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巨妖本體。”

爺爺沉默下來,開口說道。

殷明珠站在我身邊,也是沉默,似乎在思考這巨妖生前到底是多麼的威勢無雙。

我想到的卻是就算是這樣威勢無雙的巨妖,在張三丰的面前也就是一個眼神就搞定的事情。

邪帝狂妃:廢材逆天三小姐 到底以前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叫做大破滅時代?爲什麼現在成了這樣的末法時代,我覺得我必須要搞清楚這些問題,要不然,我一輩子恐怕都不會心安。

壓抑了心中的思緒,吩咐韓德控制銅甲屍上前吸收巨妖血液,這麼強大的巨妖本體,吸收血液之後,不知道銅甲屍能否提升到金甲屍的地步?

不過就在此時,一直都毫無生氣的巨妖本體卻突然擡起頭來,血紅色的眼睛猛然睜了開來。 鶴覺得自己的主子太不容易了,好不容易鐵樹開花動心一次,還遇到墨九狸這樣的,鶴都能預想到自家主子往後的情路是多麼的坎坷了……

收起令牌,鶴決定以後不能再默默無聞保護墨九狸了,起碼也要讓對方知道自己主子的好啊!雖然墨九狸已經嫁人了,也有了三個娃了,但是自家主子也不比那個帝溟寒差啊!

至少在這九重天自家主子絕對能護得墨九狸安安全全的,不像那個帝溟寒人都不知道去那裡了!

雖然墨九狸有娃有夫的事情,讓鶴很蛋疼,但是想想想自家主子跟鐵樹似的,從來都不對女人感興趣,有娃有夫的也可以忍了,起碼是個女人不是……

想到這裡,鶴的心情大好,瞬間覺得自己肩上的責任重大了起來,主子以後的幸福就靠自己了,自己必須好好表現才行!打定主意后,鶴淡定的走到黑霧中,他很清楚這裡的黑霧走出去是一個適合墨九狸歷練的地方,估計主子也是故意的……

所以這段時間自己還是不要打擾對方的好,等到墨九狸歷練出去的時候,剛好會遇到歷練地外面的麻煩,那個時候自己才從天而降救了他,這樣墨九狸也就會感激對方,對自己的話很聽才是的,鶴越想越覺得自己真是太聰明了……

所以鶴還是悄悄的跟隨在墨九狸的身後,沒有被墨九狸發現,墨九狸也沒有想到這個黑霧這麼難走,她都忘記自己走了多久了,依舊沒有走出去,如果不是心裡預感往這個方向走是對的,她都要放棄了……

索性墨九狸也不去想那麼多了,不管是對是錯,總要走到底看看究竟才行,抱著這樣的心思,墨九狸又走了幾天的時間,前方終於看到了光明,墨九狸心中一喜,看起來自己的預感還是對的……

有了光亮墨九狸也就更加有力氣往外走了,終於在一天後走出了整個黑霧區,墨九狸剛想回頭看看整個黑霧區的時候,整個人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等到墨九狸再次醒來時,耳邊就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說道:「修鍊空間已經開啟,除了你身上的水,其餘東西一縷無法使用,從你所在的位置走到對面,才算成功走出修鍊空間,規定時間一個月,超時就要重來!祝你好運……」

墨九狸還沒搞清楚這裡到底是什麼修鍊空間呢,就發現對方聲音落下后,腳下就有東西鑽出來了,等到墨九狸看到一群蜥蜴從地面鑽出來,一個個恨不得吃了自己似的……

墨九狸一驚急忙起身,盯著地上的蜥蜴,還有遠處不斷爬來的各種蛇蟲毒蟻,如果不是墨九狸不喜歡飆髒話,絕對是直接罵人的,這到底是什麼鬼啊?

什麼鬼歷練空間啊,她也沒答應想在這裡歷練好么……

再看看自己所站的地方,到對面剛好是一個長方形的空間,從自己站著的位置,到對面,起碼也有幾百米的距離! 古槐樹下,巨妖睜眼。

我只覺得巨妖本體血紅雙眼死死盯着我看,無邊殺念傳遞過來,讓我猛然一驚。

正想要讓韓德暫時停下。

韓德竟然已經瞬間退回到了我的身邊,傳遞心意波動過來:“我感覺巨妖雙眸緊緊盯着我不放,殺意強悍,這巨屍身或許並未失去生命波動。”

倘若韓德的話還並沒有讓我完全吃驚的話,爺爺和殷明珠他們都有相同的感覺就讓我察覺到事情不對了。

這顯然是被巨妖氣勢影響因此纔會產生的變化,顯然,我們所有人都受到了巨妖氣勢的壓迫。

“爺爺,趕緊將陣法關閉。將巨妖肉身重新封印到地面之下。”

倘若巨妖元神已經被滅的話,巨妖肉身雖然強大,但是也斷然不可能會產生這樣的效果,出現這樣的情況,顯然只有一個可能。

爺爺顯然也是意識到了事情的變化,趕緊衝上前去,想要將陣法關閉,重新將巨妖肉身鎮壓到地面之下。

只是這時候巨妖的聲音已經傳遞出來:“放出來,想要關回去,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地面震顫,一道血紅色光芒直接衝破了泥土限制。朝着爺爺襲擊過去。?? 小心。

我驟然一驚,看到紅光已經到了爺爺的腦袋之後,幸好韓德控制銅甲屍已經衝到了爺爺身後,一揮手將血色紅芒直接給掃飛了出去。

雖然讓爺爺逃過一劫,但是血海巨妖也是抓住了機會衝破地面直接鑽了出來。

速度超快,已經到了本體肉身前面。

這傢伙張開了一個血紅色的罩子,將自己給籠罩在其中,連葉悠然都被關在裏面只是現在葉悠然已經昏厥過去,人事不知。

“怎麼可能,盤龍柱下,你竟然不死。”

爺爺看到血海巨妖元神頓時驚訝得大聲尖叫起來,盤龍柱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能夠讓爺爺對他擁有如此強大的信心。

巨妖元神並不理會我們而是直接釋放一道血紅色氣浪,將我們完全掃飛了出去。本身迅速鑽入了肉身本體之中隨後猛然咆哮。

氣勢比起之前在巨妖大殿之中何止上升了十倍。

這就是入道者的全部威壓麼?猶如天生皇者,威壓無匹,竟然將我鎮壓得想要直接跪下。

強行忍耐,堅持下來,巨妖的氣勢只是一閃而過,瞬間就已經恢復正常,讓我幾乎以爲之前暗中山崩地裂一般的威壓氣勢都只是我的幻覺而已。”盤龍柱的確是我的天生剋星,我被擊中之後原本以爲自己已經是必死無疑,誰曾想,這女人貪心之下,竟然想要將我元神給直接收服,爆炸之下,我斷然無法抵擋,但是這女人身上竟然有龍氣寶物護身,讓我大難不死,重賞之下。原本也只是想要找個地方佔據她的身體而已,誰知你們竟然將我肉身給放了出來,簡直是老天都要讓我重新威壓這片大地。”

血海巨妖猛然咆哮,得意非常。

而後收斂笑容,看着我們呢開口說道:“你們見證了我出世強大,作爲對你們的獎賞,我決定將你們完全變成我的血妖傀儡。和我一起共同享受這長生樂趣。”

這傢伙佔據自己肉身之後口氣更加猖狂,看着我們開口說道,似乎將我們變成他的傀儡都已經是給了我們天大的面子,是我們上輩子積德的後果。

“你先放了她再說。”

我皺眉,看着血海巨妖開口說道。

血海巨妖不屑的掃了我一眼,冷笑說道:“本尊現在已經擁有肉身,自然是要臨幸這些女人,她還有她都逃脫不了,放了?真是天真。”

“放肆!”

殷明珠怎麼可能人受得了這種侮辱,頓時惱怒的大叫一聲,也不知道從哪裏弄出來一把松紋古劍,割破了我的手指,將鮮血沾染在城古劍上面,開口說道:“神威開光!”

我劇痛,更加無語,開什麼玩笑,怎麼不割破自己的手,而是對我下手,殷明珠實在是太過分了一點。

殷明珠古劍開光之後,劍身上面光芒閃爍,而後直接直接邁步朝着巨妖攻擊過去。

妖嬈女帝 “天真,不過是悟道菜鳥,元力種子都還沒有凝結,也敢在我的面前囂張。”

巨妖冷笑起來,隨手一抓,完全沒有將殷明珠放在眼中的意思。

不過血海巨妖的一隻手直接被古劍劍芒給削斷,痛得巨妖大聲慘叫。

殷明珠冷笑起來,隨後又是一道劍光閃現,直接朝着巨妖腦袋掃了過去。

巨妖被古劍之威力嚇了一跳,超級速度猛然發揮,瞬間拉開了我們之間的距離,而後血光閃現,血海巨妖重新修復了自己的手臂,只是臉色已經變得相當難看:你竟然能夠傷我,你竟然膽敢傷我?

說完,一巴掌朝着我們這邊拍了過來。

我只感覺到一股強大力量撲面而來,好像自己被一個攻城木樁給當面碰撞,將我給直接掃飛了出去。

血海巨妖還想要抓住機會攻擊,卻猛然慘叫,原來韓德已經空置銅甲屍從地面之下對血海巨妖發動攻擊,雙手直刺,銅甲屍的指甲直接斷裂,但是血海巨妖也因此被刺穿了腳底,鮮血狂飆,銅甲屍毫不客氣,抓住機會直接一口將鮮血給吸入肚子裏面。

血海巨妖頓時惱怒的狂吼,狠狠一腳踩踏在了地面之上,無形力量直接釋放出來,方圓三裏範圍之內,所有的泥土轟然朝着下面陷入進去,瞬間都被夯實了。

我吃了一驚,心想,銅甲屍不會被直接給壓死了吧。

幸好,銅甲屍很快就有些狼狽的從地下竄了出來,韓德聲音響起:“好強大的力量竟然將土元力給直接逼迫開來,我差點就被困在地面之下,出不來了。”

殷明珠趁機甩手就是一道雷霆劈落下去,但是對於血海巨妖完全構不成威脅,直接張嘴,將雷霆給吞了下去。

顯然,血海巨妖的肉身強度相當的可觀。

暴虐王爺:傾城毒醫不好惹 只是揮手一掃,罡風如刀,直接朝着殷明珠逼迫過去,殷明珠用古劍格擋,但是也在瞬間被掃飛了出去,不敢託大,趕緊朝着後面撤退,同時擡手就是一道火牆釋放出來,攔在血海巨妖的面前。

可惜,血海巨妖看也不看,只是一揮手就將火焰直接掃飛了出去。

“你們根本就不知道力量的真諦,也敢在我的面前班門弄斧?”

血海巨妖對於我們這種採用符咒攻擊的方式完全就不屑一顧,顯然根本沒有將我們放在眼中。

爺爺和媽媽這時候對我說道:“法一,你堅持住,我們馬上就開啓陣法,直接將巨妖肉身鎮壓再說,現在他元神和肉身合二爲一,想要鎮壓顯然不太可能,不過拖延時間還是沒有問題,到時候你們抓住機會直接逃走。”

顯然爺爺和媽媽根本就不覺得我們之間有戰勝巨妖的可能,說完之後,就朝着一邊跑開。

巨妖掃了他們一眼,根本不在意的樣子,只是將目光鎖定在我的身上:“交出李瀟魂魄同時釋放靈魂,讓我知道巫家奧義,我可以饒你不死。”

血海巨妖身後幻化一道血紅色鏈條,將葉悠然給纏繞起來,冷笑着看着殷明珠繼續說道:“至於你們兩人,接受我的臨幸,只要元陰足夠,本尊給你們一個合體雙修的機會。”

我家王妃超凶的 這傢伙目光淫邪,可惡至極。

“你以爲你就贏定了麼?真是一個天大的白癡。”

我怒氣上衝,開口說道,召喚雙頭雞冠蝮蛇,讓他將毒液沾染到了殷明珠的古劍上面,隨後給自己加持了現在能夠掌握的所有巫咒,看着巨妖開口說道:“打過了才知道。” 可是墨九狸又不是傻子,對方說成功走到對面就算曆練完成了,事情就絕對不會簡單了,看看這不算大的空間,滿滿的毒獸就知道了……

「該死的,什麼破歷練!」墨九狸無語低聲道。

「小書,能聽到我說話嗎?」墨九狸在心裡問道。

「主人,能聽到,但是好像你回不來!」小書十分無語的說道。

「沒關係,能聽到就行了!」墨九狸說道。

剛才那個聲音已經說了,自己只能喝水,所以她戒指裡面的東西,大概只有水能拿出來,但是對方卻忘記了,她可不是一般人,解決任何敵人,她用的最順手的不是別的,正是火焰……

所以墨九狸眼神一眯,看著面前密密麻麻往自己身邊靠近的毒獸們,唇角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揮手一道火海打了出去……

瞬間,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和著無數難聞的味道一起升騰在空間內,墨九狸嫌棄的皺眉道:「小金,速度快點,太難聞了!」

「好的主人!」小金一邊說著一邊加速將所有的毒獸都滅掉。

墨九狸也沒閑著,小金燒了那些毒獸,墨九狸直接往對面走去,有小金的火焰開路,很快墨九狸就來到了對面的位置了,別說一個月了,墨九狸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時間,就走了過來了……

這也不能怪墨九狸歷練的太快了,第一是小金的火焰太強悍了,第二是這個空間的歷練關卡開啟也是有固定的時間的,本來第一天如果墨九狸沒有走到對面,第二天這裡就會變得寸步難行的,確實是個歷練的不錯選擇的……

可是,偏偏墨九狸手裡有小金這麼強悍的火焰,這歷練空間的設計者,完全也沒想到,這空間有朝一日會被人一天不到就闖過了!也就導致了墨九狸來到對面,對面的門也沒打開,墨九狸想出去也出不去,因為這歷練空間設置最早闖過的時間是2天的時間,如果墨九狸再次回到起點,那麼就會經歷第二天的寸步難行,如果墨九狸不回去起點,只要在這裡等上一天就能出去了……

當然了,聰明的墨九狸選擇了原地等待……

墨九狸在原地等待了一天的時間,身邊的牆壁自己打開了,墨九狸一出來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她從來沒有想到還能看到如此壯觀可怖的現象,等到墨九狸反應過來想跑的時候已經晚了……

只能心念一動讓小金的火焰包裹著自己的身體,被迎面而來的大嘴巴吞噬了進去,是的,墨九狸直接被一張巨大的嘴巴吞噬進去了,而讓墨九狸驚呆的大嘴巴也不是別的,正是一隻巨大的章魚,可以說嘴大的可以吞天了,墨九狸從那該死的歷練空間出來,就看到滿天飛舞著巨大的章魚的爪子,和一張粘稠的大嘴落下,驚嚇之餘都忘記逃走了,反正也沒路可逃……

小金的火焰裹著墨九狸直接衝進了章魚的嘴裡面, 小金的火焰裹著墨九狸直接衝進了章魚的嘴裡面,還好小金和墨九狸心念相通,一點都沒有讓墨九狸被章魚口中的粘液沾染到,否則墨九狸想完好無損也難了……

這章魚一看就是劇毒無比的,而將小金的火焰吞噬進去的章魚,也在短暫的停頓后,似乎沒有察覺出不好,於是身體笨拙的動了動,在原地趴下了……

鶴回來的時候,看到大章魚還安靜的趴著,自然覺得墨九狸還沒這麼快出來的,反正裡面那個歷練盒子他走一趟也要幾天的時間的,更別說是第一次進去的墨九狸了……

於是鶴在章魚旁邊一顆大樹上,躺了下來,等著墨九狸出來,被章魚攻擊的時候,自己就可以出手英雄救美了,接著得到墨九狸的感恩和認可,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在墨九狸的身邊,為自家主子多多美言美言,爭取幫主子早日得到墨九狸的芳心……

這樣想著鶴都覺得心情大好,開始幻想自家主子那麼冷的男人,有了女人會不會也變得柔情似水了啊!

而章魚口中被小金火焰包裹著的墨九狸,完全不知道外面的鶴在做什麼白日夢,她沒有讓小金直接烤熟這隻吞了自己的大章魚,也是因為墨九狸故意讓小金等等的,因為她要採集一些大章魚嘴裡的毒液留著,所以才沒有直接烤了大章魚的……

等到墨九狸將自己需要的毒液採集完畢后,這才命令小金說道:「小金,給我把它烤熟了!」

「是的,主人!」小金說道。

說完小金就開始不斷的把火焰,均勻的擴散在章魚的腹內,真的是小火均勻的烤遍了章魚腹內的每一寸皮膚,讓原本感覺只是有點不舒服的大章魚,想要動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而躺在樹上的鶴,也是皺了皺鼻子,聞到了一股烤肉的味道,鶴有些好奇的睜開眼睛,看了眼四周,沒發現有人啊!可是烤肉的味道卻是越來越重了……

所以最後鶴的視線,落在了下面的大章魚身上,發現一動不動的大章魚,似乎身體開始變得紅彤彤的,鶴震驚不已,這個大章魚可是那個歷練盒子的守護獸,實力強悍無比……

幾乎很少有人能躲開它鋪天蓋地的大嘴,那劇毒的粘稠的液體,淋上一滴都是非死即傷!

可是,現在這是什麼狀況?難道是發燒了?感冒了?怎麼身體忽然間變得這麼紅呢?

鶴好奇的盯著大章魚看,很快他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那有些奇怪的烤肉味道就是從眼前的大章魚身上散發出來的!

這讓鶴震驚不已,看了眼一邊的歷練盒子,絲毫變化都沒有,那到底這大章魚是咋滴了啊? 步步攻心:寶貝哪裏逃 自焚?自燃?還是想不開了要自殺啊!鶴很想做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能做什麼,只能愣愣的看著……

隨著奇怪的烤肉味道越來越重,大章魚身體的顏色也開始從紅色變成金黃,鶴已經石化在原地了! 看到雙頭雞冠蝮,巨妖血紅色大眼頓時眯了眯,顯得有點吃驚的樣子,隨後冷笑:“該死的賤種。本尊用血氣讓你存活,想不到,這麼快就已經對着新主子搖尾乞憐了。”

雙頭雞冠蝮對着巨妖嘶叫連連,蛇信不斷吞吐,竟然爆發驚人戰意。

“連蛟都算不上,本身又受了重傷,你拿什麼和本尊鬥?”

巨妖雖然忌憚雙頭雞冠蝮但是顯然並不是非常害怕,開口說道。

我將雙頭雞冠蝮放在地上。捏了巫咒,給所有人都施加上了巫咒狂化。

雙頭雞冠蝮頓時紅了眼,似乎連身軀都變大了一點,隨後我全力衝刺,朝着巨妖迎了上去。

巨妖直接朝我衝了上來,身後血光閃現,一拳降臨,讓我有了似乎面對天地的巨大壓迫感。

但是咬着牙衝上去,一拳扛住。

轟!

對撞。

我感覺自己全身骨架都要散亂開來,要不是在狂化巫咒的支撐之下,我現在估計都要直接被一拳砸死。

即便這樣巨妖一拳也是讓我雙腳深深陷入了泥土之中。好像是成了被栽種下去的樹木。

這傢伙在接觸一瞬間便猛然張開大嘴,裏面血紅色光暈再次閃現,猶如能量炮一樣,這麼近的距離顯然是想要將我的腦袋給直接轟碎。

不過這時候殷明珠已經動手,被我加持巫咒之後她的速度上升了許多,一張爆炎符直接扔到了巨妖的口中,就在這時候,銅甲屍也是從巨妖身後破土而出,雙手直刺,朝着巨妖背心插了過去。

而雙頭雞冠蝮也是猛然彈跳起來,雙頭努力,都是一起噴吐出來黑色毒氣,幻化骷髏頭的形狀,朝着我們兩人吞噬過來。

殷明珠原本是用了爆炎符之後還打算用古劍攻擊的。不過被我算準了時機,直接一腳踹飛了出去,我是用的柔和力量並不會傷害到殷明珠,殷明珠大聲喊叫,呵斥雙頭雞冠蝮怎麼連我都給一起籠罩進去。同時,看我的眼神也是相當兇殘,顯然是在惱怒爲什麼我再次玩兒起了犧牲自己英雄救美的事情。

所有攻擊幾乎是在一瞬間產生。

毫秒不差。

爆炎符在巨妖口中連同巨妖快要爆炸開來的能量球給直接炸裂,銅甲屍雙手手骨斷折,但是仍然強行刺入了巨妖的後心之中,隨後,韓德鬼咒通過銅甲屍手骨直接爆裂開來。

鬼咒。槍綻蓮花直接在巨妖肚子之中爆炸開來,而幾乎是在同一瞬間,雙頭雞冠蝮吐出來的毒氣也是將我們三人給直接籠罩起來。

血海巨妖同一時間遭受到了重創,即便身體強悍,也是猛然慘叫,說道:“不可能。”

我冷然看着這個白癡。說道:“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手掌已經直接印在了血海巨妖的胸膛上面,本源手印轟然爆發,鎮!”

所有的鎮壓力量被我凝聚在一個手掌的大小,轟然爆發在血海巨妖的胸膛上面,伴隨血肉飛濺,血海巨妖的胸膛被我直接炸出來了一個手掌印的空洞。

十二本源手印。每一個手印都代表一個祖巫的力量,祖巫傳說乃是盤古血脈演化,即便最基本的手印,又怎麼可能會簡單到哪裏去。

等到我能夠用手印直接幻化祖巫形象出來的守候,那時候 一個鎮字訣出手,我相信區區血海巨妖估計會被一巴掌直接拍死。

可惜,那種場面我想暫時還只能存在於我的想象之中。

我不懂巫之力量的真諦,但是現在使用出來,擊傷血海巨妖,卻也輕鬆無比。

血海巨妖身軀猛然崩潰,幻化無數血滴,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再次閃現張口就是黑色鮮血不斷吐了出來。

聲音之中帶着驚恐之色:“巫毒,這是巫毒……你不是一般的通靈毒蛇,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竟然在不斷腐蝕我的鮮血本源,血海魔道根基都受到了嚴重震顫。”

血海巨妖被我們一連串的攻擊給弄得不斷的張口吐血,顯得無比的狼狽。

到現在仍然不能理解自己爲何被我們輕鬆擊中,受到如此重創。

“爲何,爲何你不會受到影響。”

巫家心法轉化,我早就已經將雙頭雞冠蝮的毒氣轉化成了對我有用的能量集合。

我沒有迴應血海巨妖的問題,這傢伙還想要對我開口提問,胸前卻猛然破開一個碩大的血洞,連心臟都被帶出來一大塊,葉悠然的聲音在血海巨妖身後傳遞出來,說道:“你很強大,但是也真的是足夠蠢的,在我詛咒之下,都沒有發覺一絲半點,活該你強大卻也只能等待死亡,相比較而言,法一你就聰明多了。我們之間的默契可不是某些暴力女人可以比較得了的。”

這女人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那裏挑釁殷明珠呢?真是莫名其妙。

我正要說話,殷明珠就已經冷下臉來,在邁步旋轉之後,手中古劍直接脫手飛出,朝着葉悠然給刺了過去。

這麼短的距離,這麼快的速度,簡直給我一種飛劍的感覺,殷明珠這是要殺人啊?

我原本想要大聲喊叫,但是在瞬間卻又咬住嘴脣,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幾乎是在葉悠然驚呼的同時,伴隨血海巨妖的慘叫響起,血海巨妖一條手臂竟然恰好被殷明珠擡手扔出去的飛劍給剁了下來。

葉悠然臉色慘變,手中突然剁了一柄鑲嵌了各種寶石的彎刀,直接將綁住自己的血色繩索割斷,隨後快速的脫離了和血海巨妖之間的距離,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不用謝我,我並不是很想救你的?”

殷明珠淡然開口說道,隨後將目光看向我這邊,說:“爲何不呵斥我這時候對她下了殺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