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蘇杉的實力,再度會兇猛提升。

「走!我們去那家商行。」

蘇杉也進入了商業位面,突然用手一指著遠處,一條廣闊街道盡頭,瓊樓玉宇似的商樓。

「哦?主人,那是天網商行,十分神秘,在我們泰皇天仙界之中,在朝廷之中根深蒂固,甚至和別的仙界也有很大聯繫。不過他們喜歡剋扣寶貝,價格不是很公道……」泰達斗有一些遲疑。

「就去這個商行。」蘇杉冷冷一笑:「這個商行之中,有我想要的東西。我感覺到了不朽的神性和上皇古蛇符的氣息。」

「原來如此,不過就算是有上皇古蛇符,這個商會的人肯定會要出天價來,而且肯定是商會的鎮山至寶,不會賣出來。這個天網商會,非常黑心,甚至傳遞出來了截殺賣家的傳聞,不過因為在朝廷之中有關係,一直沒有人追查。」泰達斗道:「好在我們是宗室弟子,他們如果對我們下手,多少會有一些顧忌,最多是壓低價格罷了。」

「那我們走吧。」

蘇杉和泰達斗,就走進了這個「天網商行」之中。

在天網商行的街道上,兩旁都是店鋪,琳琅滿目的擺放著各種仙器,兵器,還有仙衣,仙甲,仙戒首飾,除此之外還有各種仙丹,仙果,仙草。

甚至,在一些店鋪之中,還有許多的水晶大缸,缸中自成空間,在那空間深處,餵養著一頭頭的仙界異獸。

有龍,麒麟,天鵬,踏雲獸,九頭蛇……各種上古珍稀仙獸,都是出售來做為仙人的坐騎。

另外,在一些店鋪之中,還有出售機關人,機關獸的東西,已經和那機械族的文明有一些相似了。仙界製造的機關人,異常強大,甚至可以和同級別的仙人對拼。

但是,機關術畢竟是機關術,還是摻雜了仙術在其中,遠遠比不得遠古機械文明的高度。

要知道,遠古機械文明,不藉助一絲一毫的仙道法力,可以製造機械到達殺死神話境高手,甚至威脅諸神的地步。

這是何等的神妙。

「哎,東西真是琳琅滿目,我都想要。如果能夠一股腦的搬到下界之中去,那該多好?」嘆息了一下,蘇杉和泰達斗走進了一個殿堂中,這個殿堂到處都是高高的櫃檯,仙人端坐在櫃檯上,向下望著前來典當的人。

這是仙界的當鋪,可以典當各種東西,蘇杉現在就拿「兜率天的能量仙石」換取「梵錢」。

「我要典當這東西,你們看價值多少。」泰達斗手上,拿了一塊紫晶顏色的能量仙石,丟上了這當鋪的櫃檯。

站立在一個櫃檯上的掌柜的俯視下來,蘇杉看清楚了,是一個剛剛破碎的仙人,但是一臉趾高氣揚,身上氣息渾身都是精明,強悍,狡詐,陰謀。

看見來人典當,如同野獸一般,一下發出綠油油的光。

不過,看見蘇杉和泰達斗兩人身穿皇室子弟的衣服,臉上的貪婪就稍微收斂了一些,他拿起這塊能量仙石,上下細細檢查,然後又拿出來了一面鏡子,在上面照射,似乎是在檢查其中蘊含仙界能量品質和濃度,純度。

越檢查,這個典當的掌柜越是心驚,緊緊抓住這塊仙石,當做寶貝一般,但是臉上卻假裝出來了一幅不以為然的模樣:「這塊仙石,能量等級十分普通。也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最多只能夠換取十枚梵錢。」

「什麼?」

泰達斗一聽,差點氣得三屍神暴跳如雷:「這是一枚極高等級的能量仙石,蘊含高等宇宙位面仙界的能量,比起我們泰皇天自己的仙石不知道好上多少倍,一枚普通的仙石都能夠換取十枚梵錢。我這一枚能量石,最少都能夠換取數萬枚梵錢,甚至到達十萬枚都不稀奇,你居然壓榨得這麼低?我早知道天網商會很黑,想不到居然黑到了這種程度?」

「哼!」

這個典當的仙人掌柜冷哼一聲:「你放肆!居然敢說我們天網商會黑?看見你們是宗室弟子,才沒有把你立刻擊殺,我們天網商會是什麼來歷?你一個小小宗室弟子,就敢質疑?速速的滾出去,這塊仙石就沒收了,如果再執迷不悟,我有辦法溝通宗人府治你。」

「你!」泰達斗幾乎是立刻就要動手,他得到了蘇杉凝練仙體,脫胎換骨,更修鍊五大神級氣功,已經非同小可,雄心萬丈,準備干出一番事業來,怎麼會在這裡受氣?

「慢著。」 ?蘇杉阻止了泰達斗的發威:「天網商會的典當,我算是見識到了,不過你如果這樣,我這塊仙石給你黑了也沒有什麼,反正我手上的仙石還多。不能夠到你們這裡典當,我還可以到別的地方去典當。你們因此錯過了一大筆生意,那就怪不得我了。」

「什麼?這種你還有大量的?」這個掌柜一愣,他原本以為,這兩個是落魄的宗室弟子,現在泰皇天皇室也不是很得意,更何況是落魄的弟子?偶爾得了一塊能量石寶貝,黑了他們的也算不了什麼,但是兩個人居然還有大量的,這就失策了。

不過,讓他立刻回過臉來,巴結兩位,卻還是做不到,於是瞬間他臉色一陣紅,一陣青一陣白。

這一番對答,在整個大殿之中,也引起了人的注意,其實早在泰達斗拿出來能量石的時候,已經有許多高手注意到了,畢竟這能量石品級太高,稍微一顯現出來,就吸引了大量的目光,尤其是能量石之中,居然蘊含淡淡的仙道法則,這就非同小可,任何能量石中,還沒有蘊含過仙道法則的先例,這就代表著,吸收了能量石中的精氣,還可以凝練那些仙道法則,脫胎換骨,這一枚能量石,就超越了大量的仙石。

就在這一片沉默之中,從殿堂深處走出來了一個地位很高的人,對著這個掌柜進行訓斥,「你是怎麼當差的?居然把客人拒之門外,速速退下,看我等下怎麼處置你。」

「,孫大人。」

那個準備黑掉蘇杉能量石的掌柜如蒙大赦,連忙唯唯諾諾,立刻後退。

「這兩位客人,我們的掌柜照顧不周全,實在是得罪了,等過後,他沒有好果子吃。」這個孫大人出來之後,把那枚能量石拿在手中,撫摸了一陣,還給蘇杉:「兄弟居然還有大量的這種能量石?想要出售給我們,這的確是一筆大生意,剛才這個掌柜,出十個梵錢,的確是在侮辱,我開銷了他。走走走,我們進去詳談?」

「這還差不多。」看見這個孫大人十分的熱情,蘇杉心中冷笑了一下,臉上顯現出來了和緩的神色:「既然如此,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和你們天網商會做成了這筆生意的話,你們商會的聲譽也會增長不少,畢竟現在我聽說天網商會的聲譽不怎麼好。」

「哪裡哪裡!」孫大人的麵皮抽動了一下:「這都是外面的傳言,別的商會中傷我們的,不過兄弟你既然聽說我們天網商會的聲譽不好,為什麼會選擇過來呢?」

這一下,就問到了點子上。

「這個嘛……」泰達斗說話了:「天網商會在外面的聲譽雖然不好,但是卻能夠做大生意,我們今天來,是做一筆驚天動地的大買賣,你們傳聞能夠吃得下,我才來。」

蘇杉和泰達斗,孫大人進入這「天網商會」的閣樓深處。

是一個高樓上面,可以俯瞰整個商業位面的各種風景,人來人往的繁華,許多店鋪之中買賣寶貝的情況,都是盡收眼底,十分愜意。

「鄙人乃是天網商會的一個執事,手上頗有一些權力,可以處理大生意,不知道兩位皇室弟子是要做什麼大生意?只要是生意,沒有我們天網商會吃不下的。就算是兩位有神器在身,也可以賣給我們商會。」

孫大人道:「鄙人孫劍侯。」

說話之間,他稍微一動,身上一股凜然的劍威猛的爆發出來,居然是修鍊的絕世劍道。而且身上蘊含一股劍道的仙骨,生命基因非凡。

「此人,居然是仙士!到達了破碎二層,碎空的境界,也是一尊大高手了。」

蘇杉心中一動:「尤其是此人,身軀之中蘊含劍骨,顯然是和劍十七一樣,適合修行劍道的體質,此人心中陰險,狡詐,倒是不好對付,不過想要用劍道的威嚴壓制我,試探我的修為,卻是找死,現在和他虛以委蛇,看看這個天網商會有多少張上皇古蛇符再說。」

凜冽的劍氣壓迫到自己的身軀上,蘇杉和泰達斗對望了一眼,稍微抖動了一下身軀,頓時一股陽和之氣傳遞了出來,冥冥之中把劍意化解得乾乾淨淨。

這孫劍侯的劍意是寒風凜冽,而蘇杉就如烈日當空,稍微一動,就把寒風化,普照大地,帶來無窮溫暖。

「什麼?」

孫劍侯大吃一驚,覺得蘇杉深不可測,頓時臉色再次變化:「如此深不可測的宗室弟子,早就應該揚名立萬,受到嘉獎才是,為什麼兩位我似乎沒有聽說過名頭?」

「揚名立萬?這個年頭,兵荒馬亂,要那個名頭幹什麼?」蘇杉笑道:「豈不知道人怕出名豬怕壯?」

「這倒也是。」孫劍侯立刻道:「現在泰皇天仙界,危機四伏,將來如果有什麼不測……出名的肯定最先死亡。」

「好了,我們言歸正傳吧,現在我的手上,有很多這樣的能量石,你們準備多少價格收購?」

說話之間,蘇杉稍微一動,手掌上出現了一枚時空晶體,在那晶體之中,無數的兜率天能量石堆積如山。

實際上,現在蘇杉已經成功的把自己元神寄托在兜率天中。隨時隨地,都可以打開兜率天的通道,雖然不能夠進入其中,卻可以竊取其中的能量和法則,他把仙界的本源法則融入了能量石中,就造成了亘古罕見的仙石。

一枚仙石,足可以讓泰皇天這種低等級仙界中的仙人趨之若鶩。

「好多的仙石。」孫劍侯倒抽了一口涼氣,眼神中貪婪的目光一閃而過:「我不明白,這些仙石你們從哪裡弄來的?居然有蘊含仙界本源法則的仙石?這是個哪個仙界高等宇宙位面的。」

「實不相瞞,這是兜率天的!我偶爾遊歷,在仙界的邊緣,發現了一處神跡,神跡之中,就遺留了這許多仙石,也許是上古大仙煉製法壇,遺留下來的,每一枚都價值連城。」蘇杉信口說謊,卻絲毫不在意:「兜率天的能量,哪怕是一絲,都是整個泰皇天的千百倍,你我都明白其中的價值,就不說外行話了。」

「的確,價值很高。」

看見蘇杉深不可測的實力,孫劍侯也有一些忌憚,他雖然對這些能量石垂涎三尺,恨不得立刻搶奪,但是一是顧忌蘇杉的實力,二是因為蘇杉是宗室弟子,不能夠直接殺害,其實心中已經起了殺心,不過,他按捺住心中的殺心,淡淡道:「不知道,你要換多少梵錢?」

「十萬梵錢一小塊!我也不難為你們,我要換取一萬小塊,也就是十億梵錢,這點小錢,想必你們能夠拿得出來吧。」蘇杉道:「實際上,我的珍藏並不止這麼一點點。一萬小塊,不過是先看看你們天網商會有沒有這樣的能力,剩下的,我不會換取梵錢,而是要換取至高無上的寶貝,聽說你們天網商會,有上古橫推三千大千世界,舉世無敵,挑戰諸神的吞天王符籙,上皇古蛇符,不知道能否一見?」

「什麼?」

開始,聽見十億梵錢的時候,孫劍侯的臉上就顯現出來了無比尷尬,似乎是已經不能夠做主,隨後又聽見上皇古蛇符的事情,猛的臉色一變:「你是從哪裡得到我們有上皇古蛇符的消息?我們天網商會,最大的秘密就是這個,還望兩人告訴,否則我吃罪不起。」

「我們皇室什麼不知道?」蘇杉笑道:「泰皇天仙界都是我們的。不知道你們換不換?我這裡能量仙石非常之多,枚枚都蘊含法則!你們如果得到,可以為你們的商會締造出來不少強橫人物,脫胎換骨如何?」

「這件事情重大,我必須要去請示上面,才能夠做回答。」說話之間,孫劍侯走了出去。

「主人,此人目光兇狠,不會有詐吧!」泰達斗立刻悄悄的道:「我看他是個貪婪的人,整個商業位面,最沒有信譽的就是天網商會。」

「無妨,我早就看出來這個商會,劣跡斑斑……」蘇杉冷笑道:「居然還敢和我玩花樣,我絕對會讓這個商會吃不了兜著走!和他們玩玩,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上皇古蛇符,這種寶貝,我每多一張,實力就增強一分,我憑藉直覺感到,這天網商會之中絕對比我現在持有的數目要多,如果全部弄到手……」

「那就恭喜主人了,主人看上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手過。」泰達斗大拍馬屁。

「我已經把一絲神念用太古冥王的手段,無聲無息附在了此人的身上,沒有人可以看破,但是他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蘇杉的臉上,顯現出來了很明顯的冷笑:「此人如果陰謀算計我,我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他一身劍骨,非同小可,可以給劍十七裨益自身。凝聚劍體。」

不一會兒,那孫劍侯就出來了,面帶笑容:「兄弟,你們的能量石的確是前古奇珍,我們願意收購,你既然先賣一萬枚,我們就拿出十億梵錢來收購,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說話之間,他拿出來了一個錢袋子,稍微一搖晃,其中金鐵撞擊之聲,到處轟鳴,似乎是一個巨大的錢幣洪流在其中流淌。

蘇杉看也不看,就點點頭:「的確是十億梵錢,如假包換,你們天網商會果然是財大氣粗,一般的商會難以拿出來。」

說話之間,兩人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蘇杉又問道:「不知道你們能否拿出來上皇古蛇符給我一看?」

「難道兄弟身上,也有同樣的上皇古蛇符?」孫劍侯反問道:「如果有的話,一起賣給我們天網商會,必有后報。價格我們會濃重,甚至就算兄弟需要神器,也在所不惜。」

「這倒是沒有。不過,我這裡能量石足夠,如果你們有心的話,可以交換多少由你們說。」蘇杉一甩袖子:「暫時告辭,咱們交易的時候還多。」

「慢走!」孫劍侯笑了笑,把蘇杉兩人親自送出了門。

隨後,他匆匆忙忙的走入了天網商會的深處,層層疊疊的時空禁法阻隔著。一圈圈十分隱蔽,到達最後,來到了一座法壇前面。

這法壇巨大,擁有神性,隱藏得十分神秘,任何人都無法發現。

在法壇周圍,端坐著無數的黑色衣服人,從頭到腳,都包裹得嚴嚴實實,根本無法辨認出來本來面目。

不過,在這群黑衣人中間,有幾個身穿朱衣的人,口中念叨太古神咒,開口說話:「孫劍侯,你說的是真的?那人知道我們這裡擁有上皇古蛇符?」

「是的,他還要開口購買,小人顧忌不是皇室知道了我們的情況,而是此人身上,有同樣的古蛇符,感應到了我們的存在。」孫劍侯道:「不過,那人修為很高明,必須要派出高手才能夠擊殺。」

「很好,很好……」一個朱衣人道:「我們在這裡布置法壇,乃是秉承了偉大的意志,要破滅泰皇天仙界的根基,這件事情做得十分隱蔽。上皇古蛇符,乃是上古吞天王祭煉的無上神器,每一張符籙,都是蘊含混沌古蛇之精華,專門吞噬仙界的天意。泰皇天仙界下奶風雨飄搖,一旦破碎,仙界的天意就會消散,乘著這個時候,我用上皇古蛇符吞了,那好出無窮,這是主上的大業,萬萬不能夠破壞,主上為了這個計劃,已經準備了很多年月,到處收集,終於收集齊全了六百張古蛇符,如果再多增加一張,都是天大的機會,威力更為大大增加,成功的把握更大,現在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一定要斬了此子,不能夠讓他把事情透露出去。而且還要得到他身上的古蛇符。我們會得到主上最大的嘉獎。知道了么?」

「是!」

孫劍侯道:「可是,兩人都是皇室弟子,殺了的話,很難善後啊。」

「為了上皇古蛇符,難以善後也要殺!」一個朱衣人道:「吞天王的符籙,多一張,就可以更大限度的吞噬天意!」 翌日一早,李學浩吃完早餐,辭別千葉小百合幾人,一個人先出門去學校。

家中雖然多了一個住客愛麗絲,但並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大家也都把她當成了「家」中的一員,儘管只是暫時的。

愛麗絲似乎和六點半真的打成了一片,今天早上一人一狗又是一起去晨跑的。

說來有些奇怪,愛麗絲不知道來日本做什麼,白天也不出門,居然就宅在家裡,這對於一個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

老爹也沒說愛麗絲來日本的目的,李學浩也不方便發問,只說了如果有什麼事可以找他之類的客氣話。

走出門口之後,隔壁庭院里的瀨戶陽子正好收劍而立,朝他鞠了一躬:「師父。」

「早上好,陽子。」李學浩笑著回應,看瀨戶陽子一臉潮紅額角還有汗水,顯然運動了不短的時間,「我先去學校了,陽子,不要太辛苦了。」

「是,師父!」瀨戶陽子一臉滿足地說道,目送著他走出庭院,背影消失在了路上,這才轉身回了屋裡。

李學浩提著書包,走在路上,昨晚又一次讓他失望了,間島由貴最終還是沒有來陪他,一個人孤枕獨眠到早上。

閃婚嬌妻:總裁大人請離婚 快要走到澤井夫人的便利店時,兩個小女生正好從店內走出來,牽著手迎面而來。

李學浩定睛一看,兩個小女生他都認識,其中一個還非常熟悉。

熟悉的那位穿著深綠色的小西裝校服,黑色裙子,留著蘑菇頭,略顯嬰兒肥的可愛小臉,笑起來的時候,就像一隻偷到雞的小狐狸。

另一個則有些陌生,雙方甚至只見過一次面,她穿著深藍色的小西服以及長及膝下的裙子,露著同樣纖細圓潤的小腿。

五官和嬰兒肥的女生一樣的精緻可愛,只是她的臉型略顯消瘦,而且年紀上要小一些,一雙靈動的大眼睛裡帶著別樣的異彩。

兩人的校服不同顏色,一個是初中生的,一個是小學生的。嬰兒肥臉的是澤井優子,而臉型尖而瘦的是千島紗惠子。

說到後者,就不得不提到聽貓奈奈子了,當初就是因為她放課回家后遇到那個在路燈下的幽靈千島沙耶,而千島紗惠子就是千島沙耶的女兒的孫女,算起來是她的重孫女。

那時千島紗惠子的三魂少了一魂,陷入昏迷不醒當中,是李學浩將她救醒,其實是因為她那一魂跟那隻名叫「皮皮」的小獅子狗的靈體出去玩了。

和第一次見到她躺在床上蒼白的臉色不同,現在的她已經恢復了健康,消瘦的小臉上帶著紅潤的色彩,更顯得可愛了。

不過李學浩知道,這個還只是小六的小女生絕對不能真的把她當成小女孩來看待,當初要不是她自己說起,都不知道她在看到旁邊有個幽靈的時候還能保持常態而假裝沒有看到,這份深沉的心思,已經超越很多的成年人了。

只是沒想到她竟然認識澤井優子,而且看起來還非常親密的樣子。

「浩二哥哥!」李學浩看到兩人的同時,澤井優子兩人也在同一時間看到了他,澤井優子頓時甜甜地叫道,原本只有她一個人的時候會不顧矜持地撲上來,現在因為牽著千島紗惠子的手,反而變得淑女了一些。

「優子醬,早上好。」李學浩朝她招了招手,走上前去。

「真中前輩,您好。」千島紗惠子鬆開澤井優子的手,認真地朝他鞠了一躬。

「你好,紗惠子。」李學浩含笑回應,一旁的澤井優子有些驚奇地看著自己的好朋友,「紗惠子,你認識浩二哥哥嗎?」

似乎是察覺到了澤井優子語氣中的警惕,千島紗惠子一臉純真地說道:「是的,我見過真中前輩一次,說起來,我的病就是真中前輩治好的呢。」

「是這樣啊。」聽到她這麼說,而且臉上也沒有露出什麼憧憬的神色,澤井優子放下心來,想想另一個好朋友青山玉子的病也是浩二哥哥治好的,這似乎沒有什麼問題呢。

「浩二哥哥現在去學園上課嗎?」心情放鬆下來,澤井優子臉上又露出了甜甜的笑意。

李學浩晃了晃自己手上的書包,順手揉了一把她的蘑菇頭:「當然是去上課了,否則你以為我去幹什麼。」

「討厭的浩二哥哥!」澤井優子氣憤地說道,一把拍開了他的手,她梳得整整齊齊的頭髮又給弄亂了。

一旁的千島紗惠子好奇而又有趣地看著這一幕,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的關係,李學浩似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艷羨,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好了,我要去上課了,你們也快點去學園吧,不要遲到了。」不顧澤井優子不滿的撒嬌聲,李學浩在她頭上又揉了一把,這才哈哈笑著大步離開。

「可惡啊!」澤井優子快氣瘋了,沖著他的背影一陣張牙舞爪。

「優子前輩。」等到某人走遠了,旁邊的千島紗惠子忽然叫道。

「嗯,紗惠子,你想說什麼?」澤井優子掏出書包里的小鏡子,一邊整理著自己被弄得凌亂的頭髮,一邊隨口問道。

千島紗惠子瞥了一眼某人離開的方向,略微有些羨慕地說道:「優子前輩和真中前輩的關係真好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