讓諸妺能有錢傍身好下鄉。」

「諸妺的工作也被她們給頂了,喪良心吶!那可是諸妺媽用命換的,她們怎麼敢伸手要。」

「帶她們遊街,不但遊街還要讓他們掏錢。」

「對,快掏錢。」

現場的群眾誰能看到這樣的惡毒繼母,都吶喊著要遊街示眾。

「別,我不遊街。媽,快把錢給諸妺。不能遊街,不然以後我還怎麼出嫁。」

蔡雲雖然心裡慌的一批,但是比起失去錢她更心疼。

諸惠眼看著就要被綁起來嚇的直接尿了褲子。

「我媽把錢放枕頭芯裡面了,我現在就去拿,別抓我。」

諸妺在一旁低著頭假裝拭著眼淚,嘴角卻微微勾了起來。

「你瘋了,那是給你弟攢的娶媳婦錢。」

「你才瘋了,咱們要是去遊街示眾你就是有再多的錢也娶不來媳婦。」

蔡雲不吭聲了,癱坐在地上惡狠狠的瞪著諸妺。

「陳姨,我害怕今晚他們饒不了我。」

「別怕,等一會兒咱們再去你爸單位走一趟,讓他好好修理一頓這個毒婦。只要他們敢動手明天你還來找我。」

陳姨故意放大聲音,讓蔡雲聽到。

「對,只要他們敢再動手就來婦聯,遊街掃大街都是便宜他們,到時就讓他們去勞改。」

婦聯的領導更是蹲在蔡雲的面前一字一句慢慢說給對方聽。

蔡雲看到婦聯領導的表情渾身打了個冷顫。

「拿來了,這是八百塊錢。」

諸惠雙手把錢遞給婦聯領導,對方在手上吐了口唾沫才開始數錢。

諸妺在一旁看的一陣惡寒,這錢必須馬上找銀行換一下才能收起來。

「正好八十張,小姑娘來數一數,這事咱們算解決了。」

諸妺專門把錢換了個角才開始數,每數一張蔡雲心滴一次血,等諸妺慢慢數完基本上已經失血過多。等眾人離開后蔡雲也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婦聯的領導又帶著人去了諸妺爸的單位,她們是一定要去單位警告一番的,這樣的典型絕對是她們監督的對象。

「小姑娘你就不要跟著去了,畢竟你還要在家裡住。等會兒我們也會盡量說的委婉一些,這樣你堅持過這幾天離開就好了。」

「謝謝阿姨們,沒有你們我一定會被餓死的,以後我有能力一定會回來報答你們的。」

「孩子,人生在世苦的占多數。只要你自己堅強一定能過的很好,阿姨希望你更優秀的活著。」

諸妺看著離開的人群默不作聲,堅強就能過的好嗎?

「諸妺,你是什麼時候下鄉。」

「通知上說的是五天後,到時去居委會領車票。」

「那這幾天你還回家嗎?如果你實在害怕就來我家吧!」

「不用了陳姨,我還要收拾行李,下次再回來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那行吧,你看工作的事是等兩天再辦還是今天就辦了?」

「今天就辦,省得晚上回去再出什麼變故。」

「對,你這樣想就對了。」

兩人在辦公室很快就簽好了轉讓協議,並在單位備了案。諸妺收到四百四十塊錢,拿著屬於自己的東西離開了原主很珍惜的工作單位。

現在自己有一千二百四十塊錢,以現在的購買力是一筆巨款。諸家能攢到這些錢也是因為花一個人的工資攢一個人的。

諸妺每個月21塊七毛四的工資,上班二年半可不就是六百多。諸妺爸每月三十四塊多的工資足夠一家吃喝。

現在諸妺是嚴重缺票,一些屬於這個年代的用品怎麼也要準備一些。特別是衣服,原主這身衣服真的快把諸妺給難受壞了。

諸妺走在大街上,看著行人全部都是灰突突的顏色。黑,灰,藍,最多再加個白色。這樣的衣服穿在身上諸妺有很大的落差感,不過又不能特立獨行,低調是王道。

來到J市最大的商場,布要布票,吃食要糧票或者糕點票,連鞋都要鞋票。不能再看了,現在首要是搞到各種票據。

諸妺一直逛到天黑也沒找到所謂的黑市,記憶里有這個名詞但是沒有地點。肚子餓的咕嚕咕嚕響,手裡沒票也買不了飯,只能找個沒人的地方鑽進商場飽餐一頓。

商場簡直就是小說里的隨身空間,只是不能養活物。外面的東西你讓放哪它就在哪,而且保鮮不會壞掉。

等諸妺吃飽繼續尋找,黑市應該就在比較偏僻的地方,畢竟要躲著偷摸交易。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諸妺在一個廢棄的工廠後面發現了有人影竄動。剛剛靠近就有人攔住了諸妺。

「幹什麼的?」

「買東西!」

對方上下打量一下諸妺。

「第一次來?」

「對。」

「進去吧,聽見哨聲就趕緊跑。」

「謝謝大哥提醒。」

諸妺提前從空間里拿出一個黑色沒有印花的帆布包跨在肩膀上,慢慢的觀察黑市賣的都有什麼。

「姑娘買糧食嗎?」

「都有什麼糧食?什麼價?」

「白面一塊五一斤,大米兩塊一斤,玉米面九毛五,高粱面五毛。姑娘想要什麼?」

「不要了,太貴吃不起。」

對方顯然聽了諸妺的話不高興。

「大哥,我想換票你知道要找誰嗎?」

「你拿什麼換?」

「糧食,白面和大米。」

大哥狐疑的看了看諸妺背著的包,對著不遠處吹了一聲口哨。

不一會就跑來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

「輝哥,怎麼了?」

「她要換票。」

「好嘞,同志咱們往一旁走兩步。」 你還想吃人魚嗎?

還要吃這個人魚月餅?你怕不是想殺了我!

葉楓下意識的以為是在說月餅,畢竟他很少把麗雅當人魚。

「我…」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正當葉楓要拒絕的時候,突然一陣瘋狂的響聲傳來。

「不好,難道是深海魔鯨王又來了?」葉楓皺了皺眉,直接衝出了廚房。

廚房中的麗雅愣了一下,小嘴嘟了起來,什麼嘛,又來壞我好事。

「深海魔鯨王是吧,給我等著!!」

生氣中的麗雅直接出了廚房,向著葉楓的方向飛去。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海邊,這個時候波塞西和古月娜早就已經到了。

她們都是皺着眉頭緊盯着海面上,那裏有兩頭魂獸在打着。

一頭百多米長的鯨魚,正是深海魔鯨王,另一頭白色的鯊魚,應該是海神島的守護魂獸魔魂大白鯊了。

「怎麼樣?我們上去幫忙吧!」葉楓皺了皺眉,這都欺欠到家門口了,你們都不上?

波塞西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們不想上,關鍵是那裏有一個防禦罩,我們出不去!」

葉楓愣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還真的有防禦罩,而且那樣子,和唐三上次用的一樣一樣的。

「那就這麼看着?不行,我要上,娜娜!」

「好!」

古月娜站了出來,她知道葉楓的想法,二人站到一塊,葉楓正想碰一下她的頭融合,結果古月娜直接懟嘴上了。

「嗯?…」

一閃光芒閃過,以古月娜為主的古楓出現。

「可惡,我都沒親過!」不旁的麗雅氣的咬牙切齒!

「精神化海,銀龍出淵!」

古楓手中的銀龍槍一閃,化做了一條龍,龍雖只有十米大小,但力量可不容小視。

「吟…」白龍帶着恐怖的力量,碰撞上了防禦罩。

轟轟轟轟轟轟轟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