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女子背影纖細,纖腰不堪一握,馬尾及至翹臀,頭上還掛著些許桃花,即使是不回頭,也可以斷定,這……必是一位無雙麗人。

「君兒……」金雕王痴痴地望著,腳步宛若不受控制般緩緩向前方,向那倩麗女子走去。

蕭默身形陡然出現在金雕王身邊不到十丈處,然而,對於蕭默的到來,金雕王卻毫無察覺。

「這金雕王也是個情種啊……」蕭默舔舔嘴唇,冰冷地盯著。

蕭默身形一閃,須臾便到了金雕王跟前,同時手腕一抖,青龍殘片已經刺向金雕王的胸膛!

咻!

「叮」

金雕王的金色長袍當即裂開,伴隨著一道金鐵交擊聲,露出了其內一緊貼肌膚的黑色軟甲。

「嗯?上品靈器軟甲?」蕭默臉色一變。 蕭默很清楚自己手中青龍殘片的鋒利,青龍殘片或許並不好用,用手抓的時候還必須戴上一副拳套,然而,青龍殘片的鋒利卻是蕭默生平僅見的。

凡器就不說了,即使是下品靈器在青龍殘片面前都宛若豆腐渣,中品靈器與青龍殘片磕碰幾下也要報廢,而此時,金雕王身上貼身穿著的軟甲上雖然有一道明顯的裂痕,卻並沒有因此損壞!

咻!

蕭默不敢遲疑,當即殘片一轉,直接割向金雕王的頭顱。

「噗」

金雕王的頭顱霎時被割斷,猩紅的鮮血迸射老高,霎時就將地面上粉紅色的桃花染紅了。

上品靈器又如何?不到仙器品階是無法隨意變幻的,即使是極品靈器戰甲也不可能完全護住全身,而脖頸處無疑是死穴!

就在蕭默閣下金雕王頭顱的同時,金雕王身形一個趔趄,瞬間便清醒了過來。

「呼~呼~~」

金雕王右手捂住脖頸,頭顱被割斷沒法說話,當下只能展開速度飛逃。

咻!咻!

失魂陣內源識不起作用,此時的金雕王如同一隻被蒙住眼睛的蒼蠅一般,毫無頭緒地在法陣內亂竄。

「逃得了嗎?」蕭默咧咧嘴,瘋狂迎上。

論速度,蕭默是不及金雕王,可此時的金雕王頭顱斷了,並且在失魂陣中還沒法使用源識,就和一瞎子沒區別,根本分不清方向。

片刻。

蕭默便已經追上,死命抱住金雕王,同時用青龍殘片在金雕王心臟部位連續捅了十幾刀!

「噗!」

「噗噗」

一連十幾刀,每一刀都在同樣的位置。

霎時。

「噗」

金雕王的上品靈器軟甲被捅出一個洞,心臟也被蕭默的青龍殘片洞穿。

金雕王霎時便成了一個血人,狀態凄厲,即使肉身在極速修復著,可根本及不上肉身被摧毀的速度。

「噗」

金雕王手中的匕首胡亂一揮!

極快的速度,直接將蕭默斬斷!然而,蕭默上半截身子依舊死死抱住他,同時手中的青龍殘片依舊在金雕王身上拚命刺著!

「噗」

蕭默戴著凡品手套的右手,握著青龍殘片直接從金雕王切斷的脖頸入口處伸進去,隨即握著青龍殘片在金雕王體內刮刺著!

從內突破!無視上品靈器的防禦!

「噗噗噗」

金雕王拚命掙扎,卻是徒勞,片刻后。

一縷猩紅的光芒從金雕王的脖頸處射出,須臾,桃林中便出現了一個光影。

金雕王心燈現!

光影金雕王神色驚恐,再傻此時也知道中了蕭默的算計,然而,即使是心燈狀態,金雕王依舊無法看見蕭默,所能見到的只是桃林,並且,失魂陣的迷幻作用依舊在影響著他。

只不過,在這種狀態下,金雕王精神無比的集中,失魂陣說到底也只是三階法陣而已,還沒法讓心燈狀態的金雕王完全沉陷其中。

蕭默極速在後面死追!

金雕王駭然看著後面,在法陣中,他雖然看不見蕭默,直覺卻告訴他,後面一直有人在追著!

而這個人,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必然是修羅蕭默!

咻!

「修羅!放了我,從此修羅嶺與獅駝嶺井水不犯河水?如何?」光影金雕王驚恐地吼道,同時速度展開到極致,並且,身形一直變幻方位。

這樣一來,短時間內蕭默還就沒辦法抓住他,畢竟兩人的速度差距擺在那,而失魂陣只是幻陣,是沒有攻擊圍困威能的!

「放了你?」蕭默咧嘴一笑,這金雕王也未免幼稚,都這個時候了,還可能井水不犯河水嗎?

金雕王睚眥必報的性格很多人都清楚,到了現在,還能相安無事?這簡直是對蕭默智商的侮辱。

蕭默從青玄戒內掏出數根長矛!

內息灌注到右手,猛地一抖!

已經很久沒用過長矛了,可此時的情況,這凡器長矛又派上了用場。

一根根長矛宛若一道電光射向金雕王光影,然而卻盡數被金雕王躲過。

蕭默一次性掏出數十根長矛,兩手開弓,一手抓住數根長矛用力向金雕王一擲!

此時的金雕王無異於關在房間內的瞎子,這十餘根長矛齊齊投擲,將其退路完全封死,他避無可避!

「噗」

「噗」

當即有兩根長矛射中金雕王的心燈,猩紅的心燈陡然光芒一閃,隨即劇烈波動起來,片刻后,已經暗淡了許多。

照這樣下去,磨死金雕王也只是時間問題,蕭默也不著急,隔著百餘丈距離,一直投擲長矛!

片刻后。

金雕王倏地停下,陡然轉頭,神色猙獰,嘶吼道:「修羅,咱們一塊死吧!」

果然,他要自爆!

蕭默臉色一變,早便預想這金雕王會自爆,不想這金雕王這麼堅決,這還沒到最後一刻呢。

蕭默連忙後退,同時踏著八卦步,心念一轉,法陣生死門、線路盡在心中。

就在蕭默想暫時跳出法陣的同時,金雕王心燈陡然光芒大放,同時,那虛影也在極速膨脹著!

須臾。

幾乎在蕭默剛剛跳出失魂陣的同時——

轟!

恐怖的威能爆發了!

失魂陣所在位置倏地浮現出一個彩色氣泡,彩色氣泡在劇烈波動著,片刻,氣泡轟然炸裂,同時,自爆的餘波席捲開來。

嘩啦

水浪高卷,霎時,十餘丈寬的河流便斷流,緊挨著的一座矮山開始塌陷。

而蕭默,本就僅剩半截的肉身在這餘波下,再次肢解,僅剩下一顆頭顱都被勁風卷到數百丈虛空。

轟隆隆。

大山崩塌,江河斷流,轟鳴的聲浪瞬間就驚動了數裡外修羅山寨中的所有人。

「怎麼回事?」修羅嶺中,所有人震驚地看向下方大河。

「似乎有人自爆?莫非?」

「金雕王自爆了?」銀耳臉上泛起一絲喜色,三位當家都是祭骨境他是清楚的,只有金雕王有自爆的可能。

一些修為達到祭骨境界的修羅嶺兒郎當即騰飛虛空,向大河這邊趕來。

同時,洪鈞、蠻羽也在極速往大河這邊趕來。

「小羽子,你說大哥不會有事吧?」洪鈞臉上有著焦急,向身邊的蠻羽問道。

蠻羽笑道:「二哥,沒事,在刀疤自爆下大哥都沒事,何況這有一座法陣作為緩衝呢?大哥的變態修復力你不是不清楚!」 片刻后,兩人源識一掃便發現了蕭默的頭顱。

兩人當即上前。

蕭默臉色很是蒼白,僅剩一個頭顱,雖然在修復著,可此時卻也是極為虛弱。

「老二,你趕緊找到金雕王的須彌戒!」蕭默雙眸緊緊盯著洪鈞,說道。

金雕王乃問鼎強者,方圓數千里內都難尋對手,可不比白象王、獨眼龍之類,這等強者的須彌戒豈會簡單?

洪鈞一愣,旋即便反應過來,連忙探出源識搜索。

片刻。

洪鈞眼睛一亮,右手虛抓!

嘩!

伴隨著河水泛起一陣漣漪,一枚黑色的須彌戒指便已經出現在洪鈞手中。

「這便是金雕王的須彌戒?」蠻羽好奇地盯著。

這時候,從山寨中湧來的修羅嶺兒郎們也都盡數趕來,紛紛看著洪鈞手中的黑色戒指。

「金雕王死了!這須彌戒都被奪了!」不少人心下猜測著。

「金雕王的須彌戒指?」也有極少部分人,眼睛火熱地盯著洪鈞手中的戒指。

這可是金雕王的戒指啊,定然有寶貝,誰能不動心呢?只不過,礙於洪鈞、蠻羽兩位當家的實力,沒人敢妄動而已。

畢竟,一座山頭,尤其是歸攏雪峰嶺后,修羅嶺比之以前的白鑼嶺更大,手下兒郎過千餘,這麼多人,魚龍混雜,甚至不排除有其它山頭的姦細,說都是一條心,那不現實。

「瞅啥?」洪鈞似有所覺,煞氣騰騰地瞪了一眼人群。

就這說話的功夫,蕭默便已經修復半截肉身。

「老二,戒指拿過來,我瞧瞧。」蕭默也是奇異地盯著金雕王的戒指。

洪鈞依言將戒指丟給蕭默。

蕭默伸手接過,同時擠出一滴精血,滴在戒指之上。

片刻后,煉化成功,蕭默當即心神沉入金雕王的須彌戒指。

金雕王不愧是數千里大山中的一霸,這須彌戒指也是中品的,像獨眼龍刀疤的須彌戒就只是下品靈器,其內空間窄的可憐,而金雕王的須彌戒內空間卻是頗大,足有數十丈見方。

當然,這戒指和蕭默的青玄戒一比,那根本沒有可比性,蕭默在意的也不是戒指本身,而是戒指內的寶貝。

盞茶時間后,蕭默便將戒指內的所有物品瞧了個通透,隨即從中掏出一枚青色玉簡。

戒指內其它諸如下品靈器、靈草也有一些,然而,蕭默最關注的還是這塊看似尋常的玉簡。

「大哥,這玉簡上都記載了什麼?」洪鈞伸長了脖子盯著蕭默手中的玉簡,好奇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