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不是親眼所見,誰敢相信啊。

「老大,我們現在去哪裡?」

「去教訓兩個丫頭去。」林凡遙望遠方,玄黃界的一切,皆在一念之間。

……。

聖玄城。

是玄黃界最大的一座城市。

這裡人口足足有數十億,土地之廣,猶如浩瀚星河。

對於普通平民來說,想要一覽聖玄城風貌,沒有幾年時間,是絕對不可能的。

但是對於真正的強者來說,從聖玄城的北邊到南邊,也只是一兩天的功夫而已。

此刻在這街道上,一群人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路過的平民都畏懼的閃避開來。

主要還是沙漠十四匪長的有些嚇人,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這聖玄城不愧是玄黃界最大的城市,繁華無比啊,就連這道路都比荒蕪城要寬上許多啊。」沙獨龍感嘆的說道。

「的確。」林凡也不由的感嘆道,五年時間而已,是沒想到變化如此之大。

如果再給個十幾年,也不知道玄黃界會發展到什麼程度。

「讓開,讓開。」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傳來了吵雜聲。

原本喧嘩的街道上,陡然動亂了起來。

林凡與沙漠十四匪站在街道一旁,一輛豪華獸輦風馳而來,那轎身寬大無比,四周紗簾垂掛,其中一道靚麗的身影,悠閑的躺在那裡。

對於周圍的一切,早就見怪不怪。

而此時,前方一名小販,來不及閃躲,眼見就要被撞上的時候,林凡手指一抬,一道勁風打去,瞬間將那小販彈開。

那原本以為會被撞死的小販,此刻從地上爬起來,一臉的驚恐,卻又感覺有些奇怪。

「這是九靈宗女帝的獸輦啊。」

「是啊,果真是豪華無比,不過在城中這般快速的行駛,要是撞到人可怎麼是好。」

「噓,你不要命了啊,要是被聽到了,可是要倒霉的。」

「哎,九靈女帝傾城絕世,怎麼就如此的霸道呢。」

「聽說聖魔宗與九靈宗要在這裡進行比斗,不知道結果怎麼樣。」

「聖魔宗與九靈宗相比,也都一樣,這些宗門如此霸道,不知城主為何不出面制止。」

「這些可都是大宗啊,城主要是敢說一句不是,恐怕小命不保啊。」

……。

林凡默默的站在那裡,沒有多說一句話,眉頭卻不由的緊皺了起來。

「這尼瑪,聽這意思,自己這兩個徒弟,比自己還要霸道啊?」

……。 青出於藍勝於藍!

林凡很自豪,但是想想這兩個丫頭,歲數貌似還不算太大啊,就如此霸道,這要是再大一點,還得了。

到那時候,自己身為師傅,莫非都鎮不住了?

這一刻,林凡心裡嘀咕著,同時也將跟這兩個丫頭一起瘋的二狗等人給記住了。

要是不好好教訓他們,天還真的能塌下來了。

林凡倒想看看,這兩個丫頭,到底想要搞出什麼花樣來。

九靈宗與聖魔宗來到聖玄城,城主也是忙的焦頭爛額。

至尊煉丹師:廢柴嫡女 來的這幾天,聖玄城就雞飛狗跳,要是多留一段時間,還不將聖玄城給一鍋端了啊。

在他的領導之下,聖玄成快速發展,人人有飯吃,人人有福享。

但僅僅這幾天,便有不少平民被這兩大宗門的弟子欺負,受了委屈,就算是報官也沒用。

惹不起,實在是惹不起。

別的那些大宗弟子,來到聖玄城,宗門老一輩都會告誡不要惹事。

可是這九靈宗與聖魔宗倒好,卻是不管不問,任由門下弟子胡來。

他原本有去找過這兩大宗門之人,可是上層人物他一個都找不到,找到的也不過是那些普通長老。

可那些普通長老,看向聖玄城城主,就如同看著螻蟻一般,絲毫不給面子。

後來也有去找其他一些大宗,讓那些大宗幫幫忙,可是那些大宗聽聞是九靈宗與聖魔宗時,一個個都搖頭拒絕了。

最終的出的結果便是。

這兩個宗門,他雖然身為城主,但一個都惹不起。

……。

林凡帶著沙漠十四匪來到一家客棧,稍作休息,等待明天那所為的大比。

翌日!

聖玄成明顯熱鬧了起來。

無數武者從別的地方趕來,一天之內,聖玄成的外來武者,卻是一個海量了。

宮闈庶殺 不管走到哪裡,眾人都在討論著這次比斗的事件。

而眾人討論的最多的還是,這兩個宗門的宗主,都是美貌女子,而且年齡還小,卻有通天的實力。

林凡對於芷喬與幽九靈的實力,自然是一清二楚,這兩個丫頭,經過自己的調教,天資縱橫,可以說玄黃界無人能夠比肩。

修鍊速度,自然也是一日千里,尤其是在大量的丹藥輔助之下,想不厲害都很難啊。

「老大,這些人說的也太玄乎了吧,十三四歲,便已經達到大天位大圓滿境界,就算是嗑藥也沒這麼猛啊。」沙獨龍不敢置信的說道。

沙獨龍雖然有跟隨在林凡身邊,但是更多的事情,他卻還不知道。

「五年時間,要是還達不到大天位大圓滿境界,那可就真的是怪異了。」林凡說道。

沙獨龍看了看林凡,最終沒有說話,他感覺人比人氣死人。

尤其是現在的後輩,一個比一個猛啊。

「走,去看看。」林凡朝著遠方走去。

沙獨龍看著林凡,總感覺老大的心情貌似不太美妙啊。

……。

比斗之地,是在聖玄城最大的競技場上。

人山人海,都是沖著這一次比斗前來。

林凡與沙獨龍等人找了一個地方就這麼坐在那裡。

「這九靈女帝與聖魔宗宗主,果真是天驕之輩啊,也不知道是何等人物能夠教導出這樣的徒弟。」

「是啊,如今玄黃界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為這兩個奇女子著迷,甚至也不知多少人,以她們為目標。」

「不過我聽聞這兩個宗門的宗主曾經可是同門啊,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呢?」

「這誰知道,這兩宗門,三月一小比,半年一中比,一年一大比,如今幾年過去,都不知道比了多少回了。」

林凡聽著周圍的誇讚聲,倒也是笑了。

能夠教育出這般弟子的,自然是小爺我了,這天底之下除了小爺,還有誰能有這等本事。

不過接下來的話,卻讓林凡再次的不愉快了起來。

「不過這兩個宗門都太蠻橫了,許多人都受過他們的欺負,聽說一個小宗門宗主,因為怨言了她們行事過於霸道,直接被吊打了,被罰跪了三天三夜。」

「哎,子不教父之過,這兩個徒弟雖是天之驕女,可也太霸道了,我看她們的師傅,也不是什麼好人啊。」

「噓,小聲點,這事你也敢說啊。」

林凡此刻氣的臉色都綠了,這尼瑪是無辜躺槍啊。

本來好好的兩個小丫頭,怎麼會一言不合就幹起來了。

「你們說的不太對吧?」林凡不能忍了,必須為自己正名。

坐在林凡後面的幾人,微微一愣,隨後不解的問道,「有什麼不對?」

「我聽說她們的師傅,可是頂天立地的人物,拯救玄黃界無數次。」林凡臉不紅心不跳的自誇道。

「兄弟,你怎麼知道的?」

「我……我就是她們的師傅啊。」林凡一時之間無話可說,最後憋了半天,直接說道。

身後這些人,面面相覷,隨後一句話沒說,直接起身離開,換了一個地方。

「這人年紀不大,沒想到也會胡說。」

「我看這人是腦子不太好啊。」

「咱們還是躲遠一點,別惹火上身了。」

……。

林凡聽到這些話,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隨後臉色一正。

「都是這兩個死丫頭搞的事,等會必須好好教訓一頓。」

這一刻,林凡已經將所有事情都怪在了這兩個丫頭的身上。

轟隆!

一陣鼓聲響起,一道道身影從虛空閃爍而來。

那比鬥上方則是一排排座位。

「來了,九靈女帝來了。」

「那是聖魔宗宗主,九天女帝啊。」

不斷有人出現,林凡看著那些人,倒是有些懷念了。

一個個都沒變,還都是一樣啊。

吼!

這時,一道吼聲想起,天地陡然變的一片雪白,一片片寒冷刺骨的雪花從空中飄落,一隻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

「那是雪王獅,九天女帝的坐騎。」

「果然非同凡響,僅僅憑藉氣息,便讓人膽寒啊。」

林凡沒想到曾經的雪王獅,在這五年的時間裡,竟然有如此之大的變化,倒是已經強過它的母親了。

碩大的雪王獅,不斷變化,最後逐漸縮小,落到了芷喬的身邊。

「喔喔喔……。」

林凡聽到這聲音,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只見天空一片火紅,如同火海一般,蔓延開來。

「雞仔!」

眾人看到抬頭看向虛空,倒是討論了起來。

「這是九靈宗的守護神獸啊,雖說長的怪異,可是強大的很啊。」

「是啊,也不知道這是何等種類,就連九靈女帝對其都畢恭畢敬的。」

此刻只見虛空之中,雞仔還是原來那吊樣,倒是沒什麼變化,不過那尾巴,卻是比起以往多了四條。

變成了七尾。

林凡看到雞仔實力提升到這等強度,倒也是欣慰的很啊,可剎那之間,林凡目瞪口呆,彷彿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

不知何時,雞仔的身後,跟著三隻小雞,身形只有雞仔四分之一大小,一個穿金戴銀,寶氣逼人。

一個五顏綠色,頭頂雞毛炸起,如同殺馬特一般。

還有一個更是肥碩不以,如果不仔細看,都無法看到腦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