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葯香味雖然已經很淡,但向月還是從中聞出了好幾種藥材,無外乎都是用來防蟲防霉,在牆角處還可見藥丸痕迹,不知經歷了多少年,藥劑揮發,剩下了零星的藥渣。

向月跑到葯櫥前,滿懷激動的拉開抽屜,裡面竟是一攤灰塵。

抽屜的木材有點疏鬆,要是用力過大,隨時都會散架的可能,可見經歷了很長一段年月,裡面存放的藥材依稀還能分辨出草本模樣,在她拉動抽屜的時候散成了一攤灰塵。

「應該有幾百年,所以都腐朽了,這裡不像是遠古遺留下來。」

「不是遠古遺留嗎,怎麼看出來?」

聽蘇馳風這麼說,向月投去詢問的眼光

「我以前有幸見過一個遠古遺迹,裡面的陳設十分簡陋,大都是石器,小部分是木質,也有一些製造粗糙的青銅製品,你看這裡沒有石器製品,木工做工卻很精良。」(未完待續。) 向月點點頭,看來自己在古代呆久了,把在前世學過的人類進化史給丟一邊去了。

遠古時代是指夏朝之前的時代。

在夏之前人類經歷了新石器和舊石器時代,這說明遠古時代石器用途非常廣泛,雖然青銅時代是在夏建立之後,但青銅技術已經比較發達,那麼夏之前已經開始冶鍊青銅。

「還有一樣東西非常獨特,只有遠古之人有製作之法,如果在哪個墓地或者洞穴發現了它,那麼這個絕對是遠古遺迹了。」

「什麼東西?」

「跟瓦片差不多厚薄的符片,摸上去像溫玉,非常堅韌,沒人知道這是什麼材料,因為雕刻成各種飛禽走獸的模樣,我們便稱它為獸符。」

蘇馳風不管教她什麼,還是解說什麼,都會解釋得很詳細。

「在嶺界鎮的地攤,你不是發現一片像瓦片那樣的東西嗎?當時看得不清楚,很有可能就是獸符。」

「難道是記錄東西的?」

向月很清楚紙張是什麼時候發明的,最早人類用於記錄是從結繩開始,然後發展成在獸骨上刻劃符號,慢慢形成了甲骨文,想必這種獸符跟甲骨文差不多吧。

蘇馳風知道她很聰明,還是忍不住為此驚嘆,這小姑娘的頭腦實在太靈活了,僅憑一句話就猜了個正著,用看妖孽似的目光打量了向月一眼。

「獸符的確是記載東西的,記載的還是遠古那些通天的秘術,不過誰要是真的在遺迹中發現了它,那就是他的幸運,也是他的不幸了。」

不能怪他驚嘆,如果他像向月一樣靈魂去過未來,了解人類歷史,也就不會少見多怪了吧。

「秘術?那簡直是太幸運了,怎麼說又是不幸呢?姜家和安陵家得到的遠古秘籍也是這種獸符嗎?」

向月不明白了。

「我見識過幾塊獸符,一巴掌大小,表面雕刻的都是遠古時期的奇珍異獸,做工還算逼真,卻找不到一個文字,沒有人能夠看懂它,獸符非常堅韌,不僅水火不融,刀劍不破,連擁有大成境修為的人試著打破它,都分毫不傷,你說這是幸運還是不幸?」

蘇馳風解說道,「姜家和安陵家運氣好,他們得到的是甲骨文,不是獸符,如果是獸符,我想他們就沒有今日的風光了。」

「遠古時期竟然還有這樣奇特的東西。」向月聽得又新奇又驚訝。

「遠古時期巫族通天之能,老一輩的人都懷疑獸符可能就是巫族遺留下來的。」

夏朝之前被稱為遠古時期,又稱為神話時代,可是什麼叫神話呢?

就因為無法用科學的角度去解釋,便當發生過的事情只是一場神話故事嗎?

換成前世,向月肯定認為那些的確是神話故事,但是經歷了魂魄回歸事件后,打破了她的認知。

巫族通天能力即使放在如今這個可以修鍊內力的年代也是神奇莫測,更何況是生態遭到嚴重破壞的高科技發達的後世。

那些神話故事也許都是一個個真實的事實,也不一定。

「太令人失望了,不是遠古洞穴也就算了,竟然沒一顆完好丹藥,全是渣渣。」

那邊莫問哇哇大叫起來,一連拔開好多隻瓶罐蓋子,裡面儘是藥渣,那個心情糟糕透了。

向月一邊聽著蘇馳風解說,一邊打開了十多個抽屜,也都是渣渣,倒是在最下方一個抽屜里找到了沒有腐朽的藥材——白鳧晶。

「好東西!」她驚喜之極。

白鳧晶一種礦物類上品藥材,像極了鴨蛋,表裡表外都透著一種水波的晶瑩,看上去挺漂亮。

白鳧晶極為稀少,記憶中乾達婆曾挖到了一塊,還沒這塊大呢,當時榮辱不驚的師父都表現出驚喜之色。

這是一種能助修鍊之人丹田內力精純的奇珍類藥物,絕對是所有修鍊之人夢寐以求,又求之不得的東西。

那時因為向月沒有內力,用不上,乾達婆本身內力十分深厚精純,也不需要,好像送給了天星門長老常堂微。

「什麼好東西?」

「白鳧晶,一種能夠助內力提升精純度的上品藥材。」

「還有這樣的藥材?從未聽說過,的確是好東西。」蘇馳風驚訝。

「快給老朽吃,老朽丹田內力一直難以精純,修為已經寸步不進。」一聽到兩人的對話,莫問快步跑過來。

「莫老你想自殺啊。」向月好笑不已,「白鳧晶不能直接吞服,無疑吞金自殺,需要煉製成丹藥。」

「你回去后趕緊給老朽煉製一顆,多少銀子老朽都給。」

「不是我打擊你,我的修為還無法熔煉白鳧晶,恐怕煉製不了。」

莫問急得跳了腳,他的確改過,並沒有發脾氣,更沒有兇相大露,哀求道:「小姑奶奶,你是想害老朽食不下咽,夜不安寢啊,趕緊把修為提升上去,好不好?」

見到莫問這般模樣,蘇馳風哈哈大笑。

「臭小子,你們蘇家的心法厲害,內力精純度高,你就可以這麼取笑他人了嗎?」莫問直瞪眼。

「莫老,我可不是取笑你,我是覺得你現在可愛多了。」蘇馳風忍俊不禁。

見過莫問與蘇馳風內力護衣的濃稀對比,的確,莫問的內力精純度很低,要是蘇馳風達到了他六十年修為的話,絕對比他厲害的多,說不定一巴掌就能將他拍飛出去。

因此內力精純度關係著實力的強弱,差不得丁點。

向月無奈道:「不僅是修為,還必須運用控火術以丹爐煉製,才能將其熔解,否則不能盡保藥材藥性,煉製出來的丹藥效果就不那麼明顯了。」

因為礦石類的藥材堅硬,若用尋常煉藥手法處理,人體根本無法吸收,所以必須丹爐將其熔煉,去糟粕留精華,配合幾種藥材,煉製成容易使人體吸收的丹藥。

到了乾達婆一百多年內力修為的程度,將內力凝形於掌心,內力化熱,直接就能將礦石藥材熔煉,絲毫不遜於煉丹爐煉製。

向月的修為離小天境相差太多,想都不用去想。

雖然學會了控火術,但只能操控低溫,想要熔煉白鳧晶這種礦石藥材,溫度起碼近千度,顯然她無能為力。

「當家的,你來瞧瞧這小東西,有點像香爐,也挺像煉丹爐的。」

蘇馳風手中把弄著一隻小香爐大小的東西,曾經在余家見過煉丹爐,覺得兩者挺像的。

「好小巧精緻的煉丹爐啊!」

向月接過這隻香爐大小的東西,仔細端詳,不禁發出感嘆。

這正是只煉丹爐,表面純金鏤空雕花,小蓋子和小把手也是如此,精緻美觀之極。

丹爐內部是光澤的金屬,她看不出是什麼材質,乾淨光滑,就像熱水瓶內膽,底部座架雕刻著日月祥雲,氣勢不凡。

向月愛不釋手,這樣的煉丹爐可以隨身攜帶,要是自己能夠真正發揮控火術該多好,隨時隨地都可以拿出來煉製丹藥。

雖然煉丹爐小了點,可能一次只能煉製一顆丹藥,不過煉丹初期肯定是要一顆一顆的煉製,火力若是覆蓋不到整個煉丹爐,也是煉不成丹藥的,倒是這樣的小煉丹爐更容易控火。

「外面一層都是純金,倒可以賣個好價錢。」

莫問看的跟向月不一樣,他看的可是值不值錢。(未完待續。) 「莫老,煉丹爐和白鳧晶全買給我吧。」

畢竟能來這裡是莫問的功勞,雖然曾經說過東西會分給向月和蘇馳風一人一份,向月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反正他最終是要賣錢,就向他買。

「這次算是白辛苦了,什麼值錢的玩意都沒搞到,罷了,全送你了。」莫老一臉苦瓜相。

這麼一大間石室除了煉丹爐和白鳧有點價值,好像再無有用的東西了。

一路長途跋涉、翻山越嶺,又經歷陣法機關重重危險,好不容易進來了,卻什麼也沒得到,當真是白辛苦一場,不過他覺得能夠安全到達這裡向月功勞最大,倒是一點也不吝嗇,全送她了。

向月當然不會拒絕,看著他那苦瓜臉,心裡突生想法。

天星門中最厲害的兩個長老背叛,九個堂主也少了幾個,其實天星門已經沒有什麼高手了,如果能將莫問拉過來坐鎮天星膳樓,倒是不錯。

「莫老不如到我店裡來做事吧,盜墓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而且也沒那麼多墓給你們挖,就像這次收穫這麼小,又這麼危險,隨時會丟性命。」

莫問搖頭道:「你要我老頭兒端菜送茶,還是洗碗抹桌,這些伺候人的事老頭一個也幹不了。」

「我怎麼會讓你做這種大材小用的活?我需要在店裡布置機關,不知道莫老有沒有興趣?」

「布置機關?」莫問愣了愣。

向月點頭道:「活不多,平常沒事的時候,我不會幹涉於你,工錢每月一兩。」

向月還沒開出工錢每月一兩的價格,就連老鐵頭打鐵技術高超,也只給了每月三百銅錢,她看中莫問的不僅是機關術,更因為他是個有著六十年內力修為的高手。

「莫老,當家的現在已經煉得一手好丹藥,煉製白鳧晶是遲早的事,你要是在她身邊,自然是近水樓台。」

蘇馳風適時的推波助瀾,只要莫問脾氣不多變,他是很希望向月身邊有一個高手保護她。

在向月開出如此優越的條件時莫問就猶豫起來,每月有銀兩可以拿,吃穿肯定不用愁,又不受干涉,似乎挺自由,不心動不可能。

但蘇馳風的話才正中他要害。

藥師也分初級、中級和高級三種級別。

能夠煉製上品丹藥的高級藥師,可是每個勢力爭搶拉攏的熱門人物,尤其是身懷修鍊類丹藥藥方的高級藥師,絕對是一個勢力重點保護對象,就像心肝寶貝似的,地位極高。

這樣的人物,尋常人根本接觸不到。

也就是說,他莫問就算手頭有錢,也不一定能夠買到像白鳧晶這種特殊療效的上品丹藥,這種丹藥肯定早被藥師所屬勢力全包了,或者被某些大人物訂購。

莫問因為資質不高的緣故,修為已經卡在了瓶頸上,不得寸進,對他來說,提升內力精純度至關重要,只要內力精純度提升,內力濃縮,修為才能繼續增長,實力也會因此增強。

現在不是向月求著招攬他,而是他一定要依傍著向月。

就在莫問要答應的時候。

「莫老,你慢慢考慮,不著急。」向月平淡的道。

她迫切需要莫問這樣的高手坐鎮,當然是想將此事馬上一錘定音,先前承諾他自由,原是沒有十足把握招攬,經蘇馳風一語標的,她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反客為主的機會。

畢竟招攬的高手太過自由,經常找不到人的話,等於沒有,她要為自己爭取更有利的條件。

她目光瞥了蘇馳風一眼,這傢伙比自己精明啊。

不知是蘇馳風料到她會看過來,還是察覺到了,被蘇馳風的目光逮了個正著,一雙炯炯生華的眼睛沖著她眨了一下,彷彿在說:我哪有你精明啊,你這是刁難莫老,準備剝削莫老的勞動力。

向月嘴角一陣抽搐。

「誰說莫老白辛苦一場了,你看頂上的夜明珠,個個拇指般大,滾圓璀璨,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蘇馳風一指頭頂,馬上就將話題移了開,打斷了想跟向月繼續話題的莫問。

「一顆、二顆、三顆……」莫問一顆顆數了起來,數得眉開眼笑,「哈哈,不錯,一共十三顆,能買個一百多兩的黃金了。」

無怪乎莫問愛好盜墓了,再怎麼沒什麼收穫,僅夜明珠就能賺個一百多兩的黃金,向月心想真正勤勤懇懇做事的老百姓卻是最窮困的。

「小女娃,這十三顆夜明珠也給你吧。」莫問討好向月起來。

「莫老,夜明珠你留著賣吧,我知道白鳧晶對你的重要,但要是我把所有時間都花在修鍊和煉丹上,店就沒人管了,萬一有人搗蛋什麼的……」

向月話還沒說完,莫問自告奮勇道:「小女娃,夜明珠你拿著,以後你的店我幫你看著,哪個不長眼的人過來搗亂,我一巴掌拍死他!」

世面上丹藥的價格昂貴,尤其是修鍊用的丹藥,更加貴得離譜,若是向月真的煉製出能夠提升內力精純度的丹藥,這種世面上沒有的奇效丹藥,絕對會以黃金計價,一百黃金都有可能。

「有莫老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多謝莫老,你放心,我會不懈努力,儘快提升自己實力,把白鳧晶煉製出來。」

向月見好就收,終於一錘定音。

這次收穫最大的人自然是向月,蘇馳風什麼也不要,也沒有東西是他看得上的。

莫問直奔內室去了,內室的石門沒有陣法,也沒有機關。

石門兩旁的壁畫吸引了向月,左側雕刻著一個頭上長有兩隻角的人,牛頭人身,身體是透明的,五臟六腑都勾勒了出來,就是一副人體內臟圖。

「這是神農嗎?」蘇馳風站在她身邊,望著壁畫。

「嗯。」

向月應道,「傳說神農出生時天生異稟,頭生兩個角,身體是透明的,五臟六腑清晰可見,他誓言要嘗遍所有的草,最後因嘗斷腸草而逝,被人奉為藥王神。」

石壁上神農赤著雙腳,背負葯蔞,葯蔞里各種草藥,他一手握著神鞭,一手裡是一棵靈芝般模樣的草藥。

在他透明的胃裡還有一棵五片長葉的草藥,表面竟然泛著隱隱星光,被莫問挖去夜明珠后昏暗的光線里很容易察覺。

向月新奇,握著一顆夜明珠湊近上去仔細端詳。

難道是莫老提到過的晶石發光嗎?

她左看右看,看不出任何端倪,可惜先前為了破石門陣已經消耗了太多了魂魄之力,再想動用,力不從心。

她搖了搖,正要去看右側壁畫時,忽然從壁畫內部傳來一聲爆炸般巨響,震得她耳膜生痛,腦海嗡嗡直響,眼前壁畫也隨著這一聲巨響爆裂開來。

來不及她反應,緊接著又是一聲爆炸,整個人被一股接著一股的氣浪和爆裂的石塊衝撞得直飛了出去。(未完待續。) 事發得突然,蘇馳風根本來不及救她,也被兩股氣流和石塊沖飛倒地,但他有內力護衣,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本能的開啟,有了這層防護,也就摔了一跤,並沒有受傷。

「當家的,你怎麼樣?」

滿石室塵土飛揚,頭頂山壁有裂開的跡象,喀喀的響,灰塵和石子不住地往下掉,蘇馳風一時看不到向月在哪。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