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葉無天糊塗不已,難不成她們也想那樣?

「行吧,你們要看就看吧。」說著,葉無天掏出小無天。

當三女看到小無天的真實情況時,一個個都臉色大變,包括一直從容的歐陽幸月也都忍不住震驚起來。

三女倒吸口涼氣,情況比她們想象中還要嚴重,深黑色,本是###的東西,現在竟然變成深黑色?

「這就是梅.毒?」司徒薇喃喃道。

氣不過的葉無天想對著她那性感的粉臀狠狠一腳踹過去,死妖精,說的話總能讓抓狂。

「不是梅.毒又是什麼?」司徒薇又是一句。

看著三女詫異的眼神,葉無天方知什麼叫丟臉丟到姥姥家。

換在平時,倘若三女肯同時一起研究小無天,他這個做大哥的一定會很開心,只是現在這樣卻是無論如何都開心不起來。

「毒影門,是他們設計害我。」葉無天解釋道。

「人家站在那裡,你不去惹人家,你會中毒?」歐陽幸月冷冷問道。

葉無天苦笑,這歐陽幸月可不像程可欣那麼好糊弄,「一言難盡。」

「先別說那些,還是看看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這些毒。」程可欣插嘴。

司徒薇與歐陽幸月幾乎同時翻白眼,當初第一個揚言要給臉色這壞蛋看的人是她,現在主動站出來保護的人也是的她。

「噁心死了。」司徒薇說道:「爺,你快點想想辦法。」

「毒影門的人有解藥嗎?」歐陽幸月問。

「他們肯定有,問題是找不到人。」程可欣明白歐陽幸月想做什麼。

歐陽幸月沒再說什麼,心下卻有另一番盤算。

「找他們要解藥不太現實,他們就是想看我出醜。」

「你自己想想辦法。」司徒薇問道:「有什麼需要我們們幫忙?」

「幫我買部電話,把以前的卡補回來,另外我的身份證也幫我弄一張,其它暫時沒有。」想了想,葉無天又道:「還有這幾天有人找我就幫我推掉。」

兩個小時后,葉無天鑽進他那間特殊房間,關上厚實的門后開始配製藥丸,首先要做的就是解毒,以小無天現在的顏色,別說司徒薇看著噁心,連他自己看著都覺得噁心。

由於葉無天中毒,三女都沒心情跟葉無天計較什麼,跟他中毒的事情一比,在外面偷吃又算得了什麼?不值一提。

葉無天強.奸一案鬧得滿城風雨,有人開始傳葉無天因為無臉見人,開始躲起來。

人們只知葉無天對人家女孩無禮,卻沒幾個人知道葉無天中毒,這種事情不能說,傳出去,非凡博不到同情,反會被拍手叫好,出去花天酒地,酒肉池林,惹病了,不是活該嗎?不是天收嗎?報應,人們只會暗中拍手叫好,尤是那些看葉無天不爽的人,更是恨不得將手掌拍爛。

得知葉無天已離開京城,那間警局的局長忽然有種莫名的壓力,趕忙通過關係找到於啟城,希望於啟城能幫忙出出主意。

「於少,這事萬一有人過問,請於少你幫忙說句話,感激不盡。」

於啟城笑道:「放心吧,人是我去保釋的,不會不管。」

聽到於啟城這樣說,這位胖局長方才放心下來,有於啟城頂著,絕不會有事,弄不好他這個局長還有可能會陞官,這麼一顆大樹,無論如何都要乘機抱緊才行。

打發走那個胖局長后,於啟城陷入沉思,自己這次幫了葉無天,相信葉無天應該知道他這是在示好,對這份示好,葉無天會看得上嗎?

於家需要盟友,需要強而有力的盟友,葉無天是一個人選,但絕對不是唯一的人選。

「葉無天,你會怎樣選擇?希望你別讓我失望。」於啟城輕搖著酒杯喃喃自語著。 蘇紋兒聽了高妍的分析,她心裡沒有答案,也不敢確定什麼,只是淡淡的搖頭道:「我不知道。」

高妍盯著她,不死心的繼續逼問道:「真的是不知道…還是說,不想面對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而已!」

看著高妍刨根問底的模樣,蘇紋兒也不再躲避,選擇說出她的真心話。

「你說的沒錯…這個問題我不止一次的問過我自己。答案…他們都不會手下留情。」

「正因為如此…我的心裡也不會怨恨他們…畢竟大家所佔在的立場不同。」

「舉個例子,從一開始我就是選擇站在陳壘這邊的。」

「不僅僅是因為,我們彼此認識,而是因為,他代表了正義的一方。」

「想要幫助陳壘完成任務,也為了保護我自己,免不了要在大家面前演戲。」

「倘若說他們對我的關心照顧是虛情假意,逢場作戲,掩人耳目而已!」

「可誰又能說…我每日斡旋在大家身邊,戴著面具生活,就不是欺騙他人。」

「……」

蘇紋兒說完,高妍滿意的點點頭,「你明白就好…對壞人,千萬不要有婦人之仁,特別是分不清是非對錯,選擇當一個爛好人。」

如果是高妍遇見這些事情,她一定會選擇舉報。

高妍的諄諄教誨,對蘇紋兒是當頭一棒,她口口聲聲說自己不在意,也絲毫不糾結,實則,她的心裡還在為楊馥和楊師傅擔心。

一日為師,終身為師,她長這麼大,對她如此上心,並真心指導她繪畫的師傅,也就這麼一個…

兩日後,蘇紋兒回到平昌,並沒有告訴太多的人,所以,打電話聯繫她的朋友也沒有幾個。

她在古鎮,每日神經緊繃,提心弔膽的過日子,好不容易離開了,她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高妍白天上班之後,她就獨自一人在公寓裡面打發時間,看看電視,或者去菜場買菜做飯。

輕鬆恬淡的生活,讓人心性安定,心如止水,無憂無慮。

美好的日子總是這麼短暫,也不知道是誰走漏了蘇紋兒回到平昌的消息。

剛清凈沒幾日,藍小藍就突然登門拜訪了。

蘇紋兒站在門口,一臉意外的盯著眼前的藍小藍,疑惑的問:「你怎麼會來?」

藍小藍時隔半年,再次見到夢寐以求的蘇紋兒,他很激動的說:「我聽說你回來了…特意過來看看你。」

「呃…你聽誰說我會來的?不會是高妍吧!」

蘇紋兒之前明明叮囑過高妍,不讓她告訴別人自己回來的消息,難道她真的違背了她的囑託。

藍小藍搖搖頭,「不是她說的…你不要怪她。」

說真的,蘇紋兒不太相信藍小藍的話,感覺他是故意保護高妍,欺騙她的。

其實,哪怕真的是高妍說的,她也沒辦法責怪她,反正這個人是藍小藍,也是很特殊的一個人。

蘇紋兒淡淡一笑,「你不要緊張,就算是她說,我也不會真的怪她。」

藍小藍沒再解釋,他感覺自己解釋越多,掩飾的意味就更加明顯了。

「進來吧,屋裡坐。」蘇紋兒開口邀請藍小藍進屋,站在門口說話,好像太奇怪了,也不是招呼客人的禮數,太過怠慢了。

藍小藍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觀察整個公寓,雖然之前來過,可依舊感覺很陌生。

蘇紋兒看了一眼手錶,她疑惑的問,「現在應該是上班時間,你怎麼…」

她聽高妍說過,藍小藍自從她離開平昌之後,也離開公司了,現在也不知道情況怎樣。

「我是一個遊手好閒之人…很久沒有去公司上班了。」

藍小藍一雙眼睛凝望著蘇紋兒,認真的說道,臉上絲毫沒有一絲的不自然。

果然,高妍說的消息,千真萬確,他再次回到了之前醉生夢死的日子。

蘇紋兒有點尷尬的說:「呃…原來是這樣啊!」

藍小藍也不在意蘇紋兒怎麼想他,若無其事的又問:「你這次回來還走嗎?」

她點點頭,「應該還會回去吧!畢竟我這次是因為出差,辦些事情而已。」

藍小藍聽到她說會離開,眼睛里滿是失落之色,壓抑自己的清晰,繼續問道:「大概會停留多久?」

「半個月吧!暫時是這樣安排的。」蘇紋兒也沒有確切的日期,因為,如果陳壘和她聯繫,她才能知道下一步自己怎麼走。

「哦。」藍小藍聽了,淡淡的點頭道。

他很奇怪,原本心裡有一肚子的話想要和蘇紋兒說,然而,她此刻就在眼前,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就像,此時此刻,他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一樣。

他思索了很久,鼓足勇氣道歉道:「對不起…當初我…讓你受委屈了…」

最初,藍小藍沒有意識到自己犯了錯,他只是在儘力幫助陳壘,完成他的計劃而已。

自從蘇紋兒離開之後,他想了很久,才慢慢的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做錯了,傷害了蘇紋兒,讓她帶著遺憾和不甘,狼狽的逃離了平昌。

雖然,一些謠言,會隨著時間,煙消雲散,可是,不能否認,他的無心之失,已經在蘇紋兒的心口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

「藍總,都已經過去這麼久的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了,況且,我已經忘記了…」藍小藍給她道歉,讓蘇紋兒有些不知所措。

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她也已經釋懷了,回想當初的一幕幕,根本分不清對錯,她自己也是要負很大責任的。

「不要喊我藍總…我已經不是了,你也喊我小藍吧!」藍小藍聽蘇紋兒喊他「藍總」,感覺兩人之間很是疏離,他不想這樣。

「呃…好吧,小藍。」原本藍小藍就比蘇紋兒年紀小,況且,陳壘也是這麼叫的,蘇紋兒這樣喊他,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她現在已經不再是之前的蘇紋兒了,今後,兩人在工作上也不可能再合作了。

藍小藍聽了很高興,他繼續問:「聽說你在古鎮學繪畫?」

蘇紋兒點點頭,「嗯,跟著一個繪畫師傅,系統的學習插畫…想以後找個這方面的工作。」

藍小藍嘆口氣道:「看你這樣…我真的替你惋惜…自從你走後,很多公司都想方設法的詢問我關於你的消息。希望你能重新工作,幫他們設計廣告項目。」

「平昌城…廣告界,人才濟濟,有很多優秀的設計師…不一定要找我…再說,我也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好。」

蘇紋兒已經失去了自信,也失去了往日對廣告設計的熱情,她做不到全力以赴,盡善盡美的去追逐最完美的設計方案。

當然,藍小藍說的這些,絲毫沒有引起她的一點興趣。

作為設計師的她早就成為過去,現在的她,只是一個心性淡泊,沒有太多的功利心。

藍小藍看蘇紋兒,表現的如此氣定神閑,看的出來,她已經心如止水了。

古鎮的生活,真的改變了她很多,讓她變的不急不躁,而且,本就安靜的性子更加的沉默寡言,對什麼事情都喪失了興趣。

「你變了…你變的更加的…讓人捉摸不透了。」藍小藍有感而發道。

蘇紋兒淡淡一笑,也不生氣,「是嗎?我想是因為,這段時間經歷了太多的變故…之前焦躁不安的我,現在心性更加的沉穩了吧!」

藍小藍猶豫了很久,很認真的問道:「你說的…和我哥有關吧!」

蘇紋兒有些吃驚的問道:「原來你都知道了…」

「一點點…我哥之前聯繫過我…」藍小藍點點頭,平靜的說道。

蘇紋兒面色凝重,認真的講道:「既然你知道了,你就應該明白…和之前的生活相比…古鎮的生活,更加的血雨腥風…我不敢有一絲的大意,否則,後果不是我能承受的。」

藍小藍激動的說:「你可以離開的…無論你想去哪裡…我都可以幫你的。」

蘇紋兒看到藍小藍對她如此關心,她很感動,不過她還是搖搖頭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不過,你也應該清楚,你能做到的,陳壘他都可以。」

「我之所以,到此刻依舊被束縛在古鎮…只能證明,我暫時不能完全離開那裡。」

「無論是對我自己而言,還是說,對陳壘而言,我的存在,看似無關緊要,實際上,牽一髮而動全身,不能輕舉妄動。」

不用蘇紋兒解釋,藍小藍都能想到,她的處境很危險,或許正是因為如此,

現在的蘇紋兒,言行舉止更加的謹慎,性子更加的深沉,彷彿說出口的每一句話,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也不再輕易的鬧脾氣,為所欲為,隨心所欲的,瀟洒來回。

她努力了壓抑了她自己的真是性情,無欲無求的處世態度,是她保護自己的偽裝。

面具待久了,也就不會輕易的在任何人面前,展露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這個世上還有如此湊巧的事情…你們竟然在那種情況下相遇…」藍小藍有感而發道。

「誰說不是呢!也不知道是所謂的緣分,還是命中注定的劫難。」

蘇紋兒遇到陳壘,老天究竟是何用意,難道是怕她的日子過得太過順當,特意給她的生活加些調劑品。

「呃…如果要走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來送你。」藍小藍懇求道。

「好啊!」蘇紋兒很痛快的答應了,畢竟,他的要求不過分。

……

晚上下班,高妍回到公寓,蘇紋兒已經做好飯菜在等著她。

飯桌上,蘇紋兒忽然問了一句,「我會來的事情…你告訴小藍了嗎?」

「沒有啊!你不是不想讓人知道嗎?」高妍愣了一下,搖頭道。

「哦…那就奇怪了…」蘇紋兒聽了,心裡很納悶,既然不是高妍說的,那他是怎麼知道的。

「怎麼了?有心事…怎麼會突然提起小藍呢!」高妍疑惑不解的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