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顯然,不是蕭北從現在的這樣一副壯碩漢子直接的變身成為本尊蕭北的真實時間。

因此,蕭北,只是臉色煞白之中,那樣的在打坐著一般的修鍊著。

不多時,也就是三個呼吸不到的時間,在溝壑裂縫之中,傳出來了呼呼的風聲。

這是很多的武道修士一起飛移才能夠出現的聲音,在這樣的聲音出現不久,橫嘯,張流風,幫助過蕭北的那個中年武道修士,還有其餘的數百武道修士,在此之中,都是也是溝壑裂縫之中出現。

隨後,都是懸浮到了溝壑裂縫的空中。

當然,很多的後來知道實際上是蕭北化作的壯碩漢子武道修士,在這之中,都是竊竊私語著關於實際上是蕭北化作的壯碩漢子武道修士擊殺了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的事情,還有的也是討論此番異端,還有那鎮守此地神秘一族的族人老者到底鎮守著什麼樣的暴虐強悍存在的事情。

於是乎,很多雙目光視線,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都是投射到了蕭北的身上,還沒有變回本尊,只是壯碩漢子的蕭北的身上。

蕭北,嘴角的微笑再度的出現。

雙眸看著橫嘯等武道修士,微笑微微的一變,變成為了苦笑。

「其實,我是蕭北。」

此話說完了之後,蕭北換骨之法使用了出來,身上的那璀璨的武氣,也是更多的更猛烈的噴涌。

星辰般的武氣,在這之中,出現在了蕭北的身上。

極其的耀眼,極其的光芒四照。

換骨之法之後,蕭北,當然是直接的變身成為了自己的本尊,真真正正的蕭北,而蕭北,也是在這一個恍惚之中,將自己的標誌性的領子處有著金邊,那姜媛親手為自己的做的幾件袍子之一的那一件長袍穿上。

一襲黑袍的蕭北,出現!

隨後,直接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不顧及別的什麼,直接的開始了突破晉陞,從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向著那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甚至是五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衝刺!

武氣,噴涌的強度又是更甚!

只因為,蕭北將自己的功法,塑流鎖功之術完全的解除了。

體內的暴亂的功力,當然也是因為這種情況,更加的狂暴起來!

所以,導致了蕭北的旁邊的武氣震蕩,也是有著很明顯的這樣的暴亂的波動的…….不過,這樣的暴亂之中,雖然說蕭北因為自己有著星石,有著自己的強悍的家傳功法《星典》的依靠,並且還有著那腦海之中的種種感悟,對於自己突破晉陞修為境界有著足夠的信心的,可是,從蕭北的身上震蕩著的氣息讓別的武道修士感受著之中,卻是因為狂暴的力量剛剛釋放的原因,顯得有些後勁不足一般的樣子的。

當然,現在,對於蕭北身上震蕩著的暴亂氣息顯示著的情況是突破晉陞修為境界,到底是能否晉陞成功等等,都是被周圍的武道修士拋到了腦後了。

準確的說,是剛剛從溝壑裂縫之中飛移了出來的橫嘯等人,將蕭北正在突破晉陞修為境界實力能否成功的武氣震蕩氣息,拋到了腦後了。

蕭北剛剛在閉上了雙眸開始急速的運轉著功力,晉陞修為境界實力之前的那一句「其實,我是蕭北。」,真真正正的震懾到了他們!

而隨後,換骨之法使用了的蕭北,從壯碩漢子的形象,直接的變為了蕭北的樣子,和這句話之間形成了一個很好的強有力的配合!

壯碩漢子,便是蕭北?!

剛剛在溝壑裂縫之中做出來了很多的震駭事情,甚至,都是直接的將此溝壑裂縫的異端的源頭,那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都是給擊殺了的壯碩漢子武道修士,是蕭北?

這樣的不亞於一道悶雷的想法,讓橫嘯,木巒等等,都是呆若木雞!

所有的在溝壑裂縫之中,都是剛剛的浮現出來自己身子,知曉著蕭北化作壯碩漢子武道修士的時候做出來種種震駭侍寢的武道修士,都是呆若木雞!

而顯然,橫嘯,木巒,張流風等十個武道修士,產生的震撼,是最大的!

他們的眼神之中,除了震駭之外,便是疑惑等等的神色態勢。

而此中,張流風與仲方,在這個時候,兩個人幾乎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可是與著第二人強悍存在之間有著關係,而且,也都是相當的清楚,第二人強悍存在曾是放出了言語,要擊殺自成一界的九天之內潛質第一人的蕭北的!

現在,不但是沒有擊殺成功蕭北,反而是讓蕭北化作的壯碩漢子武道修士,憑藉著三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將涅槃者中期修為境界的第二人強悍存在的分身給擊殺了……這……太直接的折損面子,折損尊嚴,打臉了吧?

這些武道修士,在這樣的震駭之中,都是看向著蕭北,正在突破的蕭北。

但畢竟,這些武道修士震驚歸震驚,可也都是有著橫嘯與木巒這樣的涅槃者級別存在,還有仲方這樣的七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還有剩下的也是碎境境界武道修士的,當然不會一直是愣神。

所以,當這些武道修士醒過神來之後,便是猶如嘩啦的一聲一般,炸開了鍋似的,議論之聲,更加的大了!

哪怕是橫嘯與木巒等強大的武道修士,在這之中,也都是點頭之類的等等,顯得有些不淡定。

仲方本想著是和張流風說上一些話語的,但是,當仲方看向了張流風之後,發現張流風的臉色,在現在的這個時候,卻是很是慘白。

這慘白,仲方看的出來,不是因為那張流風身上和自己一樣受到的寒氣的攻擊導致的,而是由於驚訝,由於憤怒等等原因導致的。

仲方心中微微一動,隨後,知曉著一些事情的仲方,在這個時候,嘆息了一聲,再度的看向了蕭北。

「能夠在葯圖之中,憑藉著二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就是堅持了那麼一陣子的蕭北,果然啊,是真的不簡單…….當初不拿著葯圖威脅他好了……」

仲方的喃喃自語,當然也是傳進了張流風的耳朵之中,張流風,此時此刻,雙拳雖然沒有攥緊,但是,青筋,卻是暴起!很明顯,表明著他的內心之中的態勢!

而不明所以到底蕭北之前的那個相貌的壯碩漢子武道修士做出來了什麼,只是在溝壑裂縫外圍的武道修士,卻是感覺得到,蕭北身上的震蕩氣息,剛才還不是太有著突破晉陞的現象,只是暴亂氣息突兀而已,現在,卻是突破晉陞修為境界的氣息,越來越大了起來。

蕭北,又要突破了?(未完待續。)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第六百二十二章蕭北是在衝擊五階碎境境界!不是四階(四)

不是前不久,蕭北在進入到溝壑裂縫之中,才是達到了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頂峰層次,震駭了自己等人,再度的成功將其九天潛質第一人的名頭展現了嗎?

下了這個溝壑裂縫之中不久,便是要再度的突破,直接的晉陞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了?

這也太扯了點吧!

這剛剛進入到三階碎境境界啊!

馬上就是要晉陞突破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到了那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時間,只是幾天而已?!

哪怕是蕭北在那血媚宮暫住之地的浮宮建築宮殿之中,早早的就達到了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只是因為是在調養,所以到現在,已經是晉陞成為三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三四個月了,甚至直接的就是算成最多都是晉陞成為三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四個月了,並且,直接的就是突破的時候,是突破到了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了,但是,這也太扯了吧!

四個月左右的時候,成功的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到了四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哦,什麼時候,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過度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這麼的好過度了?

碎境境界,什麼時候,這麼的好突破了?

沒有如果 一時之間,這些根本不知道蕭北在剛才化作了壯碩漢子做出來的震駭事情的武道修士,都是愣住了!

眼神,當然全部都是緊緊地盯著被璀璨的光芒包裹著的蕭北!

而其中的一些武道修士,卻是因為蕭北帶來的震駭,已然是極其的多了,畢竟,蕭北剛進入自成一界的九天之中,就是在氣池之中創造了記錄,成功的將張流風的記錄拿下,而後,憑藉著五年多一些不到六年的時間,直接的從一名只不過是二階窺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武道修士,成長為了一名三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武道修士……所以,這些對著蕭北,都是有著很絡雪痕的弟弟絡恆一樣,都是有著一些崇拜等等因素在其中的武道修士,最先的從震撼之中,醒了過來。

張流風等人,在這個時候,當然是組織起來了讓一眾武道修士,在此之中,不要在進入到溝壑裂縫之中的事情來。

而顯然,那些在溝壑裂縫之下丟失了生命,隕落了的武道修士,不管是不是強者等等,也都是被很多的人說了出來,根本就是沒有出現過等等,這之中,方平,被蕭北化作了壯碩漢子的時候擊殺了的方平,在此之中,也是被清查了出來,是根本就沒有出現在溝壑裂縫之上的事情,自然,也是被武道修士們說了出來。

提到了方平的時候,自然而然的,正子進行著的突破的蕭北的身上,又是被很多的視線看了一番。

而當然,關於蕭北計劃之中的立威的事情,也是達到了!

那之前橫嘯等武道修士震駭的事情,也是傳揚到了這些沒有進入到溝壑裂縫之中的一眾武道修士的耳朵之中!

正在震駭眾人的突破晉陞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蕭北,用著剛才的那個剛剛從溝壑裂縫之中升騰起來的樣子,直接的擊殺了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的事情,完全的在所有的這之中的武道修士之中,傳揚了起來!

蕭北,擊殺了第二人強悍存在!

用三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擊殺了涅槃者中期修為境界實力的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

粉碎了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前來製造了異端的事情,讓第二人強悍存在先前放出風來要擊殺蕭北的事情,成為了一個第二人強悍存在自己打自己臉的事情!

實力如此的懸殊之下,都是這樣的讓第二人強悍存在自己打自己臉的事情出現了,蕭北,根本就是無懼第二人強悍存在!

這件事情,不多時,便是被傳的更遠了,其中,向著那絡雪痕與絡恆所在的地方,當然也是在傳揚著。

而這種情況,當然是蕭北早就預料到了的事情,這,也自然是蕭北計劃之內的事情,雖然說,蕭北現在根本就是專心致志的在進行著突破,但是,真的是早就預料到了。

不過,如果說,蕭北還有沒有預料出來的事情,便是現在,關於這一切的蕭北到底是用著那壯碩漢子的相貌,是怎麼擊殺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的,是間接的還是直接的,是利用了溝壑裂縫底下的那個固化規則還是珍貴的異寶之類的等等的話題,它的火爆程度,蕭北是肯定不會想到的,只因為,隨處,在震駭了蕭北用著壯碩漢子的相貌擊殺了第二人強悍存在的事情被談論了之後,便是有著這樣的爭論!

有的武道修士,是說蕭北間接殺死第二人強悍存在的,很大程度上運用了那溝壑裂縫底下的固化規則之類的等等,有的,則是說蕭北是直接的擊殺了第二人強悍存在的,用著珍貴的異寶,甚至直接的動用了珍貴的異寶,當然,主要的攻擊佔了很大的程度…….嘈嘈雜雜之中,震駭的討論還在無時無刻的不再進行著之中,蕭北體內有著暴亂的功力能量的事情,再度的被擺了出來。

不過,雖然說,蕭北突破晉陞四階碎境境界額修為境界實力的氣息很是明顯,攪動了天地元氣便是可以看得出來,但是如此之中,蕭北體內的暴亂力量,還是顯露出來了它的危害,也是能夠通過蕭北身上正在震蕩著的武氣表現出來。

但是,在蕭北在之前的時候,用壯碩漢子的相貌在溝壑裂縫的底部之下,直接的成功擊殺了涅槃者中期修為境界實力的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的事實擺在眼前之下,沒有任何的一個包括橫嘯與木巒,仲方等武道修士認為蕭北不會突破晉陞成為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武道修士,甚至,就連那個張流風,也是看著蕭北在武氣包裹之中的身子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之下,也是點了點頭,認為蕭北肯定是要突破成功!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預示著,蕭北的立威,是真真正正的達到了效果了,幾乎,所有的武道修士,對於蕭北這個九天潛質第一人身上發生著一些超乎理解的事情,都是見怪不怪了,都是像是絡雪痕的弟弟絡恆一樣,認為蕭北肯定是能夠成功!

所有的武道修士,不亂是誰,甚至是橫嘯與木巒這樣的涅槃者級別修為境界實力的武道修士,哪怕是在自己的腦海之中,其實肯定是有著種種的疑惑,不相信等等的想法,認為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蕭北不可能如何如何,不會無敵之類的,但是,也都是在腦海之中,這樣的擊殺了涅槃者中期修為境界實力的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的事實與很多震駭的事情擺在面前之後,都是下意識的產生了一個想法……蕭北,越來越強了,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之時,憑藉著很多,造成的影響程度,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而且其本身,似乎,也真的是為一個謎!

溝壑裂縫產生異端的原因是因為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搞鬼,但是蕭北在溝壑裂縫的底部擊殺了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神秘一族的族人在溝壑裂縫之下鎮守著一個強大的暴虐存在,還有蕭北達到了三階碎境境界時隔四個月不到的時間之後,再度的向著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衝擊等等的消息,傳揚的越來越廣。

而這個消息的傳播導致的結果,便是在如此之中,哪怕是溝壑裂縫的異動消失了,也是還有著很多的武道修士,在向著溝壑裂縫這裡而來!

這之中的武道修士,很多的,都是想要看一看,是不是那擊殺了第二人強悍存在涅槃者中期分身的蕭北,剛剛達到了三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之後,真的在時隔四個月不到的時間之內的現在,向著那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衝擊著!

當然,在此之中,因為溝壑裂縫的異端是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弄出來的,並且傳言著的話語之中,是有著神秘一族族人鎮守此地一個暴虐的強悍存在,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就是要取得一些東西之後便是會放出來這個強悍存在的話語流傳著,導致了第二人強悍存在的名聲,再度的臭了起來。

畢竟,所有的武道修士都是一如溝壑裂縫之中的那些武道修士所想到的那樣,都是認為那個暴虐的存在放出來之後,自己這樣的修為境界低之人是要糟糕的…….在其中的一個街角之上,絡雪痕,血媚宮宮主,絡恆,還有已然是也在這裡的雲柔等,都是站立著。

而這現在正在迅速的被傳揚的消息,當然,也是被他們聽到了。(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第六百二十三章蕭北是在衝擊五階碎境境界!不是四階(五)

【PS:新的劇情,去見師母橫香的劇情要展開,小夜馬虎要規整醞釀一下,今天就一更了,囧~~~明天不出現斷網斷電等等的情況,雙更補上今天不更的,諸位親愛的九天眾們,洗洗睡吧,擁抱~~~】

……

這樣子的消息,不管是對於與著蕭北不熟悉的武道修士,還是現在這樣的與著蕭北很是熟悉的絡雪痕與絡恆,還有血媚宮宮主凌萍萱以及雲柔,當然,都也是同樣的有著強大的震撼力的!

不過,正如蕭北化作了武道修士木易的時候,憑藉著三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直接的就是用著其特有的擬化之火星火,成功的煉製了只有用著七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武道修士才是可以煉製成功的丹藥,將參賽的所有武道修士還有那妖獸修者最後都是擊敗了帶給絡雪痕與絡恆,還有凌萍萱以及雲柔的震駭一樣,得知道這樣子的震駭消失不久,幾個人便是全部的晃過神來。

畢竟,蕭北創造的奇迹,實在是太多了一些。

倒是離得她們很近的,很是惹人注目的那些血媚宮的宮女們,以及剛剛得到了這個震駭消息的其餘那些同樣在街角的實力或者高或者低的武道修士,在這個時候,還是有著那樣的被震駭了之後的神色,疑惑之類的等等複雜的神色!

「蕭北哥……不是,是我崇拜的蕭北在突破晉陞修為境界?向著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衝刺?天啊!不愧是蕭北…..我一定要去看看,姐姐,姐姐,我們快去看看吧,好嘛?」

絡恆回過神來之後,差點直接的沒忍住直接的大聲喊出來了他對著蕭北的稱呼蕭北哥哥,不過他馬上就是收攬住自己的話語,然後,當然是直接的先徵求起來了自己的姐姐的意見。

絡雪痕的臉色,是充滿了喜色的!

只因為,絡雪痕在之前的時候,就是曾經對著蕭北說過,他們絡家的真實情形!

第二人強悍存在,是看重了絡雪痕的衍之道的!

一直以來,絡雪痕之所以會有著眼盲,就是因為絡雪痕從自己的絡家老祖那裡,是知道了第二人強悍存在看重了自己的衍之道之後,想要搶奪自己,讓自己成為第二人強悍存在的伴侶,絡家老祖不從,一直於此抗爭,而現在絡家老祖的身子都是被第二人強悍存在的一道意識靈魂纏繞著,絡雪痕就是因為此利用著衍之道,付出了眼盲的代價推衍出來了蕭北可以最終是能夠解決一切問題的關鍵所在。

所以,現在,聽到了蕭北極其的震撼性的,以三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直接的擊殺了第二人強悍存在涅槃者中期修為境界實力的分身之後,絡雪痕自然是滿臉的興奮!

以至於,剛開始的時候,絡恆所說的話語,絡雪痕根本就是沒有聽到,一直都是平靜淡然的臉上,嘴角處,有著一絲微笑掛著之中,那一雙清亮著的眸子,也是正在看著遠方。

那遠方,當然是羅元城之中的浮宮建築群的方向,那個方向,自然,也就是有著溝壑裂縫,正是蕭北在突破晉陞著四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地方。

「姐姐,姐姐……」

絡恆看著絡雪痕沒有回答,不由得再次的叫了兩聲。

不過,在這樣的再次的叫著之中,絡恆卻是看到了絡雪痕臉上帶著喜色注視著的方向,是那溝壑裂縫的方向,因此上,焦急的絡恆,也是臉上一笑。

絡雪痕回過神,嗯了一聲,但是隨後,絡雪痕隨後將目光轉向了血媚宮宮主凌萍萱,畢竟,現在那溝壑裂縫的異端現象消失了,而且還是蕭北親自的將那製造異端的第二人強悍存在擊殺的,所以,而可以說,安全是存在著的,而且,雖然說絡雪痕與絡恆在外人看來,和蕭北扯不上關係,但是,絡雪痕與絡恆,可是和木易扯上關係了的,在血媚宮宮主凌萍萱所給外人製造的消息之中,木易的師尊和凌萍萱是有著很好的關係的,所以,絡雪痕與絡恆,陪著凌萍萱等人去蕭北那裡,也是無可厚非。

當絡雪痕將實現對著了血媚宮宮主凌萍萱的時候,蒙著白色面紗的雲柔,這個時候,也是雙眼之中帶著哀求的神色,看著凌萍萱。

絡雪痕與雲柔,在此之中,已然是相互之間都變的熟悉了。

不過,兩個女人都不是平凡的女人,至少,先不說修為境界,說思想以及天賦,氣質等等的話,都不是平凡的女人。

所以說,這兩個女人互相的看到了對方之後,敏銳的感覺之中,都是感覺得到,蕭北,是她們的共同點。

情緒的引爆的共同點。

對方的心思,她們,都是看透了出來……在蕭北的身上有著心思!

而也正是絡雪痕與雲柔都不是普通的女人,所以,如果兩個女人是一般的女人,在看到了對方之後,很明顯便是會發生的另類的事端,在此刻她們兩人之中沒有出現,反而,兩個女人都是因為那個她,也就是真實存在的姜媛在蕭北心中的地位的原因,雖沒有一見如故,也是有著一種同病相憐一般的心心相惜,互相之間很看上眼。

當然,說同病相憐的情緒,對於這兩個女人來說,或許,是有些不對頭的。

凌萍萱銀白色的面紗之下的臉頰一笑,「走。」

隨後,戲謔一般的看了看雲柔,又是看了看絡雪痕之後,挪移了起來,而她挪移之中,雲柔與絡雪痕相互一看,一笑之中,也是挪移了起來,絡恆,自然緊隨著也是跟上,那些血媚宮的女弟子,在此之中,也是浩浩湯湯的挪移。

而不光絡雪痕、雲柔等等挪移了起來,消息傳遍之處的那些武道修士,自然和之前的那些聽到了消息的武道修士一樣,很多的武道修士,也都是越來越多的向著浮宮建築群,溝壑裂縫的所在挪移而去。

溝壑裂縫之處,已然是里三層外三層一般的圍繞著很多的武道修士。

不過,卻是沒有飛移著的武道修士之類的了。

畢竟,由著第二人強悍存在分身引動的溝壑裂縫的異端事情,已然是解決了,周所周知的都是知道是被蕭北解決的,所以,張流風,以及風徹等等,在現在的時候當然是維護起來了秩序,溝壑裂縫之中由著一個神秘一族的族人的事情,也是讓張流風等人僅僅是說著一句話的緣故,便是將秩序重新恢復到了以前的狀態。

木巒,橫嘯,還有那些修為境界實力達到了涅槃者初期或者中期修為境界實力的武道修士,在這個時候,卻是並沒有走掉,而是也這樣的在溝壑裂縫邊緣處蕭北所在不遠的位置懸浮著。

而那些六七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武道修士,也是在這之中,也是在看著混身上下噴涌著武氣的蕭北之中,也是以一個晚輩的姿態,看著涅槃者初期或者是中期修為境界實力之人的時候,找到了熟悉的武道修士,就是上去打招呼,套近乎。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當絡雪痕與絡恆等人都是到了現在的溝壑裂縫旁邊的時候,已然是過去了足足半日的時間。

半日的時間之中,橫嘯與木巒等涅槃者級別的強悍存在,都是沒有任何的移動,只是與不時上前的武道修士說上一些話。

當然,張流風與那風徹,還有一些掛著官職的武道修士,以及其餘的在浮宮建築群有著自己勢力之人住著的武道修士,都是開始了將那原本在溝壑裂縫之中被破壞掉了的建築進行著修補裝葺。

絕世神皇 當看到了包裹在武氣之中的蕭北的時候,擠不進去離得蕭北太近距離的絡雪痕與絡恆,還有雲柔,凌萍萱等人,才是真的舒了一口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