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蚩天因為是合體的本源,受傷也是最重的,所以,他也無法維持召喚噬天鬼獸的力量。

眨眼間,噬天鬼獸哀嚎一聲,消失在原地。

「臭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的力量根本不應該存在在這個天羅大陸……」蚩天不甘心的瞪向白洛奇質問道。

「送你們離開這世界的人。」白洛奇瞬間將力量凝聚在斬神劍上,準備將異魔三邪先行斬殺,否則,落下這異魔三邪絕對是大患。

可就在白洛奇準備出手的時候,驀地,一道黑霧突然急速飄來,還沒等白洛奇出手,瞬間籠罩異魔三邪。

這異魔三邪因為身受重傷,根本已經無力抵抗。

片刻之間,黑霧竟然將異魔三邪的力量全部吸取,最後,留下三具乾屍。

同時,黑霧那妖異的魔氣也隨之暴漲起來,氣息比起之前異魔三邪的合體更加可怕。

「糟了!」白洛奇見到此景,就心知不妙了,沒想到魔女竟然搶先一步,將異魔三邪的力量吸取了,這樣一來,魔女的力量肯定也隨之倍增,估計比異魔三邪合體更加愛麻煩。

「呵呵,多謝了,我早就看他們三個不順眼了,只是因為他們三個聯手的力量和我不相上下,所以,我只能假意和他們合作,如今你替我出掉了他們三個,對我來說可算是一份大禮啊!我真不知道該如何謝你!」魔女十分妖媚看著白洛奇,嬌笑連連,甚是得意。

但在白洛奇眼裡的魔女簡直醜陋到極點!

好在魔女因為受到世間法則的限制,無法在天羅大陸使用真正的聖魔力量,否則,他們所有人此刻只怕沒命了。

儘管如此,眼前的魔女已經不是他一個人能夠對抗的了。

「畢羅那邪,你們不是想要乾坤天樞嗎?我可以給你們,但你們必須和我聯手對抗這魔女……」白洛奇心知他現在無法用全力對抗魔女,所以,只能拉攏畢羅那邪他們。

「算了吧,乾坤天樞,我們不要了,我們走!」畢羅那邪也不是傻子,如果他們拿了乾坤天樞,魔女豈能還留下他們的命。

眼下白洛奇擊敗異魔三邪,而魔女趁機吸取了異魔三邪的力量,力量倍增,很顯然,他們是沒機會奪得乾坤天樞了,所以,此時如果不走,只怕就走不掉了。

「想走,沒門,你們都是我的……」魔女怎麼可能讓畢羅那邪和這些強者離開,這可是她吸取力量的絕佳機會。

很快的,一股帶著魔氣的靈域隨之擴散開來,瞬間籠罩四野。

本來想走的畢羅那邪他們自然也被困在魔域之中。

因為魔女知道白洛奇現在已經沒有力量對抗她,所以,她也不急著對付白洛奇,而是朝其他修羅族強者飄去。

眨眼間,就有幾位修羅族強者被吸成了乾屍。

而其他強者也早就嚇得屁滾尿流。

只有畢羅那邪四位神子還勉強保持鎮定,但他們的臉色卻已然煞白,畢竟,他們面前的可是已經超出他們認知的強大!

沒多久,畢羅那邪他們帶來的那些強者紛紛喪命。

只剩下畢羅那邪等四位。 「你們四個資質不錯,不如這樣,我給你們一個機會,效忠於我,這樣,你們就可以活下來了。」魔女知道畢羅那邪這四位神子可是修羅皇族之前被選出的皇族神子,資質強大,所以,如果能將他們收入麾下,對她來說自然是好事!

畢羅那邪等四位面面相窺,他們都清楚他們想要活下來,眼前是唯一的機會,可是這也就意味著背叛修羅皇族。

但人在面對生死抉擇的時候,沒有多少人會堅持尊嚴,寧死不屈。

「畢羅那邪,見過魔女大人……」畢羅那邪當機立斷的單膝跪地。

紫妖三位神子也跟著跪地臣服,看來還是選擇了墮落。

白洛奇沒想到之前桀驁不馴,不可一世的皇族神子,如今卻甘為魔族走狗,令人不恥。

「鬼天神子,你也有機會選擇,臣服於我,把乾坤天樞交給我,這樣的話,也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魔女也馬上看向白洛奇蠱惑道。

「我想要的,你未必能給我,還是算了吧!」白洛奇冷冷一笑。

「魔女大人,要我們聯手拿下他嗎?」畢羅那邪趁機想要邀功,因為他知道白洛奇剛才使用了那麼大的力量,現在正是虛弱的時候,絕對有機可乘。

「不必了,你們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他的個性寧可戰死,也不會委曲求全的,不過,他有個弱點……」魔女的眼眸忽然閃過一抹陰險之色。

「弱點?」畢羅那邪愣了一下。

「沒錯,他的弱點就是女人!他身邊的那幾位沒嬌娘就是他的弱點,只要把她們捉來,他不想妥協也要妥協,你們去吧!」魔女馬上示意,隨後,揮手間,四道巴掌大小的黑霧飛出,直接沖入畢羅那邪四位的體內。

「不過,如果你們敢動什麼歪腦筋,後果自負!」魔女特地警告了一下。

畢羅那邪四人看了白洛奇一眼,馬上就趁機離開魔域。

白洛奇當然不可能讓畢羅那邪他們離開,可是他才剛想出手,魔女如影隨形般已經攔在他的面前。

「你現在的力量已經根本無法阻止我,你又何必自尋死路呢?」魔女冷笑說道,她知道白洛奇現在恐怕已經用不上力量了。

「笑話,你怎麼知道我阻止不了你……」白洛奇也是死撐,因為用了十倍的魔戰狂法,他的身體已經完全透支,現在能夠勉強站著已經算是不錯了。

「如果你有力量攔截我的話,剛才早就出手了,你為了對付異魔三邪,施展了魔戰狂法,對吧!真是沒想到,連我魔族最強大的禁術你也學會了,殺了你真是覺得可惜!」魔女也猜到了白洛奇所使用的禁術乃是魔族最強大的禁術之一,魔戰狂法。

這可是魔族曾經赫赫有名的戰神絕學!

「既然你知道我能施展魔戰狂法,那也應該知道我還沒有到最後的極限,不然,你也早就動手了。」白洛奇看穿了這一點,因為他知道魔女對他還有所顧及,所以,不敢輕易出手,怕他來一個玉石俱焚,畢竟,他手裡還有斬神劍,靈修魔樽在手。

「聰明的男人總是讓人覺得可恨!只可惜,等你的幾個女人被抓來,你也不可能這麼嘴硬了!」魔女像是完全吃透了白洛奇。

白洛奇心裡自然有些七上八下,雖說,有小貂和威薇在,但畢羅那邪他們的實力不弱,而且,威薇他們並不知道畢羅那邪他們叛變了,只怕很容易就會上當。

白洛奇的預感沒多久便靈驗了。

就在畢羅那邪他們離開浮台後,就以最快速度找到威薇。

「怎麼就剩你們了?」威薇見畢羅那邪他們就四位神子回來,眸光一簇的問道。

「唉,我們被那個魔族擺了一道,死傷慘重,就我們四個逃出來了,還多虧鬼天神子相助……」畢羅那邪馬上做出一副悲壯的樣子。

「他怎樣了?」威薇幾女一聽,自然就擔心起來。

「情況不妙,那個魔族和另外三位實在太強大了!鬼天神子以一己之力對抗他們……」畢羅那邪一臉絕望的搖搖頭。

「小貂,我們走吧!容兒,你們留下,如果形勢不妙的話,馬上離開……」威薇心繫白洛奇的安危,也沒有多考慮,馬上對小貂示意。

隨後,威薇就和小貂第一時間趕去支援白洛奇。

就在威薇和小貂走後,畢羅那邪四人相互看了一眼,就突然出手,直接逼近花月容和狐羽,因為這他們都知道花月容是白洛奇的夫人,而狐羽又與白洛奇關係密切,只要抓住她們其中之一,就足以威脅白洛奇。

「你們做什麼?」花月容和狐羽見畢羅那邪他們突然出手,也是嬌容驚變,想不出畢羅那邪他們動手的理由。

「你們可別怪我們,要怪就怪你們跟錯人了!」紫妖嬌冷一笑。

很快的,畢羅那邪就對上了花月容,而狐羽則被紫妖纏住。

這神子團隊的其他強者見狀,雖然不知道情況,但他們還是全力保護花月容和狐羽。

但四位神子的實力都已經達到高階修羅以上的實力,而畢羅那邪更是巔峰修羅的實力。

所以,面對這四位神子,神子團隊的眾強者也是有心無力。

木須和銅伢聯手就壓制了神子團隊的那些強者。

沒多久,畢羅那邪就憑著強大的實力,擒下了花月容,直接挾持花月容而去。

「容兒……」狐羽見狀,就要阻止,只可惜,她已經被紫妖牽制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花月容被畢羅那邪擄走。

這邊,威薇和小貂趕到的時候,就見白洛奇和魔女意外的相處和平,並沒有大打出手,也是覺得奇怪。

白洛奇減威薇和小貂來了,就心知不妙了。

「你沒事吧!」威薇不敢輕易進魔女的魔域,隔著老遠的距離,對白洛奇問道。

「你們別過來,趕緊回去保護容兒,畢羅那邪他們已經叛變了!」白洛奇馬上對威薇他們喊道。

「什麼?」威薇嬌容驚變,她怎麼可能想得到畢羅那邪他們竟然叛變了。 「來不及了!」這時,畢羅那邪已經擄走花月容隨之趕來,瞬間進入魔域之中,將花月容交給了魔女。

「呵呵,把乾坤天樞交給我吧,不然,這女人就死定了!」魔女知道有花月容在手,白洛奇肯定不得不從。

「不要管我,你們快走!」花月容嬌容毅然,她絕不可能讓白洛奇妥協。

白洛奇目光冷簇,他當然不可能拋下花月容不管,但他也不可能將乾坤天樞交給魔女。

所以,他必須救下花月容,也必須保住乾坤天樞。

「好,我給你乾坤天樞……」白洛奇說完,直接逼近到魔女面前。

「不要給她!」花月容知道白洛奇為了她肯定會交出乾坤天樞的,但那意味著大事不妙。

「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白洛奇看著花月容,馬上強行將乾坤天樞從寶殿中取了出來。

因為他沒有選擇,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手一搏,因為乾坤天樞並未關閉,所以,它一旦倍放出來,它的力量也會再度影響整個柛葬魔冢。

果然,就在乾坤天樞被取出的一刻,整個空間也再度隨之扭曲起來。

「威薇,你帶所有人馬上走……」白洛奇馬上回頭對威薇喊道。

「可是……」威薇自然不想丟下白洛奇一個人。

「走!!」白洛奇態度堅決。

威薇粉唇一咬,儘管她心中萬般不願,但白洛奇的話她卻不得不聽,所以,她只能痛然做出選擇,和小貂立刻返回。

「乾坤天樞在這裡了,把容兒放了!」白洛奇看著懸浮在半空中的乾坤天樞。

魔女冷笑一聲,馬上將花月容退向白洛奇,同時,乾坤天樞接近而去。

但她知道乾坤天樞的力量還沒有關閉,所以,不能碰觸,但她只要放棄肉軀,釋放她的真身魔靈,讓自己與乾坤天樞融為一體,那她就可以操縱乾坤天樞。

不過,白洛奇當然不會讓魔女有這機會。

就花月容被放回來的一刻,他也直接沖向乾坤天樞,與魔女不同的是,他直接伸手抓向乾坤天樞。

所以,他比魔女更快一步,接觸到了乾坤天樞。

但就在他的手碰到乾坤天樞的一刻,他的手臂也隨之被乾坤天樞的力量所扭曲變形,他卻不吭一聲,以所有的力量抵抗乾坤天樞。

「小子,你想找死嗎?」魔女見白洛奇竟然徒手抓住了乾坤天樞,也是嬌容震驚,因為之前蚩伢用手抓住乾坤天樞,差點就沒命了。

「找死?!我可是逆天之人……」白洛奇不屑一笑,忽然,他大喝一聲,竟然硬生生的將自己所有的力量沖入乾坤天樞。

下一刻,乾坤天樞竟然光芒一閃,慢慢的沉寂停止下來。

原本被扭曲的柛葬魔冢也開始恢復正常。

「這怎麼可能?!」魔女沒想到白洛奇居然能夠以自己的力量讓乾坤天樞停止,莫非白洛奇真的就是逆天之人?!

不過,就在白洛奇以最快的速度將乾坤天樞再次收入寶殿的同時,魔女已經一掌蓋在了白洛奇的胸口。

而白洛奇也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乾坤天樞和魔女的力量雙重衝擊之下,白洛奇就算是神體也不可能完全承受。

頃刻間,他的臉色也變得慘白起來。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也更令人始料未及,這在一旁完全被忽視的畢羅那邪,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白洛奇身後。

眨眼間,一柄銀亮的尖刺瞬間貫穿了白洛奇的身體。

還沒來得及去到白洛奇身邊的花月容登時花容失色,驚叫一聲,直接撲向白洛奇。

「你在做什麼?」魔女直接對畢羅那邪瞪眼道,眸光足以殺人。

「當然是替魔女大人出掉後患……」畢羅那邪邀功道,當然,也是他的後患,而且,如果不是白洛奇的話,他也不會落到現在這地步。

他背叛的事情絕對不能讓皇族知道,所以,知道真相的他,他都必須滅口!

「愚蠢,乾坤天樞已經與他認主,他如果死了,乾坤天樞就會再度失控,到時候,我們誰也別想活下去。」魔女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下一刻,魔女直接沖向白洛奇,打算看看能不能救回白洛奇的性命。

但花月容見魔女衝來,還以為魔女要趕盡殺絕,所以,根本顧不得許多,直接抱住白洛奇,竟然朝浮台邊緣跳了下去,直接穿過魔女的魔域,朝下方無盡的深淵墜去。

此刻,魔女想追都追不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白洛奇和花月容墜落而下。

「你不能死,我不會讓你死的!」不斷墜落的花月容緊緊抱著白洛奇,淚如雨下,痛不欲生,。

下一刻,她咬破自己的手指,讓白洛奇飲下自己的血。

片刻后,她的手臂一條血紋隨之顯現,之後迅速變白。

很快的,花月容就撲到在白洛奇懷裡,和白洛奇一同被無盡的白色深淵所吞噬。

「魔女大人,那現在怎麼辦?」畢羅那邪沒想到自己好心辦壞事,心裡也有些忐忑的問道。

「看來乾坤天樞是指望不上了,但他如果死了,也不是壞事,沒有人妨礙我對付皇族,取回煉神鼎……」對魔女來說,乾坤天樞和煉神鼎相比,煉神鼎的意義更加重大,畢竟,神寶再難求,也沒有魔族最強大的高階魔神的元神來的重要。

「不過,我們背叛皇族的事情,其他人已經知道了。」畢羅那邪有所擔心。

「不用擔心,他們無法離開這裡的。」魔女信心十足。

這邊,威薇和小貂趕回的時候,見狐羽和紫妖等三位神子還在大打出手。

「威薇姐,容兒她被抓了。」狐羽見威薇他們回來,馬上就喊了起來。

「我知道,但我們必須馬上走……」威薇嬌容嚴肅。

「可是鬼天,還有容兒……」狐羽放心不下兩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