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爲什麼分得這麼清啊。”盧燕叫:“每次都寫我們的名字。”

燕喃接口:“其實,我們只想跟你在一起,你的房子,你的女人,一切都是你的。”

這下陽頂天明白了,喜滋滋一人親了一口:“行,寫我的名字,都是我的。”

當即就簽了字,立刻打款,拿了鑰匙,盧燕就有些瘋,先發朋友圈炫了一把,然後就叫着大采購。

“你少瘋吧。”燕喃掐她一把:“天馬上要黑了,陽陽肚子都餓了,先回去弄飯吧。”

“哦,不能餓了親親老公。”盧燕摟着陽頂天親了一個:“我們先回去做飯,吃了飯去買東西,可以先搬一套被鋪過來,今晚上就睡這邊。”

“你可以睡游泳池裏。”燕喃笑。

“當然可以。”盧燕道:“睡游泳池邊,還有江風,一定好涼快的,都不要打空調。”

說說笑笑,先回了紅帆國際那邊,吃了飯,拿了一套鋪蓋,還有幾箱子衣物過來,隨後又出去大采購。

她們興高采烈,趙小美卻驚呆了。

因爲她通過朋友,三繞兩繞,找到了在江灣麗影做售樓小姐的一個朋友,問清了,陽頂天確實買了位置最好佔地最大也是最貴的六號幢,三千二百萬,當場付的現款。

“他不就是一個廣告經理嗎?做了不到一年,哪來這麼多的錢?”趙小美一時間又驚又疑又羨。 煉器武神

獨憶是卿卿 ,知道了,也不會在乎,他給盧燕兩個當搬運工,累得呼兒嘿呀的,不過晚上有福利,兩姑娘都很興奮,象兩條美女蛇一樣纏在他身上,把陽頂天美得不要不要的。

第二天,陽頂天去了公司,公司沒什麼事,或者說,廣告部有他沒他,一樣的運轉正常,於小敏一切都弄得很好。

快中午的時候,陽頂天接到趙小美電話:“陽經理,回來了啊,中午有空沒有,可以請我喝一杯不?”

趙小美要是不主動打電話,陽頂天是不會聯繫她的,不過她打電話來了,陽頂天也不會拒絕,答應了,約了一家會所。

陽頂天的車一直是猴子在開,那傢伙皮厚,發現陽頂天還有一輛寶馬後,再沒提過還車的事,陽頂天也無所謂,他就開燕喃的白色寶馬。

到約好的會所,進去,沒多會兒,趙小美就來了。

她今天穿了一件黃色繡花的旗袍,不但極好的襯出了她的身材,也顯得整個人都很亮麗,輕熟少婦,別有一番韻味。

陽頂天只看一眼就知道,趙小美精心打扮過,心下嘀咕:“這女人,難道真的想打我的主意。”

心中一下也熱了起來。

趙小美雖然無論長相身材都不能跟燕喃她們比,但這樣的輕熟少婦,自然有她獨特的誘惑力,即然她自己貼上身來,陽頂天還是樂意亨用一下的。

“陽經理,你到哪裏出差啊,這麼久。”

趙小美語氣中帶着一點幽怨。

“跑了一趟美國,還去了一趟墨西哥。”

“你不是東興的廣告經理嗎?東興跑美國做廣告去了?”趙小美好奇。

“不是。”陽頂天搖頭:“另外有點事。”

“另外什麼事啊?你是不是還在另外做生意啊。”

確認陽頂天買了江灣麗影的別墅,趙小美趙是好奇極了,她實在想不清,陽頂天哪來這麼多錢。

“是,做點小生意。”陽頂天呵呵一笑,道:“坐吧,我們邊吃邊說。”

叫了服務生來,道:“來一瓶82年的拉菲。”

聽他這麼吩咐,趙小美心中熱了一下,小腹甚至有一種發脹的感覺。

她是小鎮上出來的女孩子,在東城找了老公安了家,最初還是滿足的,成了城裏人嘛,在小鎮的鄰居親戚間,還是很有面子的。

可慢慢的,她又不滿足了,甚至是失落了,因爲東城的有錢人太多了,而她老公只是一個普通人,普通的大學畢業,找了個普通的工作,一個月也就是七八千塊錢,能過日子,但與別人家過的日子一比,又還差了好多。

趙小美羨慕別人家的日子,但卻又沒有辦法,老公只有那麼大能力,也沒有什麼特別給力的親戚,她自己就更不用說了,讀了個高中出來闖的,闖幾年也沒闖出名堂,就算現在再出去找工作,一月也無非多兩三千塊錢而已,再要想多,只除非去那些娛樂場所,那她還是不願意的,老公也不會允許。


眼看着三十多歲,似乎一輩子就這麼看到頭了,守着丈夫那幾千塊錢工資,看着兒子一點點長大,自己慢慢的老去,然後還要經常提防老公別出軌,但老公要應酬,有時喝得醉熏熏回來,身上還有別的女人的香氣。

問他只說應酬,要招待客戶,同事們也都這樣,再說多了就發脾氣,說現在這社會就這樣,想要有業績就要應酬,要有人脈,光坐辦公室裏怎麼行啊。

然後就賭氣:要不你去上班,我呆家裏?

她能怎麼辦?一點辦法也沒有。

就因爲對自己的生活不滿意,所以在妹妹的婚姻上,她才特別的偏執,極度的鄙視窮人,卻想不到,引出個陽頂天。

二十萬的酒用來吹,三千多萬的別墅,說買就買,**一包就兩個,出來吃個飯,隨口就點拉菲。

這是趙小美夢中的那種生活。

她想要。

酒上來,那種香醇的口感,讓趙小美腹中的熱力更脹,就喝了一口,她眸子就有些潤潤的感覺了,而某個地方,這種感覺更強烈。

她看着陽頂天,似乎是開玩笑的道:“陽經理,你是真的去了美國還是假的啊,不會是放我鴿子吧。”

“我怎麼會放趙姐鴿子。”陽頂天笑。

“那你上次說的,拍馬晶晶視頻的呢。”

這女人是真的要送貨上門嗎?而且氣氛都不醞釀一下?

陽頂天看着趙小美,趙小美眸子裏,帶着明顯的春意。

他哪裏知道,昨天趙小美撞到他攜美游泳了,更知道他買了三千多萬的別墅,已經徹底的動心了,不僅是春心,還有野心,改變生活和人生的強烈慾望。

即然她想要,陽頂天當然不會拒絕,話說穿着旗袍的趙小美,少婦味道濃郁,還是頗有點兒誘人的。

“拍了啊。”陽頂天笑:“要看不?”

如果趙小美害羞拒絕,那就算了,但趙小美咯咯一笑,反而問道:“真有啊。”

這是真要看了。

那還猶豫什麼?

陽頂天拿出手機,調出視頻,道:“你坐過來看吧。”

“真的假的啊。”趙小美又咯咯一笑,真的站起來。

她穿着高跟鞋,歪了一下,沒坐到椅子上,卻一下坐在了陽頂天懷裏。

生過孩子的女人,臀部大而綿軟,感覺非常好。

“呀。”趙小美叫了一聲,手軟軟的撐着他胸,似乎要站起來,陽頂天順手就摟住了,不管不顧先親個嘴。

到這會兒,趙小美反而裝一下,手撐着他胸,咯咯嬌笑:“不要。”

陽頂天呵呵一笑,也不勉強她,點開視頻。

先看到的是馬晶晶的背影,馬晶晶正往裏屋走,她穿一條粉色的吊帶裙,因爲沒有出門,其實就是條睡裙。

“這是馬晶晶嗎?又是個背影啊。”趙小美眼眸眨了兩下。

“別急。”陽頂天笑。

不多一會兒,馬晶晶從裏屋出來了,睡裙卻脫掉了,反而穿上了一雙黑色的網格長筒襪,同色的高跟鞋,除此,再也沒穿什麼東西。

最重要的是,拍到了她的正臉。 “呀。”趙小美猛一下捂住嘴巴:“真的是馬晶晶。”

馬晶晶走出來,到陽頂天面前,跨坐到他身上,親吻着,然後主動幫陽頂天脫了T恤,一路親着下去,再又幫他脫了褲子。

一切都是她在服侍,陽頂天根本就沒動手。

她跪在陽頂天身前,把頭髮向後捋了一下,給了陽頂天一個媚笑,然後張開了紅脣。

而她的眼晴,一直瞟着陽頂天,就如春三月的湖,滿是媚意。

趙小美完全看呆了:“馬晶晶,真的……原來,她這麼……”

陽頂天同樣看着視頻,以前也看過,自己一個人看,或者跟馬晶晶一起看。

然而,跟趙小美一起看的感覺,又有些不同。

因爲,跟別人一起看,還會生出一種得意的感覺。

馬晶晶這樣的女人啊,跪在他身前,而且還讓人看見了,那種成就感,簡直爆棚啊。

“我沒放你鴿子吧。”

陽頂天笑。

趙小美好象驚呆了,眼晴直勾勾的看着視頻,她皮膚很白,保養得還是不錯,這會兒卻連耳根子都紅了,耳珠也帶着一點粉紅色,極爲誘人。

燕堂春好 ,在她耳垂上親了一下,笑道:“你不會放我鴿子吧。”

“呀。”趙小美給他親得叫了一聲,身子縮了一下,隨即就咯咯笑了起來:“我說話算數。”

“真的?”陽頂天手一緊。

“等一下。”

趙小美按着了他手:“別把衣服弄皺了。”

她說着,站起來,自己把旗袍脫了,裏面是黑色的三點式,加肉色的褲襪,輕熟少婦的韻味盡顯。

然後,她學馬晶晶,跨坐到陽頂天身上,雙手吊着他脖子,道:“你別動,比一下,看我和馬晶晶誰強一些?”

居然還要比試,陽頂天樂壞了:“好啊。”

他還真對比了一下,趙小美確實要比馬晶晶強。

馬晶晶跟肖媚差不多,雖然都是主播,就靠嘴巴吃飯,但在陽頂天之前,沒有這種經驗,陽頂天問,都說噁心,變態。

所以即便跟着陽頂天,也是從頭學起,哪怕直到今天,都還有點生澀,因爲陽頂天並不是天天跟她們在一起啊。

而趙小美就要純熟多了。

當然,趙小美不能跟馬晶晶比,但趙小美身上有一種新鮮感啊,加上還是趙小麗的姐姐,猴子的大姨子,這讓陽頂天有一種異樣的興奮。

有點瘋,事後,趙小美癱在沙發上,還是陽頂天幫着她發了氣,才能勉強爬起來。

“我以爲我要死掉了。”

她聲音微有一點沙啞,帶着濃濃的少婦韻味。

陽頂天呵呵笑,很得意。

“給我倒杯酒。”

趙小美嘟着嘴兒,嗔了他一眼。

女人把身子給男人玩過,就總會嬌一點,男人其實很亨受這種嬌嗔。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