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徐默與炎熾都已飛身上臺。

徐默不再隱藏實力,渾身魂力涌現,武師黃境的氣勢立即散發出來。

臺下的武者立即一陣驚呼。

“這個徐默,竟然是武師!”

“天才啊!這纔是天才啊!”

在衆人的驚呼聲中,那個紅髮少年突然氣勢迸現,渾身爆發出驚人魂力,竟比徐默的氣勢還要強勢!

臺上三位家主驀然一驚,都挺直了身子瞧着那紅髮少年。

這是……武師天境……後期!

衆人譁然,居然有這種變態!

徐默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天才,而那炎熾,也是十五歲的少年,修爲居然到了武師天境後期,離武宗只差一步!

變態啊!

臺下一衆武者此時已經可以預見這場戰鬥的結果,徐默與炎熾有兩個小境界之差,是絕對無法取勝的啊!

身爲武者的都知道,即使差一個小境界,那實力也是兩重天,更何況是差兩個小境界?看來此次青武擂臺賽的冠軍要易主了。 事實上,相比於蘇哲滿滿都是悔恨回憶的大學生活,慕樂覺得,自己的大學還是很美好的,

實在是覺得祭司大人太難討好,所以在花店的所有事情都大致完成的情況下,慕樂決定帶祭司大人出來轉轉,心情開闊了,大姨夫就不會來了咳……

而他們兩出去轉轉的地方,就是慕樂的大學,

「我們學校還是旅遊景點呢,是不是挺漂亮的,」慕樂今天穿了雪紡的長裙,踩著十厘米的高跟,倒是只比洛斯矮了半個頭,「小圓以前還專門辦過一個櫻花節,不過現在櫻花都開完了,」

洛斯雙手插兜,無視了周圍經過的學生朝兩人投來的目光,

「那個……是不是慕樂學姐啊……’」

「不知道,可是好眼熟,好像……」

洛斯挑眉:「看來鏟屎官以前在學校挺受歡迎,」

「一般一般啦,」慕樂特別謙虛,,可是重點是祭司大人壓根兒不是在誇獎你好嗎,

洛斯看著慕樂臉上一點都不謙虛的表情,也覺得好笑,他的鏟屎官,一定是在驕傲吧,

不過聽到下面的話洛斯臉色就不太好了,

「聽說慕樂學姐和蘇哲學長談戀愛的時候雖然是先說的分手,但是是因為蘇哲學長劈腿了,」

「啊,真的啊,慕樂學姐真可憐,不過蘇哲學長真的人很好啊,應該不是這種人吧,」

「誰知道啊,不過我也很喜歡蘇哲學長的,呆會一定要去看,不過到時候人很定很多,不知道能不能擠進去,」

神馬意思,

洛斯用疑問的眼神看著慕樂,慕樂一臉無辜,表示我也不知道啊,

正疑惑,兩人剛好走到學校公告欄面前,慕樂定睛一看,上面赫然貼著今天學校大禮堂要迎接傑出校友蘇哲回校演講,歡迎各位同學,

洛斯的臉色,青了,

怎麼走到哪兒都能碰見討厭鬼,說,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見你的前男友,洛斯已經不想開口,直接用眼神質問慕樂

慕樂簡直欲哭無淚,她是有多衰啊,這還是畢業以後第一次回母校啊,怎麼就剛好被她撞上了呢,這下好了,祭司大人好不容易有點回春的心情立刻又直線下滑了啊,

這叫什麼,傳說中的禍不單行,

「不然……我們還是回去吧……」慕樂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洛斯冷哼一聲:「憑什麼是本祭司走,我偏不走,」

這種性子……實在是……

好頭疼,

祭司大人您能不能偶爾配合我一下下啊,又不會死好嗎,

「好吧,那我們去小樹林那邊坐坐吧,晒晒太陽,再過幾天就熱起來了,」慕樂想了想,「要買點東西嗎,萬一肚子餓呢,」

洛斯開口:「不會遇見討厭的人,」

「應該不會……」慕樂猶豫的話在祭司大人的強權下變成了,「肯定不會,他可是大忙人,哪有空去小樹林,那裡就算是學生也不常去的,」

嗚……

再一次屈服於祭司大人的淫威下,慕樂覺得此生已經沒有翻身的希望了,

和洛斯一起去超市買了奶茶,祭司大人顯然對正餐之外的所有東西都不敢興趣,喝了一口就皺起眉頭,直接遞給了慕樂,慕樂心想兩杯我也喝不完啊,所以隨手就將那杯奶茶丟進了垃圾桶,

「你這是,,嫌棄我,」洛斯的聲音陰森森的,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慕樂心想我哪裡敢嫌棄祭司大人,又不是嫌命太長,「來,祭司大人請勉強喝一口我再喝,」

雙手捧著奶茶,恭敬地遞上,

我果然是奴才啊……

洛斯雖然嫌棄,不過鏟屎官都這麼主動了,還是偶爾要滿足一下鏟屎官的心愿的,

於是洛斯很高貴地接過,吸了一口又遞給慕樂,慕樂為了表示自己絕對不嫌棄,立馬含著吸管吸了一大口,,話說,這算不算間接接吻啊,

看著自己的鏟屎官這麼主動,洛斯表示很滿意,

徑自買了礦泉水,兩人相伴走向小樹林,

「真是一對璧人啊,」超市的大媽們向來喜歡八卦,「兩人都這麼出色,」

「這個男娃娃,我看著比蘇哲還要出色呀,」大媽一邊穿熱狗腸一邊說道,「今天那個蘇哲不是回校嗎,我們去要簽名啊,我女兒可迷他了,」

大媽的話被兩人直接甩在身後,說實話,洛斯對於這裡有點說不上來的抵觸,

好像到處都充滿了鏟屎官和那名人類的回憶的地方,祭司大人表示實在是太討厭了哼,

小樹林確實很清凈,景色也好,陽光斜斜的透過樹枝照射下來,慕樂恍然間有種回到獸人閣的感覺,

人類世界,終究還是比獸人閣多了浮躁,

兩人在長椅上坐下,中間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鏟屎官……」洛斯開口,

「什麼,」慕樂偏頭,洛斯卻沒了下文,

大概只是叫著好玩,

陽光實在溫暖,照得慕樂昏昏欲睡,這種天氣不睡覺實在是浪費啊,

「想睡覺,」洛斯挑眉,

慕樂傻笑,

洛斯想了想,偶爾也要給自己的鏟屎官一點點福利的,


於是就變成這樣,

慕樂躺在洛斯大腿上,還沒回過神來,幸福來得太突然,慕樂反應不過來呀,

祭司大人這麼善良,難道有陰謀,

不得不說,在洛斯日積月累的壓迫下,慕樂已經無法正常的接受祭司大人對自己的好了,難道人果真是有奴性,慕樂這輩子都註定被壓迫,

前途一片黑暗啊,

「祭司大人你腿會酸我還是……」慕樂猶想垂死掙扎,

「躺著,」洛斯手上力道加重,直接將慕樂的頭盯在自己腿上,

「哦……」慕樂的頭下就是洛斯溫熱的體溫,隔著布料傳到臉上,實在是很有加溫的效果,慕樂明顯覺得,自己臉紅了,,還好祭司大人看不到啊,

「鏟屎官,這個問題我只問一次,」洛斯突然開口,

「,,,」慕樂不解,不過苦於洛斯的力道,沒辦法抬頭看洛斯臉上的表情,

「你當初,是真的覺得人類世界比我重要,所以拋棄我嗎,」洛斯的話里,有自己都未發現的酸澀,他想了這個問題很久,最後發現,如果不問出口,大概永遠無法死心,

「拋棄,」慕樂簡直不可置信掙扎著起身,「祭司大人做人要講良心啊,當初明明就是你站在木子言那邊,害得我只能灰溜溜的回來人類世界,」

糟了,一不小心說了心裡話,

洛斯的臉上果然不好看,

慕樂呵呵傻笑,自覺又躺回去了,

「我從來也沒有做什麼事可以談得上拋棄你吧,祭司大人,」慕樂簡直不懂祭司大人的腦迴路,「我是人類,我的親人朋友生活圈子都在這裡,如果能回來,我為什麼不,況且明明只要獸人閣和人類世界有來往,我還是可以經常去獸人閣啊,所以當時我那麼努力想讓獸人閣和人類世界有聯繫,可是洛斯你居然站在木子言那邊,」

慕樂控訴:「果然鏟屎官什麼的,還是沒有聖女重要啊,」

明明被拋棄的人是她好吧,

「可是通道一連通,你就迫不及待要回去,」洛斯指控,

「我消失那麼久,我身邊親近的人肯定會傷心擔憂啊,我還不是想早點報個平安,」慕樂任何洛斯把玩著自己的手指,看著兩人變成十指相握的狀態,抿嘴笑了,

「我本來都想好怎麼向我爸媽和小圓介紹你了,」

「怎麼介紹,」洛斯聽到慕樂的話,居然眼裡出現淺淺的笑意,不明顯,卻真實,

「這種事,以後你會知道啦,」慕樂連耳朵都紅了,這樣不好,形象不好啊,不過話說,慕樂你還有形象嗎,

「不是真的覺得人類世界比我重要,」洛斯再次確定,

「你可是祭司大人,對自己要有信心啊,」事實上,對於慕樂而言,從來都沒有到那種一定要選擇放棄一個的地步,如果通道沒有自己毀滅,慕樂大概寧願自己永遠無法回來也不會讓獸人為了自己去冒險打破封印,

通道打開,兩個世界相通,對於慕樂而言實在是,再好不過了,當初如果不是洛斯站在木子言那邊,慕樂肯定不會那麼輕易放棄,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也很好啊,

自己在意的人,都在身邊,

慕樂覺得自己實在是很容易滿足啊,

「看在你這麼賣力說出自己真實想法的份上,本祭司就……就勉強原諒你好了,」

其實不定祭司大人現在多高興呢,內心的小人只差跳起來歡呼了吧,

兩人沒再說話,慕樂躺著確實也舒服,不知不覺就睡過去了,洛斯無聊,拿起慕樂的手機開始玩遊戲,

時間就那麼流逝,

不經意間抬頭,洛斯發現一個自己特別不想見的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