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原來,霍辰燁老早就籌謀著要向她求婚,戒指還是自己用心地設計的。

霍辰燁眼眸如水,溫柔繾綣:「小汐,你願意嫁給我嗎?」

顧汐垂眼,十指,不自覺地蜷縮,不知道她到底在考慮什麼。

看出她的猶豫,霍辰燁也不為難她:「其實我有預感,這一次並不會成功,不過沒關係,小汐,我會堅持不懈地向你求婚,一次不行,就倆次,倆次不行,就三次,直到你答應我為止,我會為你製造不一樣的驚喜!」

顧汐牽強地扯出笑容,將離別的傷感掩藏下去:「你今天不是要和老太太去慈峰山嗎?已經八點多了,快點回去吧,不要讓老太太等你,你的花我放下了,很漂亮,謝謝你。」

霍辰燁寵溺地揉揉她的發頂:「嗯,我會為你和孩子們祈福,到時候,我們的孩子一定順順利利出生。」

說起不久之後便會降臨的孩子們,顧汐咧起櫻唇,陽光下,她的笑容比她懷裏棒著的鮮花還要迷人:「嗯,他們一定會順利出生的。」

目送著霍辰燁的車子離開,顧汐嘴角的弧度,慢慢地變淺。

眼中透著憂傷和愧歉,她喃喃地道:「對不起,霍辰燁。」

是我騙了你,我的孩子,他們不能認你做爸爸。

你就把我當成一個沒有心的騙子吧,從今以後,我們不要再相見了。

顧汐良久之後,才收回視線,轉身回去。

卻絲毫沒有察覺,就在不遠處,霍霆均的邁巴赫就停在那裏。

車裏的他,視線一直停駐在她的身上。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人流當中,霍霆均才收回深邃的目光。

嗓音很低沉、落寞:「走吧。」

霍家一行人出發去慈峰山的路上。

顧夢卻駕着新買的法拉利,從霍家庭院裏駛出來。

她剛才找了個借口,不和他們一起去慈峰山,因為她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有些事情,求神拜佛,還不如靠自己呢!。 第280章秦臻沒說話,目光清凌凌的,倒是顯的柳傾城有些做作。

「後來又聽聞是姜家的那位二小姐坑了君大小姐,聽聞姜紫雲也是受了家族懲罰,被打發去了偏遠莊子,這輩子怕是都沒法兒再回來京城。」柳傾城又道。

秦臻抿了一口茶水,眸光冷靜,即便此時,她都沒搞清楚這位平陽公主到底想說什麼,想搞什麼。

「緋色好久沒關注這個人了。」秦臻道。姜紫雲什麼下場,她的確沒在管,那日在心悅茶樓她已經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了代價,她做的事兒也在世家圈子裡傳了開來,姜家那邊肯定不會因為一個庶出的女兒得罪姜家和玄王府,送去莊子上是最好的辦法了。

「這樣啊……」柳傾城聲調拉的很長。她手指扣著桌子,眼神看著君緋色,

「本公主聽聞,君大小姐最近跟玄王走的很近,是有這回事嗎?」聽似隨意的口氣,可柳傾城眼中沒笑意了,目光也有些銳利的盯著她。

這話落下,秦臻總算是搞明白了,看來這平陽郡主攔她過來,就是為了問這個問題。

又是蕭鳳棲……秦臻擰擰眉,心下確實有些厭煩,怎麼她的麻煩都是跟蕭鳳棲有關。

「臣女跟玄王爺不熟。」秦臻淡淡道。卻沒想,話音一落,只見柳傾城面上仍然帶笑,眸光卻透出壓迫之意,

「不熟的話,為何有人看到你幾次出入玄王府,君大小姐,你能跟本公主解釋一下嗎?」秦臻有些被氣笑了。

別說眼前這人還不是真的流著皇家血脈的真公主,就是真的,那又如何?

皇家長公主見到君家父子,態度都是溫和。這以前,她也沒覺得這柳傾城這麼沒腦子啊。

她本來就沒有這個閑心在這裡喝茶,還要面對這柳傾城的盤問,是秦臻的時候也就忍了,如今是君緋色了,她還忍什麼?

當即輕笑一聲,那雙清凌凌的眸子帶著諷刺意的看向柳傾城道,

「平陽公主想要臣女解釋什麼?臣女已經說了,跟玄王爺不熟,如果公主想要知道些什麼,不如直接去問玄王爺。」這話說的毫不客氣,柳傾城嘴角邊的笑意頓時就斂了下去。

柳傾城眯眼看向秦臻,這位君家大小姐之前與她也是打過交道的,但是往日里她那一副神氣只是讓自己不喜,但今日,卻是厭惡,她很是厭惡面前的君緋色。

「公主若沒其他事的話,臣女還有事要忙,便先告辭了。」秦臻起身,直接準備往外走。

本是沒想著得罪柳傾城,畢竟是雪貴妃收的義女,又冊封了公主稱號,但很顯然柳傾城來者不善。

她是不知道柳傾城是如何知道她跟蕭鳳棲走的近了些,但很顯然,她不高興了。

秦臻也不高興了,就覺得這無妄之災都是蕭鳳棲帶給她的。

「站住。」卻聽身後柳傾城一聲厲呵。她也站了起來,臉上已經沒有了的笑,只有一片冰冷。

她繞過桌子,站在秦臻的面前,

「君大小姐,今日本公主喊你過來,就是要告訴你一句話,不屬於你的人最好不要肖想,不要仗著自己父親那點兒軍功,就異想天開,以為自己可以麻雀變鳳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御天策勾唇:「難道你不喜歡嗎?」說着,修長的手指勾起藍玉顏的下巴,眼中帶着幾分征服的慾望。

藍玉顏全身一軟,脫口而出:「喜歡!」

御天策大笑,再次擁住她,過了很久,兩人才戀戀不捨的回去。

這一對,也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了。一樣的下賤,一樣的表裏不一,一樣的虛偽做作,一樣的……不擇手段。他們兩個要是不在一起,那才對不起天地良心呢。

御天策回到金殿的山峰,去了自己的住處,然後給父皇寫書信,再由皇宮專有的靈鴿送走。

這種靈鴿是皇宮訓練出來的,專門用於書信、公文的傳送。靈鴿也屬於靈獸的一種,體積小,隱匿方便,身形靈活,而且速度極快。御天策的信,也就是一兩個時辰,皇帝就收到了。

當皇帝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大笑起來:「好啊,好啊!哈哈哈哈,吾兒果然有前途,哈哈哈!」

御天策說自己的糊塗,說藍曦若簡直就是一個妖女,迷惑了他的心智,現在他清醒了,他想立藍玉顏為太子妃。

且不說這太子妃不太子妃的問題,就藍曦若一個謀殺太子的罪名,就能讓她死一萬遍了。這樣的人,絕對不能留在皇宮裏,早晚都是禍害。

至於日輝國還有的七大家族的另外兩家,一個是紅家,一個是綠家。皇帝覺得,紅家的嫡女紅舞莫太過飛揚跋扈,綠家的綠婉兒看起來雖然柔弱但心機太重,都不適合當太子妃。但是藍玉顏不同,雖然藍玉顏也心狠手辣,但是對太子那是一片痴情。這樣的女人最好控制,也最適合太子妃。

皇帝不是傻子,藍玉顏的偽裝他早就看透了。只不過,他不會揭穿就是了。反正這樣偽裝也沒什麼壞處。

皇帝一揮寬大的衣袖,提筆寫信。只見信上所寫:吾兒決策果斷,朕甚是欣喜。與藍家嫡女婚事,擇吉日公佈……

藍曦若醒來的時候,反射性的去摸自己的臉,然後愣住:她不是……已經滿臉皺紋了嗎?怎麼和以前一樣了?她又伸出手來看看,十指纖纖,煞是好看。

不對……她……是不是被救了?

猛地坐起來,藍曦若才發現這裏竟然是自己的空間。

就是說……有人救了她?

藍曦若還沒完全站起來,就直接被一個人從身後抱住:「若兒……」

藍曦若的精神一緊,然後,嘴角已經是帶了笑意:果然是他……

「華傲,讓你擔心了。」藍曦若的語氣很輕,她的頭貼在夜華傲的懷裏,心裏帶着幾分愧疚:好像,每次自己出事都是夜華傲出手解決的呢。

夜華傲忽然冷哼:「你還知道我擔心?」那語氣,雖是責備,卻帶着濃濃的擔憂。

他不是真的想要凶藍曦若,只是太擔心了。如果藍曦若下次再這樣偷偷跑出去呢?如果她跑到比較遠的地方,或者被人綁架了呢?就像上次一樣被綁架到皇宮或者什麼地方呢?如果他還沒來得及去救她,她就已經……

這樣的事情,不能不想。他不願意等發生了悲劇再後悔,寧願現在凶一點,讓藍曦若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畢竟,很多東西失去了,即使你擁有了全世界,也是換不回來的。

藍曦若眨眨眼睛,轉過身來,很認真的看着夜華傲:「我以後出去會告訴你的,我發誓。」說着,還有模有樣的舉起三根手指頭,一臉的真誠。

「確定?」夜華傲挑眉。

藍曦若這性格他清楚的很,這丫頭要是真的能管住自己,這才奇了怪吧?

藍曦若點頭如搗蒜:「確定確定。」

夜華傲跳過這個話題,搖搖頭,也不知道他是相信還是不相信。

看着藍曦若笑的沒心沒肺的臉,夜華傲考慮再三,終於開口了:「若兒,有件事情你需要知道一下。」

夜華傲忽然嚴肅起來的語氣,讓藍曦若愣住。她點點頭:「什麼事?」

「當初簽訂契約的時候,是單向的。也就是說,你可以隨時隨地知道我在的方位,也隨時能知道我的所有動向。可是,我完全不知道你的。」夜華傲嘆口氣,「這種契約是完全對你有利的,保證了你的私隱。」

藍曦若一愣,點點頭。

這些東西她倒是沒有想過,而且也從來沒有用這個感知過夜華傲。

「但是現在,若兒,你老是遇到危險,我因為不知道你的具體位置,也只能盲目的搜索。若兒,你應該很清楚,這一次如果不是我正巧找到,再遲一秒鐘,你都……」夜華傲不再說話,表情有些挫敗。

藍曦若心裏打顫,咬咬下唇,然後點頭。

當時的情況確實危機,藍曦若都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希望了。無法呼吸,無法動彈,明明還有靈力卻無法反抗,這樣的感覺,她現在想想都還全身打顫。

這種經歷,有一次就夠了。

「嗯,我知道。」藍曦若深吸一口氣,「所以,你要說什麼?」她的眼眸裏帶着濕潤的光芒,對着夜華傲說道。

夜華傲表情凝重:「我想將契約完整化,也就是說,簽訂雙向契約。我能感知到你的位置,你也能感知到我的。不過,以前的話,你死我就必須死,但是我死你不會受到牽連。如果契約完整,我死你也必須死。」

夜華傲說的話很直白,他沒有掩飾任何一點細節。這就是事情的全部,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強迫你,這是他心裏所想的。

藍曦若將夜華傲的話稍微在腦袋裏過了一邊,然後點頭:「沒問題啊。」

夜華傲搖搖頭:「若兒,你別先急着做決定。我需要告訴你的是,我有很多死對頭,每個實力都極其強大,而且陰險至極。所以……如果他們找來,死的,說不定就是我了。你還沒成長起來的情況下,就被我牽連,也沒關係嗎?」

夜華傲說的很認真,他在很努力的向藍曦若解釋他的事情。這些事情不是他能控制的,蕭狂雲已經找上門來過了,保不準什麼時候其他人也聽到了風聲。到時候……他還真沒有把握。

他不希望藍曦若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就稀里糊塗的和他進行了完整契約的簽訂。

藍曦若忽然就笑了:「夜華傲,你以為我會是那麼自私的人嗎?」

夜華傲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來吧,簽訂契約。」藍曦若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其實好像不管怎麼樣,我都比較佔便宜哎。你隨時了解我的位置,我不是更安全了嗎?」

被藍曦若這麼一說,夜華傲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僵硬的臉部線條也變得柔和了很多。

「不過哎,我好像也挺吃虧的。」藍曦若笑嘻嘻的看着夜華傲,一臉的不正經,「你說,如果我要是出去約會,或者偷偷摸摸干點什麼壞事,你豈不是全知道?」

藍曦若這一本正經的開玩笑,讓夜華傲哭笑不得。

夜華傲擺出一副要教訓藍曦若的樣子:「怎麼着,你有了我,還想去找別的男人?」

「還是你覺得,這世上還有比我更完美的人?」

夜華傲這句臭屁的話,讓藍曦若差點笑抽了。

「哈哈哈,夜華傲,你怎麼這麼逗,哈哈哈,笑死我了……」藍曦若直接沒形象的抱着肚子笑倒在草地上。

夜華傲滿臉黑線:「很好笑?」

藍曦若連忙擺手:「不好笑,不好笑,一點都不好笑。」然後,實在憋不住了,她再次笑起來,「哈哈哈哈,師父我不是故意的,師父我錯了,哈哈哈哈,我錯了,哈哈哈,真的一點都不好笑。」

夜華傲:「……」

不過,藍曦若倒是挺認同這句話的。夜華傲確實很優秀,堪稱完美。如果以夜華傲的標誌來衡量這世間的男人,估計……好像還真沒有再比他更完美的了。至少藍曦若這麼覺得。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這話從夜華傲的嘴裏說出來,就有種莫名的喜感。

藍曦若笑了好久才停下,然後終於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沉月和茉微呢?」

如果是她出事了,這兩個人沒理由消失的啊。

夜華傲冷哼兩聲:「接受懲罰去了。」

懲罰?

什麼鬼?

藍曦若一臉懵逼。

「什麼懲罰,誰懲罰的?為什麼懲罰?」藍曦若拉住夜華傲,着急的問道,「丫的,誰敢懲罰我們家沉月和茉微,我去宰了他!你快告訴我是誰?」

夜華傲指指自己,一臉無辜。

藍曦若正在氣憤,伸手推推夜華傲:「哎呀,你別鬧,你快告訴我是哪個小兔崽子,我去宰了他!」

夜華傲無語,半天不說話。

「不會是……長老和尊者吧?」藍曦若忽然站起來就要往外跑,「不行,就算是他們也不能欺負我的人,我要去找他們理論,實在不行我也是要給他們添點堵,哼!」

夜華傲簡直是要捂臉了,他伸手拉住藍曦若,「不許去。」

「哎呀你放開我,我要去找他們理論理論!」藍曦若皺皺眉,「就算你也是長老,也不能攔着我。」

。 回到江北的第三天早上,林羽接到了白雪的電話。

結果,中午的時候,白雪便趕到江北。

林羽驅車趕到酒店。

敲開白雪的房門,卻見房間裡面還有個中年男人。

「這位是……」

林羽疑惑了看了中年男人一眼,向白雪投去詢問的目光。

「你就是林先生吧?」